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一章

西境边陲。

张旭宝站在路口,周围一片荒漠,烈日高照,地面炽热的高温使得空气颤抖焦灼。

而脚下只有这一条曲折蜿蜒车道通向西境……

半个小时后一辆破旧斑驳的老式汽车慢悠悠的停在张旭宝面前。

这辆车甚至比他的年龄还大……

张旭宝略微诧异道:“司机师傅,这辆车是去西境的么?”

“是。”司机不耐烦道。

上了汽车,张旭宝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仔细查看了一下地图,确定通过这一段道路,再经过几家小店,往前走一天的路程,便能到西境。

“这西境果然很偏啊,西亚研究所怎么会在这么偏远的地方……”

张旭宝将地图收拾好,头靠在窗边,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一会。

“到站了。”

“到了?这么快?”张旭宝一愣,自己上车到现在还没有三十分钟,这就到了?

“司机师傅,这辆汽车不是到西境的么?”

司机望着不远处隐约可见的几家店铺,道:“这里就是属于西境,赶紧下车吧。”

“那好吧。”

“小伙子,我可提醒你,这西境鱼龙混杂,像你这样的外地人一定要小心。”

“谢谢师傅。”

司机还是有点不放心,又嘱咐道:“这里可能会死人的,你可别以为我在开玩笑。”

“嗯,知道了。”张旭宝微笑着走下车。

司机一怔,大热天也不多愿说啥,瞧了一眼张旭宝,最后摇了摇头道:“哎,这是不知道好歹的傻小子啊……”

张旭宝朝着这些店铺走去,漫天黄沙下,他眯起眼睛,观察这里的店铺。

这里的店铺风格都是九十年代,估计是鲜有外人经过此处,似乎有一种与世隔绝,穿越到上个世纪的感觉。

张旭宝见到一家名叫西龙门饭馆,略微一笑道:“西龙门?这名字起的好,不能是一家黑店吧……”

“咯吱。”

张旭宝推开店门,走进店内。

饭店内,简单的桌椅,质朴的白色墙壁,还有在大城市早就绝迹的老式收音机,尤其是几幅颇有年代感的贴画,让他感觉到回到小时候,

父母年轻的时代。

店内干净整洁,吃饭的人倒也不少,目光略微在每个人身上扫过,发现这里的人皮肤黝黑,身材壮硕,尤其那一张张常年在西境风吹日晒的面孔,给人一种大漠孤烟的豪气感。

张旭宝站在门口,也是显眼的很,众人抬头瞧了瞧,眼中闪过略微的异样,旋即又低下头各自吃着饭。

一名当地的少年坐在角落,瞧着张旭宝这个外乡人,喃喃道:“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外乡人来到西境了啊。”

“是啊,大哥,你说我们啥时候也出去走走,不能老在西境与边陲呆一辈子吧?”

少年抬手敲打一旁多嘴的二弟,一本正经道:“都说了,会长告诫我们西境才是我们根,你难道想和别人学连根都丢掉?”

二弟捂着脑袋,龇牙咧嘴道:“知道了,知道了。”

坐在两人旁边的少女身穿紫衣,样貌可爱,忍不住噗嗤一笑,道:“大哥说得对,二哥就是贪玩!天天想着西境意外的地方。”

少年点了点头道:“三妹你也快点吃,早点回去,会长说了,天黑之前一定要回去,要不然边陲会有夜猫子出现的。”

“夜猫子。”

少年说话的声音虽然很小,可这三个字说出口,让在场吃饭的人骤然一僵,旋即都低头加快吃饭的频率。

“哎呦,这少年真俊俏,从大城市来的吧,快坐,快坐,想吃点什么?我们店小,可厨子的手艺远近闻名,你不曾听说过?东有庖丁……”

老板娘热情的邀请张旭宝坐下,开始沾沾自喜,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那桌的少年看张旭宝被老板娘忽悠,微微摇晃脑袋,小声装腔,学老板娘的话,嬉皮笑脸道:“东有庖丁,北有我家赵大厨,你没听过?你若没听过那就得多多品尝了啊,花不了几个钱啊。”

张旭宝见老板娘热情洋溢,不过听到赵大厨三个字,微微皱起眉头,道:“没听过。”

“没听过?你若没听过那就得多多品尝了啊,花不了几个钱啊。”老板娘说道。

张旭宝扫了一眼菜单,道:“阳春面,西境酱牛肉。”

“好嘞!阳春面一碗!西境酱牛肉一盘!”

片刻之后,热气腾腾的阳春面与西境酱牛肉上桌,张旭宝一边品尝,一边拿出地图仔细观察线路,看到略微复杂的路线,眉头不由微微一紧。

紫衣少女目光微微停留在张旭宝的身上,不知为何她能感觉到张旭宝身上的某种与众不同。

张旭宝敏锐的洞察力让他目光斜视,与那少女四目相对,少女眸光像是触电一般,立刻收了回来,继续低头吃着东西。

张旭宝也没有在意,没过多久,那少女低眼的眸光略微一撇,又看偷偷向张旭宝。

“这女的好奇怪,怎么老是注意我?难道是因为我张的帅?应该不能吧,我帅已经不是秘密了啊。”

而就在此时,餐馆的房门被人重重的推开,五名大汉直接推门而入,没有礼貌的抖了抖身上的风沙。

五个人壮硕的身形遮挡住阳光,使得张旭宝眼前的地图昏暗,不仅如此飘在空中的风沙也散落到他的碗中。

张旭宝脸色不悦,目光斜视向这五名大汉。

老板娘一见到是这五人,吓得脸色微变,急忙上前道:“呦,快坐快坐。”

在场的食客见是这五人,也是一脸惊骇,气氛顿时压抑,甚至有些恐惧。

角落的少年见这五人,也是急忙低下头,不敢多话,心中暗骂道:“早知道豹子头公会的人会来,今天就不出来玩了。”

张旭宝旋即放下筷子,继续道:“老板娘,再给我重新上一碗吧,我钱照付。”

刚刚落座的五人听见安静的店内,这张旭宝略带刺耳的话,顿时不悦,目光停留在张旭宝的身上,眼中闪过一抹阴沉。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二章

“啊啊啊!!”

渗人的惨叫声随着宝石能量的爆发越来越尖锐,罗南用最后的理智控制着手臂将力量宝石按在了他的克里战锤上。

下一秒,原本胡乱向四周倾泻威力的宝石能量瞬间安静了下来。

指控者张开双臂毫不设防的站着,他闭着眼,完全没有防备的敞开胸怀。

但是这幅满是破绽的模样,却让星爵等人本能的毛骨悚然。

“力量…这就是力量…”

罗南睁开眼睛,瞳孔中映射出活跃的宝石能量。

他看向如临大敌的星爵等人,心里却没有一点的气愤和杀意。

毕竟谁会和一脚就能踩死一片的蚂蚁置气。

体内蠢蠢欲动的庞大能量为罗南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克里帝国虽然是宇宙三大帝国之一,但是他们的文明主要还是以科技文明为主。

他们是崇信民族主义、帝国主义和****的高度发达的科技文明。

而在文明发展陷入瓶颈期时,克里人开发了生命计算机——至高智慧,来作为整个帝国的最高管理者,活人只是充当至高智慧的辅佐。

于是至高智慧成为了克里人实际上的神。

因为克里帝国母星的重力远超过地球,克里人的身体素质自然也远超过正常的地球人,其中像是帝国最高武力——帝国最高指控团中的指控者们,他们都拥有随手一击将个两百多斤的大汉打飞数十米上百米外的肉体力量。

再加上克里人掌握的一种先进的技术——全能波发射器,这是一种可以实现超空间通讯和制造高性能武器的超凡科技。

漫画中的初代惊奇队长迈·威尔就是使用以这种科技制造的量子手环,才能飞天遁地,自由操控一定程度的能量。

罗南所用的克里战锤,更是这种科技的最高结晶,是由最高智慧亲自设计的强大武器。

当这个全能的能量转换器在失去能量源后与力量宝石结合,意外的居然非常契合,让罗南能够顺利的使用一部分力量宝石的能力。

“…现在开始,你们逃,我追…如果被我追上…嘿嘿嘿…”

罗南用一种玩耍的心态说着糟糕的话。

但是星爵等人的第六感在罗南将克里战锤指向他们时,疯狂的发出警告。

“快跑!!”

星爵大喊一声,拼了老命的向一旁逃窜。

其实不用他说,卡魔拉几人也是常年混迹在宇宙中的老江湖,一看苗头不对劲,跑的比谁都快。

这反倒是星爵成了跑的最慢的那个人。

“靠!”

嘴里骂了一声后,星爵只感觉一股恐怖的能量从身旁擦身而过,眼中一道混沌的紫黑色光柱越过几人,轰向远方。

“隆隆隆……”

那光柱的落点炸开了一个体积庞大的能量光球,将大片建筑物和土地吞没。

而后狂暴的乱流席卷四方,大地震动,冲击波吹的数百米外的星爵几人都睁不开眼睛,站立不稳。

等到地面的震动平息,那能量爆发的落点上只剩一个巨大的凹陷,一片焦黑。

而四周幸存的建筑也被爆炸的余威吹得七弯八扭的。

“开玩笑的吧…”

星爵震惊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罗南身为最高指控团的一员,他所拥有的武力自然强大,在手中克里战锤失去能源动力,实力大减的情况下,星爵等人却依旧无法将他拿下,可见其难缠的程度。

现在拥有了力量宝石后,罗南实力大增,按道理来说,他们绝对是没有胜算的。

心念至此,星爵对着三位队友点了点头,都得到了肯定的眼神回复。

他立刻铆足了劲的狂奔,要借由建筑物遮蔽罗南的视线,逃离升天。

却未曾想到耳旁听到了一声声熟悉的咆哮。

“呜啦啦啦!!”X3。

德拉克斯、火箭浣熊还有卡魔拉居然和他以相反的方向对着罗南发起了视死如归的绝命冲锋。

“这帮傻子!!”

星爵心情复杂的迈动双腿,最后却发现自己居然跑不动了。

不对…是他心里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伙伴。

这个满口俏皮话,脑子有病的浪子终归还是骗不了自己。

就在这时候,冥冥之中,星爵听到远处新星女皇和战士的对话。

“…至尊,爆炸点地下的庇护所…已经完全消失了…”

悲痛欲绝的声音从战士的口中响起。

“………”

回答他的是女皇的沉默。

可就算是沉默,在匆匆一瞬的回眸中,星爵也看到了女人眼中的哀伤。

“该死…我TM也是个傻子!”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三章

七星续命法。

这算得上是一门无上妙法。

有人说是来自上古商周时期,之前因为其逆天之处一直不显,一直到诸葛武侯的手上的时候,才被他从上古中挖掘出来,使得其出现在了世人的眼中。

但晓梦确是十分清楚,这句传言有真有假。

说真是因为上古商周时期自是有这样的传说,毕竟那时四大神兽倒也就是死了一只龙龟,最后炼就了长生丹被笑三笑服了下去,成为了一个十足苟的老不死。只是神兽有毒,服用长生药的人都会遭受诅咒。

笑三笑如此。

云中君徐福亦是如此。

麒麟更不用说,仅仅其血脉所造就出来的疯魔便已经不可小觑。

在晓梦的观察中,这三大神兽事实上早就出现问题了。

它们疯了。

这是晓梦在追寻自己问题多年来查探到的东西,她不仅去过了惊雁宫,在那里看到了那头藏身在水底的魔龙,更是从战神录上窥探到了太多的东西。了解的越多,晓梦对自身的情况就越发的清楚。

最后的结果便是晓梦窥探到了很多的‘真相’。

传说中的四大瑞兽实际上就没有五个,它只有三个。

这四大瑞兽中的龙才是最邪恶的那头魔龙。

龙龟,凤凰和麒麟才是针对魔龙而来,是专门用来对付魔龙的神兽。

只不过商周时期四者交锋过后,其中三者受到重创,失去了理智,没了脑子算是从十足的瑞兽彻底化作了本能支使的凶兽。三瑞兽疯了,但魔龙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不过可以褪下那副躯体,元神走出去。可其他三者就不能了。

而之后龙龟因为身躯行动相对缓慢的缘故率先身亡,余下的两只则是本能的进行了逃亡躲藏。死的龙龟直接被人炼了丹,更是被人服下,这潜藏在其中的最后一丝清醒的意志最后彻底泯灭,化作了完全的诅咒。

诅咒着宿主,有着连绵到血脉上的灾祸,但也从某种意义上继承了神兽的使命。

其宿命就被转嫁到了宿主的身上。

凤凰躲在了扶桑,藏身于火山之中,却仍然是疯狂,但因为涅槃的缘故,它有了可以恢复理智的可能。

但在即将恢复的前夕……

麒麟更不用说,一直疯疯癫癫,似乎彻底失去了恢复的可能,化作了疯兽。

至此——

笑三笑。

徐福。

甚至月神。

乃至曾经的段

文学

氏支脉都受到了影响。

这些人几乎都被龙龟和凤凰,麒麟影响到了本性,在不知不觉中,在继承了这些神兽的天命中悄无声息的被改造了。

那种不知不觉间的改变,就如同岳缘对自己的影响一样。

只不过双方都在互相彼此影响纠缠。

而晓梦之所以得到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她用了月神做了些实验。曾经正是她在寻找到了惊雁宫后,从内中的战神图录上看到了一些记载,进行推测后所作出的一个实验。

晓梦诱导了月神。

诱使月神偷盗了剩下的那半颗长生药,上演了一曲嫦娥奔月。

最终的结果便是月神疯了千年,整个人被残存的凤凰怨恨所淹没了理智。寻觅着岳缘残留着的气息,凭着对杀戮自己的玄阴十二剑的微妙感应,最后停留在了剑狱的入口处,更是在前段时间,于清醒的前一刻将剑狱打开了一道切口,使得剑狱终究出现了一道破绽,有了被人彻底打开大门的可能。

但也正因为月神的做法,使得被关在其中的玄阴剑意偷跑出来了一部分,最终选择了小郡主赵敏为玄阴宿主。

目光落在定格着的诸葛武侯的身上,晓梦一时间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