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伦h 第一章

对于这些阴煞环绕的煞妖而言,天书散发出的气息,太可怕了。

一时间,四周的那些煞妖,再也没有敢靠过来一头,一个个都是在原地瑟瑟发抖。

随后,这些煞妖盯住了四周其它的那些修士。

这些修士原本在奔逃,可因为姜南出手,将这些煞妖的吸引力汲取了过去,且碾碎了大部分的煞妖,于是,这些修士又大部分都停了下来观看。

这个时候,成群的煞妖再次盯上了这些修士,成片的扑了上去。

“啊!”

当即,惨叫声随着传出,有修士被这些煞妖淹没,瞬间便是啃食完一身血肉,变成一具散乱的骸骨。

这个地方,一时间又是乱了。

“总爱看热闹。”

姜南扫了眼这些人。

凑热闹是人的天性,许多人都爱凑热闹看热闹,不过,有些时候,却是会要命。

“嗖!”

“嗖!”

破空声随着响起,一个又一个的修士朝着远空逃去。

这个时候,这里的煞妖太多了,个个都缠绕着非常可怖的气息,最弱都足以堪比天仙境,在它们庞大的数字下一起冲击这个地方的修士,真的没有几个修士扛得住,除了极少数的几个灵纹境强者,个个都很惨。

也是这个时候,一道震天的吼啸声从地底之下传出。

这等吼啸一出,这个地方,煞气突兀翻倍。

这地上的其它一众煞妖,也不由得都是战战兢兢。

这道声音,之前就发出过,但这个时候,这声音一出,生出的煞气却是明显变得更加强大了。

下面的凶物,绝对可以堪比虚象境界,至少也是虚象九重天级别。

甚至,或许更强。

“这,我们怕是对付不了啊。”

沐雪儿道。

她想镇压这里的灾难,但这个时候,凭着这等吼啸,她也感觉得出来,这里不是她可以镇压得了的。

就算姜南赠送给了她那柄神灵级的短剑,那也不行。

差太多了。

“你……你能有办法吗?”

她小声问姜南。

她觉得,就算姜南很强大,但怕是也镇压不了这里。

可是,凭着之前的一幕幕,她也是知道,姜南非比寻常,很不一般,或许还有更加慑人的手段呢。

毕竟,那金色的天书,就非常的可怕。

“不知道,或许可以,或许不行。”

姜南道。

“啊?”

沐雪儿有些懵了。

“你先和你那位老仆离开吧。”

姜南对她道。

这个地方的封印之所以破损,使得这些煞妖出世,最主要还是因为他取走了天书纹烙的关系。

所以,他想着尽可能的将这里的灾祸镇压。

否则,会心有愧疚。

毕竟,一旦这里的这些煞妖突破出去,恐怕会使得阳州修行界生灵涂炭。

“小姐,走吧。”

沐雪儿的那个紫色老仆小声道。

这里实在是很危险,留在这里,真的是九死一生。

“刘伯,你先走吧,我不走!”

沐雪儿坚定的道。

既然已经说了要和姜南一起镇压这里的灾难,那她就绝对不走。

刘伯苦笑,让他先走?怎么可能!

禁忌伦h 第二章

血月下,谪仙超然无比,绝世出尘,如一尊真仙临世,衣袂飘舞,面容俊美,完美无瑕,每一寸肌肤都散发圣洁光晕,晶莹如神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仙道气韵,每一根头发丝都乌光剔透,仿佛燃烧的黑色火焰,发出柔和的乌光。

他白皙如玉的手中,握着一支同样洁白晶莹骨笛,仙音袅袅,化作了洁白的光雨,宛如天女散花,晶莹花瓣,向着凶巢方向飘落而去。

嗡鸣声响起!

一片片乌云从界中界世界冲起,背后跟着黑压压一片鬼雾,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七八世的布局,每一世都会收割,这一世,该是他彻底获得凶巢一切机缘,传承的时机了。

不知道人帝有没有收到他的大礼,管你是什么万古难得一见的妖孽天骄,难道他谪仙就差了吗?

唯一麻烦的就是,人帝身上的战兵,听说不止一件。

不过,那又如何,在凶巢动用那样的兵器,会引起凶巢道则全面反噬。

真以为十凶天角蚁的布置会那么简单,那是不是他的传承,只有赶来一尊真仙,就能够轻易夺走。

谪仙的计划,一点没有错,很完整,不过,他却是严重低估石中玉身上仙兵的质量。

凶残中,有两件仙王兵,都是顶尖那种,还有一件堪比准仙帝兵级别的存在。

凶巢反噬再可怕,终究是真仙级别天角蚁所留而已,哪怕是他的真身能够逆战仙王,战力强大,被一群真仙,配合仙王围殴都能抗住,最后不要脸的顶尖仙王安澜老鬼偷袭,才弄死了十凶天角蚁。

当然,凶巢这里天角蚁传承,不一定就是男天角蚁,也更可能是女天角蚁所留。

不管如何,石中玉的底蕴更深厚,凶巢反噬,他身上道兵也能硬抗住,悄无声息的镇压了下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被人帝给盯上了。

“啪,咚,嘭!”

三声猛烈,穿金裂石,仿佛天鼓被擂动,凶残的撞击声,很难相信,竟然是人的脑门上发出来的。

谪仙只感觉眼冒金星,若不是关键时刻,体内的一道仙气,冲上脑门,仙气氤氲,让他显得越发出尘飘逸,仿佛要羽化登仙。

同时,他的背后,被一轮宛如仙金铸成璀璨光圈环绕,在血色月夜下流转混沌气与神秘符文,流光溢彩,仿佛化成了不朽之环,将他衬托的越发超然天地间,仿佛道的化身。

想不到,这才进入仙古世界多久,就有人不仅仅走了特殊道路突破神火境,而且一路凯歌,冲到了神火境极境,修出了一

文学

道仙气。

当然,如果他头上没有三个大包的话,会更帅,现在却是有些搞笑。

“谪仙,你果然是头角峥嵘,脑门硬如神铁,天神兵都砸出了坑。”

石中玉露出大白牙,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人帝,说实话,你怎么知道我的存在,并且能偷偷摸上来,我真的很意外,如果刚才你用仙兵砸我,我很可能就死了。”

谪仙很平静,并没有羞恼,愤怒之类的情绪,而是平静的与石中玉对话道。

“如果我说,来凶巢,就是来找你的,你信不信。”

石中玉的轮海灵身,认真的道。

谪仙沉默了,他想到了很多回答,却是没有料到,石中玉说出如此让他震惊的话语,自认为万无一失的布局,难道早就暴露了。

禁忌伦h 第三章

却说克利切几人在镇上住了一宿后,在镇子上将镇长女儿的事打听了一下,还真打听到了些,毕竟镇子上都是老实的庄稼汉,几人想知道些什么还是很容易的。

原来,镇长年青时曾随某条商船旅行过一阵,后来回到岛上结婚生女。女儿如今已有二十八岁,长相很是漂亮,厨艺不是一般的好,但却没有一人上门提亲。皆因为岛上有一伙山贼盘踞,那山贼头子叫桑吉·史崔克,据说能变成一一只大雕。他看上了镇长的女儿,但镇长没同意。而那山贼头子也没有用强,反而是天天送聘礼。别人见此也不敢上门提亲,尽管这伙山贼不下山打秋风,还帮镇里人抵御海贼,可山贼就是山贼,镇里人还是不敢得罪他们。

克利切来了兴致,和其他二人商量到:“要不我们去会会这个山贼头子吧?”“好啊,好啊!”萨里罗回答,“听镇里人说他还不错的样子。”克利切又把目光望向路卡利欧,路卡利欧想了想,也是点头说:“嗯,如果他真如镇里人说的那样的话,倒是可以拉他进入团。”克利切也赞同路卡利欧说法,排班决定:“好,就去找这个山贼头子盘盘道!”

下午,克利切带着路卡利欧和萨里罗二人来到岛上唯一的高山——危狐山。

“萨里罗,你将那几个岗哨打掉,路卡利欧摸过去拔出暗哨。”克利切吩咐着。路卡利欧应了一声快速消失在了树林里,萨里罗也是拔出腰间的火枪,闭上眼睛,瞄准了山上哨岗上的守卫,一枪开出,克利切在史莱姆望远镜的加持下,看见那个守卫直接被一颗子弹命中眉心,一道血箭飚出,守卫倒在血泊之中。

曾经克利切问过萨里罗为什么闭着眼射击,而萨里罗的回答是:如果睁开眼射击的话,就什么都射不中了。克利切当然是不信,当时就在他的面前一米出放了一块面积很大的木板,而萨里罗把火铳的枪口贴在木板上,并且连开二十多枪后,木板丝毫未损,而船上的功夫海牛却死了一地。

咳咳,扯远了。

三人继续上山,沿途的各个明暗岗哨都被萨里罗和路卡利欧拔掉,一路上除了几个察觉到的山贼被克利切砍死外,没有其他漏网之鱼。

一路上到山顶的山寨外围,克利切对二人吩咐:“一会儿我去对付山贼头子,你们两个解决小喽啰,和搜刮财宝。”两人点头,三人分头行动。

走到山寨门前,一脚踹开大门,山寨里的山贼喝问道:“你是什么人?!”克利切没回话,萨里罗的子弹已经到了,那个喽啰死不瞑目。“敌袭!”一个反应过来的喽啰高喊着。噗嗤

文学

,一把锋利的大马士革刀划开了他的喉咙,鲜血喷出,倒在了血泊中。

克利切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山寨聚义堂。聚义堂里有十个山贼头目样子的人分坐两排,首位坐着的,是一个面容棱角分明,十分刚毅的平头男人,男人看上去三十左右,身上穿着白色布衣,身上披着一件灰色毛皮大衣,座位的边上放着一把康熙战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