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一章

喊杀声在山谷里回响,在地堡里带着防毒面具的饶国华,一手拿着望远镜,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把拳头捏紧。

在他身后反斜面的二号坑道。

二十多个出口,被鬼子炸掉了一半。

洞口也被炸踏的泥土,掩埋了一些士兵,段昌瑞跟李勇,正在指挥救人,鬼子硫磺毒气就飘散进来了。

这让本来就有些空气不畅的坑道,雪上加霜。

川军日子不好过。

第十军司令官柳川平助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陷入了两难境地。

谷寿夫不信邪,即便是13联队全体为天

文学

皇效忠,他也要汇同另外两个联队,跟重藤支队,植田支队一起,赶到事发地点。

末松茂治几次三分提醒司令官。

时间,如果这场仗再打两个小时,进山的队伍,就无法赶回长兴宿营了。

搜山的轻装步兵,最大的火炮,是中队规模的步兵曲射炮,一旦进入夜晚。

失去了飞机掩护。

没有火炮支撑战局。

皇军入山的火力还不如川军。

加上地形不熟悉,打起来将会是勇士们的一场噩梦。

可是柳川平助看着其他日军所向披靡,不甘心啊。

“司令官阁下,孙子兵法有句话,未谋胜,先谋败,我认为,川军大大狡猾,已经超出我们预估,如果第十军,照原计划,在长兴分兵,一定会遭受很大的损失,这是大日本帝国皇军无法承受的。第六师团,今夜极可能在八都芥大山里过夜,他们没有重炮,没有飞机支援,狡猾的川军,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未谋胜,先虑败,我大日本帝国皇军进入中国后,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居然被川军逼到这一步。

还恐惧跟刘湘和冯天魁夜战。

柳川平助有点不敢相信末松茂治会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他明白了末松茂治的意思。

114师团,按照原计划,是从长兴环太湖北上,到宜兴,如果改114师团独自北上,为全军北上,一旦到了宜兴,很容易得到上海派遣军的接应。

而且很可能避过了川军二十三集团军。

这样他们可以向东迂回,然后顺着上海派遣军的方向,折返向西。

抵达南京城下。

这个计划,一定会遭到谷寿夫和中岛今朝吾的反对,认为是避战的懦夫行为。

没准还会被方面军总司令松井石根斥责。

“司令官阁下,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是,我们要准备,也就是明天开始,我们先集中力量,抢修长兴到宜兴的道路,即便再次遭受损失,第十军也有选择的余地!”

明白了,柳川平助明白了末松茂治的意思,不是上报改变方案,也没到开会决定去向的时候。

而是提前着手准备。

如果局势进一步恶化,宜兴将会是第十军的生门。

柳川平助认为末松茂治的建议有道理。

立刻下令,沿着北面公路侦查前进的植田支队,不进入八都芥。

就地驻扎,开始巡视这段山路,尽可能的搬运泥土,回填部分修筑难度大的公路,确保明天114师团,以及三个师团所有的工兵联队,修通长兴到宜兴的道路。

沿着西线挺进广德的重藤支队,右转进入八都芥。

归属谷寿夫师团长,统一指挥。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二章

@@新书《植掌大唐》已发,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一切啊!

穿越成了终南山中的一个马上要被饿死的小农民,怎么吃饱饭成了要命的问题。好在有了植物改造系统,填饱肚子,发财致富,甚至封妻荫子都不再是问题。

没事遛遛宠物,享受下美食,顺便挖一挖世家的根基。

当一百二十岁的石磊被问到,是什么让他有如此大的成就时,他淡定的答道,其实我只是想让大唐的人民都能吃饱饭而已。@@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三章

却说范永斗说完了话,见杨振盯着他沉默不语,他不确定杨振到底是不是心动了,不确定杨振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他知道杨振一定正在权衡利弊。

这可是一个危险时刻,生死就在一念之间。

范永斗意识到这一点以后,立刻又叩头说道:“爵爷,范家在张家口世代经营,多年积蓄都在。如今金银珍宝,已经装箱装车,就在东西跨院停放,老朽原想送回故里,从此颐养天年。今日爵爷到此,自当双手奉上。范家产业,故里还有,请爵爷放老朽一马,他日仍有厚报!”

范永斗这么一说,他的儿孙们不干了,一个个炸锅一般叫嚷起来。

“爹!”

“祖父!”

“你们住口!”

范永斗跪在杨振面前极其恭顺,但是回头呵斥儿孙的时候却声色俱厉。

他的儿孙们并没有经历过创业时期的艰难,人生阅历尚不足,不知道范家眼前面临着灭门之祸,一个个犹自心中不服。

唯有范永斗咚咚咚咚地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上用力磕头,嘴里反复说着:“请爵爷放老朽一马,他日仍有厚报!”

他想用厚利打动杨振的贪念,好为自己家求得一线生机。

至于他日的厚报,呵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逃过了眼前这一劫,他管叫杨振叔侄全都人头落地。

当年毛文龙何等嚣张,还不是被袁崇焕矫诏杀掉?

一旦今日逃过了此劫,把这样的先例用在杨振的身上,并不难做到。

范永斗趴伏在地上,嘴里低声下气说着求饶的话,心里却怨毒地想着报复之策。

“可惜呀可惜,杨某人本不愿杀你祖孙三代,不愿灭你满门,但你们认出了我,我却没有法子了!要怪,就怪你们自己!”

杨振沉默不语良久,但一张口说出来的,却是这样的话。

跪在地上的范家人面面相觑,以为听错了,不敢相信。

包括范永斗在内,也是猛地抬起了头,惊恐万状地看着杨振。

“杨爵爷,杨爵爷,我范家与你无冤无仇,你要钱财,尽可拿去,何故如此啊,何故如此啊!”

范永斗没有想到,杨振竟然真要灭他满门,当下惊慌失措,大喊大叫。

可是,杨振不想再听他说话,也不想再在范家耽搁时间了,当下冲着持枪林立的士卒喊道:

“还等什么?!杀了他们,全部杀了!”

说完这话,杨振也不知道那里涌出的暴戾

文学

之气,取下腰间悬着的短管手铳,拉起了龙头轨,直接怼在范永斗,扣动了扳机。

“嘭——”

一声枪响过后,范永斗倒在地上,头顶被打出一个窟窿,鲜血涌出,覆盖了满头满脸,抽搐了几下,再不动弹了。

被带来集中到这个上房里的范家人,顿时惊叫了起来,可是一切都晚了。

杨振开枪的同时,张臣及其手下的士卒们,也立刻动起了手。

他们原本就拿着枪对着这些人的脑袋或者后背,此时有的直接开枪,有的用刺刀捅刺,只一瞬间的功夫,就把屋里的范家人全解决了。

看着眼前的场面,杨振方才暴涨的戾气,很快消散无踪,摇了摇头,转身出了房门。

此时的范家大院里,还有范家大院以外的整个堡城里,早泛起了多处火光,被列入名单的山右商会八大家,几乎在同一个时间遭到了灭门之祸。

好在杨振不让入城的“马贼们”随便放火杀人,这场祸端并没有波及到八大家以外的其他普通百姓。

杨振处置了范永斗一家之后,便没在范家多停留,带着一队侍从,出门上了马,直奔东门去了。

此时,杨捷已经带人干掉了八大家中的田家,剩下的事情他交给了麾下其他人马,自己受不了那些血腥场面,率先来到了预备给杨振送行的永镇门上。

杨振来到这里,杨捷出来迎接,见杨振神情闷闷,笑着问道:“范家可是号称首富,兄长此去收获如何?”

杨振见杨捷迎来,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笑了笑,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走向城墙边,扶着城垛子,往东眺望。

夜幕沉沉,寒风呼啸,远方山势连绵,天上没有一颗星星。

“下雪了!”

杨捷见杨振沉默无言,打着火把,来到他旁边,却赫然发现空中不知何时飘起了细小的雪花。

杨振闻言,抬起手,雪花落下,化掉,凉凉的感觉。

“兄长,这里善后的事情,可有什么嘱咐么?”

“崇祯十二年十一月丁亥,塞外贼饥寒犯边,入宣府张家口堡,有山右商会范氏等八大家者,为贼掳杀甚众,财货焚掠无算。”

杨振听见杨捷的问话,略一思考,便这么回答了他,尔后又说道:“就这么说吧。至于你自己,你是分守参将,肯定要担些责任,但你毕竟是宣镇大帅嗣子,是我杨振之弟,朝廷不会真把你如何,且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