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h 第一章

南曦条理分明的述说,让对方哑口无言。

等了片刻,她继续道:“我们导演不懂行情,和你们签订了协议,经我司重新评估,认为付出的金额足以延期一月以上。当然我们不用延期那么就,半月足够。如果你们持续坚持不延期,我们可以尊重你们的决定。刚好我们有部新的悬疑恐怖电视剧开拍,配合你们的赶尸传说,相辅相成刚好。”一起钻合同的空子好了,合同只标明甲方为天禹娱乐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没专指某个片子。

越是知名景区的招商办,对于影视征用的删选越是严格。

可以猜出天门山和张家界接受征用的出发点,除过周捷所开巨金,肯定有考虑到《飞霜流光剑》的影响力。

两句不和导致大屏幕换成小IP,对方必然得掂量掂量。

“您稍等。”

不出她所料,电话另头传来低声的讨论,应该是对方捂住了手机话筒听筒位置,在和身边人商量。

‘嗡嗡’听不清的讨论声停息,答复清晰响起:“您看我不过是招商办一个小领导,办公室里手下的人给我几分薄面。楼上有大领导呢,我得服从领导安排对吧。您们这事,我上楼申请下看看。”

南曦乍听挺感动,真诚道谢:“麻烦了,请务必多费心说成。”

“诶你别急啊,我可没答应一定成啊,你不要瞎说话给我乱扣帽子啊。我刚刚说的是尽力。毕竟如我所说,我只是办公室小头头嘛。”

熟悉的语气,满载敷衍和推脱,南曦才燃起的期待立马熄灭。能想象对方挂断电话,磕着瓜子磨个半小时,给她回电话通知,申请遭领导卡住。

仗着山高皇帝远,欺负她联系不到跨省大领导,无从求证虚实。

大领导……南曦脑子闪现出一位日日操劳的长者。

随口应句:“行。”挂断电话,脑子转向新的方向思考。

为500W找朱父,有点小题大做。南曦需有足够站稳脚跟的理由,上去一击必胜。那边不是游乐场,由着她随便胡来。

正想着门让人推开条缝,冒出两个脑袋偷窥,倪虹和周捷。从陈谋岑来把关大方面,周捷对自身定位落了千丈,往气氛组靠拢。两个三、四十岁的人童心未泯,倒显得风啸他们老成稳重。

他们以为南曦在忙,结果六目以对,撞个正着。

倪虹推把周捷,斥道:“你去吧,和小曦说说你辛苦找的办法,我去优化剧本。”

周捷拧着水桶腰扭捏着走入,一路甩起肥肚腩,停在南曦面前,薅把只剩几根的刘海。

咧嘴一笑,露出参差不齐的大黄牙:“南总啊,我来将功补过。”

他站着说话,方便情况有变及时跑路。

南曦提不起多大兴趣,随口问:“愿意损失从你工资扣吗?”

“南总好无情啊。”周捷痛心疾首地挤吧眼睛,没顺利挤出眼泪,改用沙哑的嗓音说:“我一颗心扑到咱们飞霜霜上,南总老拿世俗之物玷污它。”

“嗯,你高尚,扣工资正彰显你的高风亮节啊。”

卖惨失败,周捷老实巴交说清楚:“我有备选方案,在山城有处天坑地缝,风景甚是绮丽,但它比张家界和天门山稍稍逊色。不是风景上的逊色,是符合程度的逊色。在我心里,只有张家界诡谲怪诞的巨石峰林最为出彩,完美符合小说里师父魏洪刚看守的仙魔交界处。我本打算把三人组历练的场景选在山城,如果实在用不了张家界,那仙魔交界处改天坑地缝拍吧。”提前撕破脸皮解约,可以少扣点钱。

之前他认为天禹不差钱,任何事情可以拿钱使劲夯,只求完美的效果。刚刚倪虹教育了他,不差钱和浪费钱是两种态度,好钢使在刀刃上。

假若所有天禹人全和他一个思想,天禹早关门大吉了。

周捷良苦用心的述说没提起南曦兴趣,可能她对他没报太大希望。

他不气馁,卖力介绍:“山城的省委宣传部负责人老林找过我,表态他们不用钱,只要咱们在影片最后标注出他们风景区名字。拍摄期间,吃住行他们全包。”

南曦单手托腮,保险起见,她需问清楚:“有附加条件吧?”

周捷奸笑两声:“哈哈,南总聪慧过人,啥事本质都逃不过您的火眼金睛。”嘴上抹蜜地夸奖,疯狂抛媚眼,“我在你面前总有种一丝不挂的感觉呢,看得我好羞羞。”

骚情刚开始,南曦倏地绷住脸,紧张呼唤:“虹姐!”

周捷吓得抖三抖,匆匆扭身解释:“老婆,你听我说,我单纯见小曦心情低落,逗她乐乐。没其他意思,”

后面的话忿忿打住,和空气解释个鸡毛啊!

南曦用精湛的演技给他上了一课,漂亮女孩能有什么坏心眼呢?无非吓唬吓唬人。

周捷转回头,低低勾着小眼睛,阴沉说:“南总,我在和你谈正事啊。”还成天训他呢,让他拿出导演样子。

戏耍番周捷,南曦心里烦闷减轻,有兴趣问:“什么条件?”

“老林希望你能帮忙宣传宣传他们的农产品。”周捷说罢忙瞄眼门口位置,南曦心情好了,他让耍得心惊胆战。

“宣传农产品,”南曦默默重复,脑子里新的灵光闪现,和之前已经做好的假设重叠。

半剪秋水的眸子抬起,饶有兴趣地凝视着周捷问:“在你心里张家界和天门山是首选吧?”

周捷想说几句场面话,可面对挚爱多年的小说,他说不出慌,诚恳道:“是的,南总你带入小说联想下魏洪刚看守的仙魔交界处。我觉得只有张家界根根高耸入天的奇峰怪林符合,你再联想下,魏洪刚受命下凡,在不周山遭受魔族伏击,击杀魔族高级将领数百名。如此大场面的热血打斗,咱们从天门山的鬼谷栈道,拉长镜头拍到他们打至天门洞前。”

周捷一口气说完,小眼睛不停眨动,迫切问道:“很带感吧?”

周捷的描述将南曦拉进他的构架,南曦好似身临其境的走过他心中的仙侠世界,重重点下头:“带感。”

高冷教授h 第二章

不正常,楚暮云真的很不正常!对于求婚这件事,原本白晨曦也没有很急,只是不着痕迹的小小暗示一下。

可是楚暮云的表现实在是太耐人寻味了,往常看不到都会念叨的一个人。她这会儿都把戒指,这么明显的拿出来了。

连她都被戒指晃了几下,就不信楚暮云没看到。可偏偏他就是装没看到,提都不提一下。

白晨曦忍不住就胡思乱想了:他不会公司出什么事了,又想像以前一样和她撇清关系了吧!

这次因为公司的事,一去国外就是一个多月。不会真的出什么问题了吧!

白晨曦想着想着,就自己拍了拍自己的头:“瞎想什么呢?不想了,先好好工作!”

白晨曦不想胡思乱想,可是楚暮云最近的表现就是很奇怪。每天早出晚归,白晨曦原本想着或许是工作太忙。

可是当她有天特意到公司,想给他一个惊喜的时候,却连人影都没有看到。

Anda看到白晨曦过来了,主动过来说着:“小楚总有事先出去了,白小姐您要不要在这儿等一会儿?”

白晨曦刚想开口说,她明明不久前才问了楚暮云说他在公司。

Anda就抢先说着:“小楚总刚走不久,回来还需要很久。要不我去给您泡杯咖啡。”

白晨曦一肚子的话,就这么被堵了回去。都化成了两个字:“谢谢!”

其实也没有等多久,楚暮云就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了。

“你要来怎么不提前和我说,我正好有事出去了。等的累不累?”

“没事,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最近看你都没有好好休息,担心你太累了。”

楚暮云坐下握着白晨曦的手:“对不起,最近公司的事比较多,都没有好好陪你。等忙过这一阵子了,我陪你好好到处走走。”

白晨曦望向楚暮云的眼里只有担心:“没事,你的工作重要。再说了我现在可是刚得了影后,也很忙的好不好!我就是担心你每天忙工作,饭也不好好吃,也不好好休息。”

楚暮云从身后轻轻的抱着她,装作烦恼的说着:“那可怎么办呢?要不每顿饭你都陪我吃,不能见面的时候就视频。”

“好!”楚暮云自己都没想到白晨曦,会答应的这么爽快。

“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不论什么我都一定会做到。”

白晨曦转过头看着他:“这可是你说的,一定不能反悔!”

“好,我不反悔!”

楚暮云也有些好奇的问着:“你是想让我答应什么,这么正式?”

“以后不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能把我推开。我们荣辱与共!”

看着楚暮云楞在那儿不说话,吓得白晨曦还真以为,他存了要推开他的心思呢!

白晨曦又问了一遍:“你答不答应?”

楚暮云紧紧的抱住白晨曦,抵着她的额头说着:“好,我们这辈子不论发生了什么都不分开。”

自从上次从公司回来之后,白晨曦便不再想这件事了。只要楚暮云不要再自作主张,把她给推开就可以了。

至于结婚的事,白晨曦也不再想了。只要他们好好的就行,剩下的就顺其自然吧!

高冷教授h 第三章

苏漾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看什么都觉得很难受,本来还尚可承受,结果顾熠一来,她那种委屈就完全控制不住了。

明明她不是那种爱哭的姑娘,感情更是一点也都不细腻。

擦掉了眼泪,吸了吸鼻子,苏漾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她不说话,两人就这么尴尬地面面相觑。

空气中飘着兰州拉面特有的香气,夹杂着香菜的味道,苏漾低头看了一眼绿油油的面碗,皱了皱眉。

苏漾话也没说错,她确实很讨厌吃香菜,觉得香菜完全是黑暗料理的一种,但是说起来也怪她,当时失魂落魄地进店,随便指了指墙上的餐牌就算点好了,也忘了提醒老板,她是不吃香菜的。这会儿面都上了,不吃会饿,吃又吃不下。

顾熠问她:“一点香菜都不吃?”

苏漾点了点头。

正这时,老板一脸热情地将顾熠点的拉面端了出来,稳稳放在桌上。

他那一碗,牛骨汤熬得浓郁,香气四溢,黄色的面条上只铺着几片牛肉,没有香菜,馋得苏漾本能咽了一口口水。

苏漾看着他,想着,他都那么问了,应该会和她换吧?毕竟也是他把她给惹哭了,就算她没承认,他心里也有数吧?

顾熠纠结地看了苏漾一眼,从筷筒里拿了一双筷子:“我这碗没有香菜。”还不等苏漾露出期待的表情,他又说:“但是我也不吃香菜。”

说完,他从辣椒油旁边拿了个空味碟,然后用筷子,把苏漾碗里的香菜一点一点夹到碟子里。

没一会儿,苏漾碗里没有香菜了,只剩一点香菜的气味,留在面条和牛肉片上。

做完这些动作,顾熠又从筷子筒里重新拿了一双筷子,而那双夹过香菜的筷子,被他放得老远。

“这样行了吧?”顾熠很客气地说:“吃吧,再放面就坨了。”

“……”

苏漾全程看着顾熠,再看看面前味碟里堆满的香菜,只觉得叹为观止。

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男人?

她就想问一句,顾熠这种人,哪里配有女朋友?

绝对的注定孤独一生好吗!

下班回寝室,憋了一肚子气的苏漾,忍不住和石媛抱怨顾熠的劣迹斑斑。

自从开始实习,石媛就习惯了每天下班回寝室,苏漾那完全不重复的花样吐槽。

石媛洗完脸,撕了一张面膜贴在脸上,从阳台的水池走进寝室。

“不

文学

过,我说你,也别把大boss得罪太狠了。”石媛说:“学校下下周要收第一期的实习评价表,算这学期50的平时分,你的小命儿还攥在别人手里呢。”

苏漾吐槽顾熠吐槽得起劲,冷不丁被提醒一句,完全一头雾水。

“那是什么东西?”

石媛贴着面膜,不好面部表情太大,但是苏漾这个问题还是问得她很震惊:“你别和我说你不知道啊?教授在大群里都说了,下下周要收第一期的实习评价表。让大家找单位签字盖章打分。”

“打分?!”

“对啊,用人单位打分。”石媛说:“不过一般来说用人单位都打得很高的,正常都是90,100分,谁会为难实习生啊?”

苏漾完全没想到这一茬,只觉得有噩耗降临:“那我玩蛋了,我实习的单位,很不一般啊。”

石媛想到苏漾实习以来的遭遇,忍不住同情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朋友,社会不好混啊。”

……

曾几何时,苏漾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然而,刚刚开始工作,她就发现自己这想法有多天真。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管苏漾曾经是多么有性格的女孩,工作以后,都必须学会磨平自己的棱角。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她都生活得十分小心翼翼。不敢没大没小,也绝不招惹顾熠。不管她心里对顾熠有多么不满,都憋着不表现出来。

趁着给顾熠送咖啡的工夫,苏漾旁敲侧击问了一句:“顾工,那个……前几天我跟你说的实习评价表,你签好字了吗?”

苏漾不知道顾熠会给她打多少分,忐忑地绞着自己的手指。

顾熠低着头画着图,对苏漾的问话置若罔闻的样子。

“顾工?”

顾熠皱了皱眉:“没打分。”

苏漾被他这个回答吓了一跳,吸了一口气,努力镇定地问:“那……为什么呢?”

顾熠手上握着笔,顿了顿,抬起头与苏漾对视,古井无波的眼神还是惯常的冷然。

“你现在还在59这个档次,最后一分,由你下一个项目决定。”

苏漾没想到顾熠是这么安排的,本能地问了一句:“我还有下一个项目?”

顾熠揶揄一笑:“怎么,你不想有?”

苏漾赶紧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斟酌着用词,苏漾说:“我想有下一个项目,但是……希望不要和实习成绩挂钩……”

顾熠抬眸看了苏漾一眼,嘴角微微一勾。

“很抱歉,在我这里,想得到一定要付出,想及格一定要有成绩。”

苏漾看着顾熠那副不近人情的样子,忍不住说了一句:“……顾工,我毕竟是个学生,又是女生……”

顾熠听到这话,微微蹙眉,对她的话颇有微词:“想要在社会上混,最好脚踏实地,那种肮脏交易的路,不会长久。”顾熠一脸不悦地说:“还有,不是你想送上门,我就会接?我也有我的品位。”

“什么鬼……”顾熠这人是不是脑子有洞?怎么成天见儿觉得她要送上门,她疯了吗?要送上门也不送给他啊!

苏漾嘴角抽了抽,无语解释道:“我是说,你能不能怜香惜玉一点,手下留情,这关乎我的毕业证。”

“嗯。”顾熠这么误会人,脸上却一丝歉意都没有,只是挥了挥手:“出去吧。”

苏漾:“……”

快下班的时候,李工来顾熠办公室送文件,路过苏漾的工位,邀请她晚上和组里的人一起去聚餐吃烧烤。

苏漾最近因为在顾熠手下干活,一直有点闷闷不乐,好不容易有个可以和前同事聚一聚的机会,自然是欣然前往。

五颜六色的塑料大棚,三张方桌拼成了一张可以围坐六七人的大桌,这家以海鲜烧烤闻名的排挡生意火爆,座无虚席。络绎不绝的客人来来去去,老板手脚麻利地翻台,带着客人选那些活蹦乱跳的海鲜,品种之多,光是闻着香味,就忍不住馋虫大作。

本来是这次聚餐是希望可以放松一下,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李工居然也邀请了顾熠那个让人倒胃口的人。在分配位置的时候,大家都不想挨着顾熠坐,最后剩下苏漾,作为他组里的人,自然是当仁不让地挨着他坐。

牺牲小我,成全大家。

苏漾有口难言。

因为顾熠的存在大家都很拘谨。平时百无禁忌的话题也变得正经起来。大家居然在那聊伦敦袭击、韩国萨德,苏漾乍一听,还以为自己调错了频道,看成了cctv13(新闻频道)。

秉持着“多说多错,不说不错”的原则,苏漾没有参与话题,而是低头专注吃烧烤。螃蟹爬虾,蛤蜊扇贝,在铁板上被烤得滋滋直响,空气中是油烟和海味的融合。老板一送上烤好的海鲜,大家的筷子就蠢蠢欲动,在一番你来我往的假客气后,很快就露出了吃货本质,不一会儿就清了盘。

苏漾看着李工组里那些可爱的同事,感慨道,这才是正常的工作环境啊!

顾熠很少参加同事的聚餐,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

和李树开完会,李树收拾着东西离开。临走前问他一句:“一会儿和组里的小伙子们去喝酒,一起?”

顾熠摇头:“不用了。”

“偶尔也放纵一下,你不觉得你的生活像一台机器吗?”

因为李树这句话,他也跟着一起去了。

他们俩是最后到的,他到了大排档才发现李树还叫了苏漾。

在一帮大老爷们里,她那白瘦的身影格外显眼。

在大家的推让之下,她最后被安排坐在他身边,带着一脸的不情愿。

大排档桌子小,凳子都放得很近。她平日看着不矮,走近了他才发现,原来她的头顶才到他下巴。

两人几乎是并肩坐在一起,距离很近,他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不知是洗发水还是香水的味道,淡淡的香气,让人觉得舒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