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岳乱妇 第一章

十年后。23US.COM更新最快

圣教虽然退出江湖,但葬花宫迅速崛起,如今江湖中四大势力鼎立,分别为少林寺,六大派,**阁以及葬花宫!

四大势力固然强大,但江湖中仍有一大帮派可与其争锋!

正是长江帮!长江帮虽然不参与江湖之事,只是水运为商,但江湖中人皆知,长江帮背后的势力乃是朝廷!

若是与朝廷对抗,即便是四大势力,也绝非对手!

自京城一战后,绝尘宗师与两位夫人浪迹天涯,行侠仗义,受天下人敬仰。

一阳子因年事已高,本欲将武林盟主之位交给绝尘宗师。

可绝尘宗师行踪不定,难寻其影,故而武林盟主之位由金不易暂替。

但江湖

文学

中传闻,每年中秋之日,绝尘宗师与两位夫人及义妹,皆会在葬花宫附近出没。

少室山顶,天色阴暗,飘起鹅毛大雪。

一名绝色女子身着红袍,双手负背,屹立在少林寺大门前。

任由雪花飘落在青丝上,将自己雪白的覆盖着,那绝色女子注视着少林大门,纹丝不动。

“吱呀…”

片刻后,一声轻响,少林寺大门缓缓打开。

只见两个小和尚,从少林寺内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女施主,天气寒冷,下着大雪,这件长袍你披上吧…”

其中一个小和尚来至那绝色女子身前,将手中的长袍与一把油纸伞,交给那名绝色女子。

“小和尚,我想见你们住持…”

接过长袍与油纸伞,那绝色女子红唇轻扬,微笑着说道。

“阿弥陀佛…女施主,住持师叔正在打坐,不见客,你还是请回吧…”

听闻,另一个小和尚双手合十,下起逐客令道。

这绝色女子正是流苏,十年已过,流苏容貌变得成熟艳丽,而身为一宫之主,掌管着偌大的葬花宫,流苏已非当年那

文学

般天真懵懂,如今内敛稳重。

“呵呵,那好…小和尚,你去告诉你们住持,谢谢他的长袍与油纸伞…”

轻点臻首,将长袍披在身上,流苏眼中满是笑意,微笑着念道。

自己每月皆会来少林寺大门外,等待着与觉空相见,虽然每次失望而归,但自己知晓,觉空定是藏在某处,偷偷的看着自己。

今日忽然下起大雪,这般天气寒冷,为自己送来长袍与油纸伞的,也一定是觉空。

感受着心上人的关怀,流苏心中满是暖意。

说罢,深深地蔽了一眼少林寺大门,流苏撑起油纸伞,转身迈着莲步离去。

“师兄,这位姐姐长得好美,你说她每月都来找住持师叔,到底是为了何事…”

看着流苏离去的背影,其中一名小和尚低声询问道。

“不知道,住持师叔每次皆会有事,不见这位姐姐…”

闻言,另一名小和尚摇了摇头,亦是心中不解的回答道。

“阿弥陀佛…”

忽然,就在两个小和尚说完之际,身后传来一声佛喧。

“啊!住持师叔!”

被突如其来的佛喧所吓到,两个小和尚大叫一声,随后看向身后,只见身后之人正是住持师叔,两个小和尚连忙行礼。

身披住持袈裟,手中转动着佛珠,面容沧桑,眼眸中多了一丝深邃。

见两个小和尚行礼,点了点头,觉空目光失神的眺望着流苏远去的背影。

“住持师叔,这位姐姐到底是何人?听师傅说,已是十年了,她每月皆会来到少林寺,想要见你…”

身旁,见那位姐姐的身影消失不见,其中一个小和尚看向住持师叔,询问道。

“阿弥陀佛…见与不见又如何…她是一个痴情的女子…我们回去吧…”

闻言,从失神中醒来,觉空叹息一声,转身走进少林寺中。

听到住持师叔之令,两个小和尚点了点头,将少林寺大门缓缓合上。

而就在少林寺大门合上之际,流苏在远处停下莲步。

“呆和尚,你还是心疼我的…”

转身透过门缝,眺望着觉空的背影,手中握紧油纸伞,流苏露出幸福的笑容。

许久后,来至山脚下,只见数十名环肥燕瘦,面容秀丽的葬花宫弟子等候多时。

“宫主!”

见到宫主来临,数十名葬花宫弟子连忙恭敬行礼。

“回宫…”

扫视众人一眼,嘴角笑意拈去,流苏面色冰冷,威严的下令道。

“是!宫主!”

听到宫主之令,数十名葬花宫女子齐声领命,而后跟随流苏启程离去。

……………

与此同时,少室山飘起鹅毛大雪,而西山却是四季如春。

“驾!驾!驾!”

茂密的树林中,一辆马车疾驰而过。

“搜!”

忽然,一支利箭划破长空,向着马夫胸**去!

见此,大惊失色,不会武功,只是普通人,面对危险,马夫惊慌失措,当即拉动缰绳,停下马儿,害怕的闭上双眼!

就在危机之时,一只小手从马车的帘布内探出,迅速的将利箭抓住!

只见箭头离马夫胸口还差三寸,有惊无险!而后那只小手缩回马车内。

“杀啊!”

突然间,四周林中传来一阵阵喊杀声,二十多名山贼手持利器,从林中窜出,将马车与马夫包围!

“你…你们是何人?”

等待许久,未曾感觉到胸口疼痛,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并没有中箭,马夫被吓的一身冷汗,随后见自己被山贼所包围,胆战心惊的问道。

“哈哈哈!”

这群山贼中,为首之人乃是独眼龙,见马夫被自己吓得胆战心惊,独眼龙得意的大笑起来。

“哼!我们是何人?我们自然是打家劫舍的山贼!”

笑罢,挥了挥手中的大刀,独眼龙阴笑一声。

四周,目光不屑的蔽了眼马夫,山贼手下们亦是冷声大笑。

“好汉!我…我只是一个马夫,你们放我一条生路,我身上的钱财你尽可拿去!”

听闻,心中更是害怕,大手颤抖的从怀中取出所有银两,马夫立即求饶道。

“哈哈哈!就这些银子,还不够我们兄弟几个喝酒!马车内是何人?”

蔽了眼马夫手中的银子,独眼龙怒斥一声,随后看向其身后的马车,沉声问道。

“好汉!马车内是我的客人,你们要钱财,我统统给你们,你莫要伤害他们!”

见山贼看不上自己的银两,如今要打马车内之人的主意,狠狠地一咬牙,马夫鼓起勇气,恳求道。

“哼!今日老子不仅要钱,还要你们得命!”

闻言,眼中满是不屑,独眼龙手持大刀向着马车走近,阴笑连连。

“兄台,你们快走!我来拖住这些山贼!”

见此,马夫心中大是慌乱,知晓今日是在劫难逃,连忙看向身后马车的布帘,焦急的说道。

“兄台,莫要惊慌…”

只是,话刚说完,布帘内伸出一只大手,按住了马夫的肩膀,随后马车内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

“爹,这些人皆是坏人,让我教训一下他们,好不好?”

当粗犷的声音落下后,马车内又再一次传来一道幼稚的声音。

“去吧…”

而后,那道粗犷声再次响起,马车布帘掀开,一道身影走下马车!

四周,听到马车内的声音,众山贼面面相觑。

当见到从马车内走出之人后,众人齐声大笑起来。

只见走出马车的,竟是一个身着布衣,面容俊秀的孩童!

这孩童面无表情,手中握着一柄长剑,从那幼稚的脸庞上可以看出,他只有十岁左右。

“孩子!快躲进马车里!危险呐!”

见到十岁大的孩童竟然手持长剑,出言要教训这些山贼,马夫心中大惊,连忙焦急的说道。

听闻,那孩童蔽了眼马夫,微微一笑。

“小屁孩!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你要教训我们?”

对面,挥了挥手中大刀,目光打量了一番那名孩童,独眼龙忽然捧腹大笑起来。

面对四周众山贼的嘲笑,那孩童不以为意,突然之间,手中长剑出鞘,一道银光闪耀!

“扑哧!”

丰满岳乱妇 第二章

李沧行看了看欧阳可,但见他一袭白衣上已是血迹斑斑,潇洒的神情再也不见,眼窝深陷,双拳紧握,牙咬得格格作响,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那王念慈同样是狼狈不堪,身上裹了十余处布条,显然是力战中伤痕累累,眼含热泪地望着欧阳可。空气中弥漫着一阵可怕的寂静。

突然间王念慈“哇”地放声大哭,一下子跪倒在欧阳可面前,声嘶力竭地道:“公子,都怪我,都是我给你们山庄惹来的这祸,我只求你不要这样子,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就是不要再这样一句话不说,好吗?”

欧阳可仍然一句话不说。

火华子一见情形不对,接过话茬道:“都怪我等昨天走得匆忙,不然如果能留下来助庄主一臂之力,恐怕不至于此。”

欧阳可终于开口说话了:“三位不必自责,在下考虑不周,低估了敌人的实力与决心,全庄上下几百练家子都无法抵挡来犯的高手,三位即使留下,恐怕也只会让在下徒增遗憾而已。”

“在下久居边陲,孤陋寡闻,昨天一战后才知道天外有天的道理,只是可惜了我山庄上下数百家人与我白驼山庄百年基业,这教我如何死后去见列祖列宗!”

言及于此欧阳可终于忍受不住,放声大哭起来,而王念慈哭得更是肝肠寸断,与他相拥而泣,三人在旁心下均是戚戚然。

俄顷,欧阳可抹干了眼泪,道:“欧阳某死里逃生后百感交集,一时失控,让三位见笑了。”

“哪里的话,换了谁恐怕也受不了这打击的。”火华子道。

“咦,李大侠怎么好象换了张脸,与前几日完全不同,难道这才是你的本来面目么?”欧阳可这时候才注意到李沧行的容貌改变。

李沧行一抱拳道:“在下因私人原因不得已易容改扮,实无恶意,还请庄主恕罪。”

火华子在一旁道:“事到如今也不必隐瞒庄主了,这位乃是武当高足李沧行,来我派是为了协助调查锦衣卫在我派的内鬼,为了方便行事才以易容身份行走江湖。”

李沧行这个名字在江湖上很响亮,欧阳可也有所耳闻:“原来是武当的大弟子李少侠,落月峡一战阁下名声四起,久仰久仰。”

李沧行听着他的话感觉怪怪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回礼。一看沐兰湘,也羞红了脸,低头不说话。

火华子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李沐二人,对欧阳可说道:“言归正传了,欧阳庄主,你这次是如何逃出生天的?那达克林本人都自称没去现场,锦衣卫的实力真有这么强?”

欧阳可叹了口气:“唉,说来实在惭愧,达克林确实没有来,昨天晚上初更过后,他们趁我庄轮值换岗之时发动的攻击,当时山庄的机关消息都因换岗而来不及发动,显然敌人对我庄的情况早已心知肚明。”

“来者有四五十人,俱是精锐高手,为首的四五人更是武功高强,个个不在我之下,我与念慈力战不敌,老管家舍身挡住了追兵,让我二人得以从我房中的秘道逃了出来。只是我山庄几百年的基业就这么毁于一旦。”

欧阳可说着说着,眼中又有泪光闪现。

李沧行抬起了头,与火华子对视一眼,说道:“原来是这样,看来这锦衣卫实在是可怕,势力连这西域山庄都能渗透,那对于中原各派更不在话下了。实不相瞒,昨天一见贵庄火起,我三人就想起来救援,结果半路上碰到了达克林。”

欧阳可闻言大惊,其实他刚才一直在奇怪为何达克林没有出现:“什么,你们居然碰到那恶贼?怪不得他根本没来我山庄,与他交手了吗?结果如何?”

丰满岳乱妇 第三章

人生在于作死,这是墨翰霖一直以来奉为人生目标的一句话。

终于,墨翰霖差点而把自己作死。

墨翰霖一身女装坐在长椅上,不是戳戳手机,就是往温玉书那里瞥上几眼,见自己的心上人一直低头看文件,对自己则看都不看一眼,墨翰霖只觉人生无比悲催。

当然,墨翰霖要是知道自家学长那个榆木脑袋里到底都在想着什么,那么墨翰霖内心的小人绝对不会在试衣镜面前扭扭腰,转来转去地检查自己身上是否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嘴里还念叨着“是不是最近魅力值下降了啊”。

“你、你好,我想问一下,学妹你……你叫什么名字?”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走了过来,极羞涩的扯着衣袖,低着头,不敢看着自己面前的姑娘,声音有些发抖地问墨翰霖。

【呦,纯情小伙儿情窦初开呀。】墨翰霖有些惊讶。

“你好,我姓墨,叫墨千羽。”

墨翰霖脸不红心不跳地撒了个不大不小的小谎,此时的他的注意力都放在眼镜男与内心吐槽上,丝毫没有见到远处的温玉书的耳朵微微抖了那么一两下。

原来她叫墨千羽啊,真好听的名字。

“谢、谢谢。”

眼镜男激动至极的道谢,又有些颇为不好意思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羞涩地说:“不、不好意思,我、我想问一下你、你的电话号码。”

“抱歉,我一般不用手机的。”

“不、不好意思。”

“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墨翰霖在内心疯狂吐槽眼镜男的羞涩行为,并且不由得感叹一句自家学长一点儿也不纯情,面上倒是装作成20世纪新良好女学生的样子笑着回答,眼中也是澄澈一片,不见丝毫不耐烦。

“学妹,你,你真好看!”

眼镜男说了这句话就红着脸不敢望向墨翰霖,连忙跑走了,背影匆匆忙忙,仿佛自己一停下就会有一条恶犬咬伤自己脆弱的小腿一样,看得坐在长凳上的墨翰霖一脸黑线。

……他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那边温玉书抛下自己还在犯花痴偷拍墨翰霖的老姐,站起身来,拍拍衣袖,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向墨翰霖走去。

“学妹,我们又见面了。”

“啊,温玉书学长,好久不见啊。”

“不久。”

“的确,昨日匆忙,忘记告诉学长我的姓名,学长不会介意吧?”

墨翰霖恶意地眨了眨眼睛,卖了个不大不小的萌,看的温玉书感觉自己鼻子下方的位置险些会有一些温热的鲜红的液体流出来。

“自然不会。”

温玉书笑得一脸温文尔雅,心里却暗戳戳的扎小人,不用想,那个小人就是刚刚那个先他一步要到墨翰霖姓名的眼镜男,估计现在已经被扎得有些破烂不堪了吧。

眼镜男:……怎么感觉忽然一阵冷风吹过……

“我姓墨,叫墨千羽。”

“千羽这个名字很好听。”

“多谢学长夸奖。”

【呵呵,当初小爷说小爷原本的名字的时候怎么就没听你说一句好听?!】

墨翰霖在内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却什么也没有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