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一章

小星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个场面,心里简直要乐翻了!

出现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蔡狼自作自受,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的心胸不够开阔,待人不够诚恳,不能知人善任所导致。

作为一名统治者,一个老大,如果动辄对下属产生猜忌之心,害怕其会顶替自己,害了自己,那么后果就极有可能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而去。

要知道,人性是颇为敏感的,也是很难被测试的,有些人常常喜欢设计一些话语或事件来测试一个人是否喜爱自己,是否诚实,是否移情别恋,是否贪财等等,但是却没有考虑到人性的特殊性,所以往往会弄巧成拙,不仅没有测试准确,还会让受测者反感或受到伤害…

比如,适才蔡狼如果不测试洪箭是否想当大星主,而是将这点猜疑之意藏在心中,以诚相待,并在日后的相处之中逐渐观察,以事实来慢慢消化掉,事情就不至于发展到现在的结局,反过来,洪箭虽然觉察到了蔡狼对自己有猜疑之心,但他并没有去测试蔡狼,而是依照自己一贯的心性来行事,希望以此打消蔡狼的猜疑,这种做法当然是可行的。

不过,在蔡狼出言测试之后,他的猜忌之意就在两人之间被公开化了,使得洪箭不得不重新作出选择,最后的结局就是他选择了妥协,决定离开美食星群,去别的地方创业,希望能打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文明世界!

蔡狼的测试结果证明了他的猜忌是错误的,这使得他无比后悔,可惜已经晚了,因为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后悔药可吃,除非他能逆转时间,但是,要知道的是,他们现在身处太空飞堡这样的超级神物之中,洪箭的修为境界也比他高,这样的环境条件使得时间的逆转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更何况蔡狼的时间之道并不高明,所以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痛失洪箭这样的得力助手,对蔡狼来说损失极大,教训也极大。

如果他在测试之前能尽量的搜集证据,从侧面得到确切的信息,那可能就不会有测试这样的事情发生,也就不会有洪箭离开美食星群之事发生…

这里提到的搜集证据,其实归根结底可以落实到一个“诚”字上面,以诚处事,那就要重实证,轻主观臆测,所谓事实胜于雄辩,讲的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在小星看来,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重在一个“诚”字,处理事情的时候也要重视“诚”的原则,对人对事如果不能以诚待之,那么在对人之时就不能推心置腹,交到至情至性的好友与爱人,在处事之时就不可能做到不偏不倚,保持公平、公正与公开这样的准则,而这些都必然会导致彼此之间关系的不和谐,以及事后矛盾与怨恨丛生的局面。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人对人对事信奉的原则是所谓的中庸之道,要注意的是,这里的中庸之道是被他们曲解和误解之后的中庸之道,而不是真正的中庸之道所蕴含的原意。

这些人也不知道是不懂,还是故意曲解,将中庸之道发展成为他们的处世原则,那就是为人圆滑,左右逢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谁也不得罪,哪里都能蹭点好处,这样的处世原则使得相当一部人还真的是混得风生水起,特别是在官场之上,更是将这种中庸的风气发展

文学

到了极致!

可以看出来,这些人所谓的中庸之道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虚”,或者说是“假”,他们务虚不务实,务假不务真,从来不做实事,也不付出真心,做事首先考虑的是不得罪人,将所有人都哄得服服帖帖,对自己满意有加,最让他们得意的是,这样的玩法也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好处,不仅官职比那些勤勤恳恳做实事之人要升得快,而且该捞的油水也没有少捞…

看起来这些人圆滑世故与投机取巧的处世原则似乎真的是无敌了…

但是…

假如一个势力之中充斥着大量这样的人,那么这个势力还会有前途吗?

没有人做实事,内部充满了勾心斗角与虚情假意,光是这种相互倾轧就足以将这个势力给毁了,那么覆巢之下,又焉有完卵?

另外,这些人不知道的是,一旦他们务虚务假的本性被人识破之后,几乎就不可能再被人信任了!

这世上的事情很多时候也是对等的,你以虚假待人,被人识破之后,别人也会以虚假来待你,以恶回恶,以仇报仇,以血还血…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太多太多…

那么,真正的中庸之道又是如何的呢?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二章

第一卷第1013章霸道之议

第1013章霸道之议(附仙域图)

顺序:混沌海近处开始,★弥阳——酉阳——●赤恒——鸿天——混罗——▲苍寰——浮罗——九达——◆云光——星龙——霸影——※昊冥——横泽——真离——浊电——玄风……一片死域,然后也是混沌海。

“传送阵?”

白骨骷髅抬头,立即身躯一颤,立即知道不妙,整个身躯顿时化作白光,不假思索的扎进了黑雾方块里,并且对着血色小钟一点。

“救我!多谢道友大恩,嘤……!”

黑雾里顿时传出喜极而泣,正在攻击女子的血色骄阳,顿时改变方向,非常邪恶的炙热血焰,在骄阳里喷薄而出,将整个天空化为阴森区域,并且整个都向落下的身影包裹而去。

红光里,不但有侵蚀极强的血煞,还有隐匿的无数根阴毒黑丝,将所有方向都死死锁住。

足有十几里大小的黑色方块,莫名发出尖锐之音,接着就黑光狂冒,猛的窜出几百里,向北方迅疾闪动,转眼就遁出千里之外,并且逐渐加速中,用最快速度逃遁而走。

吸溜!

还未等黑色方块消失在万里外,就见满天红色迅速缩小,如长鲸吸水般,被那个身影全部吸入腹中,仿佛喝汤吞水一般。

紧接着,原地一道闪电出现,此人立即如弹跳的电弧,向北急追而去。

“他的**,对我同样非常滋补,不是你这具骷髅怪,炼制阴属性神器的威力如何,在我昊冥寄生了无数岁月,该献身回报喽!”

五万里外的苍穹,莫名多出一个巨掌,笔直的切入长空,如一堵金色高墙,无边无际挡在前方。

轰隆!

黑色方块撞在其上,爆发出大片杂乱耀芒,如炮弹撞在大坝,除了爆裂别无他法,而且金色巨手上冒出万千道剑光,将四方虚空尽数封锁。

远远看去,一个纯碎由锋锐法则组成的密实牢笼,开始快速收缩,电光噼噼啪啪乱响,一枚大印挂在牢笼下方,恍若晃动的装饰品。

内部,一抹惨淡的翠绿,在竭尽所能支撑,女子头上的圆钵颤巍巍,即将摇摇欲坠。

白骨骷髅浑身光芒闪耀,绝大部分法力对付即将到手的猎物,只要再支撑片刻,带他吞噬这名金仙的元神,就可以暂时施展出半个鬼皇的实力,反手便能将爱管闲事的家伙撕碎。

然而下一秒,就让此鬼亡魂皆冒,骇然的大叫起来,因为一直银灿灿的手指,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头部上方,距离仅有七尺,轻轻点下。

砰!砰砰!

那件黑色葫芦和那杆惨白色小幡,以及白骨长笛,和他们的主人,似乎遭到亿万吨重击,同时彻底爆裂开来。

这里的空间,顿时被炸的向四外翻卷,形同铁皮破裂,无数漆黑裂缝迅速铺满苍宇。

‘唉吆!’

一声惨痛哀叫响起,有个身影被巨大力量击飞,血沫在空中喷溅出一抹弧度,滚落出几十里方才停下,金色牢笼将其忽略,迅疾的向中间一合。

剑气纵横,凝成一片剑域,只剩几十丈大小的规模,带着绝冷向内继续压缩,鬼哭狼嚎之声,很快被淹没其中。

若在内部,就见一系列爆碎后,有个白色光球,滴溜溜疯狂乱转,被一层层黑色晶璧护住,里面鬼影狰狞,带着惊恐求饶不止

“等等!请听我解释……饶恕我吧,一时被那个蠢货蒙蔽了良心,我诞生在昊冥,就该忠心不二……你竟然也是鬼修,为何彼此相残?啊——!”

在凄惨告饶中,那层层黑色晶璧附近,多了一个完全由剑光凝聚的手指,正是点爆他的那根,此刻却在锋锐之外,多了一层乌黑和煞白,其中的阴鬼之道,让白骨骷髅都大大忌惮。

两者轻微碰触,黑色晶璧就彻底软化,然后溶解成一道道黑光,被手指吞噬成空,又点在了白色光球上。

“灭!”

噗!

白色光球里,凄厉的惨嚎声,在数万里外都听得真切,无数走兽飞禽,直接吓得瘫倒,似乎叫声源于自己,听起来毛骨悚然,浑身鸡皮疙瘩。

圆钵滚落在几百丈外,蒲团一片灰白,五彩霞衣失去光泽,那双本该清澈的眸子,也失去往日晶莹。

但金仙女修吞服两颗仙丹后,仍旧带着庆幸和震惊,坚持向爆裂的核心处拜了一拜,神情恭敬如斯。

“恩谢相救,无以为报!”

“咳!咱在这呢,”

此女背后,虚空微微拨动,陆寒从空间内挤了出来,让此女花容轻颤,身躯微微一僵,赶紧转身再拜。

“姑娘……似乎芳名为居音仪,跨过长生劫大约四万载,主修木属性和度化之功,洞府在泪罗庄。”

“呀!您是昊冥的前辈?不对,一共八十三位金仙,二十一位太乙前辈,七名大罗至尊,从没有和恩公相似之人,熟知我者……更不可能了。”

“嘿!给你两颗神丹,退去疗伤吧!”

陆寒留下个瓷瓶,直接飘然而走,被他称为居音仪的女子,苍白脸色填满了好奇,但咬咬牙忍住了,再施一礼后才翩然离开。

‘没有了道君,就成了一盘散沙,连巡逻的金仙都没有,本姑娘差点小命不保,那几个大罗难道在内讧?’

‘传送阵和巴伦峡谷的路上,居然被鬼修埋伏,这些蠢货连基本的事都没做好,还好被自己碰上。否则外部驰援而来的高阶未战先死,会让其他仙域寒心,造成的后果难以预估,看来该趁机洗刷一次,将内部的灰尘尽数清理干净。’

在居音仪仍旧愤恨之时,陆寒同样紧锁眉头,眼神里压着一股凌厉,继续向巴伦峡谷飞遁。

昊冥仙域靠近核心的地方,一座仅有万里规模的小片海域上,悬浮着几座通体苍翠的小岛,远看生机勃勃,夹杂着些许深黄色泽。

最小的岛屿,仅有几百亩大,相比于其他道路,偶尔有琴瑟争鸣,这里始终寂静如斯。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三章

要是之前只有斗神修为的精灵女皇,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能废了塔克尔的修为的,可是在经过这件事后,归来的奥黛丽直接帮她炼化了传承,精灵女皇的修为便蹭蹭的往上涨!

才不过区区几天时间,精灵女皇便从一个只有斗神的修为,疯狂提升至本源神人境,而且还是本源神人境的巅峰!

总有本源神人境修为的精灵女皇,想要废一个只有斗神修为的塔克尔,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来人!将他给我带出精灵森林,以后不管他是生是死,都不在跟我们精灵一族有任何关系!”

在将塔克尔废了之后,精灵女皇便对着旁边的两个精灵族人吩咐了一句,示意她们将塔克尔丢出精灵森林外面,然后朝着在场的众人,大声说道!

随着精灵女皇话一落音,旁边的两个精灵便将塔克尔抬了起来,然后朝着精灵森林外走去!

“好了!都散了吧!”

待塔克尔等人消失后,精灵女皇这才对着众人说道!

听到精灵女皇的话,在场的众多精灵族人,也慢慢离开了会场!

没一会,精灵族人都离开了了,在场的只剩下精灵女皇和一众精灵长老,以及小囡囡等一行人!

“母神?”

而这时,精灵女皇和一众长老自然也看到了奥黛丽等人,以是便急忙走了过来,然后都恭敬行礼道:

文学

“琼丝·温蒂妮(我等)拜见母神大人,以及各位大人!”

“不必多礼!”

见此,奥黛丽也是微笑的挥了挥手,示意她们不必多礼!

对于刚才精灵女皇处理塔克尔的事,她也是非常满意!

“好了!你们都回去吧!琼丝,你跟我们一起来!”

奥黛丽便这一种精灵长老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离开了,然后朝着精灵女皇说道!

“大姐!我们还是先回大殿吧!”

“嗯!”

闻言,生命主神也是点了点头!

然后拉着小囡囡和琪琪,转身朝大殿走去!

大殿中!

看着站在自己前面,一脸恭敬的精灵女皇,奥黛丽脸上也是露出了无奈的神情,不过她也不好说什么!

奥黛丽这时,突然有点想念温蒂妮了,想当初在众多精灵女皇中,也只有温蒂妮跟她关系最好,也最聊得来,不会因为自己是她的母神,而不敢跟自己聊天!

“母神!不知你唤琼丝前来,有什么事吗?”

见母神盯着自己,可却始终不说话,精灵女皇心里也是有点毛毛的,当下不由小心翼翼的问道!

“哦!”

被琼丝的声音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的奥黛丽,脸上也是微微有些尴尬,当下干咳了两声,然后才朝着琼丝问道:

“琼丝,你知道云灵帝国吗?”

她可不会忘记,自己等人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云灵帝国?”

听到奥黛丽的询问,琼丝小脸上也是微微一皱!

“怎么了?难道你知道这云灵帝国?”

见琼丝皱眉眉头,奥黛丽不由疑惑的问道!

“母神!你所说的云灵帝国,我确实听都没有听说过!”

琼丝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然后朝着奥黛丽解释道:

“母神!现在整个天苍大陆都不存在帝国,只有宗门,教派,或则家族以及各种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