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第一章

147

警车很快就到了,苏秦赶紧上车!

一边走警察便一边把情况大概的说了一下。

那绒花——也就是那些花儿——被绑架了!

那绒花家庭条件很不错,父母都是西京小有名气的富豪,不知怎的就被绑匪盯上了。

今天早上,那绒花才出门不一会儿就被绑匪绑上了车!

那绒花很机灵,立即按了手机,拨打了110.

警察自然立即赶到!

谁也想不到的是,这几个绑匪竟然就是去年横行西京的杀人狂魔,据说曾经在境外当过一段时间的雇佣兵,相当凶残,而且手段十分厉害,一般警察根本不是对手,在追逐的过程中,三个警察受伤。

还好,此刻,绑匪已经被警察堵住了。

但绑匪穷凶极恶,窜进了一个加油站,以炸毁加油站为威胁,要求警方提供他们逃跑的工具、以及两百万现金。

绑匪选择的藏身地点十分特殊,警察用了好几种手段,都无法侦察到里面的情况!

另一方面,那些绑匪真的十分狡猾,几个重要的点都盯得很紧,警察稍稍靠近,他们便立即用人质威胁。

警察本来想用谈判拖延,但谈判专家才走到附近,就被那几个绑匪当胸一枪,还好谈判专家穿了防弹衣,否则就要出大事了。

关键时刻,还是那绒花聪明,不知跟绑匪说了什么,绑匪便要苏秦去送赎金。

警察一开始也想用那绒花想到的那一招,以特警冒充苏秦,但后面一商量,又不敢了。

这几个绑匪去年就在西京做下了几庄大案,但一直抓不到人,相当狡猾,而苏秦前一段时间又在西京大出风头,谁也不敢保证这几个绑匪前一段时间有没有在西京,要是他们一直藏在西京,而且还恰好看到了电视上的苏秦,那……,再说了,谁敢保证他们没有手机之类的上网工具。

而且一打听,苏秦竟然还是侦察兵出身,于是,大家就更坚定了选择苏秦的决心。

“苏秦同志,这个任务相当危险,一个不小心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你如果拒绝,我们警方绝对能理解……”

苏秦到了目的地,特警队长立即过来,第一句话就是直截了当挑明事情的严重性和危险性。

不过不等他说完,苏秦就打断道:“队长同志,我是人民解放军战士!”

特警队长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不过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重重的拍了苏秦一下。

“好,那就辛苦你了!”队长道。

“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苏秦说道。

“但我还是要说一声谢谢!”队长道。

片刻,特警队长立即拿来了地图,一一跟苏秦讲解起他们的行动方案:“苏秦同志,我们的方案是这样的……”

不一会儿,苏秦便在特警的帮助下穿好防弹衣,拿着大喇叭,提着一个手提箱,慢慢的、小心的向绑匪所在的地方靠近!

“里面的人听着,我叫苏秦,这个人质是我的粉丝,她今天就是因为要来见我,这才会离开家的,我现在按照你们的要求来了,带着钱,两百万现金,你们要的车就在外面,我现在进来了,没问题吧,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当你们的人质……”

绑匪没说话,保持沉默,似乎是默许了苏秦的要求。

苏秦慢慢又走近了几步。

特警慢慢的从四面八方逼近,就在这时,绑匪中忽然有人大喊:“外面的警察听着,你们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特警都已经找来了,是吧,那好,我让你们看看这个!”

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第二章

@@@@{\”code\”:202,\”message\”:\”\\u4e66\\u7c4d\\u4e0d\\u5b58\\u5728\”,\”data\”:\”\”}@@@@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第三章

离别总是伤感的,对于宋行的离去,完颜兀鲁破天荒地没有来送行,因为她不想让宋行看到她哭泣的щww..lā

跟来时的沉重不同,归去的心情是愉悦的,特别是作为这次的正使马政,虽然没能要回当初被扣为人质的几个小校,但开心仍旧写在眉宇间。

手捧着沉甸甸的国书,马政不由感叹道:“宋小哥,若非你未雨绸缪,早有打算,咱们也不会取得今日之功,待回到东京汴梁,本官定当在皇上面前为你请功。”

宋行淡淡一笑,

文学

道:“请不请功对宋行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要联金抗辽,那就一定要积极备战,要知辽国灭亡之后,咱们所面对的将是比辽更加强大的金国。”

马政的神色显得有些凝重,他曾服役的西军算得上是宋军的精锐,在面对实力较弱的西夏时,同样是胜负参半,未来的路是不是如宋行担心的,他真的没法想象。

一行人各怀心思,走七天旱路,八天水路,小木船终于在夕阳的映照下,摇摇晃晃的停靠在刀鱼寨,迎接他们的是登州知府王师中。

自宋行他们离开登州后,他每天都在刀鱼寨翘首以盼,深秋的风沙,吹白他的头发,相较一个月前的意气风华,明显苍老许多。

自燕地归来,皇上就对他出奇地信任,将他安置在谈判的第一线,一直以来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今日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巨石,如释重负地向皇上交差了。

接风的地点是在蓬莱阁,吃的不但有山珍,还有海味,喝的自然是田横山特有的高度酒,席间,王师中在赞赏马政等人的同时,还向他们透露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

就在他们走后不久,摩尼教教主方腊聚众反叛,在短短一个月时间,便席卷整个江南,夺取六州五十二县,目前童贯童大人尽召西军将领,准备征讨。

听此传言,马政跟马扩不由面面相觑,他们原本就出自西军,曾随童贯征过西夏,如今童贯去江南平叛,征召西军将士,自然是要去报到的。

宋行在军中挂的是闲职,去不去则由他自己选择,作为这次谈判的正使,护送国书,面呈圣上这件事,原本应该是马政亲力亲为,但军情紧急,只好交由副使王环了。

对马政的高风亮节,王师中表示特别的感谢,毕竟皇帝深居深宫,连方面大员都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这对王环来说,是个机会,绝佳的机会。

虽说这次谈判起主导作用的是宋行,但在接风宴上,除马政象征性地说过几句公道话外,无论是王师中还是王环都闭口没提,在他们的眼里,宋行就是随从。

从蓬莱阁出来已经很晚,回到田横山时就更晚了,虎子一路上都不服气,不停地晃着他的金锤,气鼓鼓地道:“哥,要不是看在你的面上,看我不一锤将那王大人砸成肉饼!”

宋行笑笑,伸手摸摸他的后脑勺,却没有说话,这年头,争功的事他看到多了,如果事事在意的话,就算有再多的富士康都不够跳的。

整个田横山的村民在田大爷的带领下,人人撑着火把,站在山寨门迎接英雄们的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