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一章

“剑晨。”

天下财神与邪手追魂也缓步上前,两人的眼中都有着隐藏不住的笑意,以及解脱之后的轻松。

蜀山剑主的事是两人的一块心病,如今压抑在心头的大石已去,一时间两人直感浑身轻松。

“财神前辈!”

剑晨连忙拱手,刚开始时,他对鬼兵域有着误解,而现在却是满心的敬佩。

“天榜第一……是你的了。”

天下财神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剑晨,一直以来那紧绷的脸上也泛起一抹和蔼。

剑晨一愣,这才想起曾经天下财神说过,若是想从他那里得知事情的真相,剑晨就需要夺得天榜第一的位置。

也就是说,他需要打败现在的天榜第一,也就是天下财神!

而现在天下财神这句话,无异于已经承认剑晨在修为上已经超过了他,取代了自己成为新一届的天榜第一。

“财神前辈,天榜还没发布呢,你就认输了么?”

安安笑嘻嘻地向天下财神眨了下眼,面上却有着骄傲。

她的骄傲便是剑晨!

“天榜?”

天下财神不以为意,淡笑道:“你忘了老夫也是水月府的人,刚才老夫说的话,就是发布了天榜。”

“只不过……”

他看向剑晨,轻叹道:“所有的事情你已知道,这天榜第一得与不得,也只是一个虚名了。”

现在连真凶都已经伏法,当年洛家之事剑晨也早已经得知了真相,如今成为天榜第一,似乎对剑晨已经没有意义。

“财神前辈,不如你补偿补偿小子如何?”

剑晨却不这么想,他冲天下财神笑笑,天榜第一,毕竟还是得捞点好处的不是?

“哦?”

天下财神眉头一挑,旁边邪手追魂已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天下财神笑道:“你这个铁算盘也有被人讹的时候!”

天下财神笑笑,道:“无妨,你想要老夫补偿你什么?”

“财神前辈,我想……拜托前辈,让洛曦就呆在鬼兵域,终生不要再上剑冢。”

剑晨叹息一声,沉声道。

“你……”

天下财神与邪手追魂面上的笑意敛去,两人想不到剑晨竟提出了这个要求,一时间疑惑不已。

“洛曦是你的亲弟弟,你不想和他团聚?”

邪手追魂忍不住问道:“再者,靳冲他已经……那么你便是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

“我想,可是我却不能。”

剑晨摇摇头,叹息道:“我回到剑冢的消息是必

文学

然要传出去的,否则悲落怎么来找我?”

“可是同样的,来剑冢找我的可不会仅仅只有悲落!”

此言一出,众人默然。

他们这才想起,剑晨还有一个武林公敌的身份!

当日在洛家时,死在剑晨手上的武林中人可是不少,以至于之前在洛阳剑晨等人都不能以真面目示人,而是必须要借助孟瀚然的名义才能将武林人士汇聚到洛阳。

现在安禄山已死,蜀山剑主也不在人世,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切都结束了,可对于剑晨来说,这还远远没有结束,甚至更糟。

没了共同的敌人,剑晨却成了武林中最大的敌人,想找他报仇的人不知凡几,可想而行知,以后的剑冢绝不会太平。

这也是剑晨刚才犹豫要不要让花想蓉也去剑冢的另一层意思,此时的花想蓉武功尽失,难保不会成为有心人用来对付他的突破口,但他也知花想蓉绝不会同意与他分开,是以只是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并没有说出口。

而至于洛曦,剑晨倒不是怕他被人针对,而是怕洛曦一时失手再犯下更多的杀孽,毕竟洛曦的真实心智才不过十岁而已。

所以剑晨想将洛曦留在鬼兵域,以鬼兵域的神秘,那些人就算得知他还有一个弟弟,想要找洛曦报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放心,曦娃子交给明伯就好。”

明伯扶着断臂走上前来,郑重地向剑晨保证。

“明伯,多谢!”

剑晨对明伯深深鞠躬,他可说是看着自己长大的,有明伯照顾洛曦,自己也大可放心。

想了想,又道:“财神前辈,至于顾墨尘与尹修空他们,若是他们愿意留在鬼兵域,还请你多多关照一二,若是不愿意,便任他们离去吧。”

“这个你不必挂心。”

天下财神点点头,又想起一事,道:“还有郭传宗那小子,你若是见到他,可让他到辰州花家去接回他爷爷,当然,老夫也会使丐帮弟子通知于他。”

“好。”

剑晨再点点头,郭传宗之前替他挡住那些毒尸,直到此时也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相信凭郭传宗此时的功力,对付那些毒尸只是时间问题,倒不至于发生什么危险。

回剑冢,他已不愿再让自己那班结拜兄弟跟随,以免连累他们去做一些不愿做的事情。

雷虎与管平的离开他没有挽留,而对于郭传宗或顾墨尘他们,剑晨也同样不愿他们再跟自己在一起,与其再让他们卷入无尽的争斗漩涡,倒不如相忘于江湖的好。

“那么,两位前辈还有明伯,咱们就此别过!”

交代之后,剑晨也不愿再多留,当即拱手向众人告别。

“剑晨……你真的不想再考虑一下?”

唐玄宗咬了咬牙,还想再劝说一下。

“舅舅,外甥拜托你一件事。”

剑晨转过头来,向唐玄宗平静说道。

“你……你说。”

唐玄宗一愣,这还是第一次剑晨唤他作舅舅,一时间也是感概万千,不过也从称呼中,唐玄宗知道,剑晨是肯定不会同意他的提议的

文学

了。

“拜托你过一个月后,将我在剑冢的消息散布出去,如此便好。”

剑晨郑重说完,再向众人团团一拜,特别对靳冲的尸体恭恭敬敬三叩首,这才与安安花想蓉两女一道,向众人拱手作别。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二章

一柄金色的巨剑凭空而生,矗立在紫光山上空,可怕的锋芒之气直冲云霄,锋芒愈来愈盛,虚空被切开一条又一条的裂缝,方圆百里之内,俨然化作剑的王国,金属性法则和剑道法则互相纠缠,碰撞,爆发出绵延不绝的冲击,天地间响起一道又一道高亢的剑鸣之声,震耳欲聋,来每一个生灵的脑海中响起。

密密麻麻的剑气横贯虚空,化作金色的天河,可怕异常。

这是一种霸道的天地异象,天剑横空,大晋国土之中,所有的剑气都在颤抖,受到一股莫名力量的牵引,自动脱离连鞘,飞到天穹上,所有的长剑剑尖指向紫光山方向。

来自于万剑的俯首。

原本守在太元观周围的玄甲军不停地后退,无论是地产,亦或是天冲,在这庚金之气所化的巨剑之下,只能瑟瑟发抖,只是一缕剑气就能斩断仙剑,切割**,端的是恐怖异常。

……

“这就是师傅修炼的庚金剑道,好可怕。”百里远处,秋瓷一脸惊恐的望着那道剑光,她手中的仙剑在不停的颤抖,她能感受得到,那是一种恐惧,一种来自于剑的恐惧。

大晋国中,数十万修士飞上云霄,远远的瞭望紫光山,心中充斥着敬畏。

正是那个男人庇护了大晋几十年的繁华。

人,可震三界六道。

剑,可破九天十地。

……

一个时辰过去,紫光山上方的虚空已经开始承受不住剑光的锋锐,一寸寸的炸裂。

“呼呼,快跑。”

周围的修士疯狂的朝着四面八方逃窜,倘若不小心卷入空间裂缝中去,必然十死无生。

“轰”

一道人影自太元观中而起,脚踏烟云,缓缓来到那通天剑光之中,刹那间,漫天的剑气翻涌,骤然爆发。

只见那人伸出右手,修长的五指闪耀着白玉一般的光泽,青色的道袍迎风飞舞,周身缠绕着可怕的剑气。

“好强大的力量。”

天穹之上,唯敬双眼紧闭,感受着体内滂湃的庚金剑气,一种无与伦比的舒爽浸入脑海,深入元神,甚至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轻呼。

他的右手探入那通天金剑之中,一种难以言语的颤动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天穹上的剑气随之而动,形成一股巨大的漩涡,而漩涡的正中心就是唯敬。

剑气在翻涌,嘶吼,衍生出种种异象。

“剑成。”唯敬一声轻喝,手掌摆动,剑气眨眼间汇聚在手掌之中,金光散去,只留下一柄四尺长的金剑,好似纯金打造,剑锋盘龙,锋刃之处,空间久久不能愈合。

“只凭剑气就能切开空间。”他手掌握住剑柄,修长的剑身幻化出密密麻麻剑影,剑气呼啸,空间炸裂。

“从今往后,你便唤作庚金剑。”他左手一抹,剑身上浮现出“庚金”二字。

长剑高鸣,震动九天十地,宣告着又一柄绝世的仙剑诞生。

……

“这……震动,好可怕的剑气。”

“难不成又有先天灵宝出世。”

“走,此宝与我有缘。”

……

一个个修为高强的修士从四面八方朝着大晋赶过来,卷着磅礴的法力,撕天裂地。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唯敬手中的庚金剑,出世便能引动这般威势,足以比拟极品先天灵宝。

……

“找死”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三章

小萝在豆荚树中沉睡,陈景观察了一下巨树,发现它的情绪没什么变化。

小花妖微不足道,豆荚树根本没在意。

陈景又施展了几次万木朝春诀,把巨树哄得高高兴兴的,确认没有问题才离开。

回到洞府,上了楼阁,小兽和弟子们已经等了一会儿,陈景宣布:“开饭!”

吃了一会儿,他说道:“蓝蘑菇在龟壳里种活了。”

挺长时间没提起灰毛猴子送的蘑菇了,没想到种活了。

“喵!”芒果很高兴,这下它以后也有蘑菇吃了。

“唧唧!”茭白对此有些期待,不知道猴子说的好处是什么。

“喳喳!”蘑菇多了,小雷也能尝尝。

周云仙听而不闻,她一边吃饭,一边还在琢磨着炼器的问题。

秦业准备明天去龟壳里看看,他对种植蘑菇没多少经验。

“师伯,没看到龟壳里有蘑菇啊?”

苏彩云和张陵筑基后去过好几次,龟壳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蘑菇会先在地下长出菌丝。”秦业解释了一句。

陈景点了点头,吩咐道:“不要在龟壳里乱来。”

“喳喳!”

“唧唧!”

“喵!”

小雷、茭白和芒果立刻表功,它们平时就约束手下,不进龟壳。

陈景又说起另一件事:“小萝睡了,可能要进化。”

松果抬头看过来,小青麟兽和小花妖很要好,还是交易时的好搭档。

“小萝要进化了?在哪里?我去看看!”默默吃饭的周云仙急忙问道。

“喳喳!”

“唧唧!”

“喵!”

小雷、茭白和芒果都兴奋了起来。

“小萝进化,那太好了!”苏彩云很高兴。

“进化后会有新能力吧?”张陵有些好奇。

“师父,小萝怎么忽然进化了?”秦业问道,他培育灵植,有时找小萝,她都很帮忙。

乌龟板栗也抬头看向陈景。

小萝十分可爱,又很热心,大家都喜欢,现在听说她要进化了,全都非常关心。

陈景说道:“小萝吃了一点蓝蘑菇,在豆荚树里睡着了。”

竟然是和蘑菇有关,楼阁上顿时又是一番热闹。

小兽们叫嚷着,对蓝蘑菇更加期待了。

想了想,陈景又嘱咐道:“这些天你们不要靠近豆荚树。”

第二天早上,陈景刚出小楼,就感知到一个有些困惑的情绪,是碧桃树发来的,大树发现小花妖不见了。

陈景解释了一番,不过很难让碧桃树明白小萝在沉睡进化,过些天就会回来。

小萝虽然是个小不点,这一不在,就发现她在山上还是很重要的。

柳飞儿闭关,小萝沉睡,陈景并不担心。

师妹服用玄阳丹,没什么危险。

小萝是花妖中的传奇,肯定也不会有事。

七八天之后的下午,几只小兽在山坡上走走停停,来到了后山。

小兽们走近了豆荚树,停在在点星阵外。

找了个地方卧下,几只小兽看向护罩里面,数十颗青色光球般的豆子成群结队飞在翠绿的大树周围。

这景象已经看惯了,小兽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论着小萝、蓝蘑菇还有山上其它事。

忽然!豆荚树周围的青色光球混乱了起来,巡逻的豆子开始四处乱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