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一章

一转眼,叶国璟和叶玲珑的洗三礼就到了。

小孩子长的快,一天就是一个样,叶雾生和叶雪兰的脸上,都是洋溢着为人父母的喜悦。

洗三礼这一天,叶家更是忙碌的不得了。

叶雪兰也可以清清爽爽的下地走了。

这一天,对叶家来说,是一个无比特殊的一天。

给两孩子洗过澡之后,又给他们穿得整整齐齐的。

按着时节,早已经立春了,这算是一个暖冬了。

在征得华无瑕和叶琳琅二人的同意后,叶家所有人,在暖阳的午后,拍了一张全家福。

叶雪兰穿的严严实实的,从头到尾,都裹的密不透风。

俩小孩被叶爷爷和叶奶奶抱在怀里,全程不过一分钟,拍完就迅速又回到了卧室。

考虑到叶国瑾和唐棠要上班,大年初三的晚上,叶国瑾就向叶家人提出,他们明天准备回帝都了。

谢绪宁也跟着提出,明天也一起回帝都。

叶云开和乔念当然也是知道谢绪宁特意为了叶琳琅在葭萌镇过了一个春节,便对着叶琳琅道:“琳琅,你和绪宁也一起回帝都吧,家里有你师父在,别担心。”

华无瑕原本就算是叶琳琅同谢绪宁的媒人。

虽然中间途经波折,但该有的情份,是不会因为磨灭的。

“对,琳琅,你们也回吧!”

叶琳琅满口答应,“好。”

当天晚上,叶琳琅又给县城的王婷婷和严听光打了一通电话,询问他们的安排。

最终一行人,决定在大年初五的早上开车回帝都。

来的时候,满当当的一车。

离开的时候,也依旧是满当当的一车。

叶家诸人送着叶国瑾和唐棠、谢绪宁和叶琳琅以及符队到了城外,五人上了车,对着大家挥了挥手,在一片雾霭之中,叶琳琅等人踏上回帝都的路程。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二章

“对,想要什么自己凭本事挣,爸妈手里的东西,我们都不能要。”

时慕瑞和大哥的想法一样,想要什么自己挣。

而且妈妈很早之前就过说,等他们长大了,会给他们一笔创业资金,能不能用那个钱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全靠自己。

当然,生活费,学习费之类的钱,爸妈全都包了。

过年走亲戚得的红包,在他们三岁时爸妈就交给他们自己打理了。

“行行行,我不要,以后我长大了自己挣总行了吧。我不要,你们也不许要。

我不要家产,那我真的可以找大雪和石头要弟弟妹妹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石头好像很不喜欢大雪给我们生弟弟妹妹,不是说大雪生完我们三兄妹后,就生病了很长一段时间吗?

如果大雪又怀弟弟妹妹,再生病怎么办?

如果我是石头的话,就一定不会让大雪再生一次病。”

任爸爸对妈妈的重视程度,时慕雪觉得,大哥和二哥故意在她面前提弟弟妹妹的事,想让她去当炮灰,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时慕雪今天才和妈妈和好,但她还是不希望妈妈生病的。

时慕雪的话让大哥和二哥都沉默了,是的,弟弟妹妹再好玩,都不如妈妈重要。

瞬间,两兄弟对视之后达成一致,他们再也不听爷爷和外公们的话,在爸妈面前提弟弟妹妹的事了。

一想到妈妈要生病,他们就不开心。

“乖,小雪能为妈妈着想就好,妈妈其实真的很爱我们,只是一直不懂得表达罢了。今晚的红烧肉就是最好的证明。”

时慕姚一边说着一边咽口水,今天粘了妹妹的光,得了不少红烧肉吃,真幸福。

“我知道啦,大雪就是有点笨而已,但她还是很可爱的,这点我承认。而且我也打算以后好好和大雪相处了。

她笨一点没关系,反正我这个当女儿的聪明就行了。

大不了,以后我保护大雪,反正等我再长大一点,就跟着你们去部队里练枪去,到时我就打遍天下无敌手。

大雪就是天下无敌手的妈妈,嘿嘿……”

时慕雪被自己的想像给逗笑了,便忽视了站在她身边两个哥哥像看智障一样的眼神。

他们都知道,就时慕雪这娇纵的性子,还想保护妈妈,不欺负妈妈就得了。

当然,能改回来更好,别动不动就被人给洗脑,这就有问题了。

三兄妹聊完天,保持一致,又把作业认真写完,才各种乖乖的梳洗休息。

而回到房间的姚瑞雪和时鸿飞,则做了几个小时羞羞的事情,一直到半夜,姚瑞雪才被放过。

哪怕姚瑞雪累得睡着了,时鸿飞也会帮她清洗身体,清洗完,又喂她喝一些避孕的水;虽然在做的过程中,时鸿飞已经做了措施,但时鸿飞绝不允许,任何意外发生。

他已经有三个孩子,有儿有女,不想再让他的婉婉受苦。

姚瑞雪第二次醒来,竟然发现经常不在床上的男人,还在,不免揉了揉眼睛,眉眼弯弯带着几分惊喜:“石头,你怎么还在家?现在几点了,你怎么不起床,不会不舒服吧?”

说到最后,惊喜变成了担心。

时鸿飞一把抓住摸向自己额头的小手,顺势把人往怀里一带:“婉婉,我没有不舒服,今天休假。

想多陪你一会,就没起床。

还好吗,要不要再睡一会?”

昨晚时鸿飞帮着姚瑞雪清洗过身子后,他就那么看着累得睡着的姚瑞雪,一看就看了几个小时,看着看着又情动,没忍住又折腾起姚瑞雪来,当然最主要还是时鸿飞自己不想忍,感觉像要把前段时间忙得没时间陪姚瑞雪的所有,通通都还给她。

“不要,起床吧,吃过饭,我们一家五口,去公园玩吧?”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三章

“寂森,怎么了?”张品峰还在公司奋斗,虽然没有什么事情,但是他一般都是不回家的。

秦寂森声音沙哑的可怕,思索了许久,“品峰,帮我查一点事情,看看昨天莫婉儿和暮雨的谈话究竟说了一些什么,必须的查的清清楚楚。”

张品峰是很了解他的,想必一定是暮雨这个小女人又惹怒了他,看着他的语气这件事情还一定不好过。

“放宽心寂森,我能够感受的出来,她是喜欢你的,既是是三年后,她对你也一定是有感觉的。”

张品峰的话在他的心里有一点点的安慰。

张品峰接到消息之后就开始着手查起来,没过多久就将资料发给了他。

秦寂森面色凝重,看着电脑上面的信息,心里有一点微微的恐惧,他害怕看到的是自己不想看到的场面,但是现实压迫着他。

既是内心惶恐不安,邮件发出的叮咚声音在房间里回响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拍打着窗面,他的心情也跟着冷清下来。

秦寂森看着眼前的场景,眼神微微的有一定发涩,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唐暮雨真的可以舍弃自己的一切然后来换取自己想要的。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塞进了一块大石头,他为她付出了这么多,最后得到的却是这样。他发现越来越控制不住内心的躁动,猛地一起身往唐暮雨的房间。

“咚!”一声将门推开,唐暮雨只觉得最近的心不停地受刺激,看着眼前的秦寂森似乎很不对。

脸上带着明显的怒火,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这段时间下来她已经足够了解他。

“怎么……怎么了?”唐暮雨瑟瑟的开口,她本来靠在床上看杂志,这样一个生物冲进来吓得杂志都从手上脱落下来。

秦寂森看着她,眼神中便有着自己内心的难受,“唐暮雨,你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他深爱的女子怎么可以用两人的婚姻来做交换。

唐暮雨的心一下子跳到嗓子哑上,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她和莫婉儿见面的事情内容他都已经打听到了?

她瞬间想通,在京城想调查这个事情对于秦寂森来说又有什么困难的呢。

唐暮雨长长的吁

文学

了一口气,掀开被子离开床。

“秦寂森,冷静点,我们好好的谈谈好吗。”

她打算用柔情来打动他,如果能够和平的离婚那么是再好不过的。

秦寂森眼神冰冷的可怕,他不想再从这个女子的嘴里听到任何关于离婚的事情,他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但是却越发的控制不住。

唐暮雨不敢再开口,两人就在沙发上

文学

坐着。

“唐暮雨,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你可以问我,为什么要去招惹莫婉儿?”

他语气里带着责骂,莫婉儿和司向南两个人所谓是狼狈为奸,一旦是惹上她,那么事情一定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更让他难受是这件事情。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秦寂森低垂着头,有一点沮丧且孤独。

她看着眼前那么高高在上的男子变成如今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也有一点不好受,她反复提醒自己不要受他的诱惑,这一切都是骗人的,咳嗽了好几声。

“我们离婚吧,秦寂森,彼此给自己一个空间不好吗,放我自由。”

唐暮雨声音有一点哽咽,但是还是强迫自己说完这些话。

却没想到秦寂森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唐暮雨被一个强壮有力的怀抱紧紧的搂着,就快要呼吸不过来似的,脸都憋得有一点红。

“唐暮雨,不要离开我。”秦寂森深情的双眸看着她,微微上扬的眼角满是感情,眼前这个女子真的是令自己又爱又恨,他一次又一次的挽回,但是都被她狠狠的抛弃,这一次他不想再放弃。

唐暮雨再一次被打动,这是他又一次告白,她有一点不忍心看他的双眼,她觉得自己不能够欺骗他,但是如果现在还不把握的话,自己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她强忍着自己的鼻酸,紧闭着双眼努力控制自己,秦寂森将他的脑袋放在她的肩膀上,刺啦的头发有一点刺人,但是带给她的却是异常的安全感。

唐暮雨将秦寂森推开,狠狠地不留意思余地,推得他一个措手不及,在一旁的秦寂森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这样一个局面,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秦寂森以为自己能够打动她的。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唐暮雨只觉得如果在不让他离开,自己可能就会哭出来,她背过身,打开窗户让冰凉的液体拍打在脸上,混合着雨水彼此都分不太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