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一章

狂暴的龙象之威叠加盘鼎印决,疯狂的镇压着姜一贺。

步步后退。

脸色越来越难看。

不管是否愿意相信,事实摆在面前。

轰!

被一掌狠狠的击中,要不是古昊不想下死手,相信如今的姜一贺陨落。

被直接禁锢,古昊却没有离开。

“古兄弟,搞定了?”

“恩。”

古昊想了想,说道:“黎兄,恕我直言,你实在没有必要留下。”

不想牵连黎天勿,毕竟龙象族的实力摆在那里,哪怕黎天勿是天祖境,想要抗衡龙象族也是扯淡的事情。

对于古昊的意思,黎天勿岂能不知道。

摇摇头,黎天勿说道:“事情已经发生,就算是我现在离开,龙象族也不会善罢甘休,与其这样,我就留下帮你一回。”

还未等古昊说话,

两道身影先后而至,正是血魁和姜步。

血魁来到古昊身边,冷漠的看着面前姜步,脚下踩着被禁锢的姜一贺,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踩碎姜一贺的脑袋。

一看被踩在脚下的姜一贺,姜步瞬间就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脸色瞬间阴沉到极限。

“你想要如何?”

上当是自己的事情,怨不得其他人,对于此人的生与死,姜步根本不在乎,唯一在意的事情,就是儿子的生死。

这次从龙象族出来,为的就是禁锢或者镇杀此人,九龙九象术作为龙象族的不传之秘,外人根本没有资格修炼。

不管此人修炼的九龙九象术,到底是什么原因得到,对于龙象族来说,都是一个字,杀!

谁能想到。

此人竟然给他来了个将计就计,声东击西之下,借助分身引开他的注意力,使得儿子被禁锢,后悔已经来不及,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办法,看看如何才能够顺利救出儿子。

儿子绝对不能有事。

古昊直接说道:“三个条件,你要是答应我的话,我可以保证你的儿子绝对不会有事,否则的话。”

后面的话并未说完,不过话中的威胁任谁都能够听的出来。

直接无视脸色愤怒的姜步。

古昊则是继续说道:“第一个条件,从现在开始,龙象族不能再向我出手,不管是阳的,还是阴的。”

没有丝毫的惊讶,在姜步看来,古昊提出的条件肯定是这个。

没有人不惧怕龙象族。

龙象族,作为隐世种族,本身实力和威慑摆在那里。

看到姜步没有说话,古昊也不在意,说道:“第二个条件,我需要九龙九象术的正本。”

“不可能。”

想要真正的九龙九象术,连想都不要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他愿意,龙象族也不会同意,擅自传授九龙九象术,他根本无法向种族交代。

古昊却是冷笑一声,他虽然已经得到九龙九象术,不过对于自己修炼的九龙九象术,总是感觉少点东西,必须要拿到真正的九龙九象术,看看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第三个条件,你们这些吓了我,所以需要补偿,二十亿枚灵石,只要你答应三个条件,你的儿子可以没事,否则的话,就算是我死,我也会拉着他当垫背。”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二章

“故时年岁善,则民仁且良;时年岁凶,则民吝且恶。夫民何常此之有?为者疾,食者众,则岁无丰。故日:财不足则反之时,食不足则反之用。故先民以时生财,固本而用财,则财足。”清晨的露水还未退去,稚嫩的读书声便已经从南栋书院传出。

王石卧在一间课舍的窗下,一边晒着清晨的太阳,一边听课舍中的老秀才讲课。

系统正在解析这一方世界的规则,还要好几天才能上线,因此王石决定先把这个世界的语言文字学会。

虽然他因为上一个世界的严重失败而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条大黄狗,但是王石并没有因此气馁。

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吗?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比人和

文学

狗之间的差距还大。

更何况他还有系统,只要系统在,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阳光渐渐刺眼,课舍中的读书声也慢慢停了下来,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秀才开始慢慢讲课。

老秀才讲的不是什么大道理,只是最基础的听说读写。

别看刚才这些学童一个个读的摇头晃脑,实际上书上面的字他们一个也不认识。

当老秀才开始讲述,王石也站了起来,支起后腿,将前腿扒在窗户上,悄悄的把狗脑袋伸到窗户里面,看这位老秀才讲课。

时间慢慢流逝,老秀才的声音低沉且单一,讲述的内容枯燥无味。

伴随着暖洋洋的光照在身上,自然而然的小胖子王富贵开始不断的点头,就在他即将屈从于睡魔时,眼睛的余光瞟到了一只扒在窗户上,聚精会神盯着夫子讲课的大黄狗。

眼前奇怪的景象让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身处学堂之中,不禁大声惊呼出来。

“王富贵!何事喧哗?!”

夫子严厉的责问立刻让王富贵清醒了过来,他连忙捂住嘴,想起夫子手中的板子不禁面色煞白。

“夫…..夫子,窗外有一条大黄狗!”王富贵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老秀才目不转睛,严厉的看着台下的学童:“畜生尚且仰慕圣贤之言,扒窗探缝,苦苦求学,而你们却在这里左右其他,不思进取,真是气煞吾也。”

“我便罚你们今日回家誊抄《求学》十遍,另外王富贵在学堂之上大声喧哗,扰乱学堂秩序,领三十教鞭。”说完,老秀才瞥了一眼依旧趴在窗口的大黄狗,继续讲述了起来。

只是可怜王富贵,听到三十教鞭后,失魂落魄,哭丧着脸做了下来。

太阳的光辉渐渐褪去,学堂早已放学,王石游荡在街道上,看着两侧飘香的酒楼不禁犯难。

‘今天去哪吃好呢?’

此时就在他驻足的一家酒楼中,正在上菜的跑堂王小二突然被踢了一脚,那一脚正好踢到屁股上,虽然屁股上肉多,但是踢他的人叫黄横,是一个练武的,力气不小,这让被踢了一脚的王小二嘴角抽搐。

虽然被踢了一脚,但是王小二还是转过身来,笑脸相迎:“这位客官,请问有什么需要的。”

踢王小二的黄横穿着褐色劲装,同桌还有三个同样服饰的男子。

常年在底层厮混的王小二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是城中青龙帮的帮派打手。

“我们的菜怎么上的这么慢啊!”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三章

“幺!咱们的睡神睡醒了!”

正当陈运想要起身去问问同学,那张身份卡牌的来历的时候,前排那个长的五大三粗的同学,忽然转过头来看着陈运说道:

“陈运,你可以啊!我早上可是第三个来到班里的,来到班里就看到你趴在桌子上打呼噜,能从第一节课一觉睡到最后一节课,真是吾辈的楷模啊!”

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陈运转过头看着这位刘建文同学,对于刘建文陈运还是很熟悉的,倒不是这家伙长得有多帅、学习成绩有多好,关键在于这家伙长得太成熟了。

陈运至今还记得刚上高中那会,开学报名后,全班同学都待在教室里谁也不认识谁,有不少同学都一脸奇怪地看着刘建文,还以为刘建文是某个学生的家长,是来给他的孩子请假的。

不过,这也不能怪那些同学,刘建文上高一的时候就留着一脸的络腮胡子,长得也比较老气,之后更是没少被同学们拿年龄的事情调侃。

心里想着卡牌的事情,陈运一时间也没想着接话。

见到陈运目光呆滞在原地,刘建文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那个拿着卡牌炫耀的同学,又把目光落在陈运身上:

“喂,你该不会不知道海贼卡牌吧!最近可是非常火爆的,据说通过它可以进入到一个以海贼王世界为背景的游戏世界,想想就很刺激。你不会真不知道吧!你家不会断网了吧?!”

刘建文说着说着,脸上露出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陈运的反应实在是让他很惊讶,要知道海贼卡牌的事情最近几天可是火爆整个网络,尤其是在高中,要是哪个同学能搞到一张卡牌,瞬间就会成为众人羡慕的存在。

额!

以海贼王世界为背景的游戏世界?!

陈运瞪大眼睛,心中暗道有些家伙为了赚钱,真是脑洞大开,直接把一个二次元异世界和游戏世界划上了等号。

其他人不知道,他可是非常清楚的,那里根本不是游戏世界,如若不然,他又怎么会把烧烧果实的能力带到现实世界呢。

“你呢?”

“你有没有搞到一张卡牌!”

陈运此刻终于回过了神,瞅着眼前的刘建文,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后,也就无奈地摇了摇头,放下心来。

就目前看来,是有人把身份卡牌当做游戏卡牌在贩卖,只不过之前身份卡牌面向的人群都是那些出手阔绰的土豪,而现在身份卡牌已经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里。

“我也想搞一张啊,可惜太贵了!”

听到陈运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刘建文摇了摇头道:“一张游戏卡牌一万多块钱呢,我可没有那么多零花钱。”

价格倒是没多大变化!

心里暗自呢喃了一句,陈运直接拿出手机,打算亲自上网查查,既然刘建文说身份卡牌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那这些信息在网上应该不难查到。

可正当陈运打开手机浏览器输入关键字,用搜索引擎搜索身份卡牌的相关信息时,又有几个同学过来了。

就在陈运旁边的课桌那里,原本有几个男生窃窃私语,这时候大概是听到了陈运和刘建文的讨论声,觉得他们人少不够热闹,就直接加入到他们的讨论当中。

陈运一时间都被他们影响得没办法好好看手机,一直等到最后一节课的上课铃声响起,周围的同学纷纷安静下来,陈运这才安下心来浏览起手机上的消息。

随着一个个引人注目的标题出现在手机屏幕上,陈运如饥似渴地阅读着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

时间一点点过去……

这时候,幸好所有同学的注意力都在黑板上,不然他们绝对能察觉到陈运的异样。

因为陈运的表情可谓是变化莫测,时而诧异、时而愤怒,时而又好像是在反思一样。

简直丧心病狂!

通过十几分钟的浏览查询,陈运一下子搞明白了许

文学

多事情,据说有一家名为‘异世界’的游戏公司,正在售卖身份卡牌,而他们售卖的身份卡牌清一色的都是海贼王世界的普通民众的卡牌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