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一章

黑色的魔气飞舞,朝着四面八方飘去。

周围那些人如遭雷击,他们感受到惊恐,这是什么东西。

他们感觉受到了巨大的压制,这个时候有老辈的强者终于出手了。

他们从虚空中走了出来横扫四方,这几个老辈的强者实力非常的强大,一出现便守护住了年轻的天才。

苏苏辰见到这一幕的时候,身形一晃转身离开,连这样的老怪物都出手了,此地不宜久留。

光芒一闪,阵文闪烁,苏辰的身影消失在虚空之中,

“快拦住他,不要让他们跑了,”

碧月仙子咆哮,他身后有一名老者,快速的冲了过去,化成一道绝世的闪电。

一瞬间这名老者便冲了出来,他冷哼道,“给我镇压!”

远处的山脉剧烈的晃动,整片天地为之凝固,一切都被镇压了。

摇头圣子,身上环绕着108道光环,快速的冲了过去,消失不见,

在他背后有几个长老跟随,其他那些人也是横渡虚空,快速的追去。

苏辰出现在了远处,没多久他便皱起了眉头,他发现有很多人都横渡虚空过来了,还真是让人惊讶呀,

看样子,那些老不死出手了,

轰的一声,远处的虚空被打碎,那些可怕的长老,带着年轻的天才冲了过来,

他们盯住苏辰,恐怖的声音响彻天地禁锢。

苏辰开启道文,再一次横渡时空,

有人想阻止,

不过。

苏辰的道纹非常的特别,根本不受影响,虚空晃动,他们出现在了远处。

刚刚出来,苏辰手掌一挥,将地上的阵文撕碎,

最后他又开启了一篇阵文,再次横渡虚空,几次之后苏辰消失不见。

后方的那些人再也无法追来,见到这一幕的时候,苏辰才松了一口气,太可怕了,这些老不死真是够恐怖。

后方的那些人追了半天,也没有追到苏辰,他们只能够放弃他们回去。

这件事情传了出去,一时之间东方震惊,

竟然有人接连打败了,东荒的好几个顶级天才,还挑战了摇光圣地和机姬家。

更重要的是对方竟然还活着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从这以后,关于苏辰的名字,传遍了各大圣地门派,天下无人不识。

酒楼里面。

几个年轻人激动的议论,“你们听说了吗?”

“一个名叫苏辰的年轻人,将摇光圣地的圣子给打败了,”

“我确实听说了,据说那个年轻人神秘莫测。”

“好像还是个散修吧,他怎么可能镇压一个圣子呢?”

“你们消息太落后了,他不但打败了一个圣子,还打败了上一代的一个天才,也就是4极的修士。”

像这样的议论传遍了无数的区域,酒楼,茶馆,石坊,无数的修士都在谈论这个话题。

摇光圣子在年轻一代,地位极其的高,许多老老辈的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其他圣地的圣子也都非常的崇拜,认为对方未来成就不可限量,然而他却被人给打败了,这让人怎么可能不震惊呢?

“听说他还和姬家的神体战斗过,似乎还赢了呢。”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二章

“你也别太失望了,那个老家伙就是被铸神使者这个身份弄的走火入魔了,天天试图炼制永恒至宝,最后也就炼制一些仿制品罢了,现在竟然痴心妄想的重新打造兽神兵,这个笑话可不好笑!”邱煌看剑无双的脸色不对,试图安慰道。

可剑无双却不是这么想!

羊角老头,没有邱煌说的那么不堪。

烛龙羽翼上有没有兽神的意识他不知道,也许邱煌知晓,或者是那位叫“朱一”的大人物知晓。

能够扔给他们这些大衍仙,剑无双猜测是没有的,真有兽神意识,那不得给帝君让他们好好参悟。

万一从上面有些启发,说不定空间本源就突破了。

此等至宝给他们这些大衍仙,简直是浪费。

若是没有就说的通了,一件只能增加点速度,对他这种还未得到空间本源承认的大衍仙,还真有点用处。

对帝君的用处,也仅仅是速度提升。

几乎没多大的差距,如果这样定义的话,那就对了,不然不可能给他们这些大衍仙。

可是他的烛龙之眼内,蕴含着兽神意识,这是他明确确定的事情,这一点邱煌不知道,也看不出。

但是作为铸神使者的羊角老头,能够看出来。

他看出了烛龙之眼与烛龙羽翼的不同,才敢开口帮他融合,让他收集五种天地本源,是为了融合一缕空间本源。

这一点邱煌说的没错。

“怎么样,现在你打算兑换吗?”邱煌翘着腿,不慌不忙的问道,经过他苦口婆心的讲解,他认定剑无双不会兑换了。

可惜这次还是让他失望了,剑无双微微躬身,面色恢复平静。

“邱煌前辈,多谢指点迷津!”他的话语非常恭敬,这是发自内心的。

不管以前怎么忽悠他,这次说这么多,真让他收货颇多,也更加让他相信羊角老头。

起码知道了羊角老头对于秘宝的痴迷程度,因为这一点他就会全身心的帮助他去融合兽神兵。

虽然这件事情,很疯狂!

可是别人都疯狂了,他有什么借口不跟着疯狂,不过就是四十万至宝点罢了,他赌的起。

最后一道水晶本源,第十一波吞噬魔君进攻他有信心守住,五种本源他有信心全部拿下。

缓缓直起身子,剑无双目光带着敬意看向邱煌。

“想明白就好!”邱煌淡笑道。

结果剑无双一语惊人。

“晚辈决心已定!”剑无双语气坚定,丝毫不动摇!

“还是兑换四大天地本源,羊前辈

文学

既然敢拼,晚辈没道理不拼下去。”

邱煌面色一变,刚要发火,可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最后竟然没有所说什么。

“好!”

唰唰唰唰!!!!

四大天地本源连同令牌都飞向剑无双。

“谢前辈!”剑无双小心翼翼的将这些本源收入须弥世界内,再次恭敬答谢。

邱煌则是追忆往昔,感慨道:“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人,当年哪人也如你一般,不过他比你赌的更大。”

决心!

这是他一直没搞懂的事情。

弱小时,他一直觉得的决心,就是全身心的修炼,他明明也做到了,可是当他看到其他修行者时,又看不懂他们的决心。

决心真的就是放弃自身,一心向道吗?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三章

2017年9月14号,我发布了《元尊》的第一章“蟒雀吞龙”。正式向大家讲述这个命运倒悬,逆转人生的故事。

三年多来不敢有一日断更,承蒙各位的支持,《元尊》取得了2020年度指数第一的优秀成绩,不胜感激。

而我也写着写着就从二十啷当写进了三十而立,从一个男孩写成了一名父亲。家庭角色的转变,让我对人生有了新的思考,也相信了人会在一瞬间就长大。

因为见到儿子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自己已经不再是主角,这个小家伙的故事将要贯穿我的一生。除了倒吸一口凉气,感叹此子不凡之外,更对他的未来产生了无限的憧憬。

这个看不见我就会哭,见着我就会笑的小男孩,以后会成长为什么

文学

样的男人呢?我既忧心忡忡又满怀期望。

或许每一个男人在三十岁之前都会被寄予很多的期望,而步入三十岁之后,时间就好像开始加速了。那些期待也好像变得不再重要,因为根本没时间停下脚步去总结生活,大家都要忙忙碌碌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