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一章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三国之魏武元勋最新章节!

虽然马超此时此刻很想和高夜一较高下,但在庞德的当头棒喝之下,终于还是打马而去。从庞德的话里,马超明白在如今的形势之下,已经由不得自己任性,同时马超也已经听出了庞德如今所抱着的必死之心。马超眼含热泪,几乎要哭出来,但他还是强忍住了眼泪,挥舞着长枪向外突围。

虽然马超从他第一次上战场就已经明白,战场之上是不相信眼泪的,可是他的眼泪却止不住的要从眼眶中流出来。庞德慷慨赴死般的断后,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拼命逃窜的无力感,更是让马超感觉到崩溃。马超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今日只要能杀出重围,来日比斩高夜,为庞德报仇。

相比之下,死死缠着高夜不放的庞德此时可谓是心无旁骛,眼中仿佛只有高夜的镏金镗一般。更何况庞德此时已经抱有必死的决心,招式之间更添狠戾之气,

文学

一时间反倒是和高夜斗了一个旗鼓相当。面对庞德的大刀,高夜亦是全神贯注,甚至连指挥作战的余力都没有,好在潘璋也是久经沙场,只要他听自己的话,别作死再去斗马超或是阎行,这一场仗想来再无变故。

只是眼前的庞德招招凶狠,以命搏命的打法,让高夜颇觉得有些难受。毕竟庞德武艺本来就高,高夜本就没有碾压他的实力。就算是正常交战,高夜觉得没有一百合自己也完全奈何不了庞德。而如今他这一开始拼命,就算是高夜只有小心翼翼招架的份,毕竟高夜可不想把命也送在这里。

这样一来,战场之上的庞德仿佛有如神助,简直是在压着高夜打一般。毕竟高夜是不敢主动出手的,一来高夜对庞德有欣赏之情,并不想要取他的性命;二来高夜也怕自己一出手,庞德会不顾性命般的和自己换血,到时候拼一个两败俱伤,甚至是同归于尽,自己而言那简直是亏本亏大发了。

因此高夜也不硬拼,只是摆开了太极中以柔克刚的架势,和招招拼命的庞德周旋,只等庞德此时血气之勇一过,身体一疲,那时候才是高夜的反击之时。二人就这样足足过了五十余个回合,足等到整个战场都已经重归了寂静,等到潘璋都已经下令打扫战场之时,二人仍在乒乒乓乓的打个不停。

结束了战斗的曹军,越来越多的围拢在高夜和庞德二人的周围,除了给他们两个留下了足够大的战场之外,整整一圈可谓是水泄不通。而场中的庞德在猛烈的进攻了五十几个回合之后,也已经开始显露出了疲态,和他交手的高夜更是敏锐的感觉到,庞德刺来的长枪,虽然破风声打响,可力道实已大不如前。

反击的号角已经吹响,高夜手中的镏金镗自然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绵绵然若有似无,反而变得势大力沉了起来。本就有些乏力的庞德一时间更是难以招架,只觉得自己虎口发麻,仿佛再握不住手中大刀一般。就在庞德还在想该如何应对高夜接下来的进攻之时,反倒是高夜一招过后,驾马抽身后退了几步,停了手,看着庞德道:“令明,何苦呢?还是降了吧。”

庞德喘着粗气,直到这个时候才有时间打量一下周围的情况。虽然他早就注意到了喊杀声的停止,知道这场战斗已经结束,可是他心心念念的是马超有没有逃走,这一点可完全从曹军的反应当中看不出来。虽然庞德也觉得,只要高夜不去追击,马超逃走必然没有什么问题,可没有确切消息,庞德依旧免不了担心。

面对高夜的劝降,庞德也不答话,只是尽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仿佛随时还要再战一般。高夜眼见此景,反而看向一旁喊道:“潘文珪呢?如今战况如何?”

潘璋其实就在这围观的人群之中,毕竟这个级别的大战,着实精彩,潘璋做为武将,又如何能不见猎心喜。耳听得高夜问话,急忙打马出来拱手道:“回司徒,马超、阎行二人末将阻拦不力,叫他们逃了。除少部遂二人逃走之外,其余贼人尽皆剿灭于此,我军正在打扫战场,统计伤亡与斩获。同时我已命一千士卒,进入五柞亭敌军大营之中,还未曾有回复。”

高夜闻言点了点头,看着依旧警惕的庞德,摇了摇头道:“令明,已经可以了!你拼上性命都要保护的人,如今成功的逃了出去,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如今你身陷绝地,还是早早投降为上,留待有用之身,报效国家才是。”

庞德闻言却是一阵沉默,说实话,若是能活,又有谁会想去死呢?更何况庞德本就对高夜颇有好感,上一次自己兵败被俘,高夜又是给自己治伤,又是给自己优待,对自己更是劝降了好几次。哪怕自己不降,最后还是把自己送还给了马超。这种种过往,让庞德对于投降高夜并不排斥。只是马超毕竟是庞德之主,俗话说忠臣不事二主,庞德的忠义之心才是他投降的最大阻碍。

眼见庞德面露纠结之色,在一旁不说话,高夜心中也是了然。不过高夜也知道,似庞德这等刚烈忠义之人,若是铁了心不愿投降的话,早就破口大骂,或是舞刀而上了。如今他只是在一旁不说话,其实自己劝降的事业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因此高夜打马缓缓走到庞德身前,伸手拍了拍庞德的肩膀,直把正在沉思的庞德给下了一跳,惊讶的看着高夜。

只听高夜笑道:“令明,我知道你是忠义之人,有感于马超恩义不愿背主。可如今你为了就马孟起,孤身断后,不计生死,于马超而言你已经仁至义尽了。我是真的甚爱你的人品武功,实在不愿你战死在这里!你这一身的本事,就该效霍嫖姚,班定远,封狼居胥,勒石燕然,安能苟死于此地?”眼见庞德心有所动,高夜更是趁热打铁道:“更何况,上次我放你回去,酒宴之上你答应过我什么?若是在被我俘虏,你便甘愿请降,莫不是不算数了?”

高夜这话一出口,庞德的面色就是一变。这话本是高夜送自己走时,高夜在马上所说出来的。自己当时为了能尽快回到马超身边,生怕自己不答应,高夜又有什么变数,这才答应了高夜。而且当时的庞德也不认为自己还能再被高夜俘虏,因此也没有什么心里负担。反正你高夜抓不到我,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又成了高夜的俘虏。虽然现在高夜还没有俘虏自己,可自己也实在是没有逃出生天的能力了。这句话仿佛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庞德闻言长叹了一口气道:“司徒厚爱,德受宠若惊。”说罢一丢手中大刀,翻身下马跪拜道:“庞德愿降。”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二章

()()《明末朱重八》这本书,也就到这里了……我知道,这样的结尾方式,很对不起一直以来支持我的书友们,但是……唉,我也是没有办法。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这本书的成绩很差,到底差到什么地步呢?我不能透露具体的稿费数字,只能说……给孩子买nǎi粉都不够。

可是我家不光是孩子要吃饭,还有我自己也要吃饭呢……我老婆去年生孩子请了太多的假,孩子满周岁之后,公司立即将她辞退,现在家里就靠我的稿费过rì子了。我的压力实在是很大,如果继续把这本书写下去,用nǎi粉都买不起的稿费维生,那今后的生活我真是不敢想像。

如果我是一个任xìng的少年,也许我会不顾稿费的多少,把这本书继续写下去,但这样做不行,我得对老婆和孩子负责,我必须赚更多的钱,给他们提供更好的生活。

以前《萌四》与《朱八》这两本书同时更新的时候,如果我把写朱八用的jīng力放在萌四上,每个月起码可以多出来上千的稿费,但我任xìng地写了《朱八》,使得《萌四》的更新量严重不足,害得家里过了一年的苦rì子。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三章

严成锦没想到,刘谨拿朱寘鐇的脑袋泡酒了。

朱寘鐇实在倒霉,遇上了刘瑾。

朱厚照兴高采烈:“老高,刘大伴不愧是本宫的勇士。”

刘瑾双腿打颤,站在朱厚照的身旁,不知道为何,看见严成锦他的心里就发怵。

堆着恐惧的笑意道:“严大人好。”

“当初本官便看出,你的才华不会限于京城,只是,你用毒如此高明,怎敢再留在殿下身边?”严成锦道。

刘瑾噗通一声跪下来:“奴婢是绝对不会对殿下下手的。”

朱厚照认真道:“本宫留刘大伴在身边,有用。”

严嵩朝朱厚照行礼后,退出了府邸。

翌日大清早,夏税收上来了,弘治皇帝看完账目后,眉头蹙着宛如铁索,紧得不能再紧。

“海外关税,少了八百万两银子?”

王琼战战兢兢,不知该说什么好:“番人不买丝绸了,丝价一落千丈,海外钞关收不到税银。”

弘治皇帝满脸诧异,丝绸是弗朗机和番人最喜欢的货物。

甚至,愿意出十倍二十倍的价钱,采办丝绸。

诸公宛如听到自己婆娘跟人跑了般。

“怎么可能?”

张升亦道:“你休要推卸罪责,番人怎会不买丝绸了?”

丝绸就算在大明,也颇为受士绅喜爱,更遑论弗朗机人。

他们相信王琼为官清明,但他们更相信,弗朗机人是喜欢丝绸的!

正在这时,严成锦道:“王大人所言为真,弗朗机人的确不买丝绸了。”

弘治皇帝急得有些失态:“为何?!”

诸公的目光也一齐看过来,落在严成锦身上。

“弗朗机国王立了律法,严禁商人采办丝绸,更严禁子民穿大明的丝绸,就如同大明,百姓不许穿黄袍般。”

王琼愣住了:“为何如何?”

“丝绸向海外交易,令弗朗机国的白银大量涌入大明,国王为避免财富流失,下此禁令,不准百姓穿丝绸。”

西班牙、葡萄牙等国的国君和大臣,也不是傻子。

史上,弗朗机诸国下了严禁丝绸的禁令,历史或许重演,但不会迟到。

弘治皇帝懵住了,还以为凭借丝绸等物,能赚取大量的海外白银。

如今,他国皇帝下禁令,并非是他所能干预的。

正当诸公还沉浸在惊骇中时,严成锦开口道:“臣想派严嵩,出海探访。”

弘治皇帝对海外之地没有兴趣,就算侵占了,也无法管辖,劳民伤财。

故而,他压根没有出兵海外的意愿。

诸公看向严成锦,严嵩是兵部的主簿,三元及第,出海做此事浪费人才。

张敷华先道:“出海做什么?三宝太监下西洋耗费六百万两白银,国库空朽,徒伤大明国力。”

料到有大臣不赞成,派大臣出海寻访,需彰显大明国威,派头不弱就要花银子。

严成锦道:“陛下虽无意对海外用兵,番人却未必不会对大明用兵,据臣所知,弗朗机人的舰船正他国侵入。”

大殿再一次安静下来,还未从丝绸中缓过神来,

弘治皇帝原本浑不在意的神色,变得颇为正经:“严卿家如何知道?”

“商会的消息,陛下不信,可令商贾和番人入宫。”

今年正是哥伦布逝去的日子,而弗朗机人却加大了向海外的扩张,才有了后来弗朗机人舰队来大明开战。

大明与弗朗机人的通商,渐渐密切。

严成锦推演,虽然大明如今还

文学

很贫穷,但弗朗机人回到西班牙,定会像马可波罗那般把大明夸得遍地是黄金。

这么做,是骗取皇室和权贵的钱财出海,如同后世拉投资一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