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二章

“卧槽,好险,居然拿到了。这下有救了,等等,不对,他拿到了有什么用?他又没有如我这般强悍的过去?”

方睿短暂的喜悦很快就被理智所取代。

时空之杖,其实这就是方睿的底牌,他若降临只需要拿到时空之杖,那便能召唤出他神古时期的最强战力。

那时候甭管你什么谬斯,吐司,那都是一刀切。

他还能借此将苍无等人彻底炼假成真,到时候再创神古辉煌指日可待。

可是因为一些意外,因为一个人的劝诫,他没有选择从方世玉身上降临。

此时的方睿无限懊悔。

另一边,拿到青龙杖的方世玉满眼泪水。

而缪斯见此却暴怒不已,他一挥手方世玉就彻底破碎在原地。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抹杀,然而不久之后,方世玉却又从坟墓中爬了出来。

缪斯再杀,方世玉再爬。

这一幕看得一众真仙毛骨悚然,他们不知道真相,更不知道时空之杖的作用。

但拿到时空之杖的方世玉却瞬间明白,这柄时空之杖,能够召唤无尽时空中的自己来到这片乱葬岗,也就是说方世玉此刻只要持有时空之杖,他是不死的存在。

前一刻被杀,那么时空之杖的力量就能把被杀前那一刻的他召唤而出。

缪斯发狂了,眼看到手的时空之杖被夺,他怒了。

无数年的筹划,他要的就是这一柄时空之杖,有了它,他就能前往其他时空杀掉自己从而证道唯一。

而现在,一切都成了虚妄。

既然如此,缪斯也不再迟疑,他要毁掉眼中看到的一切,只要毁灭掉这片乱葬岗,那么天上的所有大神就会瞬间消失。

莽荒大陆这片时空也将不复存在。

然而就在缪斯再次动动手脚时,一个高大的人影却出现在他的面前。

神秘人屈指一弹缪斯如炮弹般被弹飞了出去,接着一个闪身跟上,接着将他踹回来。

“我不会让你这样轻易的死去,因为我要虐杀你。”

轰!

强大的缪斯被那神秘人上下左右来回血虐,最重要的是当缪斯被撕得粉碎,那人响指一打缪斯又会恢复原样。

空间在撕裂,缪斯也在撕裂。

归墟之地,方睿张大了嘴巴:“我靠,他未来之身这么强?”

归墟之主站起身来,他巨大的身躯向神遗之地赶去,他出动了。

方睿道:“居然引动了归墟之主去阻止,看来这小子的未来已经达到了那种地步。”

神遗之地,归墟之主的大手掌再次出现。

“回到你的时空去!”

那人也轻蔑一笑:“好吧,我会回去。”

轰,归墟之主的手掌被一道剑光斩落。

苍无等人目瞪口呆,虽然平日里他们经常吐槽归墟之主,甚至一边骂一边嫌弃,可是归墟之主是这个世间真正的秩序守护者,他守护着时空因果,守护着一切过去未来。

这样的存在哪怕是三神祖也只能用特殊手段镇压,而不能伤他分毫,而眼前的人居然能斩伤归墟之主,他究竟是何人?

归墟之主失去了一条手臂,很快又长出了一条手臂。

“过去不可逆,因果不可乱。”

归墟之主好像发怒了,但又极为克制。

那人笑道:“好了,我回去就是,不就是切一条手臂吗?小气。”

那人一个响指,缪斯瞬间爆炸,与此同时天上的飞舟以及虫群,甚至那些背叛的水晶棺也跟着化为虚无。

神秘人临走前对苍无说道:“苍无,你师父喊你回家吃饭了!”

苍无面色一囧,但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

轰!

归墟之主手掌暗下,那神秘人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方世玉也消失在神遗之地。

….

众神山,一场大战就此削匿,天边也不再是红云,而是真正的昊日。

混沌大日从虚空中投射的能量,终于又被神遗之地接收。

一众帝君法相也与神古之人达成了契约。

谬斯的死也许会导致边疆再次发生动荡,苍无等人因为不属于这片时空,所以无法暂时不能前往外界。

神遗之地,青云大陆,莽荒之地被合成一界。

这一界,被数尊帝君法相联手封印在混乱星域中,任其无拘无束地飘荡,直到苍无等人炼假成真出世的那一天。

当然也有人放弃了一身修为,投胎到星空万界转世重修,此人正是曾经的太昊大神。

这一日太昊化作一道流光,真灵投入大唐国一个普通之家,除开玄天仙人外,谁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位曾经赫赫有名的大神转世重修。

…..

归墟之地,无尽深渊,方睿囚禁之处。

苍无开了一条小暗门,两人悄悄对话。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三章

徐景言漫无目的的走在闹市中,对这个世界只有无知,越是深入了解越是迷茫!

对这个世界,徐景言内心也就两个想法,要么,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窝窝囊囊的平平凡凡的躲过这个乱世!

要么,让自己强大起来,让自己有能力面对一切克服一切!总之,如果选择后者,那么只有不停的让自己便强,只有无限强大,否则只会沦为风雨过后的尘埃!

徐景言内心忽然坚定,他没有选择的权利,至少从他中毒,从他父母为其寻找解药,从

文学

他外公为他以源力续命…从他……所有的所有,都已经注定他徐景言必须走下去,必须一直强大,无限强大下去!

徐景言内心忽然释然,再次抬起头,他这次不是看到天空,而是看到头顶出现“炼铺”两个个大字!

“炼什么?炼丹铺吗?”徐景言脑海中将二者归结到一起!

徐景言正准备迈进店铺,只听其内传出一声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一道咳嗽不断的人影夹带着一股黑烟跑了出来,伴随的还有一阵阵刺鼻的味道,叫人恶心!

良久,黑烟散去,一个穿着破烂长袍的老人出现在徐景言面前,老人脸被黑烟熏的黑漆漆的,那本是应该挺长的胡须也被烧焦了一大把,样子别提有多狼狈!

徐景言目光再次转向那冒着黑烟的店铺内,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

“小兄弟,别走啊,进去看看,肯定有你需要的东西!”

眼尖的老者连忙拦下了徐景言,黑乎乎的老脸堆满笑容,让人实是不敢恭维!

其实老者也是无奈!他这店铺都一个月没人进去过了,唉,别说进去,这条小街道一月之久都没人来过,好不容易来了个徐景言,老者怎舍得这么让其离开!

“这……还是算了吧!”徐景言指了指冒烟的店铺大门,还是微笑的转身要走。

“欸,别急别急!”老者拍了拍徐景言的肩膀,然后快速走进店铺,不多时,一阵阵狂烈的巨风出现,没多久竟是将这黑烟吹的一干二净。

“阵法?”徐景言脑海蹦出两个字,内心激动的跑了进去!

“哈哈,来,看看这把剑如何!

文学

”老者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把木剑,徐景言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过去。

要知道,他修炼心源得到的第一把武器便是木剑禅影剑,一时间,徐景言内心满是欣喜的接过这把木剑。

手中将源力微微探入,接下来并没有发生徐景言心中所想的那般,而是一簇猛烈的火焰忽然爆发出来,吓得徐景言赶紧将木剑丢到一边。

徐景言一脸怒意的看着老者:“老头,你这什么东西?”

老者眼睛转了转,随即道:“这是把能喷火的剑啊。”

“喷火的剑?难不成用来烧我自己?你发明这种剑有什么用?”

听到徐景言的话,老者绕有所思:“言之有理,我说呢,这么好的火剑怎么没人买呢。”

徐景言一头黑线,不愿再去理会这个呆老头。

接下来的时间,老者不停的为徐景言介绍了各种奇怪的发明!

覆盖了水系阵法的伞,然而刚撑开,雨就下下来淋得徐景言如落汤鸡一般,还有御寒的貂皮大衣,其上却覆盖了风系阵法,暑月穿倒是还行,天寒穿上它还不得把自己冻死!更有一个奇怪的卷轴,上面被老头覆盖上了重力阵法,一卷很轻的卷轴硬是被弄得比大铁球还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