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楚可人 (np) 第一章

叶天尝试了数天,依然没有任何的进展,似乎陷入了一个僵局。

“难道我根本不可能靠着自己的力量去掌控这空古石盘。”叶天喃喃自语道,他盘坐在虚空之中,身后远处是那颗紫色的星球,看着前方使用遮星树的能力强行控制住一动不动的空古石盘。

这就相当于隔靴搔痒,可以救急,但却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这时,脑海之中的遮星树传出了波动,不死凤凰的那带着孩童稚气的声音突然响起:“这块破石头上面有通天桥的气息。”

“对,它是曾经属于通天桥的一部分,后来被强行打落。”叶天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在我的感知里,其余的三个规则神物的气息,其实就是其余那三个与我状态一样的存在,比如射月车之中的神龟。”不死凤凰说道。

“所以你感觉到的是在通天桥之中的那只神兽?它是什么?”叶天问道。

“应龙!”

“还有最后一个掌控时空规则的剑天塔,在它里面被囚禁的是麒麟。”

“其中应龙,乃是我们四个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不死凤凰说道。

“在这空古石盘里,也有应龙的存在?”叶天皱眉。

“对!只要掌控了它,你便能掌控这块破石头。”不死凤凰说道。

叶天沉吟了片刻,目光闪过一丝光芒,淡淡问道:“你这是在帮我?”

不死凤凰应该是最恨不得杀死自己的,这次突然冒出来提醒自己,让叶天的心中有些疑惑。

“我与应龙之间有着仇怨,与你无关。”不死凤凰那带着稚气的声音冷冷的说道。

如此一来倒是能说得通,叶天轻轻点点头,不再多虑此事。

“这石盘奇怪,神识无法探入,察觉不到其中有生灵的存在。”叶天将注意力放在了空古石盘上。

“我来试试吧,如果它存在其中,应该可以唤醒。”不死凤凰说道。

“可以,但别想耍花招,若是察觉到有一点变幻,我会将你镇压让你彻底无法再出来!”叶天虽然答应,但还保持着绝对的警惕。

遮星树的上一任主人便是死在不死凤凰的反扑之下,因此必须极度小心。

若不是他自己对空古石盘的确没有什么办法,不然绝对不会贸然让不死凤凰出手。

叶天心念一动,眉心那片树叶纹路轻轻的亮了起来。

脑海里的遮星树中,一道凤鸣响起,从眉心树叶纹路之中传出,清澈嘹亮。

顷刻,叶天眼睁睁的看到,那空古石盘竟然在这一声凤鸣之中,微微颤抖了起来。

叶天心念一动之间,遮星树那强大封锁天道的力量弥漫,将空古石盘层层封死。

紧接着,那空古石盘中心处紫色的光芒微微闪烁,一条丈许长短散发着淡紫色光芒的虚幻应龙骤然从光芒之中飞出。

这应龙有着细密的龙鳞,头上双角,五爪,背上一堆羽翼,因为被叶天使用遮星树封锁,并且在其飞出的一瞬间,将那应龙与空古石盘完全隔绝开来,因此它只能在上方小小空间之内盘旋飞行。

“这块破石头曾经属于通天桥,沾染上了一丝应龙的气息,漫长的岁月之中,这气息产生灵智,便是现在你眼前之物。”不死凤凰说道。

“只是一丝气息便能产生如此变异,也只有那个家伙,才拥有这样的能力了……”顿了顿,不死凤凰继续说道,它的声音里面有着对那真正应龙浓浓的忌惮。

“将此物抹除,你便能掌控那块破石头。”不死凤凰说完,便安安静静的蛰伏在了遮星树之中,不再出现了,也的确如叶天所说,没有耍什么花样。

只是叶天何其敏感,清楚的感觉到了一丝不死凤凰流传而出的恐惧气息。

它竟然在害怕,眼前这个由那应龙一丝气息所化之灵。

“你在恐惧它?”叶天冷笑说道。

“应龙以凤凰为食!”不死凤凰缓缓的说道:“不过它只不过是恰好掌握的空间规则克制我的生命规则罢了。”

怪不得,叶天轻轻摇了摇。的确,以不死凤凰这种根本杀不死的存在,只有将其困住才能制服,被囚禁在遮星树里,被自己镇压,都是同样异曲同工的道理。

不在理会躲在遮星树里的不死凤凰,叶天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那只应龙之上。

眼前这只应龙残灵之前躲在空古石盘之中叶天不知道其存在,也就拿它没什么办法。

但现在这应龙残灵已经被不死凤凰引诱出来,并被叶天使用遮星树的能力将其封锁隔绝,接下来就很好解决了。

叶天抬手之间,一团火焰飞出,将那应龙残灵彻底包裹,熊熊燃烧。

那虚幻应龙残灵的身形,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模糊。

它只不过是一丝气息所化,实力微弱,在火焰的燃烧之下,快速地被消耗着。

要是真的相斗起来,眼前这应龙残灵在不死凤凰的手下也坚持不了几息,不死凤凰会如此害怕,还是源于那深入血脉骨髓之中的压制和恐惧。

半个时辰之后,那应龙残灵终于被焚烧殆尽,彻底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之间。

当应龙残灵消失的一瞬间,叶天就感觉到那空古石盘就隐隐变得不一样了。

叶天将使用遮星树对空古石盘的控制解除掉,将周围的空间封锁起来,然后灌输进入仙气。

石盘上淡紫色光芒微微亮起,但却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瞬间以闪电般的速度消失。

而是在叶

文学

天的控制之下,开始稳稳的以那种无比恐怖的速度移动。

果然成功了。

当这空古石盘可以乖乖的任由叶天控制的时候,叶天也是真正的见识到了其在空间上面的恐怖造诣。

之前在叶天的认知当中,不论是什么样的空间术法,瞬间移动,传送阵法,或许是空间挪移等等等等。

不论表面看上去多么玄奥,距离多么远,这些术法都是会在释放之中,在空间里留下痕迹,或者将空间压缩以此完成跳跃等。

但在空古石盘不同。

它在空间之中的跳跃,是完全没有痕迹的,仿佛它就是空间本身。

甚至在练习之中,叶天发现一般的空间阵法或者是隔绝禁制之类的存在,这空古石盘都能轻而易举的穿过去。

就比如叶天创造了一个完全密封的球型容器,然后使用空古石盘,在完全没有打破容器的外壳,也没有在容器的里外设置空间通道,没有产生任何空间痕迹波动的情况下,从外面进入了里面,又从里面,自如的来到了外面。

其本身的速度,也是极为恐怖的,在叶天的推测之中,这空古石盘的速度,恐怕是天仙境的强者,都远远达不到。

楚楚可人 (np) 第二章

李运和小星对这个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所谓宇宙之主其实是颇为忌惮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这两人就是这个宇宙的漏洞所在,一旦被宇宙之主发现这一点,那么势必会引起他的警惕,并对他们两人展开围追堵截,捕捉甚至灭杀,以便将这个宇宙的漏洞给消除掉!

但是,正如刚才小星所言,宇宙之主可能没有想到病毒之王会对星系核星星球中的高级生命造成伤害,同样的,宇宙之主也可能没有想到,李运和小星这两个所谓的宇宙“漏洞”,其实正是他的福音所在,因为两人现在所拥有的能力,以及天韵世界与星运堡世界的存在,正是他这个宇宙所急需的外来助力,只有这样的外来助力,才能帮他消除掉这个宇宙越来越多的熵增因素,如果没有这股重要的外来力量,他的宇宙就会象一个固定的大盒子一般,将会因为熵增而急剧僵化,到最后会因“热寂”现象而消亡…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论是正宇宙还是暗宇宙,熵增的现象有增无减,而且速度正在加快,单以李运和小星现在所处这片三大星系并存的星空,熵增现象就极为惊人,比如,各个种族势力之间的混乱纷争,他们与太空盗和冒险组织之间的战争,银河舰队与太空盗之间的围剿与反围剿战争、外来舰队意图掠夺银河系的生机气息、苍狼星系与图里亚星系即将碰撞合并、病毒之王的正式形成并加速发展,对各个势力的影响正变得越来越大等等,这些现象都使得熵增在加剧恶化…

在李运和小星看来,自己最近所做之事并不算太多,但作用很大,潜力也很大,对这个宇宙起到了熵减的好处,比如,通过推动网络升级和延伸,使得以往各个星系内杂乱无章的低级网络逐渐被这道新的高级网络所替代,这就将以往的网络可能造成的巨大熵增现象给消灭于无形之中,所有人都能享受到新网络所带来的高速、有序、方便等好处,而这就是一个很有效的熵减手段。

因为熵增会造成混乱、无序、碎片化等等,熵减则相反,其追求的是有序、整洁、整体化等等,以有序替代无序,以整体替代碎片,好处是有目共睹的…

但是,高级网络的建成不易,推广延伸就更难,两人这段时间也就打造了三大星系所在这片星空的网络而已,目前只达到一半左右,还没有完全覆盖,但这三大星系相对于浩瀚的宇宙空间来说只不过是极小的一部分而已,所以,目前只能说它的潜力很大,但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影响整个宇宙秩序的程度…

这当然需要时间,另外,想要做到熵减是必须付出能量的,比如这道高级网络的形成就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与资源,特别是黑石,如果没有黑石,这道网络的扩张速度肯定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不过,这个限制并没有难倒两人,相反,两人只不过还不想撸起袖子大干一场罢了,因为他们打造的这道网络,黑石的使用量只是其中一部分,另外大部分还需要用到聚能云,而聚能云的能量主要来自于吸收宇宙极子能量,这对两人来说已不是问题。

两人不想现在就大干特干,正是因为考虑到宇宙之主的存在会带来一些意外影响,所以,还是顺其自然好了,就以黑石得到的速度来打造即可。

另外一件对熵减有作用之事就是推出了骇客交易平台,出售各种各样的高端部件、飞船与飞堡。

这样做为何会造成熵减呢?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以高级替代低级,消灭过去那种无序竞争,使得各种各样的纷争变得明朗化和有序化。

比如,这些高端部件、飞船与飞堡的推出,在一定意义上对势力之间的纷争重新进行了定义,一个势力想要在战争中胜出,最起码就必须拥有这些高级货,没有高级货的种族势力会逐渐被兼并,这就使得势力的数量在减少,战争逐渐变得有序起来。

以银河系为例,目前的战争态势逐渐演变为各处种族势力加上银河舰队与太空盗联盟之间的抗争,这是一条主线,而各个势力之间的战争会逐渐式微,因为他们也必须联合起来,才能对抗太空盗联盟。

如此一来,银河系的战争形势就变得极为清晰了,这就是一个熵减过程…

另外,推出这些高级货之后,也对银河系的产业

文学

起到了促进的效果,使得各个种族势力在产业升级方面有了明确的方向,大家的劲都往一处使,这很容易加速整个产业的大跃升,以高级有效产业替代低级无效产业,当然也是一个熵减过程…

楚楚可人 (np) 第三章

闫阅欢有些莫名奇妙,似乎不知道尉迟珩话中的意思

尉迟珩蹙起眉头,嘴里发出几声感叹“还是少帅府的饭菜太可口了?”

她满口塞满了饭菜,还未咽下就抬眸看向尉迟珩,那双烂漫天真的眸子凝视着尉迟珩,尉迟珩这会儿被她看得有些疑惑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闫阅欢连忙咽下食物,拿过旁边的水杯喝了几口,这才开口道“少帅,明天我要做什么?”

尉迟珩有些意外,他似乎没有想到闫阅欢竟然开口问的却是工作上的事情

“明天自有你忙的了”

尉迟珩勾唇笑着,她既然这么想做这些事情他当然成全,闫阅欢倒是没有过多的意外,闫阅欢吃了差不多的时候终于放下手中的筷子,她起身,朝着二楼打量了过去,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尉迟珩的注意力早已不在这些美食上面,他抬眸看向闫阅欢的这一系列的小动作,倒也摸不清她在想什么

等闫阅欢想好该如何开口的时候终于说了出来

“少帅,您要我搬到洋楼住,那哪间是我住的房间?”

尉迟珩沉思了会儿,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之前他是讨厌闫阅欢的,连让她进入这栋洋楼的机会都不会给她,可是现如今,他却是鬼斧神差地让她住了进来,甚至让她待在自己的身边做起的翻译

之前的简黛墨,他一直想让她住进洋楼,可抵不过简黛墨的苦苦相逼,他只能临时起意在洋楼的背后盖了这座清宁苑

闫阅欢见尉迟珩没有回应自己,她有些局促不安,难不成尉迟珩想让她跟他住一间?别看闫阅欢此时与尉迟珩和谐相处在一块,可那之前尉迟珩对她所做的事情,她一分一毫都不会忘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