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第一章

包旭稍微顿了顿,继续说道:“格斗游戏中的一些专业术语,比如‘立回’、‘择’等等,它们强调的往往不是一件事,而是一个非常宽泛、非常笼统的概念,而玩家实力的强弱,则在于对这些能力的掌握和灵活运用程度。”

“比如立回这个概念很难翻译,它泛指你在攻击对方或者防御对方攻击之前所做的一切动作,不论是来回走动、牵制或者诱骗,都可以被看成是‘立回’的一部分。”

“换言之,立回的目的就是尽一切办法使情况进入对自己有利的情况,而让对方陷入较为不利的情况。”

“如果实在无法理解,你可以将它粗暴地理解为包含意识与操作在内的攻击前准备能力,就好比你在MOBA游戏中通过频繁的小走位诱骗技能、将敌人引到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地形的这个行为。”

“所以,像《回头是岸》这种动作类游戏虽然也很受苦,但它的成长曲线还是比较科学的,顶多是上手难一些,一旦进入正轨之后就逐渐适应了。”

“而格斗游戏则不同,它的成长曲线起点很低,成长非常缓慢,而且上限遥遥无期。在这个过程中,你很难准确地评估自己到底变强了多少,很可能遇到一个大佬就被虐得怀疑人生。”

“比起背板就能变强的动作游戏而言,格斗游戏可不是仅仅背板或者练练反应速度、搓招动作就可以的,还需要大量有针对性的练习,甚至很多时候要通过肌肉记忆将每个动作拆解到帧。”

“如果从数据上来比较,很多玩家玩《回头是岸》这种游戏三十多个小时就能熟练,一百小时就变大佬,再往上加时间,无非也就是打打速通,或者秒杀BOSS。”

“但格斗游戏就不一样了,一百小时是稀松平常,一千小时可能还是在被人血虐,三千小时、五千小时,上不封顶。”

于飞不由得瞠目结舌:“五千个小时……”

他简单地算了一笔账。

假设雷打不动地每天玩,平均玩五个小时,那么五千个小时也需要玩三年。

如果平均下来每天玩一个小时的话,那就得十几年了。

想想都吓人。

虽说有“一万小时定律”这种东西,但那是在讨论一些非常复杂、高深的专业领域。

游戏可不一样,就算真的挤出这么多的时间,它也总会枯燥,总会失去乐趣,毕竟没有专业领域那样的深度。

关键是很多游戏在玩了几百个小时之后,再去练所能获得的提升就微乎其微了。

可能是自己的能力到极限了,可能是游戏的机制不支持了。

MOBA游戏和射击游戏同样也具有可重玩的特点,但哪怕是射击游戏,遇上大佬好歹也能蒙中那么一两枪。

格斗游戏的话,遇到真大佬怕是连动一下都困难。

包旭继续说道:“所以这里就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格斗游戏是必须要有一定传承的。”

“那些真正的大佬在所有格斗游戏中打了几千个小时,那是因为所有的格斗类游戏其实都是有一定的共通之处的,原有的经验可以用到新游戏中,适应一下就能很快上手。”

“这群人是对格斗游戏最为死忠的,同时也是最为挑剔的。”

“如果一款格斗游戏跟他们已有的经验冲突,他们就会觉得这款游戏做得不行,根本不会去玩。”

“当然,换一个角度来说,这也让我们在设计的过程中省下了一些时间:在知道某些传统必须延续之后,我们就不需要再去纠结它们。”

“比如,基础的战斗系统、搓招等一系列操作,是绝对不能大改的。”

于飞点点头,他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原本那个想法的错误。

对于格斗游戏玩家来说,搓招已经变成了肌肉记忆,变成了本能反应,在战斗中手忙脚乱的状态下,零点几秒搓出一个超必杀,是每个格斗玩家都必须掌握的技能。

如果辛辛苦苦练的这些东西,在《鬼将2》中压根没有,那人家怎么可能会来玩呢?

所以,《鬼将2》既然是格斗游戏,在基础战斗方面是不能强行改的,只能是在传统经典格斗游戏的基础上小修小补,而且任何的改动都必须慎重。

人物造型、动作、招式等等都可以变化,但内核绝对不能变,操作方式也基本不能变。

之所以游戏类型严格地分为动作类游戏、横版过关游戏和格斗游戏,就是因为每一种游戏都有非常明确的限定,不能混淆。

于飞想了想,说道:“所以,《鬼将2》还是要延续格斗游戏的操作,摇杆必须兼顾移动、跳跃和搓招,不能变成动作类游戏的操作方式。”

包旭点点头:“是的,那会在根本上损害格斗游戏的乐趣,它也就无法再被称之为格斗游戏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顺手从于飞的桌上拿来一个游戏手柄。

“常规的游戏手柄,正面有四个区,分别是左右摇杆、左侧功能区(上下左右),右侧功能区(ABXY)。但在格斗游戏中,真正用到的只有两个区。”

“右手大拇指放在ABXY,右摇杆是完全不用的。”

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第二章

包旭稍微顿了顿,继续说道:“格斗游戏中的一些专业术语,比如‘立回’、‘择’等等,它们强调的往往不是一件事,而是一个非常宽泛、非常笼统的概念,而玩家实力的强弱,则在于对这些能力的掌握和灵活运用程度。”

“比如立回这个概念很难翻译,它泛指你在攻击对方或者防御对方攻击之前所做的一切动作,不论是来回走动、牵制或者诱骗,都可以被看成是‘立回’的一部分。”

“换言之,立回的目的就是尽一切办法使情况进入对自己有利的情况,而让对方陷入较为不利的情况。”

“如果实在无法理解,你可以将它粗暴地理解为包含意识与操作在内的攻击前准备能力,就好比你在MOBA游戏中通过频繁的小走位诱骗技能、将敌人引到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地形的这个行为。”

“所以,像《回头是岸》这种动作类游戏虽然也很受苦,但它的成长曲线还是比较科学的,顶多是上手难一些,一旦进入正轨之后就逐渐适应了。”

“而格斗游戏则不同,它的成长曲线起点很低,成长非常缓慢,而且上限遥遥无期。在这个过程中,你很难准确地评估自己到底变强了多少,很可能遇到一个大佬就被虐得怀疑人生。”

“比起背板就能变强的动作游戏而言,格斗游戏可不是仅仅背板或者练练反应速度、搓招动作就可以的,还需要大量有针对性的练习,甚至很多时候要通过肌肉记忆将每个动作拆解到帧。”

“如果从数据上来比较,很多玩家玩《回头是岸》这种游戏三十多个小时就能熟练,一百小时就变大佬,再往上加时间,无非也就是打打速通,或者秒杀BOSS。”

“但格斗游戏就不一样了,一百小时是稀松平常,一千小时可能还是在被人血虐,三千小时、五千小时,上不封顶。”

于飞不由得瞠目结舌:“五千个小时……”

他简单地算了一笔账。

假设雷打不动地每天玩,平均玩五个小时,那么五千个小时也需要玩三年。

如果平均下来每天玩一个小时的话,那就得十几年了。

想想都吓人。

虽说有“一万小时定律”这种东西,但那是在讨论一些非常复杂、高深的专业领域。

游戏可不一样,就算真的挤出这么多的时间,它也总会枯燥,总会失去乐趣,毕竟没有专业领域那样的深度。

关键是很多游戏在玩了几百个小时之后,再去练所能获得的提升就微乎其微了。

可能是自己的能力到极限了,可能是游戏的机制不支持了。

MOBA游戏和射击游戏同样也具有可重玩的特点,但哪怕是射击游戏,遇上大佬好歹也能蒙中那么一两枪。

格斗游戏的话,遇到真大佬怕是连动一下都困难。

包旭继续说道:“所以这里就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格斗游戏是必须要有一定传承的。”

“那些真正的大佬在所有格斗游戏中打了几千个小时,那是因为所有的格斗类游戏其实都是有一定的共通之处的,原有的经验可以用到新游戏中,适应一下就能很快上手。”

“这群人是对格斗游戏最为死忠的,同时也是最为挑剔的。”

“如果一款格斗游戏跟他们已有的经验冲突,他们就会觉得这款游戏做得不行,根本不会去玩。”

“当然,换一个角度来说,这也让我们在设计的过程中省下了一些时间:在知道某些传统必须延续之后,我们就不需要再去纠结它们。”

“比如,基础的战斗系统、搓招等一系列操作,是绝对不能大改的。”

于飞点点头,他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原本那个想法的错误。

对于格斗游戏玩家来说,搓招已经变成了肌肉记忆,变成了本能反应,在战斗中手忙脚乱的状态下,零点几秒搓出一个超必杀,是每个格斗玩家都必须掌握的技能。

如果辛辛苦苦练的这些东西,在《鬼将2》中压根没有,那人家怎么可能会来玩呢?

所以,《鬼将2》既然是格斗游戏,在基础战斗方面是不能强行改的,只能是在传统经典格斗游戏的基础上小修小补,而且任何的改动都必须慎重。

人物造型、动作、招式等等都可以变化,但内核绝对不能变,操作方式也基本不能变。

之所以游戏类型严格地分为动作类游戏、横版过关游戏和格斗游戏,就是因为每一种游戏都有非常明确的限定,不能混淆。

于飞想了想,说道:“所以,《鬼将2》还是要延续格斗游戏的操作,摇杆必须兼顾移动、跳跃和搓招,不能变成动作类游戏的操作方式。”

包旭点点头:“是的,那会在根本上损害格斗游戏的乐趣,它也就无法再被称之为格斗游戏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顺手从于

文学

飞的桌上拿来一个游戏手柄。

“常规的游戏手柄,正面有四个区,分别是左右摇杆、左侧功能区(上下左右),右侧功能区(ABXY)。但在格斗游戏中,真正用到的只有两个区。”

“右手大拇指放在ABXY,右摇杆是完全不用的。”

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第三章

高丽:

见识了脸皮之厚的高丽棒子之厚,江南也开始了说鬼话。没办法,这是老祖宗留下的珍贵遗产。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唯独没说,见高丽棒子,该说什么话。

没办法,你这边刚说完,那边就变成了高丽棒子的。江南和这样的人交流,也是很心累啊。江南以为自己够不要脸的,和朴志西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我艹,说了一会儿,孔子都快变成人家的了。

终于,在江南受尽的煎熬中,典韦赶着车出现了。

在典韦出现的一瞬间,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顿。在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仿佛陷入了平息。朴志西身边的中年人,瞬间瞪大了眼睛,里面尽是恐惧。

“朴志贤,你这是?”朴志西看着朴志贤的模样,压低了声音问道。

朴志贤,可是他唯一依靠的武将啊。在他的势力之中,朴志贤的实力是最高的。他的实力,可是接近一流武将巅峰啊。

“城主大人……”朴志贤压低了声音,满是恐惧道:“那个武将……三十回合之内属下必死无疑!”

轰!

朴志贤的话,让朴志西眼睛猛地瞪大。很轻的声音,在朴志西耳中却无异于点响了一颗手榴弹。

自己最依仗的武将,竟然告诉自己,在别人的武将手中撑不过三十个回合。尼玛,这还怎么玩?

看到朴志西的神色不对,朴志贤急忙道:“城主大人不必担心,以属下的经验来看,这个江南必是聪明人物。这样的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而且,城主大人拥有精兵无数,就算是真的战斗起来,谁输谁赢……还不好说呢!”

听到朴志贤的话,朴志西的神色缓和了下来,点头道:“你说的不错,

文学

江南等人乃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我和他无冤无仇,怎么会刀兵相见呢。”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朴志西眼中的恐惧依旧挥之不去。没办法,上层人物的人活得是那么的滋润。再加上,有城内第一高手护卫。朴志西从来没有担心过安全的问题,忽然来了一个可以轻松秒杀自己护卫的武将……朴志西能够放下心,那才叫有鬼呢。

“主公。”

“爹爹。”

典韦赶着车来到了江南身边,闷声说了一句。顿时,典韦丑陋的大脸,让周围的人神色一窒。连原本打算过来打招呼的朴志西,都停顿了自己的脚步。

接着,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车厢的车帘被一双白嫩如玉的小手拉开,大乔探出了可爱精致的小脑袋。眨了眨清澈的眸子,看到江南之后,大乔跳下马车来到了江南身边。小手揪住了江南的衣服,怎么也不肯放手。

江南这时握住了大乔的小手,笑着道:“怎么了?大乔,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爹爹。”大乔摇摇小脑袋,好奇地看了看江南身边的朴小善回道。

说着,大乔看向了朴小善,笑着脆声道:“漂亮姐姐你好哦,我叫大乔,你可以叫我乔乔。”

“啊……乔乔你好。”朴小善从大乔对江南的称呼中带来的惊讶走出,看着大乔急忙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