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大结局)

我还是去了农场。

可我不是为了躲着我的兄弟们!

我只是不能再把一把匕首玩的灵动自如,我只是不能再端着狙击步枪指哪打哪,可我还是个兵!

中**爷,不管是在什么样的境遇下,都只会站着、想个爷们那样的站着,免去面对生活中的风雨冰霜,却从来不会猥琐的藏匿起来!

我不是废物!

我就打了背包去农场。

白天,我在农场跟着其他的兄弟们一起浇灌菜地,用巨大的砍土镘修整着水渠或是田埂。在累出了一身透汗之后,喝几口沁甜的雪水,再仰天嚎上一嗓子跟陕西老兵们学来的信天游或是秦腔。

农场的老大是个云南兵,晚上闲了没事的时候,总是会端着一缸子上好的沱茶找我吹牛聊天,说说家乡的逸事,讲讲军中的趣闻。

自然而然,旁边就会聚拢一帮子小兄弟,一个个瞪圆了眼睛竖起了耳朵,听得眉飞色舞抓耳挠腮。

江宽杨可他们偶尔会来看我,每次都会给我带来些好烟或是烤肉什么的,几个兄弟坐在一起说说各自最近的生活情况。

前几次,江宽杨可还有点子顾忌,和我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子斟字酌句,生怕触动了我心中敏感的地方。

但看着我真是想开了,这两个家伙也就变得口无遮拦,有时候甚至还拿着我那不能伸展的手指开涮,愣说我以后提个菜篮子什么的方便了、就像是天生的有了个挂钩装在手上。

甚至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海盗杰克,就是北欧海盗里面那手上装了个钩子的家伙……

还有个事情,那就是我入党了,成为了中国**的预备党员。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在面对着党旗宣誓的时候,我看见那党旗旁边,有不少的兄弟在看着我……

罗汉、麦子,江宽、杨可,还有我旷明哥哥,还有那某某部门的老大……

我也在看着他们。

我想对他们说,我现在跟你们一样了!

秋天很快就到了。

指导员让我上他家去一趟,让我过去吃晚饭。

我就去了。

我知道指导员找我干嘛,我知道这迟早是我要面对的事情。

我该退役了。

还是嫂子弄了几个家常小菜,屋里就只有指导员和我两个人。

指导员就端起杯子说光头,咱们俩今天好好的喝一顿。

敞开了喝!

我就喝,使劲喝,就像是指导员第一次赏我酒的时候那样朝着嗓子眼里面倒酒!

指导员就陪着我喝,也不说话,也就是一杯接一杯的朝着嗓子眼里面倒酒!

白酒很快就喝完了,指导员就从床底下拖出来一箱子玫瑰香葡萄酒,朝着我说光头,这是新疆特产的葡萄酒,内地很少有机会喝到的。

以往有任务,也不许你们喝酒。

今天,咱们……

喝!

我们就再喝!

我记得那场酒足足喝了好几个小时,然后指导员说光头,咱们出去走走,顺便送你回农场。

我就和指导员两个人朝着门外走,我甚至都忘了和嫂子打声招呼,说声再见。

夜色之中,我听见指导员说光头,回去了之后,有啥需要我做的事情就来信。

我就说好!

指导员你要是有啥叫我做的就给我打电话。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三章

宁波。

日机轰炸过后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废墟。

可是没人抱怨。

既然是战争,就得忍受。

最起码,宁波现在还没沦陷。

孟绍原回到宁波的时候,精疲力竭,一个人睡了整整一天才算恢复过来。

悲伤?

肯定会悲伤。

可人不能总是沉浸在悲伤里。

日子,总还是要过的。

问了一下情况,赖颂声被送到了医院里。

目前宁波站的恢复工作由梁同全面负责。

“晚上,饭店里叫两个菜,咱们喝几口。”

孟绍原忽然对吴静怡这么说道。

“知道了。”

成了,孟少爷总算是恢复过来了。

侯家村保卫战之后,看着他总是郁郁寡欢,一点都没有过去神气活现的样子。

现在好了。

恢复了就好。

吴静怡一出去,孟绍原立刻把李之峰叫了过来,低声问道:

“上海出来时候你给我我的那东西有用吧?”

李之峰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肯定有用。”

“成,今天不用值班了,好好休息。”

孟绍原眉开眼笑,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看着长官背影,李之峰一声叹息:

“真不是个东西啊。”

……

孟少爷难得心情那么好,还想喝酒,吴静怡和虞雁楚自然是奉陪的。

他在侯家村的英勇表现,她们可是亲眼看在眼里的。

一个了不起的男人。

过去的那些缺点,完全被掩盖了。

“我去拿酒,我去拿酒。”

一看到菜来,孟绍原立刻兴冲冲地说道。

一瓶开过的酒拿了过来,还顺带着拿了一块毛巾。

孟绍原殷勤的在三个杯子里倒上。

“来,

文学

敬镇海。”

孟绍原举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拿毛巾擦了下嘴。

吴静怡和虞雁楚毫不犹豫的喝下了酒。

三个人边吃边聊。

孟绍原每喝一杯酒,一定会用毛巾擦一下嘴。

吴静怡打了一个哈欠:“你什么时候喜欢用毛巾……”

她的目光忽然落到了那块毛巾上:“你那里面是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孟绍原就好像一个小偷一般赶紧藏起了毛巾。

“什么什么啊?”虞雁楚也接连打了几个哈欠。

“不对,不对。”

吴静怡的眼睛有些直勾勾的了:“他在……吐酒,这酒里……”

孟绍原一脸坏笑:“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是李之峰帮我找的药。”

“什么,下药?”

虞雁楚才说出来,一个人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孟绍原,你,你想要做什么!”

吴静怡苦撑到现在,再也坚持不住,和虞雁楚一般趴下了。

闭上眼睛前,还嘀咕了最后一声:

“你真不是个东西!”

“药性还真大。”

看着两个睡着的美人,孟绍原那笑容要多贱有多贱:“你自己说的,打完仗要是还活着,就和雁楚妹妹陪我的。嘿嘿嘿,我说的陪是两个人一起陪。”

他把两个美人分别抱上了床,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脱光衣服:

“姐姐妹妹们,我来啦!”

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

……

虞雁楚一声惊呼。

折腾了半夜,精疲力竭的孟绍原被吓得一激灵:“怎么了,怎么了,日本人来了?”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