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 第一章

天空的雷云还没完全消散,便再次开始汇聚。又是十几分钟后,雷云中出现闪电,并且开始形成降雨。

郑洋再次射出咒链,只见天空一亮,雷树再现,伴随阵阵霹雳声,一道耀眼的电光顺着咒链往下延伸到龙船的桅杆顶端……

大雨滂沱中,引雷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八十三只穴居刀螂恢复到全盛状态。

这次有了充足的时间感应,郑洋更加细致地捕捉到和雷电法纹共鸣的那种力量。他从模糊的感知中观察那里的环境,确定就在内陆海的西北岸没错。

但那种力量的波动点却不在地面,而是在地下,那里似乎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城市。

蔓陀萝号重新被吸引了过来,就悬停在龙船和船队之间的海面上。

船上,那名女子数次想去弄清楚这是什么手段,最后还是没有行动。

但她仍然对这条“金龙号”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整整引了一个多小时的雷电,如果说是给蓄电池充能,它得携带了多少蓄电池?一条六级灵船,又哪里用得着这么多的电量?

何况,她看到龙船上明明有面积不小的太阳能电池板,照理说那么多太阳能电池板已经足够维持这么一条船上的电力开支。

“真是舍得下本钱,弄了这么大个透明合金罩把甲板完整保护起来!”

雨水暴露了龙船甲板上方的透明合金罩,不但莉莉安发现了这一点,海岛旁边两支关注龙船的船队同样有了发现。

海岛上,八十三只大小刀螂在六只晶甲虫的带领下,奔赴数百公里以外的内陆海西北岸。郑洋也收回七首海龙,驾驶龙船绕过蔓陀萝号回归船队。

“金龙船长,你要那么多雷电能量做什么?”莉莉安还是忍不住,在公共频道问。

附近的其他船长都竖起耳朵,就连雷莫都好奇,更不说外海的船队。

“充电,我带的电池比较多!”郑洋如实答道。现在加上八十三只刀螂,电池更多了。

“骗人……”莉莉安嘴角微微一翘:“法尔顿,我怎么不知道你的家族多了一条六级灵船?”

“莉莉安大人,大卫是我们阿萨尔中海主家的人!”法尔顿似乎知道这个莉莉安,语气表现得很尊敬。

已经打开话头,莉莉安便干脆再问道:“那条射向天空引雷的是什么?”

郑洋说起谎话,面不改色张口就来:

“从遗迹中发现的一个古老的炼金物品,被灵船融合后转化成功能副阵。它的作用和缆绳差不多,胜在变向灵活、长短自如、软硬随意、粗细由心!”

“真是个神奇的炼金物品!”莉莉安脸上浮现一丝古怪之色。

这时,那支后来的船队也有人在公共频道说:“雷莫族长,听说阁下有大量透明灵金出售,是否属实?”

“不算大量,我的船上有三千立方,阁下需要吗?”雷莫回应道。

不等那人回应,莉莉安突然截胡:“都给我吧,市面价十五黄晶一方,我也想弄个透明的防护罩!”

那人:“……”大人,哄抬物价是不道德的行为啊,虽然外海的行情是十五黄晶币一立方,但人家此前已经公开出售十三黄晶的!

涨精装满肚子 第二章

分解!

分解!

分解!

…………

经过一段时间后,李慕白分解了数十把武器,一下获得了二十五点的天赋点数,他发现这里武器大部分都是锻造无摧之剑产生的失败品,并且品质从普通到稀有一应俱全。

只有少数武器,是其他名称的武器。

从这点来看,这名熔火巨人应该就是在这地下宫殿中,研究并锻造出了神器品质的无摧之剑,并且还用了不同的材料,且经历了多次的失败。

此外,通过面板灭龙陨剑给出的信息是伪,而非失败品来看,所谓的圣剑一把是属于人造,一把则是自然形成武器。

随着一把把高级品质的武器被分解掉。

【分解】:Lv7(0/800)

天赋点数:65

“该离开了!”

这里除了巨人铜像外,如今也没什么有探索价值的东西了。

就在这时,地下宫殿发出轻微的震颤之声,天花板石屑不断倾泻直下。

当他离开这熔火巨人的铜像处后,李慕白看到了远处各种元素肆虐,地面坑坑洼洼显然是遭到了战斗的波及,而战斗的双方一边是身穿黑袍戴着面具的人。

在他身后还有个黑色裂缝,里面有数不清的恶魔涌出。

这些恶魔多数都是身躯和普通人一样大的成年恶魔,看样子要是继续维持下去,很可能会有更强的恶魔降临。

“嗷呜~这人应该就是召唤恶魔的罪魁祸首,看本狼上去砍死他。”嘻哈咬着牙难得露出一丝怒意。

“等等!”

李慕白拦在了嘻哈,超凡者的战斗了解对方天赋是很关键的一步。

此刻,这名使徒正在和他们带队老师赵茜战斗,这也正好是观察这名使徒天赋的时候。

轰!

赵茜站在冰霜巨人的背上,这浑身霜蓝的冰巨人挥舞着拳头,朝着矮小的使徒轰去,寒霜的气息即使在相隔数十米外李慕白都能感受到。

咔吧~

一声脆响传来,冰巨人的拳头被对方轻易挡下,随后竟然莫名化作了雪水消融。

“雕虫小技!”

这使徒冷哼一声,在他身后一阵暴风雪纷飞,菱形的冰晶夹杂着暴风雪,瞬间将青石地面都给冻结了,周围的恶魔也被这暴风雪波及,瞬间化作了一个个冰雕。

“糟糕,这名使徒应该在十阶,而且天赋也是使用冰元素。”

赵茜咬牙迎着暴风雪向前,她此刻怀疑对方的天赋和她一样是冰属性天赋,并且这暴风雪似乎能冻结住灵魂,也就是说同为冰属性天赋,对方天赋潜力比她高,且在阶级上也压制了她一阶。

当然,最为离谱的是,从战斗开始后,对方用过三种元素之力。

这让她心中隐隐约约有点不安,甚至不愿意相信一种可能性,这也导致她不敢随意动另一个更强的B级潜力天赋。

突然,一道闷雷声炸响,林韵秋等人被一堆恶魔困住,她见形势不妙硬抗着一个成年恶魔尖锐的利爪,使用雷电朝着远处使徒劈去。

咔嚓!

暴风雪之中,赤色的雷电在白霜中一闪而过。

然而,雪中这名使徒的黑色身影处,传来一整形似龟裂之声,紧接着一道雷电同样从雪中,朝着远处的林韵秋袭去。

“多天赋?还是元素天赋…….”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三章

已是隆冬时节,山中清冷,百木凋零,为连霞山涂抹上一层蓝灰外皮,较之其余三季时光,未免逊色太多。手打[\’www.26dd.Cn\’]免费文字更新!

还好,群峰崖谷之间,偶尔闪动的灼灼剑光,为此单调的背景,凭添几分颜色。

天光渐暗,山上诸修士陆续开始晚课,偶尔几个巡山修士飞过,在莽莽群山中,也不过是浮光掠影,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一宗门声势如日中天,有什么邪魔外道,敢到这里捋虎须?

斜阳渐落山后,山峰的阴影投射,掩住通往止观峰的山路,这条由青石铺就的整齐台阶平日也没几个人走动,此时更是冷清,只有一个身披青衫的人影,一阶一阶地走上来,不紧不慢,似乎并不在乎越浓重的黑暗。

寒风纵贯山逍,卷动薄衫,依稀有些凉意。李珣仰起头,看着染成粉色的天空,眉头稍紧又舒:“今年的雪来得好晚!”

只感叹了这么一句,他又缓步登山。

慢慢的,天空中的粉色褪去,又换了一层苍灰颜色,倒像是下面山脉的投影。最终,高高的山壁遮去最后一线天光,天空与山脉同时沉入静谧的黑暗中去。

止观峰高拔万仞。一步步走上去,总要费番工夫,当李珣踏上止观峰的时候,已是仲夜时分,天上星汉灿烂、遍洒清辉。

屋宇檐角之下,偶尔走过的修士,也大都意态闲散,对山道口的人影没有半分察觉。

李珣微仰起脸,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山风,止观峰的元气流动立时映在心中,有如指掌观纹,清晰生动。

他微微一笑,身形不停,依着旧时记忆,缓步折向西边。

走了几里路,李珣便感觉着周边草木凌乱,幽寂异常。此地本就偏僻,再无修剪整理,与荒地无二,就着星光,对面看到一座木制楼的轮廓,上面灯火俱无,黑沉沉的像一只随时都会倾颓的巨兽,掩映在丛丛树影之间。

楼已经许多年没有人居住了,山上的修士们没有将其毁去,却也刻意把它闲置下来。

也许再过一段时间,楼便会腐朽倒塌。把它以及它所携带的历史陈迹,永远湮火在荒芜草木之间。

轻轻推开屋门,山风顺着间隙卷进去,又反激出来,携出的气味儿倒是出人意料的清新。当然,

文学

李珣不认为有谁

文学

会经常前来打扫,这应该是楼里收藏的辟尘宝珠的功效。

李珣迈步进屋,目光扫过,堂屋内的摆设没有任何变化,他凭着记忆,在墙上寻到一处壁台,取下蒙在上面的布罩,明珠的光芒立时满照室内。他将夜明珠取下来,手指微拢,珠光便如斯响应,映照周边数尺,余光一丝都透不出去。

凭着这几光亮,他幽魂般移到楼上,又飘到楼下,在各个房间游动,几个来回之后,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思维在一去不回头的时光长河中停滞下来,牵着身体,似乎再迈一步,便会撞进久远的记忆中去。

恍恍惚惚中,他再度走到书房里,这里摆放着上任主人搜集的大部分珍玩,在架上琳琅满目的宝物之前,偏有几块粗陋的石扳摞在一起,堆在书案下方。

李珣走过去,弯腰在上面敲了一敲,这一摞坐忘峰上的石板出洁脆的声响,上面刻划的纹路越见清晰。而音波颤动间,满室金玉俗物也突地生动起来。

微风从门缝间穿入,掀动书案上已经有些泛黄的纸张,纸张上的墨迹禁受住了时光的冲刷,依然整齐排列,清晰可辨。

禁法秘要直指!

李珣目光移过去,继而微笑,他走上前,就像曾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端端正正地坐在书案后面。拿起这些似曾相识的手稿,一一翻动,逐字逐句地品味。

轻微的纸张摩擦声中,时光长河终于轰然倒流。

当年的骄做锐气、曾经的心思转折、还有灵光四射偏又屡失圆融的思路构架,均在纸面上展露出来,没有一丝遮掩,那错杂的心绪流动,正跨越漫长的时光距离,像一条蜿蜒曲折的溪,注入他苍茫雄浑的心境中去。

依稀当年,执笔灯下,以为绝大著述,由此而始……

珠光温润,将他的影子轻轻投放在纸张桌面之间,光影交错,恍惚迷离。不知不觉,他已读到最后一字,而那久远心绪挟满篇未尽之意,正如奔放山洪,倾泄而下。

他无意间探出那管软毫笔,正在他触手可及之处。

“若以阴阳动静之机,诸……”

手中感觉忽地一停,他心中所思蓦然断绝,愕然抬头却见得软毫笔正抵在砚池中,笔尖僵硬如石块一般,和干干净净的砚池相抵,那还能醮取墨汁?

他眉头皱起,开口唤道:“且去……”

话音倏然中绝,却仍有余音袅袅,环绕案边,怔了半晌,他微微扭头,珠光映照之下,书案边那索手研墨,广袖盈香的身姿已再不复见。

瞬时间,天地间最不可违逆的伟力击碎了那禁锢,在隆隆声中,恢复到一如既往的轨道中来。

笔尖在砚池中停顿片刻,李珣还是微笑起来,心念一动,屋后接引的山泉水被他摄取些许,凭空移至,在书案上方化成一团水雾,轻轻一抹,砚台中,残留的墨条便化成一汪墨汁,软亳笔也恢复了柔韧,便连桌上的纸张,泛黄颜色都褪去不少。

将夜明珠放在烛台上,依旧收拢光芒,他扯起袖子,寻了空白的纸张铺开,执笔醮墨,只在虚空中稍顿,便笔下顿挫,依然是一手工整的楷,慢慢地铺陈开去。

透过半开的窗棂,天际颜白了又黑,黑了又白,恍惚不知多少日夜。

又一日晚间,屋外朔风劲吹,渐渐的,簌簌之声不绝于耳,李珣停住笔,透过窗隙,看到屋外细细白粉飘下,不一刻,便下得大了。

落雪声中,窗棂似是被风吹动,吱呀一声响。李珣一时间若有所思,可最终还是笑了笑,继续低头书写。

山中初雪,自夜间起,竟止歇不住,扬扬洒洒,至清晨,风中犹卷鹅毛。童儿开了门,但见树吐琼枝,遍山玉罩,天地间茫茫然如素纱轻翔,难见际涯,他忍不住低低欢呼一声,门也不关,抢出屋外。

伴着脚下吱吱呀呀的雪响,他一路奔到高处崖边,就此犹嫌不足,干脆跳到后面苍松之上,举目远眺。

往日瑰丽多姿的连霞诸峰,此时尽都隐没在雪雾云气之中,就是高拔入云的坐忘峰也只看到轮廊,至什么止观峰、笔架岭、观天峰,更是只余下一片灰蒙萦的影子,当真是云聚如山,连山如海,雄奇莫测。

童儿见此胜景,了会儿呆,虽未必有什么感慨,却也觉得自家窜下,跳下的,太轻佻了些。

扭头窥得左右无人,童儿忙又跳下树去,在悬崖边略正衣襟,迎着呼啸的风雪,昂挺胸,大有睥睨众生之态。

站了会儿,他仍觉不足,脑子里寻思着诸位师长的仪态,两手不自觉背在身后,摇头晃脑,走了两步,自觉仪态风度俱佳,嘿嘿一笑,随即咳了两声,慢条斯现地吟诵道:“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

“尽”字拉了个长音,正酝酿气氛的寸候,后脑勺上忽着了。记重的,下面的“江山旧”立时被拍了进去,他哎呀一声,瞪着眼睛回头,但紧接着便傻在那里。

在他身后,一位星冠羽士微笑站着,此时是大雪天,他周身竟不沾一丝雪粉,面目倒是平凡,可就这么平平常常地站着,便自一番清逸洒脱的风度。更重要的是……

童儿是认得他的!

“灵、灵机仙师?”

灵机轻拈颔下短须,笑吟吟地道:“年纪便大放厥词,日后可怎么得了。”

童儿傻了半天,这才真正反应过来,眼前站着的,是何等人物。一时激动得脸色通红,行礼的时候身子都是俚的。憋了半天,才记得回话:“是,仙师的是,弟子……”

灵机哈哈一笑,挥挥手,不让他再难过下去,随后竟也学他一般,负手上前,站在悬崖边上,眺望满山雪浪,只是同样的动作,由灵机做来,举手投足均是自在从容,可比童儿强得太多。

童儿垂手侍立一旁,心中犹自激荡未平,他虽上山未久,却没少听眼前这位仙师的赫赫威名,他只是一个“开山”中的辈,距离“启元堂”还有一段时日,可今日有幸得见仙师,指不定……

他满脑子胡思乱想,脸上也遮掩不住,灵机看得清楚明白,却只是一笑,漫声道:“这词句是极好的,对这江山,这天下,还是不变的好,你呢?”

童儿对此似明非明,只能猛头,表示受教。

灵机也只是而己,见他憨态,心境倒为之一开,当下便想着考较这童儿的心智根骨,若合缘法,再收个弟子也无妨。

转过头来,灵机正要开口,身后虚空却忽地一亮。他猛回头,便在脖颈扭动的同时,雄浑震音自遥远天际碾转过来,倏乎间便扫过连霞诸峄。

“打雷了?”

童儿茫然抬头然后便是口眼俱张,呆立当场。

这一刻,他见到了今生最不可思议的景象,便是在他日后漫长的岁月里,游荡天下,识见广博,也从未有任何景致堪与此刻比拟!

在茫茫雪雾中,有一道紫黑长线,自西北方目不可及的远处,纵贯天际,转眼撕开雪云阴霾,延伸到东南天际。“长线”切分天空,像一道深深的伤痕,还有一波颜色稍淡的光晕,如血流般蔓延开来。

童儿心中惊悸,本能地去扯身边长辈的衣襟:“仙师,这是……”

后面了什么,连他自己都听不清。“喀喇喇”的大气爆鸣声中,千百万条惊雷电火从“长线”中进出来,刹那间将整片天空撕成粉碎,灰白色的云层转眼便如波墨一般,眼前一片昏黑!

下一刻,紫电雷火再度迸!

刺目的电光齐齐闪耀,雷声紧随其后,山谷亦与之相和,那一瞬间,也不知有几万记雷声堆积起来,连得连霞七十二峰瑟瑟抖,尤其是高接天庭的坐忘峰,更好似随时都会倾倒崩塌一般。

童儿心神摇动,脚下更站立不住,只知道死揪着灵机的袍袂,放声尖叫。叫声未停,耳边又是“喀嚓”一声响,身后火光明灭,刚刚他还爬过的大树已被电光劈成两段,熊熊燃烧。

电光闪动间,灵机面沉似水,伸臂护着童儿,任惊雷狂电倾泄而下,临崖而立的身躯仍巍然不动,自有精纯剑气,护持周身。

静立数息,待灵台转清,他仰面向天,瞳孔中金光流转,却是以“流火赤金瞳”的法门,体察天地异动的源头。

与此同时,整个通玄界,不知有多少修士如灵机一般,将目光投向天际。

也在此刻。李珣笔锋顿挫,收笔做结。他似乎不知道外面天地的异变,只是轻轻吹干墨迹,又引来山泉水,洗净砚池并软毫上的余墨,将余水吸干,悬在笔架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