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亲生子小说 第一章

顾天涯没好气的伸出手,轻轻在李明珠脑门上弹了一个脑瓜崩,故作呵斥道:“你吓唬他做什么?仗着小聪明就会捉弄人。”

李明珠一点也不畏惧,反而嘻嘻道:“我怎么捉弄他了?”

顾天涯又弹了小姑娘一个脑瓜崩,板着脸道:“那些暗谍的手里拥有各种秘宝,乃是你们嫦娥姑姑专门制造的宝物,所以这个组织除了顾氏之人可以掌控,任何人想要觊觎都会受到嫦娥的惩罚。”

说着瞪了小姑娘一眼,道:“你让李冲去接手暗谍,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吗?看把他给吓的,脸色都发白了。”

李明珠这才可爱的吐了吐舌头,笑嘻嘻的认错道:“我就是试试他嘛,说不定就能试出来李冲堂哥是个心怀野望的人呢!”

李冲吓了一跳,连忙道:“不敢,打死我也不敢。”

伸手抹了一把冷汗,满脸惶恐的又道:“明珠堂妹,求你别再捉弄我了行不行?哥哥我又不是傻子,就算是傻子也不敢动这份心思啊。”

李明珠眨了眨眼睛,终于轻轻点头,明明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语气却像是苍苍老者一般深邃,悠悠然道:“希望李冲大哥能记住今天的话,莫要将来走到咱们堂兄妹生死相见的局面。”

李冲毫不迟疑开口,郑重道:“如果真有那一天,必然是我死,你生,但是明珠堂妹还请放心,哥哥我从小就是个贪生怕死的人。”

表面看似是在说自己贪生怕死,其实是发誓自己不会去走那一条路。

李明珠嫣然一笑,恢复了小姑娘的可爱。

但是李冲已经被吓的心惊肉跳,额头上分明有冷汗涔涔。

他不敢再待在书房,急急拱手告退道:“启禀姑父,侄儿今天的汇报已经结束,若是您没有其它吩咐的话,侄儿想去城里转悠转悠,各国商队扎堆而来,必须谨慎盯着他们……”

顾天涯温厚一笑,宽缅他道:“你虽是担负了职责,但也不要太过劳累。今天就这样吧,给你放一次假,去城里转悠转悠也好,找个酒楼吃吃喝喝轻松一回。”

说着停了一停,关怀又问道:“缺不缺钱用?缺的话姑父拿一点给你。”

李冲连忙摇头,道:“不缺钱,不缺钱,侄儿在城里置办了一处店铺,这半年赚的钱财足够花销。”

顾天涯再次温厚一笑,点头道:“那就去游逛吧,放个假轻松轻松。各国商队暂时不用盯着了,我会亲自接手这件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涉及布局,以你们的层面暂时还帮不上忙。若是继续参合,反而有所不利。”

李冲这次连疑问都不敢发,恭恭敬敬的拱手行礼道:“侄儿告退。”

转身急匆匆出门,看架势就像是仓皇而逃。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顾天涯才没好气的瞪了李明珠一眼,道:“你这个小丫头,把人家吓坏了。”

李明珠嘻嘻而笑,满不在乎的道:“震慑震慑而已,以防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幸好这位堂哥是个聪明人,知道进退才能被咱家重用。”

顾天涯又瞪一眼,道:“李冲本来就不是个有野望的人。”

李明珠仍旧嘻嘻而笑,道:“野望是会随着权力而增加的,我可不想将来某一天下令杀死他。毕竟是我的堂兄,杀了有些于心不忍。”

顾天涯叹了口气,道:“你才是个七岁的孩子,过早的使用宿慧会让你童年很无趣。姑父正是因为不想让你活的太累,所以才会把你当成一个孩子看待。”

李明珠抿了抿嘴唇,小脸蛋现出孺慕的幸福,答应道:“有您疼爱真好。”

小姑娘突然探手入怀,笑嘻嘻的将一本册子拿出来,道:“姑父,我的家庭作业。今次我真的很乖哟,写作业的时候没有抵触情绪……”

这是讨要夸奖的意思。

顾天涯温厚一笑,伸手轻抚小姑娘额头,宠溺道:“难为你了,明明拥有宿慧还要写作业。希望你不要生姑父的气,因为姑父真的不想让你的童年太无趣。”

“我知道呀!”

李明珠点了点头,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一眨,嫣然笑道:“姑父让我写作业,是把我当成正常的小孩子对待,既能让我重温童年时光,又能给其他孩子当个表率,顺便还能哄哄我的父亲和母亲,让他们欣慰我是个爱学习的好闺女。”

顾天涯莞尔而笑,手指头轻轻一点小丫头脑门,道:“人精。”

李明珠很享受这份宠溺,小脸蛋再次现出孺慕的幸福。

小丫头轻轻用脸蛋蹭着顾天涯的手掌,就像是温驯的小猫儿一般眯起眼睛。

忽然口中喃喃呓语,语气柔柔的道:“姑父您知道么,其实我上辈子只活了十四岁,从小是个孤儿,不曾享受过任何亲情。我有先天性心脏病,生下来就被父母遗弃,那十四年,我活的很艰辛。”

顾天涯心中一疼,手指微微颤动起来。

他目光怔怔看着小丫头,眼眶隐隐有些发酸,足足良久之后,方才喃喃的怜悯道:“竟然只活了十四岁……”

他伸手再次抚摸李明珠的额头,柔柔低叹道:“咱们爷俩上辈子都不是幸福的人。”

这句话显然是有感而发。

李明珠的瞳孔明显一缩。

小丫头目光死死盯着顾天涯,像是首次发现了惊天大秘密。

直到好半天过去之后,小丫头才从震惊中转醒,满脸不可思议的道:“姑父,您也没喝那碗汤吗?怪不得您一直都不担心我的宿慧,原来您自己也是带着宿慧降生……”

顾天涯仰头看着天际一片白云,仿佛呓语般道:“到底是庄周梦蝶?又或是前尘往事?”

他忽然甩了甩脑袋,低下头面色变得郑重,轻声叮嘱道:“这是咱们之间的大秘密,你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的话,会吓坏他们。”

李明珠懂事的点点头,猛然像是想起什么,小声问道:“连嫦娥姑姑也不能告诉吗?”

顾天涯微微一怔,随即温声开口,淡淡笑道:“她倒是不必瞒着,她的情况比咱俩更加离谱。虽然咱们爷俩拥有着宿慧,但是毕竟还是活生生的人,可你嫦娥姑姑她不一样,她应该算是更高层次的物种。”

乱亲生子小说 第二章

三天之后的傍晚,安西军在嗢昆河畔停住了脚步。阳光照亮大伙身上的铠甲,流光溢彩,瑞气萦绕。

临时搭建的中军帐前,张思安、逯得川和路广厦三人翻身下马,将三颗冻得发硬,上满挂满暗红色冰渣包裹拎在手中,对着迎出来的牛师奖和张潜躬身行礼,“报,大都护,行军长史,我等率领两百名兄弟,在拔野古部的帮助下,斩杀突厥可汗墨啜,右设且訇及伯克嘉缺,持首来献。这里,便是他们三人的首级!”

“好,好,弟兄们辛苦了!来人,带阿始那墨棘连,阿始德暾欲谷和阿始德啜,让他们三个,分别辨认首级!”尽管事先已经得到了通报,牛师奖依旧喜不自胜,快速将三个包裹全都接了过去,双手拎在半空中高声吩咐。

“遵命!”亲兵们答应一声,快速去俘虏营拉突厥左贤王阿始那墨棘连、内相阿始德暾欲谷和外相阿始德啜。安西大都护牛师奖则用手将包裹拎在眼前,仔细观摩,仿佛在欣赏三件无价之宝。

虽然隔着一层麻布,隐约只能看到头颅轮廓。而突厥贵族的长相和打扮,在唐人眼里看起来都差不多,很难辨认出到底哪个是哪个。但是,老将军的脸上,依旧露出了熏然之意,如饮醇酒。

从他二十几岁开始,骨托鲁可汗、黙啜特勤和元珍达干三个突厥名字,就如同抹在大唐将士脸上的狗屎一般,让大伙无法抬着头呼吸。

这三名突厥白眼狼,凭着在大唐军中做将校时学到的本事和积累下的威望,以七百叛军起家,在短短几年之内,横扫整个草原。非但打得草原各部,纷纷俯首帖耳,并且屡屡率军南下,将黄河沿岸各地,都当做了突厥人的猎场。

四十余年来,大唐不是没有对突厥用兵,可直到启用张仁愿之前,每次征讨后突厥,要么是因为种种原因半途而废,要么是损兵折将。

而率部征讨突厥的大唐宿将,仿佛都中了诅咒一般,在这四十多年里,也罕有人得到过善终。

光宅元年(公元684),左武卫大将军程务挺击败骨托鲁可汗,威震朔州。第二年,程务挺就因为上书替裴炎辩解,被则天大圣皇后下旨处斩于军中,诛杀三族。突厥人闻之,设宴相庆,连醉数日。随即设程将军祠,每次南侵,请其英魂保佑自己能旗开得胜,以抒程家满门被杀的怨气。

垂拱三年(公元687),燕然道大总管黑齿常之再破突厥于右北平。未几,黑齿常之蒙冤入狱,因受不了酷吏折辱,悬梁自尽。

自那之后,征讨突厥,就成了大唐武将的畏途。谁也不愿意担任主帅。打输了,难免葬送一世英名。打赢了,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步程务挺和黑齿常之两人的后尘。

倒是跟突厥和亲,总是能得到大唐满朝文武的支持。包括派遣武延秀去突厥入赘!

如此一来,后突厥,越打越强,渐渐成了压在大唐背上的一块巨石,让整个国家,都被压得步履维艰。

四十年来,在突厥人的支持下,契丹屡降屡叛,让辽东各地,不复昔日安宁。

四十年来,在突厥人的支持和打压下,骨利干、黠戛斯、葛罗禄等部,也跟大唐日渐离心,甚至屡屡出现在南下劫掠的队伍当中。

四十年来,大唐通往安西四镇的道路,在突厥的挤压下越来越窄,甚至在嘉峪关那边,只剩下祁连山下窄窄的一条线。

四十年来,只要安西四镇有事,背后就活跃着突厥的影子。包括去年娑葛搅乱四镇,最初,也是黙啜的一支偏师,忽然出现在碎叶城下,才导致周以悌在稳占上风的情况下,被娑葛杀了个大败,进而碎叶城内的数万大唐百姓,都被娑葛当成了献祭的牛羊!

……

作为大唐军中的一名老将,四十年来,突厥人的每一次胜利,牛师奖都感觉自己好像被狠狠抽了一记大耳光。他本以为,自己有生之年,已经无法洗雪耻辱。而今天,突厥可汗墨啜的脑袋,却被他拎在了手中。

此番答应与张仁愿合力征讨突厥,牛师奖甚至在心中做好了准备。万一自己也中了诅咒,就趁着圣旨未到军中之前,策马冲阵而死。如此,朝廷念在他血洒沙场的份上,也不会太为难他的家人。而今天,诅咒没有发作,他却已经将突厥满朝文武,一网打尽。

试问,他如何才不会欣喜若狂?!

欣喜若狂的老将军,顾不上别的事情,只管找人核实首级的真伪,以免墨啜假死脱身,日后再继续搅风搅雨。而作为行军长史,张潜却不能像老将军一样高兴过头,赶紧笑着将张思安、逯得川和路广厦三人叫到一旁,询问三人可否受伤,以及与三人同行的其他弟兄们损失如何。

“托镇守使的福,属下三人都毫发无伤!”尽管累得直打晃,张思安依旧强撑着替大伙回应,“教导团那边的,跟着属下一起去了九十三人,轻伤十六个,但是全都平安归来。细柳营那边最初去了一百零七人,殉国五人,轻伤十一人。无论轻伤者,还是死战殉国者,属下将他们全都带回军营里来了。”

“张参军,你带几个人,去帮忙厚葬殉国的弟兄,让随军木匠使出全身本事,打造最好的棺材。”张潜轻轻叹了口气,朝着记室参军张旭低声吩咐。“顺便安排郎中,给受伤的弟兄们仔细诊治,只要能保住他们的性命,就不惜任何代价!”

“遵命!”“多谢镇守使!”张旭立刻拱手领命。张思安、逯得川和骆广厦三个,则红着眼睛躬身,替弟兄们感谢镇守使的厚待之恩。

“你等这次能将墨啜的首级砍下来,等于为大唐解决了心腹之患,怎么厚待都不为过!”张潜摆了摆手,笑着回应,随即,又问起了追逐战的详情。“你们当时是怎么判断出,墨啜向哪个方向跑的?他身边带了多少人?两天两夜没你们的消息,我正准备安排人手去找你们呢,结果,没等安排好,斥候已经把捷报送了回来!”

“多亏了逯得川,他料定了墨啜养尊处优久了,肯定没有力气步行逃命。而墨啜身为可汗,坐骑总得是宝马良驹,才能彰显其身份尊贵。”张思安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认真地解释,“所以,我等就先从俘虏口中,逼问出了突厥可汗的坐骑存放在什么位置,然后一边请任校尉代替大伙向镇守使汇报,一边去找墨啜的坐骑……”

原来,逯得川心思机敏,根据以前突骑施各部长老们发达之后就喜欢摆谱的习惯,推断出墨啜肯定不会像寻常突厥小卒那样钻山沟逃命。而好歹身为一国可汗,墨啜的坐骑,也肯定得是名种名血,才配得上他的身份。

所以,三天前的决战之夜,大伙追接连追杀出七八里远后,却始终找不到墨啜的踪影,就干脆先去找墨啜的坐骑。

于是乎,大伙在突厥人的临时马厩里,非但发现了墨啜的逃命方向,还解决了自己的坐骑问题。然后跳上马背,一人双骑,跟着墨啜留下的马蹄印记,以及宝马良驹留下的异常粪便,紧追不舍。

那墨啜做大汗做久了,养尊处优,没有力气长时间持续骑马赶路。墨啜的坐骑,平时跟主人一样养尊处优,跑得虽然快,却吃不得路上随便抓来的野草,体力难以为继。因此,追到了第二天中午,大伙就咬住了墨啜的背影。

当时墨啜身边,还有五六百名忠心耿耿的死士,如果墨啜鼓起勇气,带领死士们反扑,未必不能将张思安等人逼得知难而退。

乱亲生子小说 第三章

打着散步的借口,安琉璃在院子里四处乱转。

她原本是被安津美硬拉进来的,起初还想着把安津美糊弄住,再找机会逃走。

可进了宅院,安琉璃才算明白什么叫一入侯门深似海,宅院里到处都是巡逻的士兵,走几步就有岗哨,就算几个狗洞都被用

文学

砖石封死,她想逃出去,根本不可能。

就在安琉璃四处乱转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男人蹲在地上。

“喂,你多大的人了,还和个孩子似的,玩蚂蚁?丢不丢人?”

听到安琉璃的话,阿呆立刻抬头,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安琉璃一眼就看出阿呆智力上有问题,好奇的问道:“你怎么来的?”

“老爷带我来,我就来了。”

“老爷?叶天?”

“不知道,老爷就是老爷。”

安琉璃也知道,和这么一个家伙交流是白费力,眼睛一转,笑着说道:“你一个人玩多无聊呀,走,姐姐带你玩去?”

年纪明显比安琉璃大的阿呆一听这话,开心的丢到手里的小树枝,满脸欢喜的跟着安琉璃离去。

安津美也知道自己这次有些冲动,会给父亲带来很严重的后果,可人生在世,不能只计较利益上的得失。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安津美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和叶天闲聊了几句,确定叶天不需要自己的帮助,反复交待叶天帮忙照看好安琉璃后,也不久留,直接带着家兵们离去。

她刚一走,苏有才就好像幽灵一般飘到叶天的面前。

看得出来,翻了大错的他日子不好过,昨天肯定是一夜没睡。

“陛下,安琉璃不能留。”

“为何?”

“她对陛下心中有恨,留在陛下身边,太过危险,刚刚暗探回报,安琉璃和阿呆成了‘朋友’,如今她正利用阿呆去探咱们的暗哨和陷阱。”

叶天原以为安琉璃只是叛逆,可利用一个智力有缺陷的人,品行也太差了。

发现叶天眉头皱了一下,苏有才立刻说道:“陛下,微臣看安琉璃起色不好,她父亲就是得了绝症,她有遗传病,也不是不可能的。”

“混账!安津美刚将人交托给朕,朕反手就……此事不要再提,派个人

文学

盯着点就行了,做好你该做的事情!”

马屁拍到马蹄子上,苏有才急忙请罪,灰溜溜离开。

安琉璃不知道自己差点就被病死了,还在用厨房里偷出来的麻糖哄骗着阿呆。

此时几个男人正好路过,阿呆突然尖叫一声,好像受惊的兔子,躲在安琉璃身后瑟瑟发抖。

“混账东西!乱叫什么?吓我一跳,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在这里待着,你说我们是什么人?还敢问我们?我问你,你又是什么人?”

立千结冷哼一声,身边的沙山立刻解释道:“瞎了你的狗眼,我家少爷,乃是庆阳公之子,还不快跪下请罪!”

一听立千结的身份,安琉璃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补元丹的生意中,也有庆阳公的府份子。

“原来是大户人家的孩子,难怪一点礼数都不知道,阿呆,咱们走。”

商队被劫,药品被抢个干干净净,立千结心里本就憋足了火气,如今一个奴婢都敢对自己无理,让他彻底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