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岳双腿之间 第一章

其实,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么多的武者。

即便是华国这样拥有着几千年传承的古老国家,武者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施清海之所以能经常见到武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自身实力所引起的连带效应。大多数普通人,终其一生可能都没有半次接触到武者的机会。

文学

而在光头看来,那位帅得过分的男人细皮嫩肉,身上毫无半点真气,绝对与他之前杀过的众人一模一样。

面对他的铁砂掌,那年轻人绝对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只能如任他蹂躏!

“天助我也,你是真的找死……”

光头狞笑低语,现在是互联网时代,虽然说他脑袋上的关系网够硬,但有时候面对旁人的摄像或者风言风语也会遇到不小麻烦,可是这年轻人竟然像是自寻死路一样,自己一个人跑进了老旧胡同里!

这不是粪坑里找石头,找死么!

大步流星赶上去,光头一身夹克随着微风吹过显得格外潇洒,这一刻的他好像是电影里的主角一样,身上光芒万丈。

“不是没有杀过人,但像你这么帅的人,还是头一遭。”

跟着年轻人的脚步走到胡同深处,光头原本狰狞的笑容突然愣了一下。

因为,这是个死胡同,周围没有半点人家。

这年轻人,走到这里来做什么?

“小子,你这一副好皮囊破坏了也可惜,是个当明星网红的材料,怪就怪在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罢!”

光头重新恢复笑容,昂首阔步地朝着施清海走去。

他不必去思考为什么,在强大的武力面前,所有的计谋都只能是徒劳无功!

施清海面带微笑,这样的微笑让光头原本坚定地步伐出现了一丝迟钝,随后以更快的速度冲击向前!

右臂高高抡起,光头把拳头用力地甩向施清海!

“嗡……”

空间骤然静止,丧失了一切声音,光头原本阴冷的变成了震惊,完全静止的四周只余下连绵不绝的耳鸣声,这是他纵欲过度留下的后遗症!

此时,光头正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停在施清海面前一步,他的手臂好高高举着,身上肌肉绷紧,短短的夹克被他穿出了十足的反派范!

无论如何,光头都动不了了!

“他妈的!”

“饶了我,饶了我!”

光头震惊的眼神迅速演变成惊恐,心里疯狂呐喊着求饶,他不是没有见过高手,但像是这种魔法将他完全凝固的,光头这辈子是第一次见到!

糟了糟了,这次阴沟里翻船了!

“呼……”

施清海轻轻吹了口气,如夏日晚风的呢喃。

于是,光头身上血液迅速涌动,瞳孔充斥着猩红,脑袋剧烈疼痛,最后被一片血红色的世界淹没!

0.01秒。

“砰!”

四周的空间再度回归正常,空气涌动,光头壮硕的身子颓然无力地倒下。

施清海一只手提着光头,嘴巴叼着一根烟,施施然走了出去。

现在的他当然不可以让空间完全凝固,这样类似于掌控规则的能力即便是黑龙都难以真正做到,只不过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碾压罢了。

对付光头这样刚入门的武者,施清海要杀他,真的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挺岳双腿之间 第二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

文学

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挺岳双腿之间 第三章

下午五点半。

回到家的时候,客厅没人,姜禾左右看看,见卧室开着门,走过便瞧见许青半躺在床上,靠着床头,手里拿着她当初的草鞋在摆弄。

“你回来怎么没声的?!”

许青吓了一跳,下意识把手藏到背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

“……”

姜禾眼神复杂地看着他,嘴唇翕动两下,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身去冰箱那边。

“不是……你听我解释,我就是突然对唐朝的穿着好奇,真的,你看我书还在这儿掀着呢!”

许青拿着书跑出来,正翻到‘服饰风俗’那里,帷帽、女胡帽、裙、衫、帔一堆隋唐服饰介绍。

姜禾算是贫民,所以用不上那些繁杂的衣服……可能也根本没穿过,书上也没详细记载他们穿什么,只寥寥几笔带过。

这个草鞋害人啊!

许青看着姜禾的眼神,心里咯噔咯噔,口嗨开玩笑是开玩笑,这下被抓个现行,是真的摘不掉变态的帽子了。

天可怜见,这次是真的在研究穿衣风俗……

“嗯,我相信,你让开一下。”

姜禾低着头钻进去厨房,不想和他谈论什么鞋子的事。

“你信个鬼!”

许青无力地垂下拿书的手,坐回椅子上,另一只手拿着草鞋抬起来看看,想扔出去又舍不得。

“其实你在外面玩的开心的话,也可以和朋友一起找地方吃饭,微讯里不是给你留了挺多花的吗,请那个老女……那个叫什么萍吃点喜欢的,我自己在家也不是不会做。”

他把书放回书架上,拿着草鞋坐回沙发上捏捏摸摸,道:“不用老想着到点回来,偶尔几次没事的。”

“嗯……好。”

姜禾在厨房里应声,停了一会儿道:“我们今天去玩滑旱冰了。”

“好玩吗?”

“挺好,嗖嗖的,飞一样的感觉。”

“……你会滑?”许青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学一下就会了,那么简单。”

姜禾说着话走出来,看他一眼,接着转身进去卧室。

许青想了想,意识到哪不对了,飞一样的感觉?

“你没有真的穿着轮滑飞起来吧?很吓人的我跟你讲。”

“我又不傻,就是滑的快一点,萍萍还说我骗她,说自己没滑过,结果滑得比她都快。”

姜禾早就接受了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这个身份——只在许青面前的时候才把拳头捏得咔吧响,别的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

她抱着一叠整整齐齐的衣服出来放到许青面前,是当初换下来的粗布麻衣,洗干净晾干以后有些硬硬的,现在穿习惯了现代衣服,摸上去更是有些硌手。

“你想看就看看吧,那时候我们都是穿这个衣服的。”

姜禾把衣服放下,又转头钻进厨房。

“你信了?”许青惊喜,就说嘛,他怎么可能是变态……

姜禾没说话,许青也不以为意,拿着粗布麻衣捏捏摸摸,感觉粗糙得很。

这要是穿到身上……

光是想想就觉得难受,不过看针脚缝的很密,粗麻线在接口处整整齐齐,线头也被剪的很短——应该是剪的,那么粗的线用牙齿咬太难了。

许青看了片刻,拿起衣服抖一下,一条叠得整齐的白布条从衣服里面掉落出来。

他愣了愣,才想起来这是干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