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一章

依照赵磐的这个打法,长期的袭击战,除了会为他们万界文明的财政带来明显的压力之外,对于身处前线,长期频繁出击的机甲部队的机师们来说,那对精力和体力的消耗,也是非常大的。

哪怕是在已经将机甲部队分为两队,轮流出击,中间更是几次撤回天王星基地进行休整,让机师们好好调整状态,恢复精力的情况下,时间一长,徐稷和沃尔他们的状态,也依旧是不可避免的接近了极限……

再这么打下去,伴随着状态的下滑,机甲部队的战斗力也难以得到保障。

赵磐深知,巴哈特元帅绝不是一个好糊弄的对手,一旦被对方抓住这个机会,机甲部队必然是得付出惨痛的代价。

而为了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赵磐赶在机甲部队还有一定余力的时候,就向他们下达了撤退命令。

身处天王星战场的虚空基地之内,确认了机甲部队已经顺利后撤的消息,赵磐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的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另一件事上。

“还需要多少时间?”

“快了,三个月左右。”

“左右?”

显然,赵磐对于这个‘左右’并不是特别满意,做事严谨的他,更希望得到一个更加明确的数字,而不是一个大概。

而对于赵磐的性格,对方无疑也是有数的,对此,他只能表示……

“赵元帅,这世上又哪有绝对精准的事情?更别说,我现在也无法亲自确认它的状况,只能根据时间和一些感应,做出一个简单的估测。”

“在这期间,要是发生个什么意外状况,亦或者是受到什么影响,结果比预期的慢上一两个月,亦或者是早上一两个月,那都是有可能的。”

对于这一番话,赵磐在理解对方难处的同时,也是为这个误差而感到头疼。

这时间按‘月’来算的误差,未免也太大了一点吧?

当然,他也知道,对方就是以此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事情,是存在着时间上的误差的,而这个误差的时间,可能大也可能小,让他提前做好一个心理准备。

距离天王星大战结束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七个月。

对于一个星系级别的战争来说,这中场休整时间也算不上长,毕竟这星系之间的距离摆在那里。

尤其是带着补给物资的后勤舰队,想要跨越第三方区域,抵达他们前线大军现在所处的这颗星球。

哪怕是直接走空间通道,再快也得耗费一年半载的时间。

因为像这种带着大量补给物资的舰队,他们的速度大多快不起来。

如果将空间通道比作高速公路的话,那你在开上高速公路之后,这车速的快慢,也是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移动效率的。

同时,像白泽、罗勇这些在之前大战中战死的将领,他们的灵魂水晶在这个时间点,也还并没有冷却完毕,甚至人都才刚刚从首都出发

文学

,准备搭乘飞船,赶往前线。

这七个月下来,从两边打袭击战的力度来算,他们万

文学

界文明的恢复环境,肯定是要比帝国军要好上一些的。

但帝国军毕竟是拥有着更加雄厚的资源和底蕴。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二章

彭县二中彻底的出名了,它的出名并不是因为学校的教学质量如何如何的好,老师是如何如何的优秀,而是因为一个不满十八周岁的学生。

吴良庆幸自己这些天没有去学校,要不然自己恐怕根本没有机会脱身,听说来学校采访的人数量之多让人不敢想象。

……

吴良自掌管了花七名下的几个场子之后,便决定了将场子的业务进行调整,同时将花七手下的那些得力干将也一一收回。

其中之一就是杨中天。

杨中天跟吴良打过太多次交道,对吴良的手段自然也非常了解,不过在吴良的重利之下,杨中天彻底的折服了,并成了吴良的一把手。

然而花七的二把手魏强,就是那个深夜在烧烤摊里打劫吴良和冯晓莫数人的家伙,吴良却直接选择不用,仗势欺人,蛮横乡里的土匪,对吴良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吴良觉得动感夜总会里的主管徐峰此人不错,首先是忠诚,第二是懂管理。

然而得知徐峰的儿子徐强后,(也就是校园里带人打自己的那个毕业班里的老大,最后被自己一脚踹了个阑尾炎的那个)。终于明白为什么徐强不愿意在自己手底下干了。

吴良向杨中天寻求办法,在杨中天的指引下,吴良去医院里多次和徐强接触,最终化解了二人的矛盾。

矛盾解开,徐强劝父亲徐峰回吴良的场子工作,徐峰自觉对不起儿子,最终答应了他,成了吴良的二把手。

自此吴良在彭县的地位如日中天,逍遥自在。

然而半月后,慕容静还是选择了离开,得知陈升现在的状况,慕容静自觉二人不是同一条路。

吴良多次挽留无果,疯狂一夜过后,慕容静带着心底的遗憾回到了南海市的老家。

冯晓莫回家应付父母的婚姻后回来继续跟吴良在一起。

然而一天晚上,冯晓莫回到了妹妹冯小雨的住处看望她,不经撞见了躺在吴良怀里安睡的妹妹,于是选择了退出和原谅。

冯小雨自觉对不起姐姐,便选择和吴良分手。

然而情窦初开的冯小雨和冯晓莫最终没能忍耐心中的空虚,二人和好如初,最终三人在了一起。

一天杨小曼带着张小艾在哥哥杨中天的安排下,在彭县二中的餐厅里吃饭,吴良也受邀来到了这里。

杨小曼看见了吴良,忽然想起什么。

杨小曼对于吴良的那些歌曲异常痴迷,见到本人更是欢喜交加,于是对吴良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吴良见杨小曼单纯可爱,高挑的身材以及修长的身段,根本也没打算矜持。

一次在二人看完电影吃完饭,杨小曼对吴良表白,吴良二话不说,先占了一顿便宜,顺便找个小旅馆折腾了一番。

……

三个月后,

周荷忽感觉身体不适,最后在家人劝说下去了医院。

检查单子上的黄体酮数值表明自己已经怀孕数月了。

周荷吓得不知所措,当场在医院里哭了起来。

由于月数太多,医院建议为了自己以后身体着想,最好不要流掉。

数天过后,周荷约见吴良,告诉他事情的结果。

吴良也吓了一跳,开了个玩笑道,

“要不我娶你?”

周荷一脸怀恨的目光看了看吴良,最后低头道,

“好!”

“你想的到美!”话没说出后,吴良又咽了回去,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最终吴良决定为了孩子暂时照顾一下周荷。

半年多过后,孩子出世。而吴良在照顾周荷的时间内,周荷心结解开,最终和吴良领了证,给孩子落了户。

三年后

……

吴良自那次车祸之后,送到医院抢救,因路上耽误导致抢救不及时,最终医院宣布死亡通知。

然而在得知吴良死亡消息之后,慕容家族便主动解除了慕容可可与吴良的婚约合同。

吴三听说吴良死亡的消息后几乎从未合过眼,多次大闹医院却依旧不能让吴良起死回生。

吴三却坚信吴良没有死,也坚持不让医院处理吴良的尸体。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三章

江湖武林,乃至整个天下,俱都纷纷扰扰之际。

一处普通的山谷之中,却是幽静非常。

几处茅屋搭在一起,冒出袅袅炊烟,篱笆里有一只老母鸡正带着小鸡踱步,一派平安喜乐之气息。

钟神秀穿着一身粗麻葛衫,老神在在地望着石羽在一片空地上练功。

这小子药砂掌终于修炼到尽头,可以转修其它高深武学了。

但钟神秀看这笨蛋徒弟成就有限,一辈子能到宗师,怕便是祖坟冒了青烟——如果他不出手相帮的话。

只不过,看到疯道人之后,他心里的一些想法,又渐渐被改变。

‘宗师也就罢了,大宗师的确就是一个个信标,容易为这个世界带来苦难……因此,这方天地实际上并不待见大宗师……’

‘当然,大宗师武力高强,一些小灾小难,凭借自身武功便可以强行度过……’

‘但是,遇到真正的劫难,便不好说了……光看此次这一场大劫,何其惨烈,虽然有着帝通天谋划之故,但阴谋能如此顺利进行,也足够说明一些问题。’

实际上,此时世界上剩下的大宗师,便只余下他一个了。

钟神秀隐约便能感受到天地的桎梏,那已经不再增长的天秀点,便很能说明问题。

‘天道无私啊,当初奖励我的是你,现在排斥我的,还是你……’

钟神秀望着天穹,目光中颇有些幽怨。

相比起来,疯道人便聪明许多,直接自废了武功,反而一直活得好好的。

‘但是……我可不是疯道人,也不用自废武功,反正总是要离开的。’

既然在此世已经没有好处可捞,离开也是正常选项。

钟神秀望着浆洗衣物回来的魏红药与燕无双两女,脸上浮现出一缕笑意。

“感觉如何?还适应么?”

他看向燕无双,开口问道。

“尚可……”燕无双拢拢鬓角散乱的发丝,微笑回答:“不用再背负一切……彻底放下,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不知道是预感,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位女神捕最终选择放弃武道,就以一个平常人的身份生活。

钟神秀尊重了她的意见。

就在他想讨论今晚吃什么的时候,突然眼睛一动,看向山谷之外。

在那里,一位宗师带着几位弟子,抬着礼物,恭敬走到谷口,传音道:“金剑门慕容剑,求见荀大宗师!”

钟神秀瞥了眼旁边的燕无双。

燕无双立即道:“金剑门,合野郡宗门之一,门主慕容剑,普通宗师,未入地榜……算是本地地头蛇了。”

“我就说……隐居哪有如此简单?”

钟神秀一捂额头。

山药帮这许多人,哪怕扮作商旅,也有些引人注目。

而隐居一地,说起来容易,但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总得跟外界交流购买,这就容易露出破绽,特别是对于那些地头蛇而言。

‘由此可见,要是我决心带着山药帮隐居,恐怕过不了多久,便会被大武朝打上门来……’

钟神秀暗自叹息一声,朗声回道:“请进来吧。”

没有多久,慕容剑便带着几位弟子进来,看到钟神秀,立即大礼参拜,哭诉道:“自邪帝踏皇宫,横压当今世以来,天下乱战,诸侯四起,民不聊生,魔道四出,天下武林风雨飘摇啊,那些魔崽子仗着不死邪帝撑腰,气焰嚣张不可一世,我等正道死伤惨重……奈何疯道人了无踪迹,我等特来请荀大宗师出山,保一方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