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 第一章

韦恩这一波,又是追冒慕斯,又是摔倒后爬起来狂奔暴扣。

尽显现役第一人本色。

慕斯被瞪了一眼后也觉得挺艹,这个联盟还没几个人敢那样瞪我呢!

刚刚只是个意外,我对背身进攻还不太熟练!

这才两分而已,韦贼你别高兴得太早!

热火队发起了第二次进攻,这一次慕斯没有继续单打,而是全队给雷.阿伦做了一个战术。

君子雷作为队中为数不多靠谱的射手,地位这一块拿捏得还是非常稳的。

所以,他的出手优先级,在某些情况下甚至高于波什。

君子雷也很想尽早打入加盟热火后的第一球,搏个好兆头。

但……

“托尼,大家熟人熟事的,有介个必要吗!?”君子雷发现自己根本跑不出空位来!

托尼这小崽子烦死了人了!

不要缠着我,你不要再缠着我了,莫挨老子!

托尼和君子雷毕竟是当过队友的,所以托尼对君子雷的跑位习惯也有所了解。

而且本赛季,托尼的目标就是一个——最佳防守一阵!

因此,他不会允许任何人在自己头上肆无忌惮地得分。

这个时期,确实是托尼拿防守一阵的最佳时期。

弟韦、科比等人都开始走下坡路,哈登等新生代二号位又还没有成熟。

放眼全联盟,能在托尼头上随心所欲得分的后卫确实不多。

朝着最佳防守一阵的目标,托尼就硬扒拉君子雷,让他跑无球都无法安安心心。

君子雷也不是没有跑出过转瞬即逝的接球机会,但无奈查尔莫斯水平有限啊。

他拿着球瞄了又瞄,就是传不出去。

慕斯急得直跺脚,最终亲自去给君子雷做了一个掩护。

托尼被强壮的慕斯挡住,君子雷也终于跑了出来,成功接到篮球。

但他刚把球出手,韦恩便从侧面跳出来,将球盖掉。

连续两个盖帽!

“不愧是上赛季最佳防守球员,韦连续两个回合盖掉了热火队的出手!”

在解说员的呼喊声中,库里冲上去捡到了被扇出去的篮球。

韦恩当时就紧张了,后脊发凉。

“别扣别扣!”韦恩冲库里大喊道。

妈耶,看见库里快攻可太恐怖了!

场边,克莱却对着库里喊:“扣啊扣啊!大风车啊兄弟!”

好家伙,不愧是水花兄弟,满脑子都是扣篮!

虚假的水花兄弟:狂飙三分变态准。

真实的水花兄弟:隔人暴扣变态狠!

“汤普森你丫闭嘴!”武圣是知道库里的厉害的,所以赶忙制止了汤普森这种拱火的行为。

还好,小学生今天没有上头,跑上去后用一个平民上篮打成了反击。

小学生表示我还是知道轻重的,这种比赛怎么能胡乱扣篮呢?

再说了……

在完全无人防守的情况下扣篮,无法彰显我霸道的扣篮能力啊!

我是波特兰卡特,扣篮只玩隔扣。

反击打成,开拓者4比0领先。

就目前这两个回合来看,开拓者队的防守依然是联盟第一强悍。

就连慕斯都无法撕开的防线,全联盟估计也没有几支球队能够突破了。

君子雷计划失败,到头来,热火还是得靠球星单打。

这一次,韦德成功突破马修斯在中距离急停跳投得手,这才帮热火打破了得分荒。

不过很快,库里又用一个突破分球助攻加索尔中投命中,分差还是没有缩小。

库里今天几个回合打下来,表现都相当出色。

特别是他的突破,比之前更有威胁了。

因为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夏天,小学生适当增加了体重,挂上了肉,这让他的突破比以前更加随心所欲。

现在的他虽然总体来说还是瘦,但可比刚进联盟是壮了许多。

这是库里进入联盟的第三年,他也是时候该从一个小透明,朝着球星的方向进发了。

库里要照现在这状态打下去,到明年夏天,肯定能够和球队顶薪提前续约。

热火是一顿操作猛如虎,回头一看原地杵。

今年夏天又是巴蒂尔又是雷.阿伦的,但现在还是打得相当被动。

慕斯静下心来,缓缓跑到前场。

他还是觉得,要以身作则。

刚刚过去的那个休赛期,韦德可是公开表示让权了。

慕斯就是这只球队最中心的核心。

没点表现,对得起我韦兄的一片良苦用心吗?

这一回,詹姆斯在三分线外继续持球,准备第二次单挑韦恩。

韦恩丝毫不惧,这个联盟能扛住慕斯的人不多,但韦恩觉得自己绝对算一个。

慕斯面对认真防守的韦恩,试着连续胯下运球。

但韦恩压根就不吃这套,慕斯的假动作,还是那句话,只有他自己在戏里!

见此情形,慕斯又往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准备冲刺。

他一头往自己右侧扎去,却扎扎实实地撞到了韦恩的胸口上。

韦恩被这巨大的冲击力顶得往后退了一步,但很快又挺起胸膛贴了上去。

慕斯的进攻尝试再度失败!

慕斯有点方,这可咋整啊,全世界都看着呢。

此时,距离24秒进攻时间耗尽,只剩下几秒钟了,詹姆斯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于是,这个热火6号又往后退了几步,再度加速!

韦恩全神贯注,他知道,一旦慕斯发狠也是不好对付的。

所有人都以为慕斯要和韦恩殊死一搏了,殊不知……

詹姆斯刚迈出一步,就在最后时刻把球给传了出去!

“啊!?”全神贯注的韦恩被闪断了腰。

“这……”站在底角附近的君子雷接到篮球,愣了一下,满头小问号。

等等?这锅怎么到我手上来的?

什么玩意儿啊!

你摆出一副要单打韦恩的样子,结果拖到最后几秒你传球了?

不是……你不对劲啊!

慕斯:我不寻思你那的机会好嘛。

低情商:慕斯最后时刻甩锅。

高情商:慕斯打球聪明大局观好。

零点几秒的懵逼过后,君子雷拔起就投。没办法了,不投不行啊。

这时机拿捏得,你把锅甩回去的机会都没有。

但因为托尼的防守依然非常紧,所以君子雷的这记投篮再度打铁。

热火队的进攻以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再度失败。

相信经过这一次进攻后,君子雷对他在热火队的角色,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

你以为你是来当射手的?图样图森破。

现在知道自己是来干啥的了吧?

韦恩亲自冲进去飞得一板,詹姆斯到现在还没能破防呢。

这一攻库里本是打算给马修斯做球,但雷.阿伦对马修斯也是寸步不离。

君子雷上来之后三分两连铁了,他自然想在防守端把失去的弥补回来。

见马修斯没有机会,库里又想找老嫂子。

但嫂子刚刚投进中距离后,现在也被波什死死缠住。

最后,库里只得把球打给韦恩。

有人就要问了,库里不是只看了两个队友吗?除了韦恩外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进攻端你也把托尼当人?这是瞧不起谁!

众所周知,开拓者的进攻,那不就是4打5嘛。

韦恩接到球后打了打手势,都让让开,我要装哔……不是,我要单打了!

慕斯已经单打韦恩两次了,而韦恩到现在还没有打过慕斯呢。

要是不打一打,整得好像挺不尊重人似的。

热火詹姆斯的防守,韦恩也知道,联盟顶级。

然而,詹姆斯的防守也不是就无敌了。

慕斯防守的最大缺点就是,横移速度差了点意思。

这不扯嘛,詹姆斯作为联盟顶级巨星,身体素质炸裂,

文学

你说他横移速度不行?

对普通球员,那肯定够用了。

但如何对上其他的巨星,慕斯的横移速度真有点不太够。

因为他真的太状了,2米03的身高,能扛内线,这横移速度要是还能特别快,那简直就是超人。

为了解决横移速度略慢的问题,詹姆斯在防守端更喜欢放对方一小步,然后再用自己顶级的弹跳能力、爆发力、速度和力量去折磨对手。

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 第二章

有一瞬埃德觉得自己踏进的是一场小小的、人类的宴会。温暖而明亮的烛光照亮每一

文学

个角落,低低的琴声从半垂的帘幕后传来,美酒和食物的香气混合着花香和各种香水的味道,在空气中缓缓流动着,浓郁得让人忍不住想打上几个喷嚏。客人们衣冠楚楚,带着微微的笑意低声交谈。虽然其中一半……至少看起来是人类,而另一半,装得再像精灵也还是恶魔,但那种虚情假意又和乐融融的气氛,与他所熟悉的那些宴会简直一模一样,却也因此而显得分外诡异。

只不过,主人并没有参与其中。

他看向列乌斯。全身几乎只有黑白两色的恶魔漠然站在那里,像一尊冰冷的雕像,在布置得精巧又富丽的宴会厅里,却比任何一个精心装扮过的“客人”都有着更加强烈的存在感。

它迎上他的视线,向他举了举杯。

作为宴会的主角,素不相识的客人们已经热情地向他迎了过来。埃德只能收回视线,就把这当成一场正常的宴会来应对。

他小心观察着这些人。他们的确是人类,虽然或多或少有些异化的痕迹,但都显然保留着身为人类的意识。他们眼中有着竭力掩饰的恐惧,当他谈起另一个世界的种种,又控制不住地涌起悲伤和怀念。埃德很快就知道,这五个人,有两个是来自西南联邦的商人,一对面色微黑的夫妻,还有三个来自同一条海船,其中一个甚至是个随船的法师,另外两个一个是船上的水手,一个是商队的护卫。

他们似乎是整条船开进了地狱,却只剩下了这三个人。

虽然身份不同,但即便是那个中年的水手,两鬓斑白,穿着与他黝黑粗糙的面孔极其违和的绣花长袍,也并不那么善于言辞,嘴唇紧抿时却也显出风雨磨砺出的果敢与坚毅。而五人之中唯一的女性是话最多的那一个,活泼又风趣,几乎每一句话都伴随着舞蹈般的手势,却也每一句话都滴水不漏。

他们会谈及“从前”,但总是要立刻强调现在的生活更加安宁幸福。他们也完全不想谈起如何进入地狱,又是如何站在了这里。但能够站在这里,没有坚韧的意志……和足够的运气,恐怕是做不到的。

埃德以为他们知道他是谁,但随着交谈,他意识到,他们其实并不知道……他们只是把他当成主人所喜爱的后辈,就像列乌斯所表现出的那样。

于是他便也只把自己当成商人之子。这个身份倒是让他们对他多了一点真实的亲近之意。

而恶魔们似乎是知道的。它们的神情里少了一点恐惧,多了一份审视,但它们对他的态度……就像人类一样,热情得过了头,反而令人尴尬。

淡青的酒液在杯子里晃来晃去——埃德的指尖有点发抖。他意识到,他其实仍在演戏……以他自己的身份,扮演一场列乌斯想看的戏。

他不是不能演下去。如尼亚所说,拖延时间,保住小命,等着他的朋友们来救他。可是……

他转身,端着酒走向列乌斯。

列乌斯的眼中泛起一点笑意。它线条凌厉的面孔其实一直没有什么表情,可它的眼神却可以生动无比。

这躯体与其中的灵魂仿佛并非一体。

“我想我该敬您一杯。”埃德开口。

——既然要演戏,那就演到底。一个受宠爱的后辈,怎么能不向主人表示感谢?

“您待我如此周到,”他说,“……而我从前甚至都不认识您。”

他想过委婉一点的表达,比如“真可惜没能早点认识您”之类,可他担心,即使是列乌斯这样的恶魔,也未必能准确理解人类的“委婉”。

列乌斯的眼神依然温和。

“不用客气。”它说,“你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当然。”埃德微笑,“可我总得回家啊。”

宴会厅里骤然一静。

他的声音并不低,至少不是轻缓的竖琴声能盖得过的,而这会儿,也只有竖琴声仍在继续,叮叮咚咚,一声声敲在所有人心上。

但也只是一瞬,其他客人便又恍若不闻地重新回到友好的交谈之中。

列乌斯平静地看着埃德,并没有生气。良久,它抬手,冰冷的指尖点在埃德的眉心。

它的指甲也是黑色的,修剪整齐,并不尖利,却石头般又冷又硬。

“我能看到你所想的一切。”它说,“我能看到所有人所想的一切,无论你们口中说着什么。”

眉心那一点寒意窜到全身。埃德努力控制着自己,才没有惊惶地后退。

“我所说的,”他说,“和我所想的并没有不同。”

甚至对列乌斯的那一点感激都是真的。他此刻的确是在它的庇护之下,而无论是真是假,它也的确对他照顾周到。

他也……真的很喜欢那双眼睛。

列乌斯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它的脸原来也是能做出表情的。

“是呀。”它放下了手,“我很高兴……但这又实在有些无趣。你们人类总是说,真心能换回真心,可我付出的真心,为什么总是换不回我想要的东西呢?”

埃德沉默了一会儿。

“真心并不一定就能换回真心。”他承认,“可是……当我们付出真心的时候,也并不是为了换回什么呀。”

列乌斯似乎十分认真地思考着这句话,最终却还是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也不喜欢这样。”

它深黑双眼星光流转:“不过,对我而言,你就像是……故友之子。我愿意给你一点选择,如果你留在这里……好吧,你并不想留在这里。那么,如果你离开潘吉亚,便不在我的保护之中,而一旦你离开,也再不能返回。我不会阻止你,也不会帮助你,看你自己……能走到哪一步吧。”

埃德的眼睛亮了起来。

“多谢。”他说。

这一声是绝对的真心实意。

.

回到房间时他尽力回想宴会上的一切,包括他离开时那些人的眼神……那其中最多的其实是同情。

他们显然并不觉得他能成功离开。

他用力搓脸。有一瞬他想着是否能带他们一起离开,然后又立刻打消了这个主意。毕竟他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也最好不要期待他们的帮助。

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 第三章

施展身法进入遗迹中,告别了沈霓裳,林萧率先进入找到了圣泉,作为急需圣泉的他,率先来到这里,自然不会将圣泉拱手让给许飞。

林萧直接浸泡了圣泉,待到将圣泉水消耗后,许飞却带着暗部的成员闯了进来,看到圣泉水已经变成一滩浑浊之水,顿时勃然大怒。

许飞准备立即出手击杀林萧,却在这时被冷锋拦下,宋执事却突然出手挡住冷锋。

见状,作为暗部天之骄子的许飞,昨天被沈霓裳击败,今天见林萧夺了圣泉直接起了杀心对林萧发起攻击,不料却被林萧用直死能力破开天赋击败。

见到暗部两败俱伤,萧家萧澜却带着其他成员赶到,准备将暗部一网打尽,可正巧这时,司徒雪带着林萧的兵器赶来,借助着司徒月炼制的剑,林萧依靠着直死能力先后战败了萧澜等人,并取得了遗迹中的法诀带着暗部成员离开遗迹。

但中途来自圣灵圣地的两位执事却再次对林萧发难,但司徒月已经归来,单单一击就击败了二人。

接下来,在凌清市的战争中,在暗部和凌清市亡灵领主的战斗中两败俱伤,逃走,却被林萧以直死能力找到击杀。

因为好兄弟的身死,林萧击杀了暗部排名第一的弟弟,遭到暗部的追杀,就在林萧走投无路的时候,却看到了司徒雪,司徒雪将他引入了密道逃走。

而本来以为和司徒雪能够离开,却不料中途被暗部的第一追到,由于境界的差距,就在林萧即将战败之时,一抹剑光划破长空,击杀了暗部的第一成员。

林萧回过头去赫然发现,这竟然是司徒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