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硕大h 第一章

会面过程很顺利,半小时后,应苍穹起身告别罗蒙诺夫,带着秦烽离开普罗米修斯宫。

“感觉有点像是被架在火上烤。”

飞船上,秦烽这样对应苍穹说着。

堂堂第一强国,国内高手如云、各路精英天才多如恒河沙数,别说圣星境,就是半步星尊级的强者,都可以抓出一大把来,怎么看都不至于非得让秦烽来挑大梁、坐上这个联盟守护者的位置。

幸好此事目前尚属绝密,仅限于最高执政会议团的成员们知晓,若是消息传开,那些自视甚高、桀骜不驯的强者们绝对会按捺不住心底的怒火,要上门来挑衅秦烽,看看这个仅有帝星境修为的小子究竟凭什么骑到他们头上。

而且,若是其他超级帝国的高层获悉风声后,过往对秦烽的各种拉拢招揽计划立刻就会作废,转而开始设法抹杀他,以免他成长起来以后威胁到本国的利益。

所以秦烽才觉得有些郁闷,自己这算是被赶鸭子上架了,原本按照他的设想,就应该一直苟着,起码得苟到圣星境的修为后才可以摊牌的。那时候无论面对异族还是人族内部的明枪暗箭,自己都有足够的手段化解,

应苍穹不以为意地笑笑:“有压力才有动力,反正迟早是要面临这一关的,现在趁热打铁把这个名分坐实了,否则再要拖延下去的话,又不知道会生出什么变数。”

秦烽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他明白应家老祖的意思,联盟的未来局势很不乐观,让图森扬意外“病故”,只是稍稍缓解了迫在眉睫的危机。

但是等到应苍穹散功坐化,形势就会变得完全不同,届时光是联盟内部冒出来的麻烦就会多得理不清,更不要说来自外部的诸多敌对行动了,就是以罗蒙诺夫的能力都难以扛下来。

而且,秦烽总觉得那个图森扬有些不简单,哪怕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可是当年推动他坐上那个位置的幕后势力、在获悉自家的重要棋子被应苍穹下手拔除的消息后,弄不好会考虑亲自出面找回场子。

所以现在的秦烽别无他法,只能拼命地提升实力,争取在剧变来临之前获得尽可能高的修为,这样才不至于被那些大势力当成棋子随意牺牲掉。

应苍穹取出一枚小巧的印玺交给他,说着:“这是你要的母皇胚胎,里面还有一批祂需要的成长资源,可以让祂顺利孵化并成长到第二阶段。此外那支秘密武力的调动信物和指挥密码也一并转交给你,以后就看你自己的了。”

这是联盟高层为秦烽安排的护卫力量,包括三位半步星尊、二十四名圣星境层次的死士护卫,外加一支百万规模的精锐近卫军舰队,在最高统帅部所在的星域随时待命,秦烽凭借信物和指挥密码就可以调动他们去做任何事情。

此外秦烽每月都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珍稀修炼资源,相当于一百位天星境强者的供奉配额,若是将来他的修为再度提升,这方面的待遇亦会同步提升,上不封顶。

秦烽联盟世袭亲王的身份同样已经落实,封地为三十个富庶的大星系,每年的收益都是个天文数字,可以由秦烽自行支配。并且联盟向他开放半步星尊之下的所有珍稀资源兑换权限,包括数百种联盟独有的特产资源。

上次伯伦希尔许诺给秦烽的条件,至此已全部兑现。

秦烽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着:“关于新晋至高星尊莫名失踪的悬案,您就没有更多要说的吗?”

在联盟的绝密档案资料库里,秦烽已经看到过相关记载,过去数千个星际年里,无论人类文明阵营还是异族的众神之启,都有不止一位新晋至高星尊莫名失踪,且找不出原因。

两大阵营的高层不约而同地封锁了消息,将其列为最高机密,由此造成了近万个星际年以来、已知星海宇宙中没有新的至高星尊诞生的假象。

秦烽不确定自己将来踏上巅峰以后,会不会也遭遇同样的情况,届时如果要面对不可对抗的神秘存在,星舰和自己不知能不能扛住。

这事情如果不查个水落石出,那以后的星海宇宙恐怕就永远都不会有至高星尊诞生了。

应苍穹沉默了数秒,终于道:“是来自另一个高等时空的强大种族,介乎于能量与实体状态之间的神秘生命,我曾与祂们打过交道,还宰了几个,祂们的尸体至今都还保存在联盟的绝密实验室里被研究。”

“联盟过往的历史上,不止一回发生过诡异血案,最严重的一次,有整整上百个星域的居民在短时间内全数死绝,事后联盟特别安全部门的专家们前往调查,发现那些居民的灵魂全部消失,只剩下躯壳。”

甜宠硕大h 第二章

见魏德存心找死,黑白忍者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迅速拔出了自己的双刀。

他的几个手下也是很默契的拔刀面向魏德。

“来接受武士刀的免费开肠破肚吧。”

魏德握刀朝黑衣人挥舞而去,几个黑忍者先是迎了上来。

他们合力招架住了魏德进攻,然后开始很默契的依次进攻。

两个进攻的,两个防守的,一个打游击的。

随着魏德的移动而改变自己的进攻方式。

就像是在表演什么阵法一样,但魏德可不在乎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他故意露出破绽引诱两个进攻的忍者,想以此来打乱他们的阵型。

见魏德主动迎上他们的刀刃,这让离他最近的两个忍者毫不犹豫的将武士刀刺入了他的腹部。

本以为战斗会结束,但魏德就和没事一样,一刀斩杀了他面前的两个黑忍者。

“让我带着你们两位的刀共同作战吧。”

魏德没有拨出插在自己腹部的两把武士刀,反而是想留在自己的身上当做纪念品。

在魏德身后几个黑武士也是警惕了起来,这魏德似乎不是正常人,难怪敢打他们黑帮的主意。

“怎么这么快就怂了?我这才刚热身完毕,如果现在把东西交出来的吧,或许你们还能吃上卷饼。”

【恭喜宿主,你的挑衅激起了他们的斗志,获得100点经验值。】

另外三名黑忍者不顾魏德到底是个什么家伙,开始一起进攻想把魏德给大卸大块。

魏德不慌不忙的挡住了两个黑忍者劈向自己的头顶武士刀。

然后用力将他们的刀给顶了回去。

双手紧接着快速拔出插在自己腹部的刀,朝那两个黑忍者的腹部就刺了进去。

“现在他们的纪念品

文学

成你们的了。”

两个黑忍者也是不甘的倒在了地上,剩下一个站在原地不知道上还是不该上。

当看到魏德低头捡刀的时候还是冲了上来,不过还是被魏德的一个上挑给砍成了两半。

“你的刀法不错,不过你的身体是经过改造的吗?”

黑白忍者开始绕着魏德转了起来,他是在打量魏德。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帮你改造。”

魏德紧握武士刀和黑白忍者对拼了起来,魏德的力气明显比他大,他有点吃不消。

在黑帮中他的刀法可是数一数二的,魏德的刀法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不过魏德的刀法带有技巧而且勇气十足,完全是放开了攻击不会做无谓的防守。

几十招下来黑白忍者的刀刃已经开始出现大大小小的缺口。

魏德身上也出现了长短不一的刀伤,轮刀法魏德还真怼不过他。

看着自己卷韧的武士刀,在看看魏德的刀竟然完好无损。

这让他感觉魏德的刀要比自己的好上好几个层次来,他的只不过是一把纯合钢的武士刀。

“看来的你的刀并不趁手,不如我把我的刀给你一把,我们再来决斗?”

见魏德这么傻要把自己的刀给自己,黑白忍者自然同意。

魏德将刀高高抛向了黑白忍者,黑白忍者也是放下了自己刀想去接魏德的艾德曼金属双刀。

只听砰的一声。

黑白忍者直接躺在了地上,艾德曼武士刀这时候也落在了他的身上。

只不过他没有

文学

机会去尝试这把刀的威力了。

“果然还是枪比较好使。”

魏德吹了一口枪口上不存在的烟云,拿起来了他们抢劫的袋子。

甜宠硕大h 第三章

“纽约天使降临事件?”

打开文件,科尔森一丝不苟地翻阅,作为尼克·弗瑞手下头号干将,神盾局八级特工,尼克·弗瑞少数值得信任的人选之一,他协助尼克·弗瑞处理过不少黑活。

其中大多数绕开神盾局高层,甚至世界安全理事会也同样不知情。

神盾局作为国际性组织,由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组建世界安全理事会负责监管神盾局,尼克·弗瑞绕开世界安全理事会的所作所为早就让那些企图将一切掌握在手中的政客们大感不满。

和九头蛇一样,神盾局内部分化成众多派系,利益链条错中复杂,尼克·弗瑞真正能指使得动的人不多,科尔森这一支小队勉强算得上是他的嫡系。

怀疑一切,提防一切,哪怕是自己人都不信任是尼克·弗瑞一向行事准则,科尔森深知这点。

所以尼克·弗瑞突然找上门来单方面联系,交代任务的情况他没有感到惊讶,习以为常。

翻阅了一阵子资料,科尔森突然疑惑道:“长官,地狱厨房出现的天使虚影确定不是三维空间立体投影?说实话,如果可以将它归类,我更愿意用科学来解析,现在有太多科技可以做到这种事情,而不是神乎其神的魔法。”

尼克·弗瑞板着脸,黑炭头似的脸庞面无表情,仅剩的一只眼睛里投出摄人的光芒,“我当然知道,所以我要你去查明一切,从头到尾,任何有用的信息都不能放过,把真正的起因摆在我面前。”

留下一句话,尼克·弗瑞没等科尔森回答便返回昆式战斗机机舱。

昆式战斗机引擎启动,发出一声刺耳尖锐的嘶鸣后起飞,光学隐身涂层覆盖的机身立刻和周围景物同步,如果不是仔细看,还真看不出那里有一架飞机起飞。

目送尼克·弗瑞离开,科尔森耸了耸肩,“史塔克的花花公子失踪在阿富汗,地狱厨房又闹出这种事,看样子这段时间有的忙了。魔法?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不着痕迹把一沓资料收起,科尔森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

地狱厨房毗邻哈德逊河,眺望远方,可以在高楼林立的都市间看到位于哈德逊河口的自由女神像。

金并的地下王国囊括全美,不仅是纽约,整个美国的黑帮都臣服在他脚下,黑道皇帝的称谓并非空穴来风。

地狱厨房是曼哈顿最大的毒疮,作为金并的老巢,地狱厨房里发生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出他的视线。

“天使?狗屎!”

半个身子泡在温泉里,金并半眯眼睛,手下正在为他汇报地狱厨房近来发生的事情,当他听到维克托黑帮老巢的那家废弃工厂出现所谓的天使虚影时,他噔的一下从温泉里站起来,眼睛睁得老大,浑身肌肉像是巨蟒一样扭动起来。

金并很高,足有两米,四百磅的体重几乎全由肌肉和骨骼组成,体脂含量低的吓人,这使得他力大无穷,加上他站在人类顶端的格斗术,把他称为当今普通人类最强者之一应该没有悬念。

当然,真是没有代价的,超过四百磅的体重给他心脏带来极大压力和负担,为他服务的医疗团体超过百人,各种天价的药物和科技产品维持着他的生命。

“该死的变种人,让他们出手,天黑之前我要看到那个变种人的脑袋摆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