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一章

对于风后的疑问,萧升不怒反喜。

他提到的这些问题,有些萧升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还有些萧升也正在思考。

随即萧升面带笑意的朝风后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不过关于这些问题我已有考量。”

只见也一针见血的说道:“无论是血脉联系,还是道统联系,对于散修而言,其根本的需求倒是一样的!”

迎着风后讶然之色,萧升坚定的说道:“那便是生存与求道!”

“生存?求道?”

风后闻言不由默默的咀嚼着这两个词语,越想越觉得贴切。

那些托庇于同族强者麾下的修士,岂不就是求一个生存;那些拜师修行的散修们,之所以拜师岂不就是求一个修行之法?

想到这里风后似乎有些明白了萧升的想法,果然,只见萧升接着说道:

“首先入无祖洲者,便不允许同类相杀。如此意料,可解决其生存之需。”

说到这里萧升一脸笑意的接着道:

“若是令各路修士都以属性为准各自分居各处,那么各大道府之中,所见所逢便无一不是同道之人。

我等可使得那些同道前辈,定期于道府之中为众多后辈讲道解惑。

如此一来,各方散修的求道之需,便也可以解决了!”

当萧升的话音一落,风后便毫不犹豫的问道:“那么又如何使得那些散修之中的强者,甘愿为一干后辈讲道解惑呢?靠无支祁他们么?”

风后问起了最为紧要的问题。

只见萧升淡淡一笑的说道:“我欲定期举办不周法会,邀八方散修强者前往不周山论道。

届时不仅我与无怀、骊连两位道友会登坛讲道,还将以先天灵根悟道茶树之叶为赏,赐予前来听道的众修!”

当萧升说完之后,风后便彻底没了声响。两人这一问一答之间,祖洲法度已经可以说就这般立下了。

风后在闭目沉思良久之后,终于再次睁开双眼,只见他一脸敬佩的看着萧升道:“帝君天纵之才,开前人所未有之局面,老将万分佩服!”

他发现按照萧升所言的这些布置,祖洲之上的这些前所未有之尝试,或许真的能

文学

实现。

念及此处他努力的细细思量一番,而后一脸兴奋的说道:“以五行分化众修属性或许会有所遗漏,譬如洪荒之中行走雷霆之道的,亦是不再少数。”

说着他建议道:“帝君不如以八卦之象分之,乾为天,坤为地,震为雷,巽为风,坎为水,艮为山、离为火,兑为泽。

其中乾、兑为金,坤、艮为土,震、巽为木,坎为水,离为火。

八卦之象相互衍生,可化天地万象。天地阴阳五行,可谓是尽数包罗其中。”

萧升闻言不禁眉头微皱细细的思量了一阵,而后缓缓的点头道:“你说的有理,这点却是我大意了!”

经风后提醒萧升很快便醒悟过来,与此同时也有着新的想法。

只见考虑了一番后,再次完善了先前的设想:“如此便于不周山之外以八卦方位立下八象道府。

届时本尊再令天工司,以八象为模板各铸造八座云城,立于八象道府之上。

如此一来既可以祖洲为阵盘,不周山为阵眼,布下先天八卦之阵,护佑祖洲安宁。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二章

“正是!”柳牵浪九天仙缘剑之上殷红光幕已经开始弥漫开去。

“哈哈,哈哈……”蛰魂王闻言狂笑。

“哈哈……”

柳牵浪停住了就要削掉对方脑袋的殷红剑幕,也朗声大笑。

“你笑什么?”蛰魂王笑声戛然而止,冰冷的问道。

“这话应该是我先问你!”柳牵浪并不生气的问道。

“我笑你和我们一样,都是虚伪之辈,整日赞花儿赞草儿赞自己,大谈特谈什么美善,其实都是骗人的鬼话。暗地里到处做坏事!哪配出现在那些天生丽质,没有丝毫尘渍灵花儿异草之中的!

你不是主张善缘大道吗?可是你刚才屠戮我亿万子孙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难道还敢枉称悲悯生灵,善缘天下吗?”

蛰魂王对于柳牵浪瞬间就可以诛灭自己的九天仙缘剑剑虹毫不畏惧,相反踏着金色蜂蛹更靠近了一些质问。

“哦!”柳牵浪听到对方一个丑陋之物竟然讲出如此一番话来,颇为惊讶的感叹了一声,彻底收了九天仙缘剑剑虹。然后道:“柳牵浪刚才想说你们名为蛰魂蜂,自然残害无数生命灵物,本就该杀。

不过现在柳牵浪听了你的话,突然觉得你说的话很有道理。更感叹你虽是精妖之物感悟至此,实在难得。不知这样可好,我还你子孙性命,然后咱们从此不再虚伪,共同追求真正的善缘大道如何。

面对苍生,如果有可能,我们尽量不去屠灭他们。以后,你就跟着我,见到要杀之人,由你全力去规劝,实在无法,再动杀戮如何?或者每次诛灭对手之前,柳牵浪问你一声可否一剑灭之!”

“哼!休要诓我,本魂王既然落入你手,又何必惺惺作态,斩杀的子孙又如何能够复命归来?”蛰魂王冷哼一声,倔强的一歪头说道。

“能不能让你的子孙复活,那是我的事,我只问你是否同意我的建议?”柳牵浪四外瞭望着第二人间入口内的空间情况,笑问。

“如果能够让我的子孙复活,本蛰魂王以后就是你的魂奴,如何役使,甘心听任摆布,绝无怨言!”蛰魂王看到柳牵浪抬头看向洞中深处刻满骷髅纹的第二人间冥界之门,收了九天仙缘剑,并没有诛杀自己的意思,于是说道。

“呵呵,你看那是什么!”柳牵浪挥袖一指蛰魂王身后高空,笑道。

“嘻嘻!”

“咯咯!”

“魂王爷爷!魂王爷爷……”

蛰魂王顺着柳牵浪所指的方向,转过头去,还不等到位,就听到声声熟悉的子孙呼喊的声音,犹如婉转悦耳乐音传来,蓦然大喜。然后就看到所有明明是被柳牵浪诛灭的无数子孙蛰魂蜂铺天盖地飞来了。

“这?”

蛰魂王惊喜不已,支吾着看向一脸坦然的柳牵浪,莫名其妙。

“哈哈,不瞒蛰魂王,刚才柳牵浪殷红剑幕之下零落的都是我制造的幻象,而你的子孙都被我收入了袖海。当然,我本意也绝非大善,是想利用你的子孙要挟你问出一些五人间的事情

但是,刚才看到你,以及听到你的话语,柳牵浪发现,蛰魂王绝非是可以左右了的精妖。更难能可贵的是,你的心念之中已经萌生大爱之思。如此灵妖,柳牵浪敬佩之至,又怎么会用宵小之辈的手段加以对待呢?故而尚未铸成大错之前,将你的子孙全部归还于你。

刚才要求蛰魂王随我同行的话也只是玩笑的话,现在蛰魂王既可以选择自由离开,柳牵浪绝无丝毫杀心。当然,我柳牵浪闯入此间,自然是冒犯你和蓝月灵魅,红日精魅守护第二人间冥界之门入口的职责。

如果你想和柳牵浪公平对决,柳牵浪也自然不会拒绝,何去何从,蛰魂王自便,柳牵浪哪一样都会高兴奉陪。而且柳牵浪有言在先,断然不会伤及你子孙任何一位的性命。”

柳牵浪话音一落,礼貌一礼,微笑等待对方的反应。

“好,爽快,不知刚才浪缘门掌门所言让我追随你的话可否还当真?”蛰魂王喜形于色,看到无数子孙缠绕飞行,眼中闪过异样兴奋光亮,充满渴望的问道。

“当真,可是果真如此,随柳牵浪风行雨宿的,时时生死无着,实在不是件好事!只怕委屈了蛰魂王!”柳牵浪心中当然希望有这样一个五个人间之行的帮手,不过还是坦言说道。

“哈哈,那好!什么人间地狱的,本魂王根本不在乎这些,本魂王在乎的只有这些子孙的性命。既然所有子孙未亡你手,你便是我的恩人。如果不弃,从此后,本魂王就跟定你了。

蜂孙子们,爷爷要去和这位少仙去做大事了,你们一起去蝶渊灵山一方寻找蝶皇,就说爷爷我让你们去的。然后你们就在那里好生修炼,等着爷爷有朝一日有空时去看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蛰魂王一阵嗡声大笑,对头对漫空蛰魂蜂喊道。

“嘻嘻!太好了,蝶渊的蝴蝶阿姨们都可漂亮了!以前我和爷爷去过一次的,可是爷爷,你不和我们去,我们想你怎么办呢?”

漫空蛰魂蜂一听,霎时高兴不已,不过一听蛰魂王不去,片刻后又没声了。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三章

荒芜一片的大地上。

天穹中,四道身影,彼此对峙着。

方天穿着打扮浑似普通的农家汉子,粗布麻衣,长相平平无奇,唯有一双眼睛格外精湛有神,熠熠生辉。

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寻常的青年,却是凶威赫赫的七大寇之一!不知干过多少天怨人怒的大事,轰动诸天万界。无数十二重境大能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

在其旁边。

江晓一袭赤黑色玄衣,修长挺拔的身材,戴着鬼脸面具,通体纯白,右眼泼洒了滩墨汁,颇有种邪魔之辈的感觉。

“鬼老,怎么办?”

姬霄有些心慌,将希望寄托在身边的长辈身上。

不比之前的那个虎王萧羽,

就算如今的七大寇不比北冥仙尊时期的十三大寇那般强势,可仍是七个穷凶极恶之徒,坏事做尽。落入他们手里,只怕是生不如死。

“姬霄可是姬家嫡系,其师父更是赤教的韩厉长老,十二重境大能。方天,你可真想好了?”

与此同时,鬼老冷冷地开口了,语气全然不似之前。

“说完了?”

对此,方天只扣了扣耳朵,随后道,“赤教和韩厉是什么东西?在方某的仇人中排得上号吗?”

“跑!!!”

鬼老突然反手一掌,拍出如狂风般的力道,击中姬霄,送其遁出数里之外。

同时,鬼老自己携着铺天盖地的煞气,主动冲向方天,竟是要为姬霄断路。

“鬼老!”

远处的天空中,姬霄怔了片刻,尔后双眼中迸发出刻骨铭心的恨意,嘴唇都咬破了。

没有太多的犹豫,

姬霄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转头就跑。

“怎么说?”

另一边,方天看了眼江晓,“要是不行,我再把萧羽给喊回来?”

“不必。”

江晓看着姬霄遁去的方向,刹那间便消失在了此处。

“什么?”

顿时,鬼老眼神一变,随后又冷笑一声,“区区一个九重境的御灵师,自寻死路!”

正在这时,方天一步踏出,周遭景物迅速抽离,像是小型的空间传送法阵,如同拉伸到了极致的画卷。

【月步】

这一朴实无华的身法,涉及空间大道的至理,端是鬼神莫测。

几乎同时,鬼老同样爆发出了强大的魂魄之力。

一场震天铄地、轰轰烈烈的大战瞬间打响!

……

万里无人的荒芜大地上空。

一道神虹如流星般,划破天际,速度极快。

“对不起,鬼老。”

姬霄眼神难掩悲痛,懊悔不已。

这里是东夷天下,一片动荡不止的无主之地,自己若是不那么飞扬跋扈,说不定也不会吸引那些杀人越货的大寇,鬼老也不必留下来断后…

此刻,姬霄只想尽快逃出这座东夷天下,然后再带着赤教大能,彻底剿灭那该死的七大寇。

可就在这时——

姬霄眼瞳骤然一缩,

前方的领域竟突然多出两股神秘之力,二者相互纠缠湮灭,最终爆发出混沌的力量。

这是一种无形的力量,看似没有引起丝毫风浪,甚至连风声都没产生变化。

“这是什么道意?”

姬霄却本能地感到了心悸,动作一滞,不敢踏前半步。

下一刻,

姬霄猛地扭头看向身后。

只见,

一个玄衣束发男子,踏空而立。

皎洁的月光下,其脸上那张黑白鬼脸面具,半明半暗

文学

,煞是邪异。

“九重御灵师?”

倏然间,姬霄却笑了,鄙夷不屑,同时蕴含着刺骨的杀机。

“那就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实力,御灵师。”

那玄衣男子只缓缓抬起手,两缕浊清二气如小蛇般,缠绕着其臂膀,如同交织着的大道。

轰~

姬霄双拳一握,灵力如江河般流动,强大的气势汹涌,像是百万大军的厮杀,穿金裂石。

赤教前五弟子,这绝非寻常的十重境修士,而是十重境的天骄,更曾败过不少大敌,十二重境大能收其为徒,不容小觑。

滋…滋滋…

一股毁灭性的道意升起,其周身不知何时产生起了紫芒,时隐时现,如雷光闪烁。虚空都产生了震荡,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给我死!!!”

突然间,姬霄身化弧光,气机凝到了一个极致,瞬间洞穿虚空。

这一招,便要致命!

雷霆之道,诸天万界都极富盛名的大道。雷霆乃上天的毁灭之力,同时其动作更迅如闪电,如同一把锋利的仙剑,撕裂了此方天地。

惊世的攻伐,莫说九重境御灵师,便是十重境御灵师也不敢硬接。

“这就是天骄吗?”

这一刻,江晓面具下的眸,古井无波,“…弱了。”

轻飘飘的话语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