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h 第一章

赫斯堤雅眷族与阿波罗眷族的战争游戏,不日就将开启。

无天上一次,还是战争游戏的参与者,但是这一次,他和那些天神一起,坐在了看台上。

贝尔对自己信心不足,但无天对他,却是十分看好。

对于现在的贝尔而言,阿波罗眷族并非是什么不可战胜的对手。

在战争游戏刚开始的时候,无天就看到了结果。

果然,一切都如无天预料的那样,阿波罗眷族输了。

阿波罗被赫斯堤雅赶出了欧拉丽。

对于自己的获胜,贝尔一开始的时候,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无天留下,为贝尔庆过功之后,就带着三条乃春姬回到了地下城的第十八阶层。

地下城里面的异端儿越来越多,现在无天也刻意收伏那些异端儿们。

大部分异端儿刚觉醒,就会被无天的手下找到。

有无天罩着,他们起码不会被地下城的魔物,还有欧拉丽的强者攻击。

无天专心的发展地下城,不过,作为地下城的守护者,他也没有阻止欧拉丽的那些冒险者攻略地下城。

地下城具有自行修复功能,被消灭的魔物,可以重新刷新出来,楼层主可以复活,被破坏掉的地方,也会自行恢复。

只要不是太过离谱的伤害,对于地下城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无天这位守护者的存在意义,就是阻止那些冒险者们,对地下城造成永久性伤害。

随着无天不停的发展地下城,欧拉丽的那些神和冒险者,对于无天的身份,也越来越好奇。

无天的身份,明显是有问题。

以前他们还可以无视,但是,无天造成的影响越来越大,他们自然不能继续无视下去。

只是,无天表现出来的力量,也让他们不敢异动。

在神灵不能使用神力的凡间,那些冒险者,根本不是无天的对手。

仅从无天表现出来的实力上,他们就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

但就算如此,因为无天的身份有问题的缘故,各大神灵,也对无天做出了各种各样的针对策略。

这一切,虽然都是在暗中进行,但是,根本瞒不过无天。

巴别塔的顶层,无天站在阳台处,俯视着整个欧拉丽,轻声感慨:“欧拉丽,要不平静了。”

他会出现在这里,是专门来见芙蕾雅的。

作为欧拉丽至强眷族的主神,芙蕾雅有着极大的权限。

有些事情,和芙蕾雅打一个招呼,那是很有必要的。

芙蕾雅在无天的身旁,轻声道:“谁让你,令众神都觉得神秘。”

“欧拉丽的变化,都是因你而起。”

欧拉丽的变化,瞒不过无天,同样瞒不过芙蕾雅。

她虽然是美神,以美貌著称,但是,她的智慧也非同小可,她在原剧情里面的表现,完全有资格角逐最终BOSS的位置。

“你专门来找我,应该是有想做的事情吧?”芙蕾雅询问。

无天道:“我想请你,召开一次神会。”

芙蕾雅疑惑看着无天:“召开神会?”

她不明白,无天为什么会突然间提这样的要求。

无天道:“我很喜欢现在的欧拉丽,那些神要是做了傻事,我喜欢的欧拉丽会消失的。”

“所以,我要阻止那些神做傻事。”

无天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他要借用芙蕾雅的名义,把欧拉丽的神,都聚集过来。

芙蕾雅完全有这个牌面。

“你要怎么做?”

芙蕾雅好奇看着无天。

无天道:“稍微展示一下力量吧。”

少妇白洁h 第二章

第二天早上,叶翼,玄空,赵半仙收拾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去。牛大胆开来一辆小型农用货车,说是要送他们回去。

赵半仙问他结巴的老母怎样安置。牛大胆说让赵半仙放心,已经把老太太接到自己家中,当做自己母亲照顾。直到送终。

赵半仙听完满意的点了点头。村长听说叶翼他们要走。带着几个村民前来送行,给叶翼他们带来一大包的东西,还有两只活着的大公鸡。

叶翼说道“村长大叔,你这是干嘛啊。”

“都是自己家种的农家菜,刚摘得,挺新鲜的,在城里很难买的到,还有些山上的土特产。带回去尝尝。”

叶翼他不太好意思收人家这么多东西,村长一再让他拿着。最后推辞不过,就收了些农家菜。公鸡让村长拿回去,说自己不杀生。有的村民见赵半仙也要走,就拉着赵半仙的手说“大仙,你也要走吗?你要是走了,以后出了什么事,我们怎么办。”

赵半仙也舍不得这个地方和这里的人,毕竟在这里生活那么久,毕竟有了感情,一时要走,还有些心酸。又想人得经常换换环境。毕竟自己在牛家村生活了那么久。对外边的世界一无所知,出去见见世面也好。就对村民说道“诸位,大可放心,以后村里必会风调雨顺,富贵平安。老夫随叶少侠出去见见世面,会经常回来看望乡村父老。”

大伙寒暄了了一段时间。赶路要紧,叶翼,玄空还有赵半仙就准备上牛大胆的车。村民们不肯离去,站在原地。赵半仙对他们说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各位请留步。后会有期。老夫不会忘记乡村父老。”说完,手一挥就上了车。叶翼和玄空随后跟上。牛大胆坐在驾驶座上,点着火,一踩油门,车子就干动了。没走多少时间就离开了村子上了马路。

叶翼回头看了看村子,说道“再见了,牛家村。”

赵半仙头回坐汽车。舒舒服服的坐在座位上,一路上抽着旱烟,哼着小曲,样子十分的惬意。心里想着叶翼住的那个大城市,到底是什么模样。

牛大胆开着车就是比公共汽车快,一路也不用停,一马平川的向城里开去。没到中午的时间。就进了城。赵半仙透过车窗向外看的发痴。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心想这城里比乡下热闹极了。

到了城里之后,牛大胆就问叶翼“叶师傅啊。你家住在哪?“

叶翼说道“牛大叔,先我们送到火车站,我送玄空回嵩山。”

牛大胆点头答应,“好咧”。开着车很快的就来到了火车站。

到了地方后,叶翼去给玄空买了车票,交到了玄空手中。说道“咱运气还挺好,这车还有十几分钟就开了。”

“谢谢你,翼”

“你真的急的回去。”叶翼还有点舍不得玄空走。

“出来已经很多天了,师父一定着急。”

“呵呵,智德大师现在好吗?”

“多谢关心,师父身体还算硬朗。也常提起你。”

“真的啊,哪天我一定去少林寺拜访下他老人家。”

“那好,有空一定要去。”玄空微笑着说道“好了,时候也不早,我该上车了。”

赵半仙说道“小师父,今日一别,不知何日再见。”

玄空朝赵半仙拜了拜说道“赵师傅,有缘必会再见。有空和翼一起来少林寺做客。”

“好,老夫一定去拜访智德大师。小师父,后会有期!”赵半仙抱着拳头说道。

“后会有期。”

送走了玄空。牛大胆就他们拉倒叶翼的住的地方。下了车后,叶翼对牛大胆说“牛大叔,你来我家歇会吧,吃完饭再说。”

“谢了,下午还得回家帮人拉点东西呢。这是村长给你的东西,别忘带了。”牛大胆回车里把那包东西拿了下来。

“牛大叔,谢谢你送我回来。”

“不用谢。说谢我的话应该是我。好了,我得走了,有空来村里玩。大仙,再见。”

赵半仙说道“恩,回去后好好做人,多行善事。”

“那是一定。嘿嘿。”牛大胆傻笑着,上了车掉头离开了。

和牛大胆告别后,叶翼就领着赵半仙往自己家里走。赵半仙不停的看着眼前的楼房。又拿出了罗盘四处测测。叶翼看到后笑这说“大叔,你说我这个地方风水怎样?”赵半仙眼睛注视着罗盘点头说道“恩,这里选地不错。自然环境。人文环境都数极佳。”赵半仙一边说一边跟着叶翼向前走。走了没一会,就到了叶翼家的楼下。赵半仙又说道“叶少侠居住的这座楼数中间栋,算的上是青龙位。可能是这里最好的地段了。”说着说着,赵半仙手中的罗盘上面的指针突然开始跳动。赵半仙大吃一惊。连喊叶翼“叶少侠,不好。这里有东西。”说完,另一只手就要去摸身后的桃木剑。

少妇白洁h 第三章

第347章(老婆生孩子太忙,请你们将就看)

(我现在在家当月嫂,实在太忙了,见谅,有时间我就再把这篇改好。)

“真是大言不惭,又在那里装神弄鬼,恐惧症对我们失去影响力以后,你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全员听令,把仅剩的2堵透明金属罩挖穿,再把这个该死的神想抓起来打靶!”

霍尔显然受了伤,扶墙走起路天一高一低,让原本灵活的机甲显得笨重,人还在楼梯里,就声音就已经在空间里飘荡。机甲恐怖分子们对得霍尔的说法非常认同,他们把前面的溃败,归咎于来自自己内心的恐惧,是恐惧打败了自己,不是因为纳罗的12D光学矩阵模块恐龙。他们纷纷亮出了手中的氮原子武器,向透明金属罩跑去,跟着络柒和米古凿洞。坦兰站在原地,警惕性的看着周围。“啊~!”突然,楼梯通道里传岀一声惊叫,楼梯门口飞出一个黑影。

说时迟那时快,坦兰寻声望去,机甲头盔的目标捕捉系统显示在凌空移动的目标正是霍尔,便飞快的接住要落地的黑影。霍尔吓得面如青菜,落在坦兰的怀里时,还在发呆状态,看到坦兰的脸后,立马跳下坦兰的公主抱。“这个通道的阶梯突然急速向上滑行,突然间刹车,我被惯性带飞来。本来想大吼一声,吸引住众人的视线,来个汤姆斯,360度反转完美落地,没想到你出手这么快。”霍尔说话时脸不红,气也不喘。坦兰望着霍尔愣了一秒,空气中飘荡着尴尬的味道,突然灵光一闪,指着纳罗谴责。“都怪这老头搞的鬼!”“对,就是他!”霍尔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表示狠狠的赞同。“砰!”楼梯口大门突然关闭,整个空间都被锁死,再也没有任何逃生的通道。看到这种架势,霍尔和坦兰面面相觑,不敢再吭声,对周围继续保持警惕,假装没事发生过。“继续啊,为何不敢说话了?”广播里传来纳罗温馨的问候,他对眼前二十五个正在挖透明金属罩的入侵者思若无睹,反而关心起了站在空间中央,无所事事的霍尔和坦兰。该死的臭老头,不要以为我们怕了你,等仅剩的2堵透明金属罩挖穿,你想要怎么死,就我们说了算。让你再嚣张多一会,只要挖穿了这两层保护罩,我保证要你死的很难看!两句话在坦兰和霍尔的喉咙中打转了很久,始终没有说出口。突然,整个空间剧烈的抖动了一下,机甲恐怖分子们纷纷停下手中凿动的武器,一脸不安的望着四周。“全员听令,注意力集中,不要再东张西望,加速凿洞的速度。”络柒大喝一声。众人得令后,又开始纷纷举起武器,继续埋头挖洞。一股令人不安的微颤,笼罩着整个空间。第1堵被挖出2个门形熔洞的透明金属罩,逐渐下降,消失在光

文学

影草地上。坦兰的心很急,但是还有两度透明金属罩在阻挠着,他们也无计可施。那罩子有半米厚,熔点在五千度以上,就算是对机甲无坚不摧热能武器,一旦用力过猛,就会在武器上崩出缺口。心急也没有用,只能小心一点,像切芝士一样,一层一层慢慢刨。空间里的全息投影幕景伴随着微颤,渐渐产生变化。所有光学影像投射的景物慢慢产生改变,草地,湖畔,森林,高山开始逐渐的缩小,但周围可以看见的景物慢慢变多。结合身边场景所发生的变化,那种缓缓飘上天空的感觉,充斥着强烈的现实感,让人身临其境。脚下的景物越来越小,视野也越来越宽广,都知道这是光学影像的效果,机甲钢腿下踩的,依旧是结实的地板。但是眼睛却充斥着欺骗性,反馈的消息却是逐渐向上天,离地面越来越远。那种感觉,就像站在凌空的玻璃网红桥上,透过玻璃看到下方的景物,让许多机甲恐怖分子感到两条机甲钢腿发抖。众机甲恐怖份子凿洞的速度,也随之慢了下来,让霍尔看了直接破口大骂起来。“全员听令,这都是那老头的拙劣投影技术,破解的方法很简单,只好把眼睛闭上,它就奈何不了你。把你们对老头心中的仇恨,暂时当他是眼前这堵墙,打洞是每个男人的天赋,就算眼睛闭上,也能蛮干……。”话没说完,就被纳罗一声冷笑打断。“呵~!神会在你们闭上眼睛之时,夺走代表希望的光明,让你们沉沦在黑暗的恐惧中!”“放屁~!我忍了你很久,你一直躲在透明金属罩后面装逼,还敢以神自居?队员们尽管闭上眼睛,放开手脚凿墙,抓到他时,我要用我的机甲钢拳,把他打成肉酱,再冲到厕所里!”霍尔心中压抑的想法,像野兽般对着纳罗发出怒吼。透明金属罩前,有几个机甲恐怖分子的身躯却像失重一样,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