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灰系列20篇 第一章

@@结局写的有点紧,不过总算把该填的坑都填完了,也算是一个交待吧。

书的成绩不好,因为答应过书友这本一定要写完,所以支撑到了现在,多谢喜欢十二小说的朋友们陪伴,不然十二也难以撑到现在,谢谢。

新书《超级神基因》更新中,没书看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抓灰系列20篇 第二章

朱见深的这番言论,无疑再一次触动了朝堂所有官员的利益,再准确点讲,他的提议是触动了所有低收入百姓以外的社会阶层的利益。

这些官员平常免税免惯了。

现在想要从他们兜里掏钱。

不仅仅是在割他们的肉。

更是在削弱他们的特权。

他们读书科举为的是什么?

为的无非就是两点,为了免税见官不跪的特权,以及为了当官。

而免税是他们的核心特权。

也是他们在没有当官之前,为数不多与百姓相区分的重要特权。

因此朱见深话音刚落,现场百官便立刻一片哗然,并且纷纷准备发言阻止,如果说,他们以前最急的时候,最多也就急的跟家里祖坟被人刨了似的,那现在他们的焦急心态大概等于祖坟被刨了,并且十八辈祖宗都被拖出来,挫骨扬灰。

骨灰都扬了的程度。

不过,还没等有人说话,宫殿外就传来了一声清脆尖细的声音:

“贵妃娘娘驾到!”

被这声音一打岔,百官基本都立刻扭头看向了门口,并且看到了走进来的乔木,刚刚有几个想发言的官员,现在一时间都不知道是该先说个人所得税的事,还是先说万贵妃不应该过来想要干政的事了。

直到乔木走进来,微微行礼拜见了一下朱见深,并且立刻被他一声平身叫起来的时候,才有一个官员反应了过来,先指责起了乔木。

表示她一个贵妃。

根本就没有资格上朝。

就算是太后皇后,那也必须得是特殊情况下才能得到允许上朝。

而且还必须得垂帘听政。

“莫急,我上来是有事要干。

陛下,臣妾听闻陛下要全面征收商税,并且增加个人所得税,其中商税征收五分之一,个人所得税按阶梯征税,妾身倒也有所经商。

今年收入更是不错。

所以此次上朝,并不是为了干政,仅仅只是为了上朝缴纳税银。

妾身今年各大商铺的总收益和海外经商的总收益,扣除成本耗费之后,约莫四千万两,按照新的商税来算,妾身应该缴纳八百万两的税银,与此同时,妾身的个人收益还能剩下三千二百万两,这应该已经超过了个人所得税的最高征收阶梯,所以是按最高的二分之一缴。

具体税银妾身已经准备好了。

商税和个人所得税加起来,妾身总共应该缴纳,两千四百万两。

金票银票,我都带来了。

还请陛下下旨让他们抬进来。

正好就地交给户部入国库。”

随着乔木笑着,义正言辞说了这么一番话后,朱见深立刻相当配合的命令边上大太监传旨,并且十分开心的夸赞了一番乔木,同时还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表示乔木功劳颇大,晋升她为东宫皇后,而将现今的王皇后,改册封为西宫皇后。

其实朱见深本来是想将王皇后废掉,直接改立乔木为皇后的,不过乔木看王皇后还算可怜规矩,所以最终还是拒绝了,并且提出了设立东西两宫皇后,把王皇后保住。

反正可以有两宫太后。

又凭什么不能有两宫皇后。

原身只是要成为千古贤后,又不是必须得当,唯一的千古贤后。

所以这才有了东宫皇后之名。

虽然朱见深所谓的册封乔木为东宫皇后的旨意相当离谱,但随着一整箱金票银票被乔木宫里的女官抬进来,抬到户部尚书边上,并且展示出来的时候,在场百官的心绪早就被两千多万两银子这个数字给吸引住了,一时间倒没想着去反驳朱见深,更没大声斥责不合礼法。

抓灰系列20篇 第三章

仙域,浩荡无垠。

莫说修士无法横渡,就算帝者,在仙域中

文学

竟然也受到了牵制,无法瞬间移动,必须由传送门方可达到迅速想去的地方。

叶有为、叶倾仙、夏雨荷,还有后面跟上来的唐麟与王也,都已经汇聚,就差龙帝龙青水了。

不过龙青水也已经解决了那两位神族天尊,与他们汇合只是时间问题。

“呜呜呜,呜呜呜呜!”火神姬也在,依旧被唐麟抱着,并且封住了她那叽叽喳喳骂个不停的嘴,好像在说:放开我,快放开我!

众人都没有理会她,叶有为几人也没有去问,唐麟带她过来自然有他的想法和原因吧。

“这就是天设下的禁制吗。”叶有为此刻感受着这仙域中的隐约压迫,喃喃开口。

“是的。”唐麟曾进来过一次,知其中一些事情:“仙域中除了神族,还有九大太初遗种跟随,被天册封仙域九天王臣,这九位王臣皆来头不小,实力而且都与神族十二天尊不相伯仲,甚至有几位,比天尊之首的九阳真君都丝毫不弱。”

“这些禁制就是为了压制这九个王臣遗种势力么。”王也懒散的笑了笑:“看来神族天还不是无敌到自大的程度。”

“其实,这世间远不止你们所见这么简单。”唐麟说道:“仙域,人间,冥界,普通修士大多只知这三界,而成道者之上会慢慢明白九天十地中其实还有圣墟界,余陀界,穹苍界……其中最令人忌讳的,其实是天龙界的天龙人,据说就连神族天都与他们有点关系。”

“天龙人……”叶有为越听越糊涂。

“简单来说,天龙界据所有已知的史册上都没有记载谁人真正去过,不过,有人正在追寻。”唐麟神情正色。

“你是说荒天帝?”叶有为是看过小说的人,虽然不清楚荒天帝到底在执着什么,但知帝关中他一往无前,好像一直在找黑暗的源头。

“或许吧。”唐麟点头:“师兄他追寻的黑暗之源,或许就是天龙界,因为有传言天龙界便是这片宇宙的尽头。”

“这么多万年了,天龙界既然存在,凭借荒天帝的能耐,不至于找不到吧。”叶有为吃惊。

荒天帝何许人也?万古神帝般的存在!

“这我就不知道了。”唐麟苦笑:“师兄的面我都没有见过一次,自然更不能窥探他心中所想。”

“他好像在等人。”而就在这时,一边没有说话的仙儿,突然神色变得正经起来,说话间目光放在了自己哥哥叶有为身上。

想到荒天帝之前说的话,她虽然不相信,也成功等到了活着的哥哥回来,但始终有些心绪不宁。

荒天帝的强大,远非想象。

“我也知道他在等人。”叶有为摊了摊手,笑了笑,知道仙儿心中还是很担心他,转移话题:“走吧,唐麟应该你知道神族宫殿坐标?”

“嗯,我带你们去。”唐麟开口:“不过这个方向的话,途经九大王臣之一的魅族,战斗在所难免了。”

“你难道觉得现在,这世上还有谁能拦得住我们?”王也玩世不恭的嘿嘿道:“放心带你的路,途中妖魔贫道来杀。”

“哟,也总,居然开杀戒了?”叶有为调侃一笑。

“呵呵,除魔卫道,那可是我等修道之人的本分啊,再不开杀戒,王兄我都要忘记血是什么颜色了。”王也撅起一嘴角,撇了眼叶有为,玩笑道:“你这小子给我小心点儿,你身上魔气可是重的很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