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翁熄粗大 第一章

消消乐已经经过了第二轮的升级了,现在的用户量达到了上亿。

侍玉柱真的是每天躺在家里数钱。

但侍玉柱不是一般人,不会小富即安。

大富也不会满足他。他一心想要建立自己的游戏帝国。

他现在就要借助申林的电视广告,再次让公司游戏发展到新的高度。

成为中国第一,甚至是世界第一。

申林啃着鸡腿,吃的是有滋有味。

香江的口味偏淡,但快餐是一绝,不过申林更是爱内地片场的鸡腿。

因为只有大龙套,才能吃上十块钱以上的,带有鸡腿的快餐,当初的自己只能吃一份米饭,两份素菜的那种。

所以有鸡腿,申林就很满足了。

侍玉柱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申林的身上,黄建林也是。

特别是黄建林,他太清楚侍玉柱和申林的关系了,这种事,侍玉柱开口,申林会怎么做?

会再安排广告?

要知道,广告费可不是小数。侍玉柱这样问,好似是不想走广告招商的渠道。

可他们两家的广告合约,已经达到了两亿五千万了。

难道侍玉柱想省钱?

“游戏没有这必要。”申林果断的说。

黄建林望向了侍玉柱,按照他的理解,这是被拒绝了。

但侍玉柱脸色没变,而是点头,似乎在等申林下面会怎么说。

咦。

黄建林有点看不懂了。

“得想其它渠道。还有,要加快游戏的研发。”申林道。

侍玉柱又是点头。

黄建林更是看不懂了。

这不是来求省钱做广告的?怎么像是来请教申林的?

他转身看向任静,又看向王成章,他们的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而看向胡宇的时候,居然在做出思考的神情。

似乎在想申林说的这句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研发一直在做,但也是有瓶颈。”侍玉柱现在才清楚,一个好的游戏思路得是多难得。才是更加认识到,申林研发出消消乐的能力是多强。

申林接过王成章递过来的抽纸,使劲擦了擦手。

“其实没这么难。”申林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是把所有人的兴趣都勾上来了。

玩过游戏的都懂,很多游戏都有些腻歪了。

要不是有消消乐出现,还不知道得玩多少年的纸牌象棋。

黄建林虽然没玩过游戏,但他懂其中的道理。

侍玉柱都没能掩盖住自己的激动之情,他就是想申林说这样的话,也只有申林,能让自己的游戏公司,真的是在站稳脚后,又有更上一步的发展。

“不过这次投资可能要大,也可能要颠覆传统的游戏。”申林皱了一下眉头。

嗯?

侍玉柱不怕申林说这样的话,就怕他也没有办法。

“申林,你还不知道大哥我的?你只管说,钱不是问题。”侍玉柱摸着脸颊道。

任静咬着嘴唇望着申林。

消消乐已经够颠覆了,怎么还能颠覆?

“那行,巨人游戏公司也有我的股权,要是投入太大,我可以注入资本。”申林道。

侍玉柱摆手说:“多少钱哥哥来,你只管赚你的钱,拿你的股权。”

黄建林咽口唾沫,原来申林在巨人游戏也有股权?

是多少?

那可是注册资本二十亿的公司,而且已经在今年年初入选上市计划了。

申林笑着说:“那好,我就赚大哥的便宜了。”

“是我赚你便宜了。”

新翁熄粗大 第二章

第三千三百六十五章人间道

这,是一片桃花源,花瓣散漫。

桃花掩映深处,云雾缭绕,氤氲朦胧,藏着一道道倩影,或拈手抚琴、或翩然起舞,皆美的如梦似幻。

皆叶辰家的媳妇。

不知哪一年,叶辰回来了。

也不知哪一年,他们离了恒岳,来了这片桃花源。

开垦三亩稻田,种上十里桃花。

不问红尘事,不管世间修。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上个纪元的夙愿,终是在这个纪元得以圆满。

众女时而侧眸,看一眼不远处。

那里,叶辰正在灶台忙碌,哼着小调儿大秀厨艺。

居家好男人,他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一个。

灶台之下,一排小脑袋整整齐齐,男娃虎头虎脑,女娃如小精灵,大眼都很灵动,肉呼呼的、粉嘟嘟的,皆叶辰家的小宝宝,小家伙们很调皮,总会在叶辰转身的瞬间,偷摸抓点东西吃,动作很麻溜。

“咱家

文学

揭不开锅了。”

“把你们几个,拉到集市上卖了。”

“该是能换不少钱。”

叶辰看着几个小娃娃,露了雪白的牙齿。

好嘛!一句话小家伙都跑了,迈着蹒跚的小脚步,各找各的妈,生怕这不靠谱的爹,真给他们拉走卖了。

“别老吓唬他们。”

夕颜瞪了一眼,顺手一个桃子砸了过来。

“这有了娃,就是不一样。”叶辰一声唏嘘,也是唉声叹气,“我记得,你初入恒岳时,可乖巧了。”

“都是你教的好,总忽悠我偷师祖的胸.衣。”

“这不能怪我,找楚萱楚灵,我是她们带出来的。”

“往饭菜里放特产,也是我们教的?”

楚萱与楚灵侧眸,集体送了叶辰一个斜视的眼神儿。

“哪壶不开提哪壶。”

“某些人哪!还想霸王硬上弓来着。”

“听说,被揍得不轻。”

逢怼叶辰,这帮漂亮的妹子,都格外的团结,真把某人的光辉事迹拎出来的说,八百年都未必说得完。

叶辰不以为然。

脸,是个好东西,有时可以不要的。

如他,最骄傲的事不是灭了天,而是把这片土地的人,都带的倍儿有活力,说话好听,而且很懂礼貌。

晚餐,还是很温馨的。

一家人围坐,说说笑笑,温馨无比。

饭后,叶辰躺在了卧椅上,轻轻摇着,静看星空。

远离喧嚣,安逸平静。

无纷纷扰扰,无尔虞我诈。

如此完美,他经历过。

曾经六道轮回中的人间道,就是这份完美。

那,是遗憾的。

也不知是人间道演的太真,还是他入戏太深。

每每忆起,都不免心疼。

妻子的泪。

妻儿的不舍。

都恍似一道永恒的伤疤,死死烙印在了灵魂中。

还好,岁月不老。

人间道的遗憾,尘世间得以弥补。

众女也在,多单手托脸颊,静看星空,依旧时而侧眸,看一眼她家的叶辰,一个个的,都笑的傻傻的。

“娘亲,我想听你和爹爹的故事。”

小家伙们儿依偎在娘亲怀抱,说的奶声奶气。

“我们,是在炼丹炉中相遇的。”

…….。

“娘亲是你爹爹的师傅,当年他可调皮了。”

……..。

“是你爹爹,将娘亲从地.狱拉回了人间。”

……..。

“九世的祝福,那是一种古老的传说。”

……..。

“我们曾相忘江湖,是一段乱情的曲…..。”

……..。

这,是一段段颇久远的故事。

众女美眸迷离,神色痴醉,真如讲故事,说着他们的当年,一幅幅画面,都好似犹在昨日,历历在目。

曾经的某年某月,遇见了一个叫叶辰的人。

一个凄离却美好的梦,便伴着岁月,拉开了帷幕。

夜深了。

小家伙们儿似是倦了,在娘亲怀中入了梦乡。

众女还在说,浅笑中有柔情。

前尘往事太苦,却似毒药,让她们上了瘾。

“天不早了,洗洗睡吧!”

叶辰起身

文学

,拂手一片云,挨个接过了众女怀中的娃娃,也是挨个放在了云团上,颇有几分慈父的温情。

这个爹,可不是敬业。

这个爹,是怕小家伙醒着,妨碍他与媳妇交流感情。

今夜花好月圆,总得干点儿啥。

画风变了。

本是众女的一个青春回忆录。

因他这么一整,有点儿爱情动作片的苗头儿了。

“来来来,排队。”

“滚。”

众女挨个抱走了孩子,临走前,一人踹了某人一脚。

浪漫一回不好吗?

好好的气氛,到你这,就剩浪了。

清晨。

和煦阳光洒满大地,给新一日蒙了一件祥和的外衣。

桃花源有来客。

乃熊二小胖子,个头不见长,浑身的肥肉倒是一坨挨一坨,远远望去,哪里像个人,那就是一个球啊!

“岁月啊!真是一把杀猪刀。”

“遥想当年,俺们俩那叫一个青涩。”

“记不记得那次拍卖。”

熊二神色怅然,跑这煽情来了,俩眼却咕溜溜转,说是来找叶辰叙旧的,可来了之后,仰恩而都没看一眼叶辰,净看他媳妇了,多日未见,又漂娘了。

如他,某些人也是三天两头的来串门儿。

如谢云、司徒南、霍腾、小灵娃…一回都没拉下。

不要怀疑。

俺们就是来看美女的…嗯…找你叙旧的。

新翁熄粗大 第三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