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一章

直接放弃三处大域战场,这般魄力,便是身为敌对方的米经纶也不免心生佩服。

这绝对是那个叫摩那耶的伪王主的手笔,墨族一方,除了他之外,再没有其他墨族强者能做出这种壮士断腕的决定。

要知道,这三处大域战场中,人墨两族无数将士可是互相攻伐了数千年,各自俱都有大量生灵战死,这么随随便便放弃掉,且不说会辜负了那些战死者的付出,便是对未来的局势,或许都有极大的影响。

站在人族的立场上,米经纶自付是做不出这个决定的,并非他的魄力不如摩那耶,只是两族的处境不同,人族这些年来一直秉持着寸土必争,寸土不让的态度,只因若是让墨族占据更多的大域,人族的处境就越被动。

所以这些年来,不管局势怎么恶劣,人族各路大军都没有放弃任何一处大域战场。

而在很多年前,得杨开提醒,米经纶就开始关注摩那耶,这些年一直在隔空交锋,尽管没照过几次面,可米经纶对这个墨族出身的智囊还是比较了解的。

所以当接到那三处大域战场的情报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摩那耶。

这三处大域战场中的战事,几乎可以用秋风扫落叶来形容,人族大军所过之处,墨族无有能挡,这般继续下来,只怕用不了几个月时间,这三处大域战场便能被彻底拿下了,到时候将再没有墨族的生存空间。

然而米经纶却是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墨族这一次主动放弃了三处大域战场,没有安排任何强者去坐镇,反而安置了大量的炮灰来牵扯人族的注意力,那就意味着,在其他的大域战场中,墨族将能投入更多的力量!

墨族,或者说摩那耶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尽管有舍才能有得,可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摩那耶必然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

人手不足吗?墨族这些年诞生了不少域主,又有从初天大禁那边潜出来的很多先天域主,怎么会人手不足的?

蓦然间,米经纶似是想起了什么,再结合之前得到的种种情报,立刻得出了一个结论,急忙冲身边的一众副官喊道:“快,传讯各方,小心墨族的伪王主!”

他还是小看了墨族一方的魄力!

乾坤炉现世,墨族一方必定会与人族争抢这天大的机缘,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会打造一些伪王主出来。

再加上,初天大禁中潜出来不少先天域主,墨族如今并不缺少打造伪王主的人手。

米经纶对此并非毫无防备,也确定乾坤炉现世的时候,墨族定会有一批伪王主出手,当然,人族这边自有应对,伪王主虽强,可发挥不出全部的实力,比起真正的王主,实力总是要差上不少的。

人族这边的八品们,这些年来一直在联手演练各种阵势,就是为了针对这些伪王主。

作为一个合格的运筹帷幄的,坐镇后方统管全局的大帅,米经纶已经尽可能地将自己能想到的都考虑在内。

可现在看来,这些伪王主的数量,可能比自己想的要多的多!

墨族强者的人手为什么不足,大量先天域主参与打造伪王主,十多位先天域主的牺牲才能让一位伪王主诞生,自然会人手不足。

而且这几年来,各方汇聚的情报中显示,以前时常露面的先天域主们,似乎也都不见了踪影,墨族那边反倒多出来一些陌生的面孔。

不见踪影的先天域主,定然是去往不回关参与打造伪王主的计划了,陌生的面孔,大概率是那些从初天大禁中潜出来的先天域主。

米经纶不知道那些从初天大禁中潜出来的域主们有没有资格参与打造伪王主的计划,毕竟这些域主个个都身受重伤,没有一两百年的修养是难以恢复的。

可就算只将墨族原本存活的那些先天域主考虑在内,若墨族将他们统统打造成伪王主的话,那得出的也必将是一个让人惊悚的数字!

米经纶这边话音方落,便又有一道道流光自天外飞来,却是自各处大域战场收集情报的传令官们带来了新的情报。

米经纶急忙查探,脸色陡然铁青。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墨族一方,出现的伪王主的数量,远远超过预期。

单单一个玄冥域,便有足足四位伪王主现身,战事倏一爆发,这四位伪王主便从四个方向,撕裂了人族的战线,给人族大军带来巨大损伤,好在八品们迅速结成阵势,勉强能够抗衡。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三章

沐羲今年十四岁,最喜欢的人是大帅哥安科,最讨厌的人是四岁的弟弟——沐岚。

“姐姐,姐姐,带我去别的宇宙玩儿嘛。”拖着长长鼻涕的小男孩扑过来,像考拉一样抱着她的大腿,“我想去格鲁人的世界,听说格鲁妹子很漂亮的。”

沐岚并不具有天禄血统,他是血统纯正的银龙。

薛沐羲满头黑线,你才四岁,找什么格鲁妹子!

“小岚,以后不许跟时笑叔叔一起玩!”

“为什么?”沐岚吸了吸鼻子,“叔叔带我看萌萌的妹子,我最喜欢时笑叔叔了。”

话音未落,脑袋上就挨了一下,沐羲板着脸说:“不许看妹子,等你长大了,喜欢上一个人之后,一定要一心一意对她,不许三心二意,更不许拈花惹草!”

沐岚抱着自己的脑袋,茫然地看着她:“可是时笑叔叔说了,如果我专情的话,很多妹子会伤心的。”

“你不专情妹子才会伤心呢!”沐羲怒气冲冲地又给了他一个暴栗:“再说一次,不许跟时笑叔叔那个流\\氓一起玩。”

沐岚继续茫然:“流\\氓是什么?”

沐羲再也受不了这个小不点了,她气冲冲地跑回家,小赵守在门边,沐羲抬头看了看二楼父母的卧室,房门紧闭:“他们又在嘿咻?”

这下子轮到小赵满头黑线,这个‘又’字用得还真是出神入化。

“哼,基地一点都不好玩。”沐羲咬了咬下唇,小赵忙说:“您可以到首都基地去玩儿嘛,上次元帅不是请您去吗?”

“首都基地更不好玩。”沐羲像挥苍蝇一样挥了挥手,“每次宁叔叔看到我都要唉声叹气。一个立志守节,非我妈不娶的悲情男人实在是太让人蛋疼了。”

小赵的表情很精彩。心中默默吐槽:你有蛋么?

“算了,我去别的宇宙玩儿。”她盘坐在沙发上,开始运起《天应心决》,眼前光华流转,她睁开眼,一道蜂巢样的墙壁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道墙壁宽广得没有看不到尽头。每一个巢室都是一个独立的宇宙,生活着不同的种族、不同的生命。

文学

羲正在烦恼应该去哪个宇宙,忽然看到蜂巢最中间的那一个宇宙亮了起来。

她心中一惊,那是王台。

在蜂巢之中,王台是专门培养蜂王的蜂房,而蜂巢宇宙的王台,则是天禄一族诞生的地方,曾是天禄一族繁衍生息的圣地。

她虽然只有十四岁,却已经穿越过很多次了。从来没有见过王台亮起过。

难道,王台开放了?

王台已经封闭了千百万年了,谁也不知道现在的王台到底变成了什么模样。她心中涌起一阵浪潮,激动得双眼发红,千百年后,她将成为第一个重新踏上王台的天禄族人,这可是连母亲都没有的殊荣啊。

深深地吸了口气,沐羲身子一纵。朝那颗花生一样的蜂房飞了过去。

穿越王台的屏障时,她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反而有种温暖的舒适感,仿佛回到了婴儿时候,被母亲抱在怀中,听着母亲有力的心跳和悠扬的歌声,世界变得静谧而美丽。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花园之中。花园里开满了许多她认识或者不认识的花朵,一团团,吒紫嫣红、花团锦簇。

“天,那是月牙花。”沐羲诧异地叫起来,“还有子规花、守灵花……全都是难得一见的灵植啊!”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天,这里的灵气浓郁得如有实质,在这里修炼一天,简直能抵得上在别的地方修炼一个月了。

天禄不愧是开挂的生物啊,连大自然都这么宠爱他们一族。

她没有去动这些灵植,现在她和妈妈是唯二的纯血天禄,这些都是她的,只要她想要,随时都可以来取,不必急于一时。

她沿着大理石铺就的地面在花园中闲逛,除了灵植之外,还有灵泉,而且不止一口。没过一个园子,都会有一个大理石垒成的喷泉,喷泉造型优美,有的是美女捧着水瓶,有的是一头天禄张着嘴,还有小男孩尿尿的,雕塑做得栩栩如生,灵泉从雕塑中喷出,落在池子里,然后顺着几道凹槽流入花圃之中,滋养着这许多的灵植。

沐羲渐渐地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用了,她毕竟小孩心性,摘下几朵最漂亮的花,编成花环戴在头上,高兴地在大理石路上奔跑。

穿过一座蔷薇花门,她停下脚步,嘴巴微微张开,惊讶地望着远处那座雄伟美丽的城堡。

花园外面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海洋,那座城堡就立在海洋之中,有一道白色的路从花园通往城堡。

沐羲看过许多城堡,有格鲁人的,有阿尔伯特叔叔家的,有兽人的,还有地球上的,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恢弘的建筑,简直鬼斧神工,不是人力可为。

她沿着长长的水上道路来到城堡前,城堡的大门足有十几米高,门上雕刻着飞舞的美丽女神和各种缠枝花纹。

这简直是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