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一章

外面的助教有人喊道:“弄死他!”

贾平安按着刀柄,外面,包东等人在靠近。

那人喊道:“上啊!”

可没人上前。

一群懦夫!

贾平安拿起铁棍,用锤子敲击铁套,可却纹丝不动。

“铁套冷却后会缩,于是箍死了铁棍,这便是热胀冷缩,但凡是铁匠就没有不知道的。但他们却不知道原理。而物理就是在分析研究这些道理。”

“武阳侯,这是为何?”

有学生问道。

这个捧哏不错。

贾平安说道:“新学认为,每一种物质都是由细小到肉眼无法看到的东西组成。咱们看着苍蝇觉着不怎样,可把苍蝇捉了来,凑拢一看,会发现苍蝇的身上有许多细微的东西……但若是有东西能再细看呢?人类最大的错误就是以为自己的眼睛能看到世间最细微的东西。”

“那些细微的东西组成了铁,无数铁被打造成了铁套,给铁套加热时,里面那些细微的东西在动,越动越大……最后铁棍就能轻松穿过去。”

“这不是虚无缥缈的什么做人的道理,而是对国计民生大有好处的东西。”贾平安说道:“你等想想,若是用铁棍和铁套来做大车的轴和套子如何?”

一个学生欢喜的道:“我想到了,若是如此,铁套和铁棍冷却后就会牢牢的贴住,如此自然稳当。”

“妙啊!”

贾平安侧身看着那些助教,“谁能和贾某论道?”

“别弄什么做人的道理。”贾平安真的厌烦了这些人,“整日就琢磨这些,于国何益?做人做人,头发都白了还在琢磨如何做人,到了棺材里还在琢磨着如何做人……

诸位,醒一醒,这世间不太平,你等想着如何做人,吐蕃、突厥、高丽……他们在琢磨着如何杀人!你等琢磨一辈子做人的道理,谁在保护你等?”

若是百家并行存在,这个大唐会是什么样?

墨家打造工业,纵横家琢磨外交……

每一门学问都有自己的存在理由,而儒学就特娘的敢吹逼,说自己包打天下!

贾平安一字一吐的道:“就在你等孜孜不倦琢磨着如何做人时,农户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缴纳的粮食养活了你等。

那些将士抛头颅,洒热血在保护你等……

贾某并非反对琢磨这些,只是想告诉你等,世间诸多豺狼,若是琢磨做人的道理能让豺狼束手也就罢了,可能让豺狼束手的唯有刀枪。

可如何能让刀枪更锋利?这是杂学。如何能打胜仗,这也是杂学……如何能增收,这是杂学,如何能让建筑更加固,这同样是杂学。”

贾平安深吸一口气,喝骂道:“就是你等最看不起的学问在养活你等,在保护你等。你们特娘的被保护的最好,被养的最胖。

做人要有良心吧,可你等一边吃的脑满肠肥,坐在家中安然无恙,一边却在鄙夷着这些保护你等的学问和人,你们特娘的是豕吗?豕每日看到主人家拎着木桶来了都知晓叫唤,若是叫骂一个试试?可你等就敢叫骂!”

“这是什么?”贾平安骂道“这是无耻!”

他走下讲台,缓缓出去。

包东刚想动,一群学生冲了过来,挡在贾平安的身前。

“让路!”韩玮冷冷的道。

“你……”肖立脸颊颤抖。

“请让路!”

学生们自发的为贾平安开道。

……

“陛下。”

王忠良进来,“国子监祭酒肖博求见。”

“何事?”

李治抬头。

边上的宫女上前,递上了手巾。

在冰水里浸泡过的手巾捂在额头上,顿时一阵轻松。

王忠良去打听了一番。

“陛下,贾平安大闹国子监,一番话激怒了诸多助教,如今国子监群情激昂……”

“他有这般大的本事?”

李治倒也好奇,“他说了什么?”

这个皇帝不喜欢儒学,但终归儒学是这个大唐的根基。

“……他还说农户耕种养活了那些人,将士们浴血奋战保护了那些人,可……”

“可什么?”李治真心不喜欢儒学,但却也知道儒学对帝王的辅助作用。

“嗯!”

李治只是轻哼,王忠良却身体一震,“他说杂学能增收,能让将士们打胜仗……如此儒学就不该吃着杂学弄的粮食,被杂学保护着……却叫骂杂学。他还说……”

“他还把那些人比作是了豕,不,说连豕都不如,豕在主人喂食时还知晓献媚,那些人只知晓叫骂。”

李治沉默。

王忠良心想贾平安这下算是彻底的激怒了国子监,接下来就会引来狂风暴雨。

陛下也会愤怒吧。

李治突然笑了。

“前汉时儒生只是在御座之下献媚之辈,后来学儒学的多了,为儒学说话的人也多了,于是渐渐出头。所谓废黜百家就是这个意思,你只能学儒学。”

李治惬意的道:“朕看重的是能吏,而非什么自称的大儒。朕看过许多大儒,说起儒学来滔滔不绝,可做事却一事无成。看看那些臣子,但凡有本事的,谁会一心抱着儒学不放?”

王忠良想了想,还真是。

比如说李勣,比如说当年的李靖……

“那些世家门阀学问传家,可那是什么学问?若是儒学传家早就灰飞烟灭……世家门阀的学问让人垂涎的地方就在于做事的法子,以及如何为官的经验。所以他们的子弟一出来就能出类拔萃……别人还在琢磨如何做官,如何做事时,他们早已轻车熟路了。”

李治突然笑了笑,颇为轻蔑的道:“为何那些学问不能入儒学?皆因大多不足为外人道。那些人一边说着漂亮话,把自家打造成了君子,希望天下人都去学着他们的道理做那等安分守己的所谓君子,自家家传的学问却都是功利。

别人变老实了,他们却不老实……这个天下,终究是老实人吃亏,不老实的反而扶摇直上。”

是啊!

王忠良也心有戚戚焉,李治见了就问道:“你难道也有话说?”

王忠良感慨的道:“奴婢就是个老实人,幸而陛下仁厚,否则哪有奴婢今日的好日子。”

这个马屁不错,李治受了。

“贾平安……”李治沉吟着。

武阳侯这些话算是说到了陛下的心里头,该被赏赐吧?

王忠良暗自艳羡。

“朕记得滕王前日禀告,说吐蕃那边的生意越发的好了,可货物却不够,让贾平安去看看。”李治淡淡的道:“儒学朕看不上,新学朕也看不上,不管什么学问,能帮助大唐强盛的才是好学问。”

老实人王忠良耿直的道;“陛下,可有人说儒学能帮帝王治理天下呢!”

“治理天下?”李治的眼中多了讥诮,“所谓儒学助帝王治理天下,乃是武帝时弄的噱头,不过是想神话帝王罢了。哪些人传播那等帝王至高无上,天下人皆该低头的学问。天下人都低头了,自然就好治理了,帝王也无需担心有人造反……可黄巾之乱哪来的?汉末三国混战时,忠心何在?”

他哂然一笑,“皇帝喜欢用儒学来让天下人低头……朕却喜欢用疆土,用大唐的赫赫威名来让自己标榜青史!”

……

“货物不够?”

贾平安才将去了国子监砸场子,堪称是酣畅淋漓,结果回来就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任务。

人渣藤已经要疯了。

“缺酒!”

人渣藤兴奋的道:“去年冬季咱们走私了些酒水去吐蕃和高丽,那些人欢喜的不行,有多少要多少,可……”

“那就卖。”

贾平安觉得这不是事。

李元婴甩甩头,“先生,我也想卖,可没酒了。咱们这边搜罗了酒水走私,长安……先生你去平康坊看看,都有人叫骂了。”

那么牛逼?

走私这档子事儿贾平安没怎么关注,没想到竟然做大了。

他去了铁头酒肆。

“酒水涨价了。”

天气暖和了,许多多的蛇头又能看到了。

“他们说有人大批收购酒水,不知弄到了哪去。”

“有人喝酒厉害。”贾平安睁眼说瞎话,“那个……多多啊!回头我这边给你多弄些。”

许多多喜滋滋的道:“多谢武阳侯,若是如此,我这里的生意定然能压过他们。”

贾平安又去了苏家。

大舅兄苏能是卖酒的,正好了解情况。

“是涨价了。”苏能看着依旧是混社会的模样,“说是酒水好卖,可朝中干涉……说是长安粮食不够吃,限制酿酒。”

长安的粮食确实是不够吃,否则李治也不会拖带着家小去洛阳就食。

难怪李元婴对此束手无策。

“舅兄你如今都改头换面了,怎地还是游侠儿的模样?”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二章

诸葛亮应道:“确实如此,所以彼辈此番动兵,来势汹汹。”

张飞哈哈一笑:“有关将军坐镇江陵,乐进、文聘之流,还能翻得了天?”

“虽不至于翻天,却也扰乱荆州军民,不可小觑。”诸葛亮摇了摇头,往左右探看。

马谡小跑着过来,在座间展开舆图。

诸葛亮指划着舆图,解释道:“各位,乐进和文聘所部,自去年以来多方扩充,目前合计兵力近万,俱是精锐,另外奋威将军满宠所部也扩张到三千余。他们分布兵力于江陵的东西两侧,一部活跃于临沮一线,威胁枝江,试图切断江陵与夷陵等宜都郡诸城的联系;另一部在竟陵、荆城、寻口一线活动,威胁水军辎重的集散地汉津。”

他张开双臂示意:“这是一个东西呼应的钳型攻势。云长所领的荆州水军已经被牵制在东面,本部须得固守江陵。因此西面这一路,主公和我都觉得,或可由续之担待起来。”

雷远心道:“以关羽的勇猛善战,这样的攻势未必就有多大威胁。恐怕是因为荆州军的主力还需防备江东,才使得兵力捉襟见肘吧。”

于是他直接问道:“江东那边,有什么动向?”

马谡将舆图继续推开:“据说,孙权正忙于迁扬州治所于秣陵,另外调动大军在东关修筑防御,以备曹军越巢湖南下。这处东关要隘包括了濡须山和七宝山两处城关,在关城对峙之间凿石通水,将会成为江东水陆兵力必经的险关津道。”

雷远出身于江淮,对这一片的地形早就熟极而流,当下颔首道:“也就是说,江东应当又有意于合肥了。”

无论历史走向如何变化,孙将军领十万之众欲吞合肥,听起来始终都那么不靠谱。雷远完全理解关羽要留重兵于荆南防备东吴,更一点都不指望孙权能在合肥方向吸引曹军。

雷远的本部主力经历了几番鏖战之后,尚在休整阶段。但他留在宜都的,还有邓铜、贺松二将所部,再抽调其它各部精锐,足以依托夷陵城向西发起短距离的攻势行动。

他此前就与乐进和满宠打过交道,大概了解这支曹军的实力,故而虽不敢说定能获得胜利,但阻止他们南下滋扰,倒也不难。

于是雷远起身行礼道:“此刻巴西局势尚属安定,若张将军尽快派遣兵力接管各处要隘,我就可以抽调本部沿江南下,一个月内,向曹军发起反击。”

诸葛亮转向张飞:“翼德将军?”

张飞捋了捋刚硬如铁的虬髯,发出沙沙的声音:“可以。白寿和阎芝须得留在成都,协助整编益

文学

州兵力,我便让张达﹑范强带人接手巴西防务。”

雷远吃了一惊,问道:“张达?范强?”

“正是。”张飞道:“这两人都是我部下的善战宿将,随我从河北至益州,久历沙场。续之你只管把一应军务移交给他们,他们会妥善接下,等到我前往阆中就任,还会作相应调整。”

雷远倒不是担心军备防御上出什么纰漏。他下意识地看看张飞,觉得这雄武大汉神采飞扬,心情很不错,断不至于这就苛待军吏到无以承受的地步,当下道:“便依张将军的意思。”

此时刘备又问道:“续之麾下,现在可用的部曲大概有多少?”

雷远并不隐瞒,坦然道:“庐江雷氏本部部曲约莫四千余,另外,驻扎在宜都郡的冯习将军所部,娄发、沈弥所部的益州兵,还有淮南旧部的郭、邓、贺、丁等校尉所部,合计两千余。”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三章

“是的,耶和华人很少会留下墓葬,魏人却会留下太多的墓葬呢,可惜,尸体腐朽,灵魂堕落,又不知修炼几世,或受罚几世,才又能重新做人呢。”张静涛呵呵一笑,不屑道。

“真的会那样么?”大小姐今日无疑对灵魂十分关心。

“真的会!”张静涛的声调简直是不容置疑。

“这么说来,把一些好人封葬的话,是不希望他再转世?”大小姐不但有点信了,还思忖道。

“是的,至少希望他转世慢一些,只是这好人若是伟人的话,这些伟人的意志力通常比较强,虽亦善手腕心计,然心思目的实则却很单纯唯一,为此,灵魂印记深刻,便能留在宇宙天地之间,也未必不能转世的。”张静涛说,好像他转世过一般,什么都知道一样。

“被你这么一说,我忽然觉得好受多了。”大小姐站了起来,把衣服拢好一点,毕竟地上很冷。

张静涛微笑道:“是吧?你虽不在乎我的救命之恩,但我却在乎,我会觉得你欠了我的,所以么,你应该亲我一下,这样就算是报答了我的救命之恩好了,以后互不相欠。”

大小姐没好气道:“你若想要我,就干脆强嬖了我好了,又何必要耍这种手段,显得你是好人么?”

张静涛坏笑道:“没错,被你看透了。”

大小姐不由诧异道:“你又为何要对我装好人,你能得到的

文学

,也只有我的身体了,既然举手可得,何必麻烦?”

张静涛叹息道:“你这样的商家子弟门路是很多的,你为了生意,既然都不惜出卖了身体,即便此刻遭难,却一定仍有发财的路子,而我这人么,只是一个江湖小人物,其实没什么家当,我就是要装好人,来得到你的芳心。”

大小姐冷笑道:“你倒是老实,这位少侠,我并不需要你救,所以我看你还是强嬖了我,算是我的报恩吧,这样至少还得到了一些你的需求,因我是绝对不会记得你的,这位大恩人不妨听着,我是有相好的男人的,虽然我一开始不怎么喜欢他,可后来,我发现他很有本事,还是不错的。”

张静涛不理,蛮横道:“亲不亲?不亲的话,抽你一顿!”

大小姐一呆,咬了下嘴唇,道:“亲!”,继而靠近了过来。

这大小姐身高不高,踮起脚尖,亲了张静涛一下,自身微微一颤。

这却不是对张静涛来电,而是刚遭受到三个男人的恶行,身体对这类接触的抵触,即便这大小姐说她有过男人。

张静涛正是要利用这个机会,瞬间克制这大小姐的感受偏差。

便又坏笑道:“这也太轻描淡写了,一条人命呢。”说着把这大小姐抱住了,低头便是一个深吻。

果然,那大小姐的嘴唇颤抖到了神经质的地步,身体亦是极为僵硬,但在张静涛唇舌温柔间,张静涛更是拉开了自己的衣服,亦敞开了这大小姐的衣服,二人来了一个只差一步的贴身接触。

那大小姐僵硬了一会后,身体终于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