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限h不要了 第一章

从上阳禁地走出,看着出口慢慢愈合,王长生长出了一口气,解决了上阳李家的事情,王长生并不觉得轻松了一些,也没有觉得大尊的关隘变低,因为,处理上阳一脉的事情,只不过是受到了李福生所托,与突破到大尊境界,并没有什么关联。

准确来说,王长生的大尊之机,并不在威天境,这也是王长生想直接去沈天境的原因。

既然来了,王长生还是打算多看看威天境,当年实力不够,威天境还有很多地方都没有去过,这一次回到了威天境,王长生打算去一探究竟。

王长生第一个出现的地方,并不是什么隐秘之地,而是当年来过一次的地方。

通天重地!

当年来到通天重地,与李福生一起,大闹了通天重地一番,那时候王长生进入通天重地,还需要改变一番,混入其中。

而现在,王长生正大光明走在通天重地之中,哪怕是从修士旁边经过,也没有人能够发现王长生的存在。

随着王长生在通天古树之上,一步步升高,见到了不少巨大的通天古树叶子,这些叶子之上,建造了房屋宫殿,供给通天重地的修士居住。

并且,王长生感受到,在通天重地上方,不少生命之力汇聚的地方,还有不少行将就木的元婴巅峰境界强者,在其中蕴养,通过特殊的方法封存自己的生机,除非唤醒,要不然,绝对不会轻易醒来。

“这算不算是另类的葬己身?”王长生心中说道。

葬己身也是通过秘法封存,不管是生机还是修为,全部封存,待到时机合适,再醒来。

只不过,葬己身的修士,醒来之后,还有不少的生命可以挥霍,而这些封存在通天古树之上的元婴境界修士,一旦醒来,可没有多少时日可活。

“看这样子,通天古树的底蕴,怕是整个威天境最深厚的!”王长生心中说道。

有通天古树这件堪比道器的存在,生命之力醇厚,连绵不绝,通天重地在这方面,就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当年苏醒过来对付王长生和李福生的元婴境界修士,连通天重地十分之一的底蕴都没有展现,现在想来,当初要是通天重地底蕴齐出,王长生与李福生联手,也只有饮恨一个结局。

走到通天古树最上方,王长生看见

文学

一个巨大的宫殿,宫殿身后,竟然有一条古老的树根,盘根错节,一直朝着天际延伸。

这便是王长生此行的目的。

“威天境有传言,通天古树的由来,是当初一截建木根丫,落在了威天境,然后长出了通天古树,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

王长生心中说道。

丹田星宇之中,长着一根建木幼苗,王长生对于建木再了解不过了,可是,这通天古树之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建木的气息,也就是说,通天古树与建木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身影闪烁,王长生直接踏上了盘根错节的根丫,朝着天际走了上去。

哪怕是以王长生的修为和目力,对于这根盘根错节的根丫,也完全看不到顶。

王长生所知,这条由根丫铺成的大道,便是战界古路,只要顺其而上,最终可以登临战界!

高限h不要了 第二章

“这是在哪里?”

顾望千极力睁开眼睛,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陌生的环境,此地是一处封闭的幽谷,一条清澈的小溪静静流淌而过,时而有一两条鱼儿跳跃着。

眼前的景物似乎不错,不过令他感觉到不舒服的是,这里的灵气异常地稀少,甚至比他遇见过的灵气最稀薄的地方都还要稀薄。

一时间他竟然感觉到不习惯,仿佛连呼吸都变得极不顺畅起来。

顾望千不自觉地摸了一下头,“咦?怎么还流血了?我这是这么了?”

他仔细打量着周边的环境,刚要起身,顿时感觉全身一阵酸疼,一连串的记忆片段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望千缓缓闭上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整理了一番思绪,没想到自己穿越了,而且还是一个他从不知道的科技文明高度发达的星球。

而被他夺舍的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做顾望千,出身于都海市的一个商业大家族,只不过向来富家多败子,顾家家大业大,偏偏这顾望千就不思进取,是个出了名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

至于为什么这他会出现在这么一处幽谷之中,顾望千也不清楚,只知道昨日他与一群朋友去夜总会喝酒,喝完之后在夜总会门口顾望千突然感觉头部被什么硬物击了一下,而后的事情,便就是莫名地出现在这山谷之中了。

当下顾望千也没有什么心思去追究这些,想着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再说。

打量了下自己所处的这个幽谷,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被袭击之后便被抛至这个幽谷之中,这个幽谷高达百丈长,能活下来才怪了。

不过幸运的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应该是刚好掉进了水中,所以才捡了一条命,不然的话估计尸首无存。

也刚好就是那时候,顾望千便穿越将其夺舍了,原本身体的主人就处在濒危的阶段,加上他这个外来之客,作为一名修真者,灵魂异常的强大,所以也变鬼使神差地替换了身体的原主人。

“唉……够倒霉的。”

也不知道他这句是说身体的主人还是在说自己,不过好像两者都挺适合的。

顾望千叹了一口气,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够窝囊的,糊里糊涂地便丧命了,连袭击自己的人都不知道,若不是自己,估计尸体还会被遗忘在这么一处无人烟的地方。

不过想到自己的情况,他也是自嘲了一下,貌似自己的遭遇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摇了摇头,不再理会这些,他便是缓缓闭上了眼睛,思绪飘回那个令人惊心的画面。

……

天空中传来巨大的雷鸣声,原本还晴空万里的天空变得无比阴沉,云层密布,巨大的轰鸣声不断的从云层中传出,紧接着九九八十一道一般粗细的雷电迅速落在老者的身上。

老者长须飘飘,本应是颇有仙风道骨的味道,不过这个时候却是十分狼狈。

这便是渡劫了,只见老者身上那由极品材料炼制而成的真器铠甲已经近乎破烂,全身更是血肉模糊,一时间看上去也是极为狰狞。

望着这片肆虐狂暴的苍穹,嘴中

文学

自言自语道,“难道还是要失败么?”

老者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甘心,甚至是一丝悲凉,修真数千年,竟然还是要落得这么一个结局吗?不过随即,老者深邃的眼神中掠过一丝决绝。

“也罢,既然如此无可避免,那便来的更猛烈些吧!哈哈……”

而此时在距离老者渡劫之处几公里以外的一个小山丘旁边,一位身着蓝白锦袍的少年望着老者渡劫的地方,少年眉目清秀,相貌俊逸,不过一双秀目中却掩盖不了其中的担忧之色。

这位少年便是顾望千,从小便与老者一起生活、修炼,而此时老者便迎来了自己的劫雷。

这种事情旁人插不了手,他自己也没这个能力插手,他也知道,若是老者渡过这雷劫,便是可以问鼎那传说的仙人之境,若是失败,则是会魂飞魄散……

“老头子,一定要挺住啊……”

望着远处,顾望千脸露担忧之色,一双白皙的手也是不自觉的紧握起来。

老者身体顿时腾空而起,原本稍显佝偻的瘦小身躯一时间竟然变得挺拔,随即身形迅速冲进云层中,竟是要生擒这道道雷弧。

“轰轰轰……”

那劫雷好似有了灵性一般,似乎感觉到有人敢挑衅自己的威严,落下的雷弧越发密集猛烈了。

高限h不要了 第三章

果然,群蛇突然停止了朝她这边爬过来,好像一时有些茫然失措,过了一会,它们才确定了方向,如黑色潮水一般朝着呜呜追了过去。

但是它们的速度却绝对不如呜呜,所以他们就看见呜呜跟戏耍似地,带着那黑蛇群在这里面从这头窜到那头,又从上窜到下。

一时倒是可以确保呜呜无事,但总是得引着这些蛇去到黑雾那边才行。

“这些蛇怎么压制黑雾?”轩辕战疑惑地问道。

“吃。”

轩辕却只说了一个字。

楼柒却解释道:“万物相生相克,有那样逆天的黑雾,就有这样逆天的黑蛇。黑蛇可以吞食黑雾,把它们变成自身的能量。”

“这真是无奇不有。”

“臭老道,现在怎么想办法让呜呜出去?”楼柒说着摸了一把药出来往嘴里塞,就跟吃糖豆似的。

她用了本命血咒,这会儿虽然虚弱了些,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上回她用本命血咒是要强行救下陈十的命,而且那个时候她身上也还没有那么多好药,而这一次只是渡些气息给呜呜,她又有这么些世人穷其一生都可能找不着的灵丹妙药,所以还是无碍的。

但是,她绝对不能再亲自对上明先生,否则就太危险了。

轩辕却扣住她的手,给她把了下脉,放下心来,“虚弱了些,孩子无碍,但是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静养了。”不管如何,本命血咒终究是会损伤她的根本,得好好养回来才行。

“我知道。”

“你也不能继续在这里呆着,阵眼本来就会损耗你的精气神,再呆下去你哪里还能有命在?”臭老道咬牙道:“所以,我们强行破阵!”

“强行破阵?”

“不是整体破开大阵,而是从阵眼这里出去,老大,这可能需要你耗费**成功力。”

“来啊,我何曾怕过!”轩辕战一拍胸膛。

“战意诀!”楼柒双眼大亮,明白了轩辕却的意思。

轩辕却用力点了点头:“没错,战意诀!可惜啊,如果能够配合战魂鼓曲,那威力就足够了!可惜战魂鼓不知道在哪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楼柒表情有些奇怪。

“臭老道,照着战魂鼓吟啸出来的曲子,行不行?”

“你会?”

“战魂鼓在我们手里,我听表哥打响过战魂鼓啊。”楼柒都觉得冥冥之中,命运已经自有安排。

也许战魂鼓的出现,就是为了这一刻。也因此,她对于破阵的信心一下子高涨了起来。

“我们一定能破阵出去!消灭了黑雾!控制住黑蛇!同时,杀了明先生!”她握拳,战意凛然。

轩辕战豪情万丈,大声喝道:“没错!怕他个蛋!”

看这两父女,天一等人也目光大盛,信心十足。

轩辕却也哈哈大笑起来:“好,那就来吧!小七吟啸,我们全力而出,轰开头顶这山!”

轰山。

怪不得他说要耗费轩辕战**成的功力!

众人对视一眼,齐齐扎下马步,做好了准备。

楼柒神色肃然,蓦地,从她唇角清越地发出了激越的清啸。在她脑海里浮现起当初轩辕重舟还是束重舟时打响战魂鼓的画面,耳畔也仿佛响起了那鼓声。

战魂燃烧,战意狂热。

他们的血脉里似乎都在叫嚣着,冲!冲!冲!杀!杀!杀!

几人同时出手。

战皇倾力而出,便已经是地动山摇。

“轰了!”

轩辕战一声暴喝,一拳就朝上面轰了过去。轩辕却紧随其后,天一几人也咬牙全力而出。

“轰!”

只听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碎石纷纷砸落,一个洞口被他们砸了出来。外面的光洒了下来,整个水面都震荡了。

阵眼有另一个破绽,那就是一定不能见天日,若不是战皇在这里,他们还不可能将头顶山壁轰开,但是战皇在!

曾经龙吟大陆名满天下的战皇,真要倾力而出,沉煞可能都未必能挡下这一招。

“果然可以!破绽就在上方!”轩辕却顿时大叫。

楼柒及时地扶住了摇晃了一下的父亲。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面色苍白,但是眼神却灿亮无比,“好,很好!小七,我们这就出去!”

“你们还行不行?”楼柒的目光掠过天一等人。

“行!”天一几人齐声喝道。

“好,走!呜呜,上!”

楼柒一手扶着轩辕战,足尖一点,率先飞窜了上去。

众人紧随其后。

呜呜也叫着窜了出去,最后紧跟着一片黑压压的蛇。

阵眼大破。

明先生猛地望向这方,眼珠几乎要突了出来,不敢置信,不敢置信!怎么可能?

“噗!”

他蓦地喷出了一口血。

阵眼硬破,布阵者会受到反噬。阵法越强,反噬越强。

就在同一时间,水波激荡,几条身影飞窜而起,为首那人一掌就朝他的头顶拍了下来。

如果不避,他势必会被这一掌拍成了一堆烂泥!但是,就差一步啊,他就差不多要把轩辕幻天全吸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