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一章

曼哈顿,华尔街战场。

外界的变化柯林现在并不关心,在将整个曼哈顿给“降维”了一遍后,他便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正在战斗的艾利克斯和伊丽莎白两人身上。

轰轰轰……

交鸣声不断在虚空炸响,两方都是病毒进化体,其生命力和战斗续航能力,都可以用恐怖来进行形容。

不过本该持续很久的战斗,却在现在,呈现出了要结束的姿态。

噗嗤……

经过变化,一副森然模样的利爪猛然穿透伊丽莎白的胸膛,抓碎了她跳动的心脏。

战斗之中一直没说话的艾利克斯此时皱起眉头,看向挂在他手上的伊丽莎白,问道:“你想寻死?”

两人间的战力即使他进化过后,差距也是不大,甚至真打起来他还稍微落于下风。

真要是拼劲一切的进行战斗,就算他能赢得最后的胜利,至少也是数个小时后的事,而不是在战斗开始后不久的现在。

“你比我更有资格,我的孩子。”

没有恐惧,脸上挂着一抹渗人微笑的伊丽莎白主动融入了艾利克斯体内。

而也在同时,澎湃到几乎肉眼可见的生命能量从艾利克斯体内爆发,艾利克斯猛然半跪在地面,吸收着突然涌入脑海的大量信息。

“没事吧?”

柯林走了过去问道。

伊丽莎白的举动让他有些吃惊。

此时看着艾利克斯的样子,却是不由有些担忧她这么做是不是有着其他的打算在里面。

“没事,不过短时间内我帮不上你太大的忙了。”

过了一段时间,大略缓过来的艾利克斯站起来道。

吸收了伊丽莎白所带来的提升是前所未有的,不过快速进化所带来的副作用,也让他在进化彻底完成前无法进行细胞层面的操控。

相比之下,那些从伊丽莎白获取到的信息,倒是好处理很多,只要暂时不去查看即可。

“只是这样?”柯林有些惊讶。

“啊,她似乎是把我认为成更有资格站在进化顶端的人,主动让我吞噬她,也有成就我的心思在里面。”说着,艾利克斯顿了下道:“现在我已经进入到了不可逆的进化之中,而在进化彻底完成之前,我暂时只能保持现在的姿态。”

“这样……”柯林若有所思,也没多问,笑道:“你已经做完了你的事,剩下的,是我该完成的任务。”

说着,转头看着从他的打击中再次调整好,甚至再次用枪炮瞄准过来的军队,抬起了手臂,将石魔召唤而出。

……

指挥中心此时宛如一个嘈杂的菜市场。

虽然再次和军队建立起了联系,但由于失去了熟悉的电子通讯,只能靠着声音来下令,一时间,却是显得有些慌乱。

各处的信息不断有通讯兵汇聚而来,再次回到了指挥中心的西德将军开口道:“封锁海域的航母舰队已经发现了这里的问题,最多还有二十分钟,我们的援军就会赶到。”

“额,在那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如何解除掉对方的电子打击,不然就算有援军,我想也没什么用处。”

班纳博士接话,西德将军看了他一眼,道:“当然,我们已经找到了他的破绽。”

“还记得在监控坏掉之前他掏出的那个圆盘吗?我怀疑让我们的武器失效的原因就是因为它。”

“现在我已经让我们的士兵去尝试破坏掉它。”

“你让士兵行动了?”尼克猛然抬起了脑袋。

“艾利克斯和伊丽莎白的战斗已经结束,我不认为还有继续等待下去的必要。”

看了眼尼克,西德说道。

他知道尼克的一些担忧,不过在他看来,尼克有些过于看中对方了。

他承认那个叫柯林的法师很是厉害,但根据他所看到的情报,却也没到无法面对的地步。

只要重新让武器恢复作用,他有着充足的信心获得胜利。

而就算是现在,他也认为他所率领下的军队能够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我出去看看,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可以一起。”

说完后,西德将军带着人走出了指挥中心。

屋内,其他人互相看看,跟着走了出去。

……

“我们的目标是破坏掉那个圆盘……”

一个军方精锐小队中,史蒂夫.罗杰斯拿着地图不断的布置着任务。

敌方在之前已经展现出了无视一般热武器的特性,所以此次作战想要获得胜利,最先的,就是要让他们的更高级武器装备恢复过来。

“……都明白了吗?”

时间紧迫,说了一遍的史蒂夫看着小队的其他人询问。

众人点头,其中一人更是笑道:“放心吧,队长,我们可是精锐!”

史蒂夫听着点头,下令道:“开始行动。”

话音落下,一行人向着目标点潜去,与此同时,另一边也传来了炮鸣和机枪声,给他们吸引注意力,制造机会。

不过也在枪响后不久,一切都戛然而止,整个战场,陷入了诡异般的寂静。

“上帝……”

“这不可能……”

“谁来告诉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各种各样的不可置信声在战场边缘处的士兵口中道出。

与此同时,正通过望远镜在高处观察的西德将军猛然抓住身旁尼克的衣领,青筋直蹦的吼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他还有这种能力!”

“我他娘的也是现在才知道,怎么告诉你!”

尼克将西德抓住他衣领的手打掉,看着猛然向下塌陷了数十公分,所有士兵尽数化为肉泥的战场,拳头用力攥紧。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西德将军呢喃着,整个人看起来瞬间苍老了十岁。

尼克拳头也攥的越发用力,后悔这种情绪如同毒药般肆虐着他的心脏。

就在整个高台陷入了难以言喻的气氛之时,娜塔莎突然向着天上指道:“快看!”

一道火光从空中划过,而他的出现,也让在场的人提起了几分希望。

轰!

战甲撞击在地面溅起大量尘土,看着来到他面前的人,柯林面孔上闪过一抹惊讶。

“托尼,有些意外,能够向我说明一下你的战甲为什么没有失效?”

没有急着战斗,柯林上前两步问。

“你……该死!”

没有回答,覆盖着面甲的脑袋来回转动了两下,看着血腥的战场,语气中带着无法压抑的怒气。

柯林跟着看了一下,指着被石魔升级后,重力可达到当前星球十倍重力的迟缓光环干掉的诸多士兵,道:“你说他们?”

“我本身是不愿意进行这种杀戮的,不过他们想要干掉我,这也不过是一些正常的反击。”

“柯林.布莱克!”托尼冰冷的道:“我曾经虽然讨厌你,但却也认为你还是可以被拯救的,而现在……我却发现,我错了!像你这种人,没有任何继续让你活下去的理由!”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些……喂,直接开打吗?”

十数发微型导弹从托尼的肩头发射。

正说着的柯林愣了一下,有些慌忙的准备防御,而也就在此时,射出的微型导弹突然一头栽向地面,冒出丝微的青烟,一时间,气氛有些迷之尴尬。

柯林看了一眼,收回了准备召唤骨墙的手,看着托尼,若有所思道:“看来你并没有研制出破解我让电子产品失效的技术……”

“杀你足够了!”

托尼没在多说,战甲腾空而起,一道激光从掌心处向着柯林射去。

柯林微微侧身躲过,看着托尼在十倍重力下移速略显缓慢的样子,略一思索,一道虚弱诅咒施加了过去。

但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诅咒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一层透明的防护罩挡住了他的诅咒。

“有趣,这是我上次去你家看到的那东西?”

“看来我当时倒是错过了一个好东西。”

柯林嘴上说着,身体瞬间腾空来到托尼头顶,一个下劈从新将托尼打到地面。

不过虽说如此,在防护罩的保护下,托尼却是半点伤势也没看到,这让柯林的眼神越发亮了起来。

“你很想获得它?不过你却再也没有机会获得它了!”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二章

等了半天龙见还是没有回来,白球忍不住咆哮道:“人呢?人呢?他怎么不回来?”

三室一厅只有孤独的自己,寂寥之感油然而生。

空荡的房间,空荡的心。

两人同去,一人归来。

为什么龙见不一起回来?白球想不到答案,也没有任何头绪。

不应该啊!怎么就…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眼中生起几分光明,激动的自言自语道:“对!心灵锁链,我这么就没想到呢!它可以连接主心灵传递信息随时沟通。”

很快,白球就失望了,发出的信息石沉大海,一去无影踪。

小彩在一旁弱弱的解释:“主人,源化空间会屏蔽任何讯息。“

文学

白球眼中的光熄灭了,他不甘心的问:”有其他方法联系上他吗?“

”也不是绝无可能,除非,除非…”小彩吞吞吐吐。

“除非什么,快讲!”白球语气有些凶狠。

“除非…主人的精神力量能破开源化空间结界。”小彩马上回道。

“这…这根本不可能啊!”白球颓然的坐在地上,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发出一声长叹。别说精神力量破开源化空间,就算他用尽所有方法也不可能破开。

这根本就不是个办法,还不如不说。

最终,白球只能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但他内心深处相信,龙见一定是有原因的,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和他分开。其实,除了心里的疑惑,更多的其实是担心,担心龙见的安危。

呆在源化空间的危险程度任何人心里都清楚,三天之后,就要迎来再一次生死对决。那些未知的怪物,无穷无尽,千奇百怪,他要怎么才能战胜呢。

可惜,帮不到他了。

事实就是如此残酷,虽然距离龙见的要更近,但是在生死面前,救朋友还是救父母?

呵,没得选啊。

望着两人一起挖好的三室一厅,似乎还有龙见的音容面貌。白球自嘲道:“成年人哪能全都要,只是幻想罢了。”

天微亮,地表的风已经停止,白球决定离开。

他骑着魔法扫帚一个人孤零零地飞在空中,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巨响。

“轰”

白球没有回头,他好像早就已经听到了。这声响也炸在心里,把某种情绪炸成粉碎

文学

,炸成残渣。

他们亲手挖的三室一厅,没了。

他亲手埋下的炸弹,彻底炸没了。

有时候,希望是自己给的,绝望也是。

在纯粹情绪的影响下,行为也变得纯粹。白球不管不顾的飞呀飞,朝着父母所在的位置一往无前。

虽然看上去比较执着,其实只不过心头生不出其他念头。

天气变化莫测,时而寒霜满地,时而烈阳高照。似乎天地规则已经崩塌,记不起世界本来该有的样子,于是随意的拨弄。

时常会,偶遇莫可名状的怪物,白球都小心翼翼的躲过。最后,他选择在离地三千米的高度飞行,这个高度遇到怪物很少。

白昼过隙,夜晚很快就来临。天边出现了少见的月亮,冷冷的血光洒下。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变了,世界变了。

夜晚,照例是不能飞行的。

白球悬浮在高空,呆呆的看着血月。突然脑海中没由来的冒出一个念头:“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不一会,他拿出一把魔法扫帚和一张吊床。把吊床悬挂在魔法扫帚上,整个人斜躺在吊床中。

这样,能看到的舒服点。

三千米的高空中,白球“葛悠”躺着。他突然笑了,自嘲道:“这个世界,能如此的,我这也是独一份了。”

随后,他又思考起那个问题,活着的意义。

任何事情,不是仅思考就能找到答案。一夜过去,白球未眠,当然也没有得到自己心仪的答案。他想到的任何答案,都有无数的矛盾点。就像眼里看到的血月,不一定就是真的红色。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三章

番外十一、三千世界回地球一

深秋的子夜,接连的阴雨天笼罩着山城市,绵绵细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天空一片阴霾,看不见月亮和星辰。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雷电从天而降,狠狠地打在山林之中,窜起一道冲天的火光。

但那火光并没有引起火灾,很快就熄灭了,也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我缓缓站起身,从火焰之中走了出来,抬头看了看天空,呼吸了一下空气,一股熟悉的味道充满了我的胸腔。

我终于回来了。

过去了将近三十年,我终于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这个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的地方。

一时间,泪水盈满了我的眼眶。

我来到了医王宗,发现这座宗门居然发展得十分庞大,之前只有几座建筑,而如今却密密麻麻,占据了整片山脉,其中有大片大片的灵植园,布着护山大阵,灵植园里的灵植长势很好,还有一些十分稀少的珍贵灵植。

我满心欣慰,看来医王宗已经发展得很好了。

我没有惊动他们,悄悄地找了一个灵气充裕的地方,给我的分身吃了养魂白玉果,将她埋进地下,还布了一个聚灵的阵法温养着。

做好这一切,天已经亮了,我来到城市,三十多年的时光,让这座美丽的山城改变了许多。

科技更加发达了,城市更加繁华,异能者也越来越多。

我站在解放碑前,看着这座高大的建筑,恍若隔世。

物不是,人已非。

或许,没有变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我找了一家咖啡馆,像以前一样,点了一杯拿铁,坐在靠窗的座位前,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出神。

我本来该去见我的那些亲人朋友的,但不知为何,我竟然有些害怕去见他们。

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吧。

忽然,一道神秘的气息靠近,我骤然回头,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朝我走来。

他坐在我的对面,深深地望着我,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良久,他开口道:“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回来了。”

我勾起嘴角,笑了笑,说:“你似乎并不想我回来呢,东阳。”

没错,他就是我的弟子向东阳。

三十年没见,他已经变了很多,不再是当年那个实力低微,需要我保护的少年了。

“你没有飞升成功吗?”我问,“你现在的修为是地仙吧。”

向东阳点了点头,道:“三年前,我本来可以飞升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走?”我皱起眉头,原来他是自愿失败的吗?

在九重雷劫之下,居然能做到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他的实力有多强大?

“木子还差一点才能飞升,我得等她。”一说起李木子,向东阳的眼中就满是怜爱,道,“还有,我想再见你一面,师父,有些心里话,我想要告诉你,如果瞒着你,我的心里总有一个心结,将来在天界也不会有多大的建树。”

我轻轻地叹息一声,道:“当初,你在那个西方的地狱之中,其实已经被夺舍了吗?”

当初,我和唐明黎、尹晟尧他们一起去了哀嚎之地,他被一个人留在了外面,悄悄跑出了我为他所设的防御阵。

后来,他告诉我,他因祸得福,找到了一个上古异界大能的尸体,还得到了他的传承。

当时我就怀疑他已经被夺舍了,但他毫无保留地让我进入了他的识海之中,我检查过,他并没有被夺舍。

之后的很多年,我一直在疑惑。

当初他到底有没有被夺舍呢?

他摇了摇头,说:“师父,我当时并没有被夺舍,只不过,我也没有得到什么传承,那个异界大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他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眼中满是疑惑,深深地望着他,道:“你到底是谁?”

他点了一杯卡布奇诺,说:“师父,其实我来自异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