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10 第一章

如今,天已微微亮了,东方吐白,旭日初升。

这些从入定中被惊醒的修行者们瞬间就有了相同的念头——走!去看看!

凑热闹是人的天性,修行者也不例外。

相反,由于修行者寿命悠长,因此更爱没事找事…….

此等大规模的天地异象,生平罕见,不去看看,着实可惜。

众人纷纷猜测:“莫不是有什么修为高深的前辈在附近闭关,然后一朝突破,引发了天地色变?”

一道道流光在上空中出现,大量的修行者御物飞行,寻找起了天地异象的产生之地。

很快,墨门的山门外,便汇聚了大量的修行者。

“墨门?”众人纷纷惊诧。

又是墨门?

这段时间里,如果说整个青龙川区域,哪个宗门风头正劲,那绝对不是那几家【上百门】,而是依旧位于【下百门】之列的墨门。

墨门掌门路朝歌已一己之力,让这个原先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在近期名动青州。

如今,这规模宏大的天地异象,难不成也是因为他?

此时此刻,墨门周遭处,有一柄冲天气剑!

整把巨剑的虚影,带有淡淡的水墨色,自丹青峰而上,直入云霄!

这一道气剑的规模,比路朝歌突破剑意第三层时,要大了数倍。

它产生以后,致使方圆百里内,上空处的云朵汇聚成了漩涡。

云朵产生的漩涡与巨剑周围的墨色气流缠绕在一起,从远处看去,就像是水墨漩涡在不断流转着。

不管是意境还是声势,都让人瞬间挪不开目光!

整体给

文学

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支巨大的毛笔,在水缸中渲染开来,使得墨水向四周散开。

嗯,是巨大的,而非牙签搅大缸。

周围聚在此处的修行者越来越多,甚至还出现了几位路过此地的大修行者。

修行者一旦到了第五境,在天玄界便也算得上是大人物了,因此,不少修士纷纷向这几位前辈求教,这墨门上空的天地异象为何会产生?

这三位大修行者,也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奇了怪了,我突破至大修行者之境时,引动的异象规模,不足此时的百分之一!”

所有人对于墨门的了解,暂时都还局限在路朝歌身上。

因此,很快就有人纷纷出声道:“引动异象的,该不会就是路掌门吧?”

他们也想不到墨门的其他人。

可是,根据最新的传言,路朝歌虽然曾于山鬼谷内斩出可怕的一剑,直接斩裂了山谷,但他本人毕竟还只是第二境的修行者。

第二境的修行者,能引动这么夸张的天地异象?

这完全没道理的。

人家第五境在破境之时,引动的天地共鸣都不足这规模的百分之一,他第二境凭什么可以?

但是,大家转念一想,他完成的壮举,难道还不够多吗?

最主要的是,在场的众人,绝大多数都没见过路朝歌,可都知晓,此人的剑意是水墨状的,格外写意潇洒。

看似是极具意境,实际上暗潮汹涌,凌冽锐利!

他的剑意,重杀伐!

如今,这贯穿天地的气剑,可不就是水墨状的吗?

“静观其变吧。”其中的一位大修行者道。

其余剑修纷纷点头,甚至还用人用心感受起了天地异象的气势。

实际上,他们的想法并没有出错。

就连路朝歌本人,也在纳闷为什么动静会这么大。

这个疑惑,在他突破至剑意第三层时,就已产生。

他很清楚,不管是修行者还是玩家,在剑意达到第三层时,的确会引动小规模的异象。

但请注意,是小规模。

这直接震撼百里的天地共鸣之力,就很离谱了!

先前说过,通常情况下,路朝歌如果想不通此类问题,一律按照“不愧是我”处理。

实际上他心中有过一个很肤浅的猜测,那就是——会不会是因为【魅力10】?

作为【魅力10】的自己,在突破时特效猛一点,炫一点,排场足一点,不过分吧?

任何东西,达到极致,便是暗合天道。

按理说,【魅力10】没道理只是让他的道躯趋于完美才对。

当然,这只是他比较浅显的猜想,或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也说不定。

此时此刻,墨门之外都直接炸锅了,身处异象中心地带的墨门,又怎可能平静呢?

外峰上的沙雕玩家们都惊呆了。

“怎么回事?卧槽,我是在看特效大片吗?”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没文化的又开始了。

“这肯定是因为咱家掌门吧?水墨巨剑,准没错!”

“这他妈不是废话吗?如果不是咱们掌门引发的天地异象,老子现在就把两个头割了,给大家助兴!”

大量墨门玩家开始在论坛上发帖,然后录制起了视频。

很多帖子的名字看着就很千奇八怪。

如:《你知道被天地异象包围是什么感觉吗?不!你不知道!》

年轻的馊子10 第二章

暗星大帝没有和剑尘多言,留下空间戒指后就离去。毕竟剑尘对暗星族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要说心中没有芥蒂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剑尘现在的实力之强,已经到了能够威胁到暗星族种族存亡的地步了,逼迫的暗星大帝不得不换一种方式与剑尘进行合作。

剑尘一把将空间戒指抓在手里,神识立即探入其中,旋即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来。

这枚空间戒指内,的确装着大量的神王草,不仅是上等神王草,就连中等、下等神王草也有一部分,而这些中、下等神王草,都是应剑尘的要求,准备带到圣界去作为练手所用。

因为他要亲自尝试炼丹,而作为一名毫无炼丹经验的武者,要想短时间内成长到能够炼制百劫神王丹的程度,那必然需要大量的材料来挥霍。

除了各类神王草之外,先祖圣土也有不少,加上暗星大帝带来的这一部分,如今剑尘身上的先祖圣土,总量已经接近了二十斤。

作为以两为计数的先祖圣土,二十斤这个分量,显然是有些恐怖了。

“这些先祖圣土,可全都是炼制气血类神丹的上好材料啊。”剑尘心情有些澎湃,简直是恨不得自己现在就拥有炼制神丹的能力。

除了神王草和先祖圣土外,空间戒指里还有不少暗星族的特产,每一样东西都很是不凡,都是属于圣界难寻之物,是各大顶尖势力处心积虑都想要收集的稀缺资源。

当然,如生命之水这些产自两界山内的天材地宝,则是一样都没有。

收起了空间戒指,剑尘通过空间法则离去,在远离了暗星族皇城百万里之后才驻足停留,然后对着空无一物的虚空朗声道:“天圣贤前辈,还望现身一见……”

剑尘的声音浩大而洪亮,虽然不至于传到皇城那边去,但却在这方虚空连绵回荡。

不过他却并未得到任何回应,天圣贤并未现身。

剑尘并无气馁,而是再次开口呼唤,在接连几次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之后,这才轻叹了口气,道:“天圣贤神龙见首不见尾,要想见圣贤前辈一面,果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来,我只能去找暗星大帝帮忙寻找下圣贤前辈了。”

说罢,剑尘就欲离去。

“外界武者,你胆子不小,破坏了我族大祭之后,竟然还有胆量求见本座。”就在这时,天圣贤那虚幻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剑尘面前,看不清五官,声音中也听不出喜怒哀乐。

剑尘目光炯炯的盯着天圣贤,脸上挂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笑容,道:“事到如今,我们也无需遮遮掩掩了,不如大家都打开天窗说亮话如何?万骨楼楼主。”

“本座没有明白你再说什么。”天圣贤出声,语气平淡,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万骨楼楼主,您在圣界好歹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绝世强者,受世人敬仰,\\b难道如今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承认了吗?还是说,你真的将我剑尘当成了愚昧之人。”剑尘不等天圣贤说话,继续开口:“万骨楼楼主,我也不瞒你,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大家都爽快点,后面的话,我们才能更好的谈下去,不是吗?”

天圣贤没有说话,仿佛在用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紧紧的盯着剑尘,片刻后,他才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与此同时,他整个人的气势也是猛然一变,有一股无形的威压弥漫而出。

剑尘顿时感觉心中一紧,\\b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一刻的天圣贤忽然变得无比的可怕,如果说曾经的天圣贤是一柄藏于剑鞘中深藏不露的宝剑的话,那此刻的他,赫然成了已然出鞘,绽放出惊天光芒的神剑。

\\b尽管此刻的天圣贤元神分身给人的感觉并不强,但是剑尘却有一种天地万物的生死,尽被天圣贤掌控的感觉。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