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第一章

“找到石化怪的源头,消灭石化怪之源。”

一处高楼上,几个人影突兀地出现,其中有人口中念念有词。

念完之后问道:“石化怪,那是什么东西?”

“你问我,我问谁?好像我比你早来一样。”另外有人没好气道。

这是一个由五人组成的小队。

三个成年男子,一个女人,还有一个,从身形上来看是个小孩子。

但他的长相,却是成年人,不是侏儒,而是身形整个等比例缩小了。

略微有些奇怪,不禁让人想起那些二比一手办。

“队长。”

随意拌嘴几句,那四个人都看向那个缩小的男子。

不用多说,这些人,自然来自战神殿。

杨阙的猜测没有什么问题,战神殿注意到这里的情况后,果然派出了强大的小队来处理此事。

没有完全置之不理,当然,肯定也有练兵的意思。

只是不知道只有这么一个五人小队来,还是会有其他队伍在。

队长天幽低头看着脚下空荡荡的街道说道:“散开吧,四处探查一下。”

“好。”

其余四人都以极快的速度离开。

一人直接飞起,应该是会什么飞行之法。

一人则是直接沿着大楼的墙壁往下跑,接着调转方向,踩在虚空却如履平地。

一人的背后,展开钢铁之翼,同样飞了起来。

最后一人,那个女子则是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金黄色的不知名鸟儿,朝着不同方向飞去。

队长天幽站在大楼边缘,神色看上去很轻松。

作为站在战神殿顶层的小队,他们经历了大量的任务,到现在为止,面对绝大多数任务,都显得颇为游刃有余。

这次任务并不能引起他过多的重视。

等队员们调查完基本情况回来,就可以着手开始完成任务了。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目光早就不局限于任务,而是更高更远,比如战神殿的背后。

很多隐秘,对他们来说,都已经可以去探查了。

九凰化作的鸟儿,飞行速度最快,在天空中划过一道残影,很快就飞过了大半的城市。

这座废弃的城市十分安静,看不出有什么怪

文学

物盘踞的迹象。

不过战神殿显然不会将他们投放到距离所为石化怪十万八千里的地方。

所以在这附近,肯定会有石化怪。

而源头在哪,是什么,就需要更多的情报才能够确定了。

战神殿虽然神秘而强大,却也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掌控一切的。

这一点,在这些顶层小队中,早就达成了共识。

战神殿最大的作用,就是培养他们这些战士,至于培养战士做什么,自然是用来战斗。

等到他们更进一步的时候,应该就可以接触到更多的真相了。

比如谁在培养他们,还有,更强的敌人在哪!

“咦,那是……”周围的建筑物开始变得矮小,稀少,九凰飞到了城市边缘,骤然发现视线远处的道路上,有着大量的怪物正在一路狂奔。

那些怪物的样子,正是他们任务信息中显示的石化怪。

“它们在干什么?”九凰颇为好奇,立刻跟了上去,同时联络同伴,“我找到了一群石化怪,它们正在大规模移动。”

“哦?”其他人的声音传来。

五个人中,有一个走精神系路线的强者,名,或者代号为“神幻”,他的精神网络一直连接着众人。

哪怕大家在千里之外,也可以随时保持联系,方便程度堪比聊天群。

当然,前提是神幻本身的状态要保证良好。

如果状态不好,“信号”肯定受影响。

“在我这里,神幻你发个定位。”九凰说道,“你们过来吧。”

“先不要动手,看看这些怪物要做什么。”队长天幽说道。

只见高楼上的他,在食指的戒指上一抹,一个小圆球出现在他手中,被他往身前一丢。

圆球骤然展开,形成了一个滑板一般的东西,不过脚下没有轮子,悬浮在半空中。

天幽踩了上去,朝着精神网络中九凰的位置飞去。

高速飞行之下,狂风吹得他的衣服猎猎作响,但其头发却是纹丝不动,好像抹了八百瓶发胶的偶像剧男主角。

很快,天幽小队聚集,看着脚下一大堆石化怪。

“要不要动手?”那个背生钢铁双翼的男子问道。

“别着急,金刚。”队长天幽摇头,“保持这样的高度,不要惊动它们,说不定能带我们找到它们的老巢,直接找到源头所在。”

其余人纷纷点头。

几个人安静地跟在石化怪的上空。

“咦,前面好像有一只狼?”不多时,化作鸟儿的九凰突然开口,她有点闲不住,时不时往前窜一段距离。

发现在这一大群石化怪的前面,有着一只体型庞大的狼。

这狼如同牛犊子一般,散发着不同于普通动物的别样气息,狂奔在石化怪的前面。

“什么意思,还有别的物种?”

“不知道,这只狼是在引导这些石化怪吗?还是说……石化怪在追击?”九凰不是很肯定。

“你为什么不和它聊一聊?”金刚问道。

“说了多少遍了!”九凰没好气道,“妖和妖之间的差距,比人和妖都要大。不是随便遇到什么妖兽,我都可以和它们沟通的。

“况且,我本来也是半妖,连血脉传承都没有,除非遇到相近的飞禽类,不然交流难度,和你们和它们交流一样。”

“哦,哦。”金刚应了两声,不过看他漫不经心的模样,多半是没有听进去。

“嗷呜~”

随着一声狼嚎,天幽他们注意到,在远处,有更多的石化怪,被几只狼带领着,逐渐汇聚到一起。

那些狼目标明确地前往一个方向。

“果然,它们是有明确的目的的。”天幽说道。

“这么说来,这次任务很快就要完成了?”金刚笑道。

“不要大意。”天幽提醒道。

金刚显然是个跳脱的性子。

另外两个,神幻和无影两人则是比较沉默的,特别是虚空跑步的无影,一言不发。

“对了,神幻,你可以入侵这些石化怪的精神世界吗?”天幽突然问道。

“要试试吗?我怕打草惊蛇。”

“没关系,试试吧。”天幽说道。

石化怪的数量如此庞大,证明了它们个体实力不会太强。

以神幻的实力,悄无声息地潜入,惊动它们的可能性很小。

神幻点点头,无形的精神力向下蔓延。

片刻之后,神幻脸色微变:“这些……还真是怪物啊。”

“你‘看’到了什么?”天幽问道。

“虚无中的扭曲疯狂,石化怪什么都没想,唯一有的念头,就是消灭人类乃至一切生命。”神幻说道。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第二章

第31章我要变强

“我回来了。”

丰业街,青风剑馆。

随着门被推开,苏枫有气无力的喊道。

要说累?

其实他身体不累,虽然出了一身汗,但因为最后那一剑被老秦打断,所以苏枫几乎没什么消耗。

但要说不累?

其实也挺累,但不是身体累,而是精神累。

正面面对老秦的一掌,没有被恐惧占据内心,还成功拔剑反击。

这对于苏枫的意志,是一次极大的磨砺。

而随着苏枫回到家中,他本来是打算收拾收拾衣服,毕竟被汗水打湿,外套已经有了明显的汗臭味。

只是看着独自在客厅看电视的苏爸,

苏枫想了想,直接走了过去:

“爸,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苏爸半躺在沙发上,此刻正拍着肚皮,而面对苏枫的问题,他不由翻了个白眼:

“知道什么?”

随手从茶几拿了个桃子,苏枫摇摇头:“别闹,老秦都说了,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回来的路上,苏枫想了很多。

他发现不管是苏爸,还是老秦,亦或者秦奋老师,他们面对这件事情的态度都很平静。

从头到尾,貌似就自己一个人将这件事情看得很严重。

正常吗?

一开始,苏枫没想过这个问题,当时他的心思全都在那三个外国特工身上。

但事后想想?

很显然,自己找的这三个人有问题,他们太平静了,仿佛一开始就知道一样。

只是,面对苏枫的质问,苏爸想了想,他将电视音量调低:“一开始不知道,但后来就知道了。”

苏枫不满的翻了个白眼:“我可是你亲儿子。”

苏爸则不在意的摸着肚皮,他憨笑了一声,表示:“其实这样也挺好,至少烧烤店那对父女的命算是保住了。”

“?”

苏枫一愣,他下意识起身,惊愕的看着苏爸。

而看着苏枫惊诧的眼神,苏爸也楞了一下,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沉默了片刻,眼里闪过一抹认真:

“你知道华夏很强,但这并不代表世界上只有华夏这一个超级大国!”

“西欧,南澳,还有美洲,这些帝国虽然不如华夏,但他们的实力也绝对不弱!”

“所以有些时候,为了更大的利益,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苏枫张了张嘴,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神色阴晴不定的闭上了嘴。

华夏强,这是肯定的,毕竟是世界上第一强国。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第三章

三七被数名剑仙揪住头发按在地上,她方才知道,人间除了大河山花,还有一样东西,叫做恶。

三七的视线中,她熟悉的孟婆庄,一切都是横倒的。

满耳里灌的都是寻找阴阳卷的声音。

三七见到,她熬汤的大鼎已被击破,孟婆汤流了一地。

混战中,她的曼殊沙华被摔落在地,数双脚将其踩成花泥。

她还见到,数名鬼差被木剑刺到魂飞魄散。

王小鹿用牙咬住一名剑仙的肩膀,被甩落在地,补上一剑,再也去不得轮回。

阿香身上中了数剑,遍体鳞伤,仍苦战到底,被四人抵住,当胸刺入一柄木剑。

阿香最后喊一声三七,化作一段飞烟,消失无踪。

她看着这一切,六百年来,她珍视的一切,她的知己,她的同伴,她的花……

都没了。

她本来拥有的不多,没想到这一切,也会顷刻消失。

她不过爱了一场,没想到,代价这样大。

无可挽回——

三七的颈边横了一剑,她听到那些剑仙在喊。

孟婆!

孟婆!交出阴阳卷,不然立即将你的头切了下来!

她没有力气讲话,也没有力气反抗。

阿娘没有教过,人间竟有这样的恶。

至少,她保住了他……

她的一窍精魂。

她的长生。

陈拾御剑盘桓在孟婆庄的上方,俯视着底下的战况。

孟婆庄外,喊杀声震天。数百名剑仙鬼差交战正酣,空中飞剑来去,陈拾飞得高,远离战局,十分安全,不由赞一声自己老谋深算。

一群蠢货。算算时辰,花凝雪应该已将阴卷带出黄泉,陈拾微微一笑,待要离开战场,忽然皱起眉头。

他见到下方飞过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疾疾向孟婆庄飞去。

陈拾一愣,可不正是那长生?

怎么手中还握住一晃莹绿,定睛细查,可不是那阴卷!

怎会的?阴卷如何竟会在他手中?

难道花凝雪……

此刻不及细想,眼看长生已飞至孟婆庄上空,陈拾恨得双目充血,骂一声蠢材!

一面驭剑下行,追赶长生,一面从怀中掏出长生的泥像来。

事到如今,你已无用,坏我长生,捏碎你——教你粉身碎骨。

陈拾于急速下降中,握紧泥人,待要用力,不知哪里飞来一把脱控的宝剑,来势汹汹,陈拾忙翻身闪避,那剑擦着手臂飞过,险险避过,手中的泥人却脱了手,飞速下落,坠入一片黄沙滚滚中,不见踪迹。

陈拾看了半晌,无可奈何,骂了两声,只得驭剑下行,飞向孟婆庄,再做打算。

长生急急奔入孟婆庄,只见一地惨况,庄内一片狼藉,鬼差已被悉数杀尽,数人围住三七,逼她交出阴阳簿。

长生愣了,透过人缝,只见三七倒在地上,双目紧闭。

心中一阵剧痛,眼中泪水急流下来,忙上前奋力推开众人,来到三七身边,他想抱住三七,但三七身上插满利剑,无从下手。

“三七!三七!我回来了!三七你醒醒,你是孟婆啊,你不会死啊!”

长生回头看向剑仙们,有熟识的,有未曾谋面的,此时都是一张面孔,一般禽兽。

长生指着众人大骂道:“你们一群人,乃是修行之人,自诩剑仙,名门正派!今日竟然进入黄泉,行这等强盗之事,竟如此伤害一个女人!”

一时无语,忽一人道:“她不是人,她是孟婆,她是个妖!”

又一人道:“小子你让开,外头阴兵已至,我们还要问她阴卷在哪!再挡在里头,连你一并杀了!”

长生拔出长剑,护在三七面前,一字一顿地道:“她是我妻子,我今日拼死护她!”

忽闻一声冷笑,一个熟识的剑仙道:“长生,骗她的可是你,不是我们。”

长生闻言一愣,可不,他和这些人有何分别。

长生看向三七,她双目紧闭,气息奄奄,这一天,她的大婚之日,她经历了什么。

她身上的痛,大概抵不过她心上的痛。

是他伤了她的心,他对她,原比这些剑仙狠一百倍。

长生摸摸三七的指尖,他回来了,可她动也不动,再不看他一眼。

悔不当初……

忽有一人问道:“长生,你手里拿的什么。”

众人都看到了长生手里拿的阴卷,上面书了“阴

文学

卷”二字。

长生忙将阴卷藏于身后,一把剑刺入长生的身体,迅速拔出。

并无鲜血流出。

众人惊诧之中,只见那伤口迅速愈合,唯留一块破裂的衣襟。

长生持剑在手,道:“我也不是人……你们杀不死我!”

一剑仙笑道:“我们何须杀你?”

说罢挥剑一刺,数名剑仙将长生逼开三七身边,有二人对三七以剑相抵,又对长生喝道:“将那阴卷交出来,不然便杀了孟婆。”

长生道:“你们杀不死孟婆!”

那人冷笑一声,将一把剑直直地穿过三七的脖子。

“那便刺她一万剑。”

长生大喊一声:“别!”

又一人将剑缓缓刺入三七的身体。

长生扑通跪倒,将阴卷丢在地上。

众剑仙忙弃了三七,为首一人将那阴卷拾起,众人踢了长生数脚,扬长而去。

长生伏倒在地,看着倒在不远处的三七。

红妆华服,满身脏污,今日,她该嫁给他的。

他爬向三七,抱住他的新娘。

终于,孟婆庄内,又剩下他和她。

像那些朝夕相处的时日——再也回不来。

长生将三七抱在怀中,她再不嚷着吃他,再不拽住他的袖子,求他多呆一时。

好希望,她睁开眼,说一句,你好香啊……

这个世上,谁是香的呢?全因你觉我香甜,我才香甜。

长生哭道:“三七!你是孟婆,他们杀不死你的!”

三七气息微弱,双目紧闭。

大错已成,如今或有一途,让三七满了七窍,大概仍可夺回阴卷。

“世上本无长生……三七,我乃你一缕精魂造就,今日,我还了你,满了七窍精魂,你才是一个真正的孟婆。”

长生下定决心,闭起双目,体内真气运行,解了五脏六腑,一片虚空,唯得一个身影。

你我本为一体,我还你一窍精魂,你我二人,方是永生永世,永不分离。

长生的身体发出一阵白光,渐渐空虚。

他自她中来,要回她中去。

但三七的手,缓缓握住长生的手。

长生低头察看,见三七双目微微张开,仍对着自己一笑。

“长生,你回来啦?”

顷刻五个白色光球冲出三七的身体,围绕着长生打转,伺机进入,长生只觉数股气脉冲入身体,于体内盘桓,五脏渐渐归窍,疑惑道:“三七,你做了什么?”

没有回答。

三七伸出手,最后一次摸了摸长生的面颊。

孟婆庄外,阴兵和剑仙们仍在乱阵中缠斗。

数名剑仙冲出孟婆庄,为首的手持阴卷,大喊一声:“阴卷已到手!我们快走——”

不妨头顶杀气忽至,一把飞剑刺入那剑仙身体。

一个白影鹰隼一般掠过,将那人手中阴卷抢夺在手中,转身飞去。

正是陈拾,众人待奋起直追,突闻一声巨吼,震动八百里黄泉。

陈拾叫声“不好”,催动剑诀,向黄泉上空疾速攀去。

在他身下,孟婆庄的屋顶轰然倒塌,钻出一条巨大白蛇,肋生双翅,头顶尚插着数枚宝剑,乃是三七原型,只见它伸长脖颈,巨口一张,似有一里之宽。

剑仙们不敢再战,纷纷调转剑刃,数百名剑仙驾起剑诀,奔向黄泉上方逃命。

白蛇张开大口,一声巨吼,黄泉之中雷鸣滚滚,剑仙纷纷应声从剑上掉落。

白蛇便将头一拧,脖颈探出十数里,将那些剑仙悉数吞入口中。

陈拾一手紧握阴卷,仍在向上攀飞,只闻得下面猩风阵阵,低头看去,只见一张巨口,獠牙交错,冲着他飞速而来,只得勉力上行,仍是快不过那张口。

陈拾大喊一声:“三七!放过我!我是你爹啊——”

这是他最后一声喊。

黄泉之中,众阴兵见那白蛇振翅高飞,吞没了空中最后的一个小白点。

白蛇于空中昂然回首,只见数百名身着黑衣的鬼差站在孟婆庄外,翘首以望,长生被压在阵前,白衣拂动,万倾黑海,一领白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