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一章

想着叶凡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是不是他怀里正依偎着别的姑娘。

那种毫无安全感的夜晚,真的让人很是煎熬。

但只要叶凡回来,这种感觉便会荡然无存。

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幸福与温馨。

很快,秋沐橙的玉足便已经浸入了盆中,而后,秋沐橙便托着香腮,满眼含笑,像是个等待幸福降临的少女。

因为,接下来就是她的老公给她揉小脚丫的时间了。

自己老公的真的很厉害。

不止是在面对各方强敌的时候,还有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里,都很厉害。

比如做饭,哪怕秋沐橙已经在家练了千万次,可是每一道菜品,她都比不上叶凡的手艺。

当然,叶凡的手艺可不仅仅是做饭,还有揉脚,揉肩。

每一次她的身体被叶凡揉过之后,整个人便像融化了一般,全身都暖暖的,飘飘欲仙。

秋沐橙根本难以想象,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完美?

然而,这一次秋沐橙却是失算了。

叶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给她揉脚,反而他自己也脱了鞋把脚丫放了进去。

“嘿嘿~”

“老婆,我们一起洗。”叶凡凑不要脸的笑着。

“我不要~”

“你快走开..”

“你的那么大,脸盆都让你踩坏了。”

“啊~”

“你踩疼我了...”

.....

秋沐橙故作嫌弃,但心里却都是欢喜。

晚上,秋沐橙早早的休息了。

而叶凡,依旧像往常一样,去书房看书到深夜。

“哎~”

“老兄,你陪了我这么多年。”

“这次离开,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了。”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二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

文学

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三章

“列位,我要结婚了。”

看着阿华和陆小蕾这对情侣,啊不对,应该说这对准夫妻露出的幸福笑容,散发出来的郎情妾意甜蜜气息,在场诸位未婚青年你看我,我看你,场面沉默下来。

依稀记得去年似乎也是这个季节,众人在刁军家的露台上喝酒时得知了阿华谈恋爱的事情,一年后的今天,两人这就要结婚了?

不过,一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已经足够清楚了解另一半了,似乎也并不是一时冲动,只要两个人喜欢,双方家庭认可,完全可以结婚了。

相反,谈恋爱的时间越长,反而越没有了结婚的冲动,谈恋爱结婚最佳的时长是二年左右,你会发现身边那些谈了两年左右结婚的情侣很多,而往往那些谈了六七年的情侣结婚的却很少,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跟对方结婚的冲动,所以才会一谈就是那么多年。

“好啊,你小子,居然连我都没告诉?”王晓乐表示不满。

阿华嘿嘿笑:“昨天才定的日子,没来得及跟你说,五天后在天海大酒店。”

“得,咱五天后再走?”高云看向了沈琼霄,用商量的语气。

“行啊。”沈琼霄对此倒没什么意见,反正之后还得旅完游再复工呢,现在她就闲人一个。

“哈哈。”阿华开玩笑:“那我可没两百万的出场费给你。”

“滚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车队什么的联系了没?”

陆小蕾开口道:“不麻烦云哥,我们就打算简单地邀请几个实在的亲戚朋友吃口饭,一共用不了二十桌。”

阿华道:“嗯,我们俩都嫌繁琐,也没找婚庆公司,到时候租一辆婚车接亲,直接到酒店,老刁做主持人,你们几个帮我放下鞭炮,大家唱几首歌跳个舞,热热闹闹得就行了。”

“哪那成啊?!你这也太简单了!”

刘锡明表示反对,紧接着高云也不同意:“不行,再怎么简单车队还是要有的,我给你联系,婚庆你不用找了。”转头对刁军说道:“老刁,你给吕子墨和赵晶晶他们几个打电话,叫过来当婚庆,拍摄记录婚礼全程。”

“好!”刁军也十分痛快,毕竟阿华也是他兄弟,当即拿起手机开始摇人。

高云也拿起手机,给高之山打电话,这事自己找倒也行,但是挨个打电话太麻烦,找老高性价比最高,现在他老人家在葫市神通广大,人脉横跨政商两界,方方面面的认识人很多,组个车队小意思。

自己在葫市一辆车也没有,法拉利也运到首都去了,却连一次都没开过……

妈的,早知道不运过去好了,否则现在夏天坐敞篷婚车正合适。

高云暗骂一句,电话通了,把自己朋友结婚要车队的事儿一说,老高便一口答应。

“没问题,你余叔叔就是做婚车业务的,劳斯莱斯幻影做头车,奔驰S级十六台,够了么?”

阿华在旁边听得真切,连忙道:“够了够了,用不了那么多,八台就够了。”

“行,十六台,那就这样。”高云正要挂电话。

“等会!”高之山问道:“你给人忙活倒挺勤快的,自己什么时候结婚啊?我跟你说啊,我和你妈这身体可是每况日下……”

“啊?啥?”高云佯装没听清:“我这听不清,信号不好,回头聊。”

啪的一下挂掉电话,在场的几个人包括沈琼霄,都笑得不行。

高云暗自嗤笑,心说别人笑也就算了,沈琼霄你笑个屁,求婚啊,你这时候向我求婚没准我就答应了,直女石锤了!

随后,众人对婚礼的具体流程进行了一番讨论,眼下车队有了,负责拍摄全程的摄像师有了,主持人刁军也有了,会场布置根据阿华说给酒店了一笔钱,他们会稍微简单的装饰一下。

至于其他的东西和繁文缛节,这对新人坚决表示不需要了,现在这些完全已经够用,否则太麻烦。

也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换做其他的新人,尤其是女方,巴不乐得婚礼越隆重越好呢,所以看正主没那个意思,众人便纷纷作罢。

细想也确实,在场几个人都是多才多艺的,到时候上去唱唱歌跳跳舞,气氛肯定不会差的,绝对比平常人家的婚礼要热闹。

……

晚上十点钟,众人各自离去,回家路上,沈琼霄开着车,忽然说道:“等回了首都,你也见见我父母吧。”

高云喝了能有四瓶啤酒,这么长时间也醒酒了,连晕的感觉都没有,点头道:“行啊,那就见见。”

“你之前见过几次女方家长?”

几次来着,都他妈忘了。忘了等于没见过!

因此,高云一口咬死:“没有,一次都没见过。”

沈琼霄不在意地切了一声,又道:“关于我父母的具体情况,之前我没对你说过,叔叔阿姨没问,我也没细讲,现在我跟你讲讲,你了解下。”

“嗯,说吧,我竖着耳朵听呢。”

“我家庭情况比较复杂……”

沈琼霄似乎在想怎么开口,半晌才道:“我的父亲五十三岁,母亲五十一岁,都没有叔叔阿姨大。在很多年前……大概是我上高中的时候吧,父亲先有了外遇,母亲为了报复也出轨了,但两人并未离婚,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各自都有外遇。在我高中的时候可能是怕耽误我学习,刻意地演恩爱戏码。”

“呵呵。”

说到这,沈琼霄忽然冷笑起来:“俩个人自以为演技不错呢,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实际上我什么都知道。”瞄了高云,意味深长道:“上高一的时候

文学

,我就开始看微表情分析之类的心理书籍,所以,她们出轨没多久我便看出来了。”

你搁这暗示谁呢?臭妹妹!

“你有事说事。”高云咳嗽道:“看我干什么?给我敲警钟呢?”

“你懂就好。”沈琼霄开门见山:“其实也谈不上敲警钟,只是阐述一个事实,你如果出轨我一定会看出来。而我对这种行为是绝不能容忍的,半次都不行,无论是精神层面还是肉体层面。”

“巧了,我也一样。”

两人玩味地对视一眼,沈琼霄继续说家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