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雄液,古代薄纱乳h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军警雄液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军警雄液 第二章

主位面,东太平洋海域,一只庞大舰队正在行驶。顶点23S.更新最快

哥伦比亚号核动攻击潜艇(ssn771),汉普顿号核动力攻击潜艇(ssn767),和迈阿密号核动力攻击潜艇(ssn755),是此次星条旗两个航母编队的水下长城。本来应该还有一艘圣朱安号核动力攻击潜艇(ssn751),但是由于正好赶上大修,所以不得不暂时缺席。当然,即使只有三艘潜艇,但再加上近40艘舰艇组成的当

军警雄液,古代薄纱乳h

今地球最顶端的水上战队,正常来说,已经在地球上无敌手了。当然,必须要刨去“圣刀”基地组织拥有的实力。

道格拉斯,哥伦比亚号核动攻击潜艇上的一名声纳兵。此时他在工作岗位上感觉百无聊赖,但军队制度与信条,让他不得不打起70~80%的jīng神,侦测可能会存在的危险。由于占据太平洋几十年的时间,依靠自20世纪末期的计算机革命,星条旗海军早已经搜集了极其详细的太平洋海底水文资料,绘制了完备的电脑3d版本太平洋全域水下地图,所以从理论上来讲,潜艇行进间发生岩体碰撞的可能xìng基本不存在。

“什么都没有啊~~”听着耳麦中传来的海洋自然声噪,看着电子屏幕上用线条显示的简略海底地图,道格拉斯嘀咕道。由于没有进入一级Jǐng戒,所以潜艇艇长此时不但没有身在指挥舱,而且值班人员也只有作战时要求的一半。

“叮!”

突然耳麦中传来的巨大声响吓得道格拉斯一个哆嗦。然后他就看见绿sè屏幕上,在10点钟方向突然出现一个不明身份的信号源。

“敌方潜艇还是友军?”由于他们刚刚离开本土,尚没有抵达夏威夷,所以道格拉斯第一反应是本国的某艘潜艇正好与航母编队偶遇。

“叮!叮!叮!”

但是仅仅十秒钟后,随着一艘又一艘潜艇信号出现在绿sè屏幕上,即使是傻子,也明白来者不善。没有任何犹豫,他按下了紧急战斗按钮。霎时间,整个哥伦比亚号核动攻击潜艇内部红灯闪烁,包括艇长爱德华兹先是错愕两秒钟,然后立刻向指挥舱跑去。

十秒钟后。

“怎么回事?”艇长爱德华兹问道。

“报告,声纳发现不明身份潜艇,数量15艘,并且还在增加中。”道格拉斯报告道。

“向安东尼司令报告了吗?”副艇长海曼问道。

“已经报告了。”

星条旗共和国海军,乔治?华盛顿号航母母舰。

“是敌人吗?”安东尼司令皱眉道。

“我们已经发送通用声纳信号了,但是对方没有任何回音。整整20艘潜艇,就分布在我们舰队四周30海里范围内。”参谋路易斯说道。

“p3c那帮混蛋没有任何发现吗?要知道这是20艘潜艇,不是20条海鱼。没有任何迹象,并且突破我们数层反潜防护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路易斯上校!”安东尼司令神sè愤怒,厉声问道。

“当然,sir,如果敌方实施攻击,我们有很大可能会葬身鱼腹。”

“他们到底是基地组织?还是炎黄海军潜艇部队?”

“我认为不是基地组织,”这时,另一艘航母艾森豪威尔号指挥官克利夫兰将军,正好把视频信号接了过来,说答道:“如果是基地组织的话,他们应该早就发动进攻了,我们也就步‘卡尔?文森’号和‘林肯’号的后尘了。”

“它们消失了?!”正当安东尼司令想继续发表意见时,通过p3c潜艇发来数据,正监视未知潜艇的迪恩中尉突然大声喧哗道。

“怎么可能!”看着一艘艘潜艇信号先后在屏幕上消失,安东尼司令不敢相信道。

“安东尼,立刻起飞所有p3c反潜机,还有各驱逐舰上的sh-60b‘海鹰’反潜直升机,命令所有阿利?伯克级驱逐舰,把舰上主动声纳设置到最大功率,我们必须把他们找出来!”克利夫兰将军大声说道。

“我明白!”

半分钟后,两个航母编队一起实施紧急机动,乔治?华盛顿号和艾森豪威尔号航母,各自在2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护卫下紧急进行“之”字形机动,同时航母、驱逐舰上的所有sh-60b‘海鹰’反潜直升机紧急起飞,各自向信号消失的20个位置飞去。至于星条旗的反潜利器——阿斯洛克反潜导弹,也已经预热开机,随时准备进行垂直发shè。

半个小时后,没有任何收获。

一个小时后,仍然没有任何收获。

三个小时后。

“邦!”

安东尼司令紧握拳头砸在钢制指挥台上,骂道:“该死,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所有声纳确认,目前完全‘消失’掉了。”参谋路易斯答道。

军警雄液 第三章

安娜戴着紫色的小冠冕,矗立在布拉赫纳宫前,她眺望着皇帝队伍金银璀璨的徽标和旗旄,带着数不清的俘虏、战利品,蜿蜒穿过萨拉布瑞亚青黑色的森林和郊外密集的集镇而归。

“大蛮子,回来了啊......”

夕阳中,走到宫殿里来的高文,第一个抱住迎面而来的妻子,“军队交给我的副将去了。”

二人接着发觉,自己所处的位置,正是布拉赫纳宫的圣母修道院当中,那个存放圣母面纱的园亭还在那里,比起来更加布满了青色的藤蔓,闪着一点点金色的阳光,就像是镶嵌画般。

高文和安娜不知不觉地走入其中,看着中央悬空的天井。

安娜忽然眼泪流了下来,她当然知道到了什么样的时辰,所以她以参加凯旋式的名义,将皇帝所有的子女都召唤了过来。

二十七年前,正是在这个亭子当中,她想都没有想到,会和眼前的这个人相遇,那时候他还满脸肮脏的胡须,穿着个突厥蛮族的长袍,但那双淡蓝色的眼睛,却让她从此移不开目光。

接着正在落泪的安娜忽然被架起来——高文像个举着羊羔的牧人,再度把依然娇小的巴塞丽萨给高高举了起来,哈哈笑着,虽然头发和胡须多了些许雪白,但那双眼睛还是那样的湛蓝,一切宛如又回到了二十七年前的那刻,她和这个瓦良格蛮子初遇的时光。

“记住,好好照顾我们的子女,我先去火狱征拓。”高文仰视着安娜,爽朗地继续笑着,就像个要杨帆出征的海盗那样。

被举得高高的安娜,则痛快地哭泣出来,她皱着眉梢,龇着小小的虎牙,泪水宛如珍珠般滴落......

当晚的新大宫内举办的盛大的宴会,皇帝端着盛满冰石榴汁的杯盅,据说还难得地混入了些酒精,在番红花宫里和诸位臣僚汇聚一堂,庆祝在西西里的胜利,这夜皇帝的心情特别开朗,话也比昔日要多,他和立功的将军们干杯,和因勇敢而获得赴宴资格的军士们干杯,他还遇到了曾和他一起出征信德吃石龙子的马托,马托现在已在战争里获得了价值八万帝国新金币的战利品,他虽然没有德西乌斯将军那般有钱有权,但他已准备全家移民到泽拉港,去当那里的土豪。

“我早说过,能吃得石龙子,早晚会功成名就的。”皇帝扶着马托的肩膀说道。

而后皇帝和妻子,又上前与达尔马提亚监察官达克康尼努斯碰杯,皇帝明确告诉对方,“西西里灭亡后,威尼斯也无需留下,原本朕准备带军队去罗马城的(彻底弹压住式微的教廷),但转念想还不是时候,将来就交给赫利斯托弗去做好了。达克康尼努斯,而随后在亚得里亚海对威尼斯的种种军事、外交行动就全权交于你负责了。”

“完全没有问题陛下,我为这次的举旗征伐已整整筹措了十年光阴。”达克康尼努斯脸上全是麻木而深刻的表情,啜饮了口清水回答说。

接下来,皇帝又和乔瓦尼、米哈伊尔、木扎非阿丁、安德奥达特、马克亚尼阿斯等心腹大臣碰杯,他和安娜接着又来到了布雷努斯夫妇和卡林西亚紫衣夫人英格丽娜的身旁。

高文特意带着歉意看着英格丽娜说,“我这一生,最感到愧疚的还是你。”

英格丽娜还没回答,奴仆们便打开了迎宾的铸铜大门,前任新尼西亚总督官科索斯风尘仆仆走进来,直驱陛下的所在地,嘴里还不断抱歉着,说我还是迟到了。

“唐皇帝李晖已经驾崩了。”当皇帝听到科索斯从遥远东方带来的消息后,心情沉重地对筵席上所有宾客如此宣布道,人们顿时唏嘘起来,海伦娜、赫利斯托弗、图里维努斯等子女都起身,向皇帝表示哀伤,因为他失去了位能并肩主宰这个世界和平的“东方友人”。

皇帝的手握着杯脚慢慢旋转着,沉吟了数刻,而后宫廷内的机械钟咚咚咚鸣响起来,回荡在整个殿堂之内,乐师们换上了哀婉的音乐,但皇帝却大声阻止了他们,“英雄焉有不死之时?让继续活着的人快乐下去吧!”

人们听到了皇帝的命令,包括他的子女在内,便又开始有节制地欢乐起来,海伦娜特意来到了马克亚尼阿斯的面前,“我的警备骑士祝贺你,你和帝国高门的女子结婚了,送给你可爱明媚妻子的礼物,我已委托仆人送至你母亲的阿加仑宫了。”

“谢谢公主殿下,您总是这么仁慈。”马克亚尼阿斯表情复杂但彬彬有礼地回答说。

“妹妹,看看我吧,我马上就要以卡林西亚亲王的身份作为父亲先锋出征了!”那边披着威武戎衣的卡勒阿迪欧斯则对着海伦娜嚷嚷起来。

角落里,只有聪敏的寡妇望着默默在人群里端着杯盅的高文,她预感到了什么,颓然坐在墙壁边的象牙圈椅上,偷偷擦起泪来。

赫托米娅和温若明娜则离开了宴会,她俩在执掌烛火的奴仆引导下,静静穿过满是柱子的回廊,准备去自己的办公书斋紧急撰写给君士坦丁堡高唐使馆的哀悼文书,因为对方没有科索斯总督官的速度快,报丧的使节尚在路上。

“陛下送过来的。”一会儿后,坐定下来提着芦管笔的温若明娜接过了宫廷使女送来的铅封文书,接着她将其拆开,以为是巴塞琉斯和巴塞丽萨在文书里提醒她要注意什么措辞。

但慢慢的,温若明娜观看其上的文字后,惊恐而不安地抖动起来,笔尖的墨水滴滴落下。

感到奇怪的赫托米娅凑过来,很快脸色也苍白起来,这封加盖着二位共治皇帝印章的文书,居然是“帝国巴塞琉斯陛下晏驾的告哀文书”。

谁会在活着的时候,提前宣发这样的文书,这让二位宫廷御墨官都愣在了原地,良久不发一语。

这时宫廷内的机械钟又一个接着一个响动起来,从远而近,像是人的脚步声那般......

宴会结束后,狮子厅寝宫里的一个小房间内,悬着面能透过灯火的细布,高文和安娜并肩坐着,西北角里坐着三个自唐而来的乐师,一个笛手,一个鼓手,一个则是琵琶师,细布后同样是两位自唐而来的傀儡师,他们要为巴塞琉斯和巴塞丽萨表演各种风靡唐土的剧目,“唐皮影戏”在最近极受帝国民众的欢迎,很多人会走十多古里的路,去皇都郊区的“宋城”里叫“瓦肆”的地方去看戏,当然帝国二位皇帝完全不需要这样,他们有专门的房间和人提供这样的娱乐服务。

高文和安娜怀里各抱着一个孙辈,其余的孙子孙女儿穿着华丽可爱的衣服,在很大的地毯上蹒跚着玩耍着,一名通译站在座位边提供讲解,但安娜却阻止了他,“我和巴塞琉斯看着就行,不需要你的声音来打扰了。”

伴奏的音乐响了起来,傀儡师隐藏在高处,他们的手里提着数股线,牵引着影布后的两个用浸油彩绘骆驼皮做成的小人,飞也般动来动去,很快几位孩子都停止玩耍,盯住了影布,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而高文也饶有兴趣地看着,慢慢地他感到了困意,眼皮渐渐垂下,他最后摁住了安娜的手,低声对她说,“感谢你多给了我十年的时光,让我能够看到子孙们的出生和长大。”

安娜平静地反手握住了丈夫的胳膊,就这样坐在原处一动不动,直到皮影戏的结束......

皇帝的灵柩摆放在圣使徒修道院旁侧新完工的“荣军院”当中,当他的遗体自新大宫里运出来后,有十五万的市民和军人参加了他的葬仪,而这时来自东方唐帝国的报丧使者也到了,人们普遍感到不可思议:东西方两位皇帝晏驾的日期,简直就像是商量好的那样接近,莫不是冥冥中上主自有安排。

夜沉沉,皇帝的灵柩摆在了被柱子圈定的荣军院殿堂当中,在外墙庭院里三百名追随皇帝戎马一生的老兵,自帝国各个方向赶来,义务为陛下守着灵柩,等待下葬的时刻。

一只乌鸦无声无息,掠过了高高的屋顶,停在了座神兽雕像前,赤红色的眼睛印入了寒冷的月光,一会儿后它重新张开翅膀回旋着,灵巧地穿过一根根柱子,化为团飞舞的黑气,绕着皇帝的灵柩数圈后,幻化为了个人形——披着黑色长袍的阿婕赫,她提着个带着刻度闪闪发光的星盘,像个收拢翅膀的鸟儿,得意地笑着,她迈动着羊蹄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响,手指贪婪而激动地抚摸着棺椁,“高文,你的灵魂终于要属于我了。”

接着她像推开这棺椁,这对她来说是异常轻松的,她的嘴角挂着几乎要满溢出来的喜悦,她是多么喜欢高文的灵

军警雄液,古代薄纱乳h

魂,熬到契约满的那刻是多么不容易,当年要不是那个人从中作梗的话,她会早十年拥抱高文的灵魂。

棺椁在丝丝的声音里,急速移开着,“高文啊,当你若苏醒来而未觉得痛苦,那便是我阿婕赫带你去了另外个世界。”

明亮的烛火环绕,阔大的棺椁当中,高文的尸身躺在那里,满身威武的甲胄,他双目安详地闭着,双手交叉合在胸前,磷火之剑笔直地伴随其中。

“多么好,和我去火狱相伴吧,而你的功业成就将是我最辉煌的成绩。”阿婕赫眼睛发出光来,不由自主地将手伸向了高文的面庞。

突然,高文睁开了双眼,瞪着阿婕赫。

阿婕赫惊叫声,她突然觉得眩晕,“棺椁里不是人,是面倒映高文的镜子!”

她急忙转过身去,抬起头来,要找到其上高文的真身。

但她看到的是另外面浮在空中的镜子。

一道白光炸裂开来,阿婕赫同时被夹在两面镜子当中,呼啸声当中另外个阿婕赫自镜子里伸着利爪飞出,和这个一样伸出利爪的阿婕赫,互相刺破了对方的心脏,魔鬼凄厉的叫声充溢着整个摆放灵柩的殿堂,但碰到了墙壁又全被弹了回来。

荣军院的老兵们什么都没听到,他们依旧尽职尽责地在庭院里巡逻警戒着。

虚弱的阿婕赫和手里的星盘一道跌落在地上,她披散着乌黑的头发,惊恐地回眼望去。

一阵悦耳的声响,高文握着磷火之剑的剑柄,带着嘲弄的面容朝她步步进逼过来,身后跟着个举着镜子穿着白衣的女孩,方才声音就是从她衣襟上挂着的金铃和碧玉球传来的,这女孩低着眼睑,也恶狠狠地对着她笑着。

“混蛋,七星之主卡比尔娜,你居然违背了火狱之主们间的协议,帮助我的‘祭品’来对付我!”阿婕赫满脸苦怨愤恨的表情。

“闭嘴阿婕赫,你这个人头狗!居然还有脸指责我,有了斯蒂芬.高文这个祭品还嫌不足,居然插手我在高唐的事,赵佶、童贯和耶律大石本来应该是高唐的业绩,但你却撺掇帮助赵佶西征,让高文捡取了功勋,人头转到了你的功劳簿上。现在上主对赡养要求越来越迫切,你这是准备踩着我往上讨好上主,往上爬啊?”卡比尔娜怒斥道。

眼见自己遭暗算处于劣势,阿婕赫顿时换了副脸庞,她撑起来媚笑着对高文与卡比尔娜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大家以后一起向梦想前进,everybody因梦想而窒息!不行的话,我的这个星盘给你好不好卡比尔娜......”

结果话还没说完,阿婕赫的双足就被高文倒提起来,黑色的裙裾下落,雪白的腿光耀耀的,“高文,高文,你要做什么!”阿婕赫难堪而绝望,像条蹦跶的鱼,双手死死抓着石板缝隙挣扎着。

“羊蹄已化为了人的足形,你的魔鬼力量果然荡然无存了,快镜和慢镜干掉了你,下面是完完整整收尾的阶段了。”此刻已脱去甲胄的高文如此说到,“阿婕赫你当初给我的能力,应该还没忘记吧?我可不甘心只当个火狱的守门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