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一章

“儒道气息?怎么回事?!”

在雪州、雍州各处,诸多大夏人杰,也

文学

是被这漫天的浩然正气惊动,纷纷骇然抬头,看向夏皇宫方向。

他们皆是本源道极强之辈,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文道法则在颤栗,仿佛在向某人臣服。

在向着未知的存在顶礼膜拜!

“有先贤降临了!”

“舍生取义,这是孟圣!”

而如李白、范雎、狄仁杰等文道人杰,则是面露喜色。

他们所学,有法、有谋,但这些道,都可统称为文道。

如今有孟子这尊文道亚圣出世,大夏文道本源必定大涨,这对他们也有极大好处。

他们自然是极为高兴的!

同一时间,在青州大秦北部函阳关中,战火如潮水般蔓延,掀起层层波涛!

冲杀声四起,血光如雨,几乎将整座城池染为了血红色。

城池之中,煞气弥漫,隐约之间,仿佛伴随着无数冤魂的哀嚎,如同一副修罗地狱,惨烈无比!

突然!

天际白芒大作,浩然正气如同九天银河,倾泻而下!

顿时间,一名名正在浴血厮杀的士兵脸色恍惚,脑海之中,好似响起了一道道悲天悯人的声音梵唱。

“人之初,性本善。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取诸人以为善,是与人为善者也……”

“哗啦啦!”

顿时间,无数大秦士兵,好似陷入环境之中一般,脸色恍惚,面露愧色,更有甚至,直接丢盔弃甲,抱头痛哭。

“这……”

“这是怎么回事?”

战场四处,王翦等人脸色愕然,面面相觑。

转头望去,受到这股浩然正气影响的,只有函阳关的大秦士兵,反观他们这边,却丝毫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城墙之上,白起眼眸微眯,转身看向大夏方向,似乎隔着无尽虚空,看到了天穹深处那道浑身布满浩然正气的身影。

两道目光,隔着不知多远凌空对视,虚空都好似轻轻震颤了一下。

“儒家,孟子?”

许久,白起收回目光,脸色漠然,低声喃喃。

下一刻,他缓缓转身,看向城内这有些诡异的一幕,冷冷道:“动手,全部斩杀,不留降卒!”

“轰!”

话音落下,他直接闪身掠空,一剑斩出,瞬间数以万计的大秦皇朝士兵消亡在剑芒之中。

“杀!”

王翦、蒙恬等人纷纷回过神来,当即下令,冲到战场之中,战争再次开启!

儒家,或有可取之处,但若想终结战争,靠的可不是嘴皮子!

他们大秦,从来就不信儒道!

“轰!”

天穹震动,杀音四起!

原本便是呈一面倒的函阳关守军,被浩然正气影响,此刻面对大秦的利刃,更是毫无还手之力。

短短半个时辰不到,这个超过五百万人的函阳关,便再无一个活口,宛如一座死城!

“将军!”

“参见将军!”

王翦等纷纷聚拢,朝着白起请示。

白起脸色漠然,丝毫没有犹豫,直接道:“儒家亚圣出世,而且除了儒家亚圣之外,我还感觉到两道仙道气息,想必有不弱的仙魔强者出世,朝中恐怕不日便会有新的动作!”

说着,他看向王翦三人,漠然道:“王翦率一百万锐卒前往北方,若妖族有变,势必要挡住妖族,守住北方,蒙恬、章邯各率五十万锐卒,兵分两路,分别前往西南两方镇压内乱,半月之内,势必要平定青州乱象!”

“诺!”

“生亦我所欲也,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

与此同时。

大夏皇宫,宏大浩瀚的声音,如同天外圣音,从皇宫之中响起,然后仅仅一瞬间,便传遍整个大夏皇朝!

无数人皆闻!

“臣,孟轲,拜见吾皇陛下!”

一道身影好似从天外而来,没有任何一丝丝波动,悄然降临于麒麟殿中。

他身穿一身洁白儒服,头戴纶巾,脸色平静,双眸之中仿佛有着无尽日月星辰在破灭轮回,又好似有着无穷世界运转不断。

一股奇异的文道气息,弥漫整个麒麟殿中,继而向着整个皇宫涌去,然后包裹了整个大夏皇城,最后又向着大夏浩瀚的疆土笼罩而去!

“孟圣降临,是否去拜见一番?”

商君府内,杜如晦脸色敬仰,看着殿内诸人道。

李斯等人微微颔首,表示同意。

不过这时,商鞅却忽然开口,制止道:“还有几位人杰仙魔强者随孟圣一起降临,想必应该是为了妖魔两族和中土之事,不久后陛下应该就会召集吾等,到时再去拜访不迟!”

“商君言之有理!”

诸人微微沉吟,皆是点了点头。

“嗯……”

商鞅也是点头,不过紧跟着,他忽然眉头一皱,“这股气息,吾大秦的……”

诸人一愣,旋即皆是仔细感应。

忽然,李斯身躯一颤,如遭雷击,他拳头紧握,死死咬牙,“赵高!!!”

殿内顿时一片死寂。

萧何等人面面相觑,然后皆是小心翼翼地看向商鞅的李斯二人。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三章

第1182章隐瞒

微胖中年修士一天时间未归,却是成为了几名血衣教筑基期修士心中的一片阴霾。

突然,有一人提议道:“这件事情,我们要不要向上面汇报?”

只是,此言一出,一瞬间,这人便是感觉到,一道道凌厉的目光,好似刀锋一般向着他直刺而来。

注意到众人凌厉的目光,这人心中一寒,瞬间明白过来,自己这恐怕是犯了众怒了。

的确,一名金丹真人出事了,这对于血衣教都可谓是一件大事。

毕竟,从双方交战以来,虽然底层修士之间杀戮惨烈,但到了金丹真人这一层次,陨落的数量就不是太多。

毕竟,每一位筑基难修,而金丹则是有些天堑之称,除非是那些天灵根修士,就算是双灵根这样的天才修士,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可以凝结金丹成功。

然而,浩瀚修仙界,天灵根修士,每百年难出一个,金丹真人的虽然虽然没有如天灵根修士这般稀少,却也是十分难得的。

所以,每一位金丹真人对于这些大宗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战力。

若是让宗门知道,一位金丹真人的陨落,居然和他们几个牵扯上关系,他们就算不死,也绝对要脱一层皮。

“记住了,周师叔的事,谁也不能

文学

向上汇报,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们从来不知道周师叔为何会离开驻地,又为何要离开驻地,若是有人说出去,老子绝对不会让他好受!”

一名长相凶狠的筑基期修士看向四周众人说道。

一瞬间,众人心中凛然,齐齐保证绝对不会说出去。

甚至,有几个聪明的,直言道:“自己在宗门地位太轻,根本从来就不认识任何一位宗门的金丹真人。”

只是,这些人的表现,却是尽数落在了一个外人眼中。

这个外人,正是那位大梵魔罗宗的常师兄。

对于这些人的表现,他的心中也是冷笑连连。

只是,同时在常师兄的心中,也是更加肯定了一件事,自己最近,绝对不能回大梵魔罗宗的宗门驻地。

“那个变态,不,应该是怪物,虽然不是金丹修士,但是,他居然能够杀死一位金丹修士,实在是,太可怕了!”

常师兄心中暗暗想道:“当初能够逃脱一命,实在是太幸运了!”

……

另一边,林一帆以为,自己击杀一名金丹真人,也许会在血衣教这边引起轩然大波。

然而,他又哪里知道,因为几名血衣教筑基期修士的原因,这名金丹真人的陨落,居然根本没有在血衣教这边翻起多大的浪花。

此刻的他,已然是带着小奶虎回到了七峰峡驻地。

对于林一帆提着的那颗血淋淋的人头,路上的那些六宗修士,也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便不再多加关注。

毕竟,这些时日以来,这种场景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有的,甚至有些面目全非的人头他们都已经见过了,更别说这种卖相还算不错的?

林一帆也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带着人头,便是直奔万剑门统计战绩的地方。

“咦?林师弟,你又回来了,这次战绩如何?”

林一帆刚刚出现,便是受到了热情的招待。

毕竟,这段时间以来,每一次林一帆到来,都会又不小的收获。

所以,负责统计的万剑门师兄,对于这位实力强大,有极其低调的林师弟,也是多了几分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