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妇羞辱 第一章

虽然这本书已经是我第三本完结的书了,不过打下“全书完”三个字的时候,心情还是有点复杂难明,有惋惜,也有不舍,但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相比前两本书,这本书刚上架的成绩肯定是要好一些的,不过之后因为连续加班,时间太赶,所以情节上就没有考虑好,导致很多朋友弃书,这里我就不去强调那些客观原因了,不论如何确实是我没有写好,这点上要诚恳的跟所有朋友们道歉。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朋友一直支持到了最后,作者君要真诚的说一声“谢谢!”,同样感谢那些为本书付出过订阅,推荐票和月票甚至是打赏的朋友们。

正如作者君一直说的,这份支持和鼓励一直是作者君码字的最大动力,也是我最大的收获。通过这几本书结实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可以说是一种奇妙的缘分。而这种缘分在我看来是远比稿费更加重要的东西,再一次真诚的感谢!

之后要说一下新书计划,其实之前的作者说里我也有提到,原计划是打算回归都市写一本乡土文的,也就是外国牧场的生活流的。但是责编虎牙认真的帮我分析了一下我扑街的原因,又帮忙说了许多关于新书的意见和建议,让我深受感动,也有了点感悟。我觉得就冲虎牙编辑的这份看重,我也有必要坚持再写一本历史种田文。

良妇羞辱 第二章

卫璧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因为夫人被怨灵纠缠,光禄寺专门放了卫璧长假,卫璧最近一段时日不必往衙门里

文学

去点卯,所以时间很自由。

外人都只以为卫璧每天都在府里照顾妻子,但只有府里的人知道,老爷近些时日晚上都会出门,究竟去往何处无人知晓,但每天天不亮就会回到府中,而且睡到中午时分才起身。

厨房每天都会准时在中午为卫璧准备饭菜,不需要任何人去叫,卫璧中午都会自然醒来。

但今日卫璧却并非自己醒来,而是被人喊起身。

卫璧自然不是与卫夫人一起同住,实际上最近一些时日,他甚至很少往卫夫人的房里去,专门睡在一处别院。

睡梦中被人惊醒,这让卫璧很是不悦,弃审披了件衣衫,打开门,心里正想着将喊醒自己的家谱逐出卫府,也好让其他下人涨涨规矩,等看到门前的仆从一脸慌乱之色,不由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老爷,大…..大理寺……!”仆从抬手指向前院方向,结结巴巴道:“大理寺的官差跑到府上来,要…..要大人去见!”

“大理寺?”卫璧脸色一沉,心底竟是有些发虚,问道:“他们来了多少人?”

“人不多,就五六个人。”仆从道:“大理寺的费…..费大人亲自带人过来,让小人赶紧让大人去见。”

卫璧听说是费辛,脸色略有一丝和缓,问道:“卫诚在哪里?让他先去招呼费大人,赶紧上茶。”

“早上卫管家说是出门采购一些东西。”仆从道:“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卫璧皱起眉头,但也没有多说,吩咐道:“那赶紧让其他人上茶,我收拾一下就过去。”转身回屋。

费辛坐在卫府正堂,脸色略有些凝重。

秦逍接了卫诚的诉状之后,似乎是和费辛商议要不要审理此案,但终究是乾坤独断,在没有知会大理寺堂官苏瑜的情况下,直接签了传讯令,而且让费辛亲自带人过来将卫璧传去大理寺。

通常而言,大理寺要传人,派一名主薄便可,如果传讯的人官阶过高,最多也就派一名推丞,此番让费辛这位寺正前来传讯,自然也表示秦逍对此事十分重视。

费辛年纪虽然比秦逍大,但官阶却比秦逍少一级,官大一级压死人,秦逍的吩咐,他却也不敢不从。

“费兄!”卫璧一身锦衣从后堂出来,面上带笑,拱手道:“久等了!”

他说话之时,目光已经向正堂外瞧了一眼,只见到几名大理寺的差役正站在院子里,或许是长久的习惯,都显得无精打采,十分散漫。

费辛站起身来,拱手含笑道:“卫兄这是刚起来?”

“费兄知道,内子身体不适,最近日夜照顾,不敢怠慢,所以有些疲倦。”卫璧微笑道:“费兄请坐!”

“不坐了。”费辛从袖中取出一份公函递过去,“卫大人,你先看看,这是大理寺的传讯令。”

卫璧脸上笑容敛去,结果公函,打开来扫了一眼,这才递还回去,皱眉道:“大理寺要传讯小弟?费兄,这话从何说起?小弟莫非牵扯到什么案子不成?”

“卫大人多虑了。”费辛收起传讯令,含笑道:“不过是点小事,大理寺那边有些小问题要向卫大人问几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情。”

卫璧知道费辛这话言不由衷,如果不是牵涉到案件,大理寺也不可能让费辛亲自上门来传讯自己,犹豫了一下,才凑近两步,低声道:“费兄,你我是知交,到底发生何事,你给我提个醒,免得我到了大理寺不明情况。”

“真的没什么事。”费辛依然带笑道:“咱们是知交,难道还会骗你不成?”抬手道:“卫大人,走吧!”

卫璧见费辛笑容和蔼,心下骂了一句,却还是吩咐家仆套车。

他自然知道,大理寺的人既然登门传讯,自己还真不能抗拒不从,心中固然忐忑,却也不教大理寺抓住自己的把柄。

卫璧乘坐马车到了大理寺,费辛径自引着卫璧到了大理寺的西边一处院子。

院内冷清一片,院内那栋灰色的房舍倒有几分肃穆气息,大门敞开着,门头的黑色匾额刻着“左卿署”三个烫金大字,卫璧虽然是头一遭来到大理寺,却也知道大理寺有左右卿署,乃是大理寺左右少卿办差的地方。

他亦知道,刚刚上任的大理寺左少卿正是秦逍,想到前两日秦逍还曾混到自己的府中,今日自己被带进大理寺,直接来到秦逍的地盘,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站在门前,却不敢再往里面走一步。

良妇羞辱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