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小说3第76部分 第一章

超速行驶的小汽车呼啸着,狠狠地撞到了魏承恭身上。一时间,魏承恭实现了从小时候起便一直憧憬着的一个愿望:在空中飞翔。

以八十迈的速度在空中飞过了五十多米,然后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然后,魏承恭死了(话说,不就是一场车祸么,让你小子废话这么半天!!)

……

魏承恭死了。

然后他发现,人,真的是有灵魂的。

从上空俯视着躺在地上的爱的尸体,以及逐渐围拢过来的酱油众们,魏承恭一时有些无语。

“也好吧,无牵无挂的我,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魏承恭抬起头来,望向太阳:“没有人会为我的死感到悲伤,这或许是我对这个世界做的唯一一件好事。”

太阳在魏承恭眼中逐渐变得大起来了。发出明亮的光晕,光晕越来越大,逐渐变得有楞有角,有两个角特突出,就像是张开了两扇翅膀……等一下,那真的是两扇翅膀。

太阳长翅膀?

“啊,不好了,我停不住了……”魏承恭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无比美丽,头顶光圈,背生双翅的少女已经从那耀目的光华中飞下,然后和他撞了个满怀——两扇洁白的羽翼还“扑噜扑噜”扇了两下。

这是……魏承恭还有些搞不清状况,但是却已经开始在打招呼了:“小姐,请问您是……”

“啊,对不起。”怀里的天使——她这副形象怎么看都是天使——抬头看了魏承恭一下,急忙一震双翼,离开魏承恭的怀抱,缓缓退到了魏承恭面前两米左右的地方,浑身上下发出乳白色的光晕,背上的羽翅缓缓扇动着——不过这位天使显然并不是依靠这对翅膀的扇动才悬停在空中。

“我名叫莉雅,您的守护天使,来接引您上天堂的……”她双手背在身后,身子一弓,脸上露出很阳光的笑容——突然又挠挠头:

“啊,对了,您是东方人,我不应该用这个形态出现的”

说着话,她做出一副祈祷的姿势,低头闭目,双手合抱在胸前。一阵夺目的光华从她身上发出,直让人睁不开眼睛,等到光华隐去,重新显出身形的时候,她背后没有了羽翅。身上也变成了一身唐装——这里所说的唐装,是指类似敦煌飞天的那种装束,华美而又飘逸。

魏承恭的脑袋有些当机,思维不能——天使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不同的形态,形态的改变是一直以来的历史还是近期因为天堂改革(毕竟一说到天使,相信大家无一例外都会想起背生双翼,头上光环的西方天使,现在的飞天形象……)天堂又是怎么回事,是谁建立的,是神么,神又是什么……太多太多的问题了。都不知道从何问起。

那就干脆别问了,顺其自然就好。

不过,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这一定要问的。

“呃,那个,莉雅小姐,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我虽然不坏,可也算不上什么好人,死后能不下地狱就不错了,可不敢奢望能上天堂啊。”

“呵呵。”莉雅微笑:“不会搞错的,我是您的守护天使,已经来到了您的面前。这怎么会搞错呢?”

???你确定你不是搞错了,你的迷糊登场,可是会让人高度怀疑你的话的。

“天使是不能主动选择出现在那个魂灵面前的,当某个天使出现在某个魂灵面前的时候,那必定是因为那个魂灵吸引了那个天使。”

???还是不太懂……不过算了,只要不是搞错了就好,魏承恭可不想去到天堂上,然后被天堂上的负责人鞠躬,并告知:“对不起,系统搞错了,您应该下地狱的。”然后他手一挥,魏承恭开始坠入无底的深渊……

死后能上天堂,魏承恭觉得自己已经赚到了。

天堂出入口——称为天国之门或者天门——的位置固定在地球上离太阳最近的一点上空,呃,要说明的是,这里的“地球上离太阳最近一点”并不是指珠穆朗玛峰顶,而是指的地球到太阳连线中间的某个点——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可以使天门始终处于太阳的照耀,也就是光明之中——而因为地球在自转的关系,所以天门相对于地球的位置虽然是固定的,但相对于地球上的人们来说,却又是无时无刻都在变化的。

顺带一提,与天门相对应的地狱之门在地球另一边,与天门一明一暗,把地球夹在中间。

穿过天门就来到了无数人传说和向往的天堂。这是一个拷贝空间(亚空间的一种,与一般亚空间的区别是,拷贝空间是某部分现实空间的拷贝),是很久以前的某位(也可能是某些)大能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拷贝整个地球从而创造出来的一个地方。

所以天堂很大,和地球一样大,甚至连地形都一样。

但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毕竟这个“天堂地球”是拷贝的数千乃至数万年前的地球。自拷贝完成之后,两个地球便各自独立发展。虽然偶有连通和交流,但是还不至于互相影响大环境。

因为拷贝得太早,在这个天堂上,甚至还保留有剑齿虎,猛犸象,渡渡鸟等在地上界(天堂的人对现实地球的称呼)已经绝种的动物。

杂乱小说3第76部分 第二章

黑鹰有点累。

心累。

这指挥官也不是好当的。

尤其是战场临时受命,身边连个像样的参谋团队和副手都没有。

两三万人这个量级的指挥,哪怕是黑鹰在此前的一个小时内,已经尽可能的让他们成立基础建制,建立指挥体系。

但是,依旧有些混乱。

临时任命的几个参谋和副手,也就是传声筒这样的角色。

让黑鹰忙的焦头烂额!

事情太多了。

第二源能超涌通道作战圈那边的状况得留意。

他从第一源能超涌通道带出来的八千多精英,他还得上心指挥。

人族的远程炮火,还是得小心,得尽可能的减少伤亡。

还有,那些零星的外星精英,也得汇集起来。

多一个,就多一份力量!

这一次,他们是要去攻占第二源能超涌通道作战圈的。

不是对峙!

更有可能是死战!

也正因为如此,需要黑鹰处理的事情千头万绪,黑鹰的那方块形的个人通讯设备,震动个不停,每时每刻,都有排队接进来的通讯。

当然,如此辛苦,只要成功了,就是值得的!

所以,对这些接进来的通讯,黑鹰纵然烦了,但依旧报有足够的耐心!

“黑鹰大人,我方防御阵地被攻破,全员溃败,请求救援!”

“黑鹰大人,我方防御阵地被攻破,全员溃败,请…….啊……..”

通讯中的急吼声,让黑鹰有些懵,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不等第二遍重复完,通讯中就传来了一声惨叫。

黑鹰急了。

“发生什么事了?”

“防御阵地,怎么会被攻破,怎么可能被攻破?”

“说话啊!”

黑鹰真急了!

但是通讯对面,却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这位紧急联系黑鹰的家伙,可能是被杀了!

黑鹰脸色瞬息间剧变,马上就挂断了这个通讯,主动联系另一个人。

那是他临时委任的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圈处的指挥官。

通讯通了,但是长久没有应答。

这让黑鹰的心,一个劲的往下沉!

他的通讯请求,不论是出于身份还是实力,基本上没人敢不接的。

这关键时刻,这么长时间未接,就只代表一个可能,那个他临时委任的指挥官,被杀了!

黑鹰马上就开始联络另外一位他临时委任的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区域参谋。

依旧长时间无回应。

第三位如此。

第四位第五位依旧长时间无回应。

黑鹰骇然。

这不太可能吧?

他委任的临时指挥官,还有这些作战区域参谋,是有序列接任前提的,死了一个,下一个接任临时指挥官。

这会一个个都无人接他通讯,难道全都死了!

这不可能啊!

他此前他交待这些人一定要守在防御阵地的最中心,小心出事的。

怎么可能全部阵亡?

不可能的事啊!

黑鹰慌了!

真慌了!

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区域,有大事发生!

其实,黑鹰猜对了,他临时委任的指挥官还有作战区域参谋,全部阵亡了。

全部被许退给定点清除的!

许退就一个原则,谁发指令,他的精神锤就轰谁,地刺与飞剑跟上。

所以,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区域的这一场大战,从一开始,外星精英那简陋的指挥体系,就被许退给干掉了!

黑鹰自个委任的几个指挥官,全没了。

黑鹰都不知道应该联系谁了。

黑鹰不知道第二源能超涌通道处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

谁还活着?

想了想,黑鹰迅速接起一个个通讯。

凡是说废话的,都一律挂断。

一分钟之后,黑鹰终于碰到个勉强逃出生天的,惊恐万分的向着他汇报情况。

人族疯了!

人族太变态了!

死了!

好多战友都死了!

死的人太多了!

这一位,明显是惊显过度了。

好不容易,又联系到了一位,黑鹰才搞清楚第二源能超涌通道作战区域的战况。

就是他们收缩防线下,全力防御的阵地,被人族轻易而攻破了。

“大人,人族还在追杀我们。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失去了裂变族和浮空械灵兽的飞行支持。

人族驾驶着他们的空天战机,在追击我们。

每时每刻都有族人在死去!

黑鹰大人,快来救援我们!”

通讯中的吼声,让黑鹰脸色十分难看。

这特么的。

怎么会这样!

一时间,哪怕是黑鹰,也不知道怎么做了!

救援?

傻子才去救援!

这会去救援,去几十上百号人不管用。

去的多了,一旦集中在一起,就有可能被人族的炮火覆盖。

救援没成,还搭进去不少。

必须要化整为零接近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区域,才行。

可是,不救,难道就坐视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圈的战友被追杀!

那样的话,等黑鹰就算带人化整为零重新集结到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区域,只能成为人族的菜!

突然间,黑鹰感觉他好难!

他要是真正的决策者,这会最好的做法,是带人杀个回马枪。

重新杀回第一源能超涌作战基地,重创人族,挽回败绩!

但是,监察员的命令,却是让他全力攻下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区域,拿下最内圈,争夺即将出世的神秘火简!

现在带队化整为零杀过去,败的机率太大!

损伤只会更惨重。

不带队过去,就是违抗命令。

一时间,黑鹰感觉他好难!

…….

第一源能超涌作战区最内圈,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繁忙的工地。

穿着带氧气支持作战服的工兵,而操作着各种各样的颇有些原始的工程机械抓紧施工。

在源能超涌作战区域内,越精密的科技设备,越容易失效。

反倒是那些电子设备越少的工程机械,越不容易坏。

当然,这也导致建设速度稍慢。

不过,索图姆很满意!

第二源涌超涌通道成功吸走了外星精英们的火力,让这一次印联区建立火星基地的事情,从一开始,就变得非常轻松。

杂乱小说3第76部分 第三章

自己输了,就算是秦祖来不杀自己,切尔顿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这……

慕言昆西突然一个踉跄,直接坐到了擂台上,满脸的绝望。

切尔顿没有搭理慕言昆西,在慕言昆西输的那一刻起,慕言昆西在他的心中,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他之所以刚刚帮慕言昆西说话,也只是不想让慕言昆西死在大唐手中罢了。

毕竟,再怎么说,慕言昆西也是吐谷浑带来的人。

但是没有办法,秦祖来油盐不进,他只能是将杀慕言昆西的机会,送给大唐了。

不过……

切尔顿冷笑着看向秦祖来,他说道:“秦祖来,你既然这么聪明,能够判断未来的事情,那么你能够判断到……你,很快也就要死了吗?”

秦祖来眼眸眯了一下,他似笑非笑道:“本官,可不这么觉得。”

“本官反而觉得,你可能要和你之前的同僚一样,被关进我大唐的大

文学

牢里面,受尽折磨,生不如死。”

闻得此言,切尔顿目光猛地一寒,他一拍桌子,喝道:“秦祖来,你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当真是可笑!”

说罢,他直接看向李二,用命令的语气说道:“大唐陛下,你现在杀了秦祖来,我可以保证,留你大唐数十万百姓的性命。”

“否则的话……你大唐数十万百姓的性命,皆要因为秦祖来而死。”

“所以,你是要留秦祖来一人的性命,还是要大唐数十万百姓之命,你自己选择吧。”

“什么!?”

李二听到切尔顿的话,脸色猛地一变。

他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双眼如刀,盯着切尔顿,冷声道:“切尔顿,这是什么意思?”

切尔顿此时也不再隐藏了。

他淡淡道:“大唐陛下,你该真不会以为我吐谷浑,花费这么大精力来你大唐,是为了一个简单的比试吧?”

李二心中一惊,长孙无忌等人,也都皱起了眉头。

而突厥二皇子,却是嘴角扬起,看起来了好戏。

切尔顿自得道:“我吐谷浑可汗,深谋远虑,岂是你们这些目光短浅之人所能够想到的?”

“我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吐谷浑真正的目的,压根就不是这场所谓的文斗……”

“这场文斗,只是我们为了吸引你们的注意力罢了,我们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要赢过你们,以此来让你们无暇分心。”

“而我吐谷浑真正的目的……”

他冷笑道:“其实是为了你们大唐境内的一股势力,他们已经暗中归顺我吐谷浑了。”

“并且就在这几日,趁着我们来到长安搅动风云,吸引你们注意的时候,已经是起兵出发了。”

“现在,就在你大唐境内肆意而行。”

“而他们去玩我们吐谷浑的路上,会经过数十万百姓所在之地,所以……现在那些百姓的性命,皆在我们的一念之间。”

切尔顿一脸得意的看向脸色陡变的李二,他冷笑道:“所以,李世民,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第一,杀了秦祖来!我们保证,不会杀戮过多的百姓……当然,沿途需要粮食钱财了,那杀了也没有办法。”

“第二,你不杀秦祖来,那么我们保证,沿途数十万百姓,将无一活口,所有县城,所有村落,将全部被屠戮一空!”

“所以,你是选择哪一条道路呢?”

切盾话音落下,李二等人内心皆是胆寒了起来。

李二双眼瞪大,震惊的看向切尔顿。

“你说的,可是真的?”

切尔顿冷笑道:“你觉得,我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话吗?我还在长安呢,我会自己找死吗?”

李二顿时如遭雷击。

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也面色大变。

虽然他们之前也都猜测过,吐谷浑和突厥肯定还会有其他目的,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李世民,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切盾提醒道。

李二手脚冰凉,整个人满是挣扎。

杀秦祖来?他可舍不得。

无论是因为女儿长乐还是大唐,都不可能!

可是眼睁睁的看着那数十万百姓去死?

他同样也不允许。

所以,要该怎么办?

李二满脸的挣扎。

着实是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了,突然到李二没有一点儿准备。

与此同时。

擂台远处的长乐,她看到脸色开始不上起来的自己父皇,和吐谷浑使臣,内心隐隐有了一些担忧。

“父皇……祖来……你们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长乐满目担忧。

浑然不知,自己的父皇已经面临人生难题,以及自己的夫君面临将死之境。

而在擂台上。

秦祖来站了出来,说道:“陛下,不必惊慌。”

就在李二心中大乱的时候,属于秦祖来淡淡的声音,平静响起。

这是?

李二猛的看向秦祖来,这是秦祖来的声音!

秦祖来见李二看来,脸上扔就是那副淡然自若的神色。

他笑着说道:“陛下,难道忘记我了吗?”

“这件事情,陛下已经全权交给我处理了,陛下觉得,我会让吐谷浑的诡计得逞吗?”

“什么?!”

李二微微一怔。

难道……

突然之间,他猛地想起了秦祖来这段时间的作为,双眼猛地一亮!

而切尔顿却是冷笑道:“秦祖来,你就不要再装模作样了,你根本就连我们掌控的是哪一支势力,都不知道你装什么装?”

“装模作样?”

秦祖来笑了笑,“我觉得,你可以在看过那些东西之后,再来评价本官更合适。”

说罢,他直接拍了下手,淡淡道:“卢十三,去!把你带回来的东西,给他瞧一瞧。”

“东西?什么东西??”

众人心中都是不解。

而这时,卢十三才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他笑呵呵的走到李二的面前,向李二一拜,说道:“见过陛下,末将,前段时间受少卿大人之令,离开了长安,去执行一个秘密任务。”

“正巧,略有所得。”

“秘密任务?”

李二心中一动。

难道……

他眼眸微微动了一下,说道:“你就按秦祖来所说的去做吧。”

卢十三微微点头,他直起身来,走到了一脸得意的切尔顿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