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一章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叫汪小楼,二十一岁,大专毕业后就一直在电子厂里做技工,工资不高不低,养活自己没问题,还能隔三差五的给自己家里交点钱。

这天下了班,我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往我租住的房子走去,同车间的小李拉住我道:“要不要去按摩?”

我们车间的工人

文学

大部分都是外地工,他们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去按摩或是洗头。都是糙老爷们赚钱又不容易,谁会去花这些冤枉钱,说是按摩或洗头其实是去干什么谁都知道。

和我关系不错的小李也是那些地方的常客,不过我从来不去,总觉得那些女孩太妖艳又不干净。

虽然我从来没有去过,可每次从街上走过,总有几个穿着暴露的女孩招呼我,有时候还会拉拉胳膊摸摸脸。

我是个正常的大小伙子,各方面都十分正常,自然也是有那方面的需要,总被她们撩拨在车间又总听小李他们说些荤段子,我其实也有点忍不住。

可是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不想去那些地方,但又不想每次都唱孤单的右手!

还好这个世界上有淘宝,淘宝是个很万能的所在,昨天刚下的单,今天就送来了。

我怕快递员不愿意等我,小跑着到了出租房楼下,接过快递时,我的手都有点抖,我抱的这个小箱子里的东西可是见不得人的,一定要小心,不能让我的房东大妈察觉。

上次我看爱情动作片时被她发现,她训了我一下午,比我初中时的教导主任还能唠叨。

签完字,我快步跑上楼,躲开房东大妈的监视,抱着箱子来到我二楼狭窄的单间里,关好门,拉上窗帘,这才打开箱子。

箱子里垫了一些塑料薄膜,东西没有被压坏,我兴奋的看着这件塑料的玩意,说起来这也算是我第一个女朋友了,我对她没别的要求,只希望她不会漏气,要是漏气的话就只能扔掉了。

因为我是在网店打折狂甩的时候买的,才九块九!

九块九的东西要是退回去还要让我搭上十几块的运费,太不值了。

所以虽然天还没黑,我还是认真的看了说明书,按照说明开始给她充气。

充气的工具倒是很简单也很给力,只要打开就行了,我看着一个裸体美女渐渐成形,心跳不禁越来越快,这真的是九块九的东西吗?

我要的是黑发黑眼的甜美款,现在她的脸慢慢饱满起来,因为在不断充气的缘故,她黑色的大眼睛嘀溜转了一圈,把我吓了一跳。

我小心地伸出手去想要摸摸她的脸,没想到九块九的东西居然有着真实的皮肤触感,有点滑还有点湿,根本不像塑料制品,就像是一个少女的肌肤。

在我愣神的功夫,充气完成了,我控制着心跳往下看去,做为一个雏儿,除了在画报和小片上还真没看过一个女人的裸体,我看着她美丽的酮体蠢蠢欲动。可是想到一会儿要下班的邻居们可能会打扰我,我决定还是忍一忍。

我过去想把她藏起来,放在桌上的箱子被我带倒,从里面掉出了一套女孩的内衣裤,我拿起来看了看,应该是便宜货,摸起来很不舒服,这家店的促销也真够可以的,这么便宜还要赠送内衣裤!

一个充气娃娃还用什么内衣裤?我把这些东西又扔回箱子里,然后一把扯开被子把充气娃娃放进被窝里。

放好后我又过去亲了亲她的脸,用嘴唇去碰触那感觉更真实了,我十分开心,九块九的东西不但不漏气,居然还这么有质感,真是赚大发了。

亲完她的脸,我发现她脑后头发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拨开她的头发一看,是张黄色的纸符,很小很方正,上面画着蝌蚪一样的字,我看了半天没研究出是什么东西,只觉得很诡异。想到平时看的鬼怪小说,我小心地抬头看看她,没什么异样。

我摇摇头,真是想太多了,也许是他们装货时不小心掉进去的?

于是我随手把

文学

它扔到床头柜上,想着吃完饭上网问问店主。

我寂寞的久了,现在看到有人躺在自己被窝里,不禁有种有了伴的感觉,于是去厨房前对她说:“老婆,你乖乖躺着,我去做饭,一会儿陪我一起吃饭好不好。”

她当然没有说话,我也有点鄙视我自己,一个人住惯了,跟个充气娃娃都能有话说。

我住的地方厨房和卫生间就在楼道里,是公用的,打开门伸脖子看了看,厨房里没有人。

于是我拿起一包挂面,还有上次吃剩的半颗白菜去了厨房。用干辣椒呛了个锅,下白菜,水开了煮挂面。因为量少没用五分钟就好了。

我端着自己的小瓷盆回了房间,眼睛往床上瞄了眼,心里很充实,觉得有人在等着自己,于是我又贱贱地开口道:“老婆,开饭了。”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二章

“哦~我还以为会有一番战斗呢,没想到张雪颜小姐居然妥协了,看来张雪颜小姐也是十分明智的人嘛。”

博易的神情十分的得意,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突然伸来的金属手臂却是直接从博易的身子上穿了过去。

“什么!难道是虚拟影像。”

博易的身形受到干扰,一下消失,不过随后又在张雪颜的身旁重新出现。

“张雪颜小姐,我本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你的行为真是太让我感觉到失望了,那么接下来,希望您会喜欢我给你准备的盛宴。”

博易的脸色一下变得狰狞,不过说完之后,直接就消失在了张雪颜的面前。

张雪颜心下一紧,立刻感觉到脚下有些轻微的震动传来,也是直接一跃而起,低头却见原先脚下足踩之地,居然就这么分了开来。

所有的家具摆设,全部都随着分开的楼板倾倒了下去。

张雪颜眼见着自己即将掉落,也是当机立断,立刻抓住屋顶之上的吊灯,然后一个巧劲,将自己给甩了出去,被巧劲甩出的张雪颜正好就落在房门口的地方。

眼见着大门关闭,张雪颜丝毫没有在留手的打算,直接对着房门伸出了左臂,随后就见一道电光激射而出,直接洞穿了整个房门,随后张雪颜从跟着从洞穿的房门那里蹿了出来。

而外面的两名守卫听到里面动静响起,也是早就持枪已对,不过面对着张雪颜却是连开抢的机会也没有,一下窜出屋子的张雪颜,一个翻滚躲开两人的射击。

随后就一个蹬腿身子猛然朝前一射,直接来到两名少女门前,双手分别握住两名少女卫兵手中的枪,稍微一用力,两名少女手中的枪变直接被握扁了。

两名少女卫兵也是看的惊骇莫名,却是忘记了动作,张雪颜也不管她们,直接将两把枪一抽,然后朝着窗户砸去。

‘平陵胖浪‘,窗户顿时碎裂,张雪颜立刻抬腿一跃而出。

“呵呵,这样果然困不住她,不过也就仅仅如此而已了。”

就在同样的一间办公室内,博易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张雪颜从跃起到跃出办公大楼前的所有一举一动。

“蒂娜,人已经都准备好了么。”

“是的,博易大人,总计一万名战士,在张雪颜进入到这里后就全部已经埋伏就位了,她纵然再强也不可能从一万名战士的手中逃出去。”

果然的,就如蒂娜所说的那样,张雪颜刚跃下办公大楼,便有一队数百人的少女战士在下面等着她了,见到她以后二话没说就直接对着她射击了起来。

张雪颜也是面色一寒,连忙几个后空翻躲过射击而来的子弹,随后再次一个后跳,跃到了另一个方向,企图从另一边逃走,只是还不等她站稳,枪林弹雨便直接朝着她倾斜而来。

“呵呵,不错,告诉少女战士们不用留手,既然她不肯合作,死的活得对我们而言就没有了区别,只是可能要多花点时间而已。”

“是,博易大人。”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三章

罗南确信,他的思维方式起了变化。

放在以前,他多半……事实上就是采取了更保守的策略,把姑妈一家人隔绝在与里世界相关的信息流之外,只想着让亲人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更远一些,不至于让他们担惊受怕。

事实证明,这种保守策略没啥子用。

随着罗南在里世界的地位水涨船高,对各方势力的影响越来越大,各方力量作用之下,那份人为的信息大坝脆弱不堪,大水漫堤,姑妈一家该知道的,还是会知道。

更不用说现如今,全球普查的事情、瑞雯的事情、荒野十日的事情……还有其他或明或暗的事情堆积在一起,相当一部分已经渗透到家庭生活之中,就是想堵也堵不住。

当然了,罗南的思维模式转变,倒也不至于那般被动。

他自行忖度,促成他转变的关键因素,倒像是运用“磁光云母”那套与人类截然不同的感知体系,持续观察并思考得多了,使他愈发明确:

感知、体验、经历的广度与深度,以及对应的思考能力,对于生命成长进化的关键作用。

在未来高速变化的时代中,保护过度形成的信息遮蔽,以及相应而来的“发育不全”、“进化无力”等问题,可能比直面困难和灾难,还要造成更大的伤害。

家里几位,姑父姑妈毕竟是成年人了,早年也经过爷爷那一波风浪,有心理准备,也有经验;莫雅这些年搞地下乐队,还在娱乐圈厮混,见多识广,又多少知道点儿情况,也不用担心。

剩下就是莫鹏,年龄和罗南差不多,又是在寻常的学生圈儿里,面对突如其来的信息风暴和环境突变,大约是耐受力最差的一个,当然也就是最需要改造的那个。

至于不习惯,一来二去总会习惯的;再怎么不适,总比事到临头,还混沌懵懂来得好一些。

莫鹏是这样,家里的亲人是这样。推而广之,地球上的茫茫众生,亦是如此。

更复杂的问题,还在前面等着他呢!

罗南习惯性地进入了长考模式。

承载他们的商务车,也在稳步行进。

正常的磁轨载荷有限,像这样的中大型车辆,都是会自动调整到公交专用道上,相对来说倒是更顺畅一些。而且这部高级商务车内设极佳,对坐的航空级商务座椅,体感舒适,已经在豪车上用烂了的星空顶,如果不细看,感觉也还不错。

一切都很妥帖,但罗南不说话,这里的氛围就有些奇怪。

遇到这种情形,席薇的价值就凸显出来了。

她凭借女性的优势,主动打破了沉默,:“罗先生,来之前我听楼少讲过,今晚上聚会,是因为瑞雯的事……”

罗南回神,点点头:“对的。”

“是要打下当前的热度吗?怪可惜的。”作为娱乐圈人士,席薇本能就对热度和流量有追求。

“不,恰恰相反,我和瑞雯都需要热度。”罗南给出明确答案,不介意与这位女明星就此进行交流。

席薇下意识看了身边的何东楼一眼,这和她先前接收的信息有差异。

何东楼也很意外:“咱们不是让晁五他们按着那些资源吗?还有后续?”

“在考虑……”

罗南正要再说,有电话打进来。看了下来电显示,便稍抬手示意,随即接通:

“雷子?”

薛雷的叹气声从那边传过来,还有大量的杂音:“你们还没到吗?除了平哥,这边我一个认识的都没有……”

这段时间,薛雷正处于修行的一个比较关键的阶段,平常都深居简出,凝神养气来着。

今晚叫他过来,是考虑到晁五那个圈子,都是实战格斗的拥趸,有个专业人士,能够更好地对接。

看来这种场面还是……

“没关系,再亮一轮拳头大家就都认识了。”谢俊平的嗓门突兀地杀进来,提得很高,后面还跟着哄笑声,看上去气氛倒不错。

还有人嚷嚷:“老子不服,玩什么虚拟实境,铁笼搭起来没有!”

“开始得这么早?”

车厢这边,何东楼听到这些声息,有些奇怪。像他们这帮年轻人的聚会,基本上都要到九、十点钟之后才算正式开场,有时甚至下半夜才算进入正题,去年年底的“盛筵”就是如此。

此前也就是大家见见面、认认人、聊聊天、最多玩几个暖场游戏……

现在看来,气氛是提前轰起来了。

“老司,再快点儿。”

前排临时充当司机的保镖老司应了声,车子的速度提了起来。

薛雷对那边的气氛还是不怎么适应,应付着笑了两声,又往僻静的地方躲,继续与罗南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