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h 第一章

但,该回答的还是要回答的,他还不想得罪霸道的张家。

遂,他点点头,道:“目前得到的消息是这样!”

张天晁哼笑一声,“活该,一个凡人界的野丫头罢了,也敢算计小爷!”

前段时间,他收到一封密信,信里面说它当初会被打,就是那个死丫头搞的鬼。

真是应了那句话,叫什么“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会叫”?

说的就是那个死丫头!

平日挨欺负,屁都不敢放一个,没想到在这等着他,敢在背后阴他!

以前都被她的表象骗了,真以为是个温顺的兔子,没想到是只藏了爪子的风雷兽。

那次他丢了大面子,是一定要找回场子的,虽然那个告密的人没拿出什么证据,但他觉得,那人分析的很有道理。

掌峰的弟子又如何?还不是在背后下黑手!

量那人不敢骗他,就算说的不是真话又如何,他的修生信条是:宁肯错杀一百,也不能放过一个!

他本就打算在秘境里收拾那丫头一顿,如今不用他出手,那野丫头就不见了,可省了他不少事。

他高仰起头,伸出食指在队长面前摇了摇,“这不关咱们的事,凭什么帮他找人,要找让他自己找去,他当他是谁!”

那野丫头倒霉他才高兴,怎么会帮忙找人,别人都不许帮!

队长袖中的手握成拳,白瑧怎么说也是掌峰

文学

的弟子,而且,传话的不是陆展鹏,而是他的好友。

掌峰不会因为他们接了张家的任务而为难他们,倒是张家,似是接了他们的任务,就成了他们张家的仆从。

张天晁这般态度,是不将他放在眼内!

他心中憋了口气,好一会才按下怒火,几息后,暗暗松开拳头。

为了一个在掌峰面前露脸的机会,现在跟张天晁硬碰,对他没有好处。

他很快有了决断,点点头,面带微笑,似是极为赞许,“这是自然,我们只管好自己就好!”

之后,两人便说起其它。

这一队并不都是张家子弟,也有两个是与队长交好的师兄弟,他们休息之余,也时刻留意着张天晁的动向。

实在是,他们这一路上被张天晁折腾得不轻,这才几天,他们已经被磨出十足的耐心。

“等等,师弟说要与对面的仙剑阁队伍结盟?”

队长不知道张天晁是如何想的,他们分属不同门派,在秘境里相遇,各不相干就是,为什么还要凑上去?

“这不妥吧?”

张天晁耷拉着眼皮看他一眼,其中不乏鄙夷。

队长心中气快笑了,这张天晁是不是平日嚣张惯了,来秘境都不带脑子的?

这么明显的鄙夷他能看不出来?

或许,他是有恃无恐吧?

他的确不能,也不敢将他怎么样,要是张天晁在秘境中出了意外,红蔓真君第一个不会饶过的就是他!

不过他到底没说什么,静等着他的解释。

bg h 第二章

修罗圣域上无数修者都已经彻底绝望,虽然都在大呼邪帝之名,请他庇护,但那种笼罩天地的威压让他们心中升起了无尽的恐惧,在那威压之下,人人感觉自己若如蝼蚁,似乎只要那股威压轻轻一震,便可轻易抹去一切。

而忽然之间,大陆上多了一股气息,没有那么强烈,如微风吹过,却犹如严冬洒落的阳光,一瞬间驱散了那刺骨的寒意。

此时的夜峰对于那屹立天外的天神古祖来说,简直弱的不能再弱了,因为夜峰似

文学

乎还远不及两年前。

那透发出来的气息和波动,虽然给圣宫众人的感觉强得不可思议,深不可测,无法去揣度,因为夜峰立在圣宫上空,一瞬间便彻底阻隔了那源自天神古祖的盖世威压,下方犹如净土一般。

但这一切在那几位天神古祖眼中,却真的不堪一击。

这一刻,整个大陆似乎都彻底静了下来,那些恍如劫后余生的各路强者皆是纷纷朝着大陆北部看去,有人能看到那道身影,而有人看不到,但却能感受到一股气机在弥漫,将从深空浩荡而来的至强威压缓缓化去。

“时隔两年,你魂力竟然衰弱至此,还敢露面?”

看到夜峰出现,那深空中再度浮现出一道身影,与其他两道身影并立在一起,同时,传来这样一道声音,很冷漠,带着一缕杀机。

三位天神古祖皆已经露面,果然携手而来,而且至今为止,他们的魂力似乎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如今笼罩大陆的那气息犹如曾经他们催动质量力量时所透发出来的那样。

弑神圣宫中,所有强者都面露绝望,哪怕如今这里犹如净土一般,刚才那盖世绝伦的威压被隔绝,但深空中那三道身影却依旧让他们绝望。

别说夜峰尚未登临战帝,哪怕夜峰登临战帝,同时面对这三位天神古祖,结局依旧无法预料,那毕竟是身经百战的战帝,合力动手,夜峰怎么可能是对手,关键是夜峰不仅没有突破,似乎魂力衰弱了太多。

对于那几位天神古祖来说,夜峰出现这种状态虽然让他们心生疑惑,甚至也有其他猜测,比如夜峰自行抽离了魂力,但出现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两年前那一战中,夜峰是突破被打断,而且被道法反噬伤了神魂。

他们曾神魂半毁,至今数十年之久,似乎也才堪堪恢复,而两年的时间,夜峰根本没有恢复的可能,而且魂力衰减也是正常的。

bg h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