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二章

一道无比巨大的黑影,在天空缓缓凝聚成形。

黑影之中,透出两只血红双眼。

红色光芒,笼罩天地,把所有人,都映衬成血红光芒。

这光芒一笼罩,所有人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这……这是什么?”

“好……好强的压迫力,比面对大帝还要可怕万倍,完了,完了……”

“不行了,我的身体受不了啦!”

这样的声音,不停响起。

所有人身体,不受控制的跪拜而下。

“扑通!扑通……”

一个个的,跪拜在地上,匍匐于地,瑟瑟发抖。

整个场上,除了苏子阳、筱蝶、星灵。

其他人,都已跪拜而下。

就算如此,此刻苏子阳三人,也是身体微颤,脸上冷汗直流。

他们咬牙怒吼,并没有跪拜而下。

苏子阳望着天空,露出无比慎重神色。

这一战,虽然没有把握,但也必须要战!

他回头望了筱蝶两女一眼,三人一齐点头。

“呼……”

黑白之气,在三人身上急速涌起,笼罩九天十地。

片刻之后,便形一个遮天蔽日的太极阴阳图。

磅礴气息,在阴阳图之上不停飞舞。

阴阳图,如同一个磨灭一切的棋盘,缓缓轮到,似要磨灭一切。

见到这幕,天空上那两只血红双眼中,红光大作。

“果然是完美的大道!太完美,简直是无法形容!”

“等本座吞了尔等,什么陈宇,什么雷灭,通通不在话下!”

“哈哈……”

“陈宇呀陈宇,你怎么也没有想到吧,你竟然成全了本座!”

“等死知道一切真相,会不会气得吐血,真是期待这一天呀!”

声音如雷,在天地之间,悠悠回荡,久久没有平静下来。

“嗡……”

天地颤动,苏子阳身体,急速变大。

眨眼之间,便化作一个傲立苍穹的巨人。

全身上下,如同黄金浇筑,看起来,坚不可摧。

他站在阴阳磨盘之上,手持青铜古灯,伸出遮天蔽日的双手,朝天轰去!

“嗡……”

一缕蓝色焰火,自青铜古灯之上,一闪即逝。

整个黑雾,瞬间映衬成蓝色。

最后,尽数蒸发开来。

“呼……”

苏子阳大手,轻轻一抓。

一道黑影,被他抓在手里。

这道黑影,没有任何面孔,五官如同平面。

他,正是瑞奉主宰!

“啊……”

瑞奉主宰在苏子阳手里,不停挣扎,怒吼连连。

“该死,该死,大意了!”

“快点放开本座,要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

瑞奉主宰不停威胁苏子阳。

然而。

等待他的,却是苏子阳全部一握。

“嘭……”

瑞奉主宰身体爆裂开来,消失当场。

苏子阳神色并没有任何变化,那种凝重之色,写满脸上。

他双眼放光,似乎望穿九天十地。

“呼……”

他巨大身影,瞬间消失原地。

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万里之外。

“嗡……”

他右手朝前探去,自虚空中一把揪出瑞奉主宰的身体,一下握在手里。

“呵呵……”

瑞奉主宰望着苏子阳,冷冷一笑。

“小样,我不过是一道分身,灭了我,对我本尊没有任何影响,识相的,立即放了本座,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死吧!”

瑞奉主宰微笑说道。

那种轻蔑笑容,写满脸上。

“死!”

轻轻一声,瑞奉主宰分身,立即崩裂开来,惨死当场。

“哼……”

苏子阳冷哼一声,声如雷爆,惊裂天地。

他目光再次扫向天地。

“呼……”

下一秒,他消失原地。

再次出现时,来到了十万公里之外。

右手一探而出,自虚空中,揪出瑞奉主宰两道分身。

“寒星,你竟然敢来到这里,你那两个小妞不要了吗?”

“这调虎离山之计,你难道一点也不明白?”

两道分身,一人一句说了起来。

这话听到苏子阳耳朵,愤怒滔天。

“嘭……”

两道分身,没有任何意外的,炸裂开来。

“该死!”

苏子阳暗骂一声,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原地。

再次出现时,他已经来到皇宫上空,望着眼前一幕,拳头握得咔咔作响。

只见。

一个巨大身影,一手一个,正在握住筱蝶与星灵。

两女疯狂挣扎,奈何办法用尽,也是无法逃脱。

这道巨大身影,与苏子阳相比,还要大了十倍,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

他不是别人,正是瑞奉主宰本尊。

瑞奉主宰望着苏子阳,脸上扬起一抹冷笑。

“看样子,你很在乎这两个小娘们,给本座跪下,本座可以给她们一个痛快!”瑞奉主宰微笑说道。

这话一出。

筱蝶与星灵脸色大变。

“寒星哥哥,不可!”

“我们就算死,也要站着死,别跪!”

两女用尽全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

苏子阳站在原地,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愤怒自脚底直窜而上,似要把他胸口撑炸。

“看样子,你是不跪了!”

说完,瑞奉主宰抬起巨脚,朝地狠狠跺了下去。

“轰……”

地面炸裂,恐怖冲击波,连绵四方,似乎要撕裂一切。

“不……”

匍匐于地的众人,但凡被冲击波袭中者,身体无一不是爆裂开来,惨死当场。

阮二娘望着冲过来的冲击波,嘴角扬起一抹解脱笑容。

“小阳,活下去,为我们报仇!”

她挣扎站了起来,冲向冲击波。

“哗……”

阮二娘的身体,如同碎纸所做,寸寸碎裂开来。

最后,崩裂成齑粉,消失不见。

另一边。

俏佳人支撑着自己不倒下,看了眼苏子阳后,便闭上双眼。

“哥,妹没有给你丢脸,我也要站着死!”

这句说完,俏佳人身体崩裂成齑粉,风一吹,什么也没有剩下。

不远处。

风轻笑嘴角扬起一抹惨然笑容。

他望着苏子阳,“老大,这辈子跟你做兄弟,是我最大荣幸!希望下辈子,你我再做兄弟!希望下辈子,一切由我来承担!”

风轻笑喃喃,闭上双眼,静静等死。

“呼……”

没有任何意外的。

风轻笑被冲击波笼罩,片刻都没有坚持,便化成齑粉,消失不见。

“大帝,来世再见了!”

“大帝,下辈子,我愿意追随您!”

弑神殿,不管是谁,这一刻,都在一个个倒下。

每一人脸上,都是露出一副决然之色。

“嗥……”

冲击波急速袭向四方。

整个圣灵天界,寸寸崩裂开来。

跟着一起崩裂的,还有亿万生灵。

瑞奉主宰这一脚下去,崩碎了所有生灵。

活在场上的,还剩下四人。

那就是苏子阳、筱蝶、星灵以及瑞奉主宰。

苏子阳望着瑞奉主宰,胸口起伏剧烈。

那种恨,写满脸上。

“你最好放了她们,要不然,本座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苏子阳的声音很平静,滔天怒火,被他隐藏在愤怒之中。

瑞奉主宰听到这话,如同听到一个最好听的笑话一般。

“哈哈……”

他仰天长笑,状若疯狂。

那轻蔑模样,压根没把苏子阳放在眼里。

筱蝶与星灵见到这幕,脸上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她们二人,相互点头,做出一个艰难决定。

“不……不要……”

苏子阳大吼。

然而,还是晚了。

只见,筱蝶与星灵身体,一点点崩裂开来。

那情景,就如同古画,轻轻一碰,碎裂当场。

“寒星哥哥,来世再会!”

“寒星哥哥,再见

文学

了!”

天地之间,留下的,只有这两句声音。

就连筱蝶与星灵的灵魂,也一并消失。

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剩下。

苏子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嘭……”

他的身体,重重倒在地上。

“不……”

他发出一声极度不甘的怒吼声。

这一声,直接把瑞奉主宰惊醒。

他望着手中化为虚无的筱蝶与星灵,脸色难看。

“该死,该死,竟然自杀了!”

“早知道,就应该早点吞了她们!”

“不过,吞你一个,胜过所有人!”

说完,瑞奉主宰把目光盯在苏子阳身上。

“轰……”

他一步步朝苏子阳走来,每一步,都震裂大地,嗡嗡直响。

他居高临下望着苏子阳,冷笑之意,十分明显。

“小子,绝望了吧?”

“既然如此,本座成全你!”

说完,瑞奉主宰伸出右手,自天空一探而下。

眼看着,就要抓在苏子阳身上。

这时。

“住手!”

一声大喝自天空传来。

紧接着,一只无比恐怖的火焰凤凰,燃烧天地,爆出刺眼红芒。

红芒所至,瑞奉主宰身上的黑气,疯狂燃烧,被蒸发成虚无。

只是一瞬间,瑞奉主宰身上黑气,便少了大半。

他停止下手,望着天空上的火焰凤凰,脸上,尽是凝重之色。

“是你!”

忽然,瑞奉主宰双眼中,绽放异样精芒。

“没想到呀,你不好好跟着陈宇,竟然跑到这里来凑热闹,看样子,是真心找死!”

“既然如此,本座成全你!”瑞奉主宰说道。

“呵呵……”

火焰凤凰冷冷一笑,“你不觉得这一切都是圈套吗?”

这话一出。

“轰……”

如同一记惊雷,轰在瑞奉主宰头顶。

他后脑发麻,冷汗涮涮而流。

以陈宇的个性,很可能布置这么大一个局来对付自己。

这下,麻烦大了。

他目光四扫,脸上露出无比忌惮之色。

“陈宇,给本座滚出来,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

瑞奉主宰大声喊道,声若奔雷,响彻整个三千小世界。

然而,并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四周,一片死寂。

越是这样,瑞奉主宰脸上越是不安。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见到这幕,火焰凤凰眼里,一闪惊喜一闪即逝。

“呼……”

她身化急速,直奔瑞奉主宰而来。

天道怒火,自天空直坠而下,狠狠砸在瑞奉主宰身上。

“轰……”

巨大的爆炸声,不停响起。

瑞奉主宰身上,被炸出一个个巨大深洞。

然而,对于他无比巨大的身体来说,丝毫无碍。

“该死的小丫头,你竟然敢偷袭本座,找死!”

恢复过来之后,瑞奉主宰伸出右手,朝火焰凤凰抓去。

火焰凤凰见到这幕,压根就没有在意。

任由他抓来,甚至嘴角,还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

这样一幕,清楚被瑞奉主宰捕捉到。

他赶紧停下,目光四扫,脸上无比忌惮。

“轰……”

等待他的,又是火焰凤凰的疯狂攻击。

他身上,再次炸出一个个巨洞。

“小丫头,气死本座了,既然如此,本座先灭了你!”

这一次,瑞奉主宰不管不顾,疯狂朝火焰凤凰攻了过来。

“嘭……”

一拳轰来,直接撞碎天地。

火焰凤凰身上的火焰,被一拳撞碎。

她的身体,倒飞而出,重重坠落地面。

“呼……”

很快,她便化成原形,变成陈灵模样。

“扑……”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她望着苏子阳,眼里,尽是慎重目光。

“小家伙,你还不快跑!”

这一声,如同神音一般,在苏子阳脑袋中悠悠回荡。

苏子阳立即恢复清明,挣扎站起后,他看到了陈灵。

“陈灵妹子,是你?”苏子阳问道。

“你……你快跑,千万别落到他手里,要不然,对整个三千大世界将是一场无比巨大灾难!”

“只要有你在,你死的那些亲人,都可以恢复!”

“跑呀!”

陈灵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

苏子阳神色发愣,望着陈灵,“我跑了,你怎么办?”

“快点,别废话了,再晚,就来不及了。”陈灵大吼。

听到这话,苏子阳脸上露出一抹慎重之色,二话不说,使出空间大道,瞬间消失原地。

另一边。

“轰……”

一声巨响,苏子阳身体,如同撞在铜墙铁壁上面,身体缓缓撞落于地。

见到这幕。

瑞奉主宰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

“哈哈……”

“真是搞笑,在本座面前,也想逃,怎么可能?”

“死吧!”

说完,瑞奉主宰伸出右手,朝苏子阳轰了过来。

“哼……”

苏子阳与陈灵冷哼一声,同时出手。

“呼……”

青铜古灯,亮起刺眼的蓝芒,似能燃烧九天十地。

蓝色火焰,一下覆盖在瑞奉主宰拳头之上。

他的拳头,以肉眼可见速度,被烧成飞灰。

风一吹,什么也没有剩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另一边。

陈灵拿出一把形似长剑的先天灵宝,对准瑞奉主宰便是疯狂斩动。

“咻……”

亿万剑光,绽放出撕裂一切的气息,打得瑞奉主宰遍体鳞伤。

这一刻,瑞奉主宰被苏子阳与陈灵压得根本无力动弹。

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两件先天灵宝之威,就是如此恐怖。

“该死,该死!”

瑞奉主宰怒吼连连,疯狂抵挡,奈何双手难敌四拳,根本打不过。

“你们以为,本座就没有先天灵宝了吗?”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三章

远征军一路都是在征服中渡过,等到走出归藏山脉,已是九天之后了。

接管的营地总数是六十七,杀死为恶者九百多人,这个数字并不算大,至少对于路途中超过五万的人类总数来说,着实不值一提,但也正是这九百多人,让将近两万人在地狱般的世界中,挣扎生存了大半年的时间。

善恶终有报。

这话在本质上,其实是对人性扭曲黑暗,而自身却无能为力的控诉,这种情绪也是阴暗的,为了不被阴暗侵蚀,人们会很自然的将心中对恶人的恨与恐惧,寄托在虚无飘渺的神佛、轮回、报应等精神层面上,等到恶人真尝了恶果,便可喊一句“因果报应”,若是恶人不幸长命百岁,只得叹一声“老天瞎眼”。

然而,人类文明积累至今,善恶的定义已经非常明确,尤其是在乱世当中,大部分人还是渴望过安稳的日子,便有了人心所向和大势所趋。

在现阶段来说,在人类这个群体中,炎黄部落所代表的就是大势,远征军亦是如此,只要抓住了人心,那么现在所种下的果,往后自会有丰厚回报。

柳直带着一干亲兵站在山坡上,视线所及之处,尽是一片茫茫白色,这是异界边荒中人类最为集中,同时也最适合发展的地方,幅员极为辽阔,面积接近一千四百万平方公里,土质肥沃,矿产资源丰富,湖泊随处可见,是无数野兽和妖兽赖以生存的家园。

众人都沉浸在一望无际的雪景当中,地上、山上、树上、甚至是每一名战士的身上,都覆盖了厚厚的白雪,整个大地变成了玉琢银雕的世界。

肖长乐内心生出莫名的激动,他从小是在南方长大,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雪景,若不是有军令在身,真恨不得冲过去肆意翻滚几圈。

魏且看得心旷神怡,只觉大自然之钟秀,尽皆在此。

顾小影和舒悦均是双目放光,感叹着世间竟有如此美景。

苏文历来冰冷的神情柔和了许多,显然也被这美如画卷的景色夺了心神。

叶昭看得嘴巴微张,欣喜之色显露无疑,半响后,终是率先回神,对柳直道:“首领,这雪已经连续下了三天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

“估计还得下个十天半月吧,或许更久……”

柳直随口回了一句,他对这一状况早有预料,前世泰宁平原落下的每一场雪,都至少长达十余天,大多片刻不停,若非正午有双日照射,气温能回升到零度以上,只怕堆出三四米厚的积雪都有可能,但即便如此,前世冬季的每一个早晨,新春城都会组织大量的人手进行除雪工作,保证道路畅通和避免一些不太坚固的厂棚和房屋被压塌。

“那等雪积到两三米的时候,我们岂不是会直接陷进去,到时候人影都找不到了,还怎么赶路?”叶昭恍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远征军的每一名战士,负重都至少超过一千公斤,光是一根六方枪就有六百多公斤重,现在的积雪虽然暂时还只有二三十厘米厚,但踩上去也会将作战靴覆盖大半,叶昭脑海中已经想象出,自己站在四五米深的积雪中一降到底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