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一章

李大年抱着萌萌回到安图部落,那可爱的小兽看见的是一副新奇而有趣的画面。

安图部落的男男女女都在围着一堆篝火烤肉,刚刚鸟肉本就肥油居多

文学

,一经烧烤香味四溢,汁水四流,看上去分外诱人可口。

从来没见过食物的萌萌食欲大开,从李大年怀中挣脱而出,一下子扑到了火架上。

这一举动让安图部落的人一阵惊呆,看着这个模样奇怪从没见过的小兽,都露出惊讶眼神。

熊熊烈火中,萌萌趴在鸟肉刚烤熟的鸟肉上,根本无视火焰的存在,张开小嘴疯狂撕扯鸟肉。

对它来说,这样的食物实在是太好吃了。

别看它嘴不大,吃东西的速度却很快,狼吞虎咽的,瞬间将一只鸟腿啃了个干净。

发愣的族人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食物被抢,一个个拿起长矛,对准这不知名的小兽就要刺上去。

站在一旁的李大年赶紧破开人群走了上去,对大伙儿道:别别别,这是我新抓的宠物。

众人见英雄说话。这才放下长矛。又继续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萌萌。

萌萌此时已进入了浑然忘我的境界,它的小脑袋瓜子里只想着好吃的鸟肉,不过一会儿就把小半只幼年刚刚鸟肉,至少六十斤的量,吃了个一干二净。

李大年看的哑然,心说这家伙真是个饿死鬼,惊诧之下也没留意到萌萌一直在火里站着。

直到它从火堆里跳出来,带着一片火星子,才发现这只舍利兽竟然火烧不透。

部落第一猎人猎马此时走过来,冲李大年苦笑道:英雄,我们的食物都被你的宠物吃了,今天的猎人还没回来,恐怕大家都要饿肚子了。

李大年怪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于小萌萌这惊人食量他也没有提前预料到,正尴尬着,却见萌萌喵了一声。

伸出手指在地上写道:我去帮他们抓一只大鸟回来。

写完也不等李大年反应,化为一道蓝影就冲向了森林中。

烈马以及部落的其他猎人看得目瞪口呆,因为小兽的速度实在快的无法形容。

烈马看了看地上写的字,却并不认识。

他们的社会还在用以绳结记事的原始形式。

作为巫师的周瑶倒是识字,但是她无意加快这里的文明进程,也就没有教过他们。

见小兽跑远,李大年想到之前在风暴部落听到的事情,知道耽搁不得,便离开众人来到部落后边儿的山壁下。

正要纵上梯子去石屋,少女长矛却冷不丁从一旁蹿了出来。

“英雄英雄!”

棕色皮肤的少女娇滴滴叫了一声,声音倒也甜美可爱。

心中有事的李大年只随口回了句:有事儿吗?长矛?

少女露出一个很关切的神情道:英雄,我知道你一早就出去了,还没有吃东西,所以特地给你端来一碗汤,就是你一开始喝的那种,你趁热喝了吧。

李大年不由心中一暖,想到之前对这姑娘的态度,略感歉意,和颜悦色的接过热汤一口喝了。

但对味道十分敏感的夜帝立时觉得这汤味道有些不对,不由道:长矛姑娘,这汤怎么和我第一次喝的味道不一样?

长矛脸色不明显的一红,明知故问道:怎么不一样啦?

李大年砸了砸嘴道:说不上,带着一点草酸味儿,总之没有以前的好喝。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二章

弥勒佛来了。

还没靠近,佛光便是普照下来。

众仙佛都是大惊失色,群妖更是东躲西藏。

沙尘皱了皱眉头,二话不说,直接就钻入到了洞府之内,根本没有打算逗留。

那可是弥勒佛,据说已经到了巅峰准圣,沙尘才不想跟他硬碰硬。

沙尘才入洞府,弥勒佛已经到了跟前。

一掌拍下来,无穷的掌力仿佛能够把天都给拍成灰烬,但是落在流沙河洞府大门上,却只是让大门发出震颤而已,都没法撼动它分毫。

轰轰轰。

弥勒佛继续强攻,不断地拍击洞府大门。

他怒吼咆哮,“沙尘,放了我佛门之人,你胆敢抓我佛门护山神兽,还有不动明王菩萨,简直是罪该万死。”

“快快把人交出来,回头是岸,不要给自己种下无法回头的孽障。”

沙尘却完全不理会。

弥勒佛继续强攻,外间众仙和群妖都是吓得不行。

弥勒佛神通太强了,跟当初的镇元子比起来,也就是差了一些,但是更加霸道。

流沙河被打的波澜四起,四面八方都是乌云密布,仿佛世界末日。

无数生灵,瑟瑟发抖。

洞府之内。

沙尘提溜着青狮白象,然后用缚龙索将他们给一起绑了,用无定飞环困住金翅大鹏雕的双翼。

然后布下画地为牢,再双手掐诀,打出了九字真言,布下了天罗地网,将他们三大妖王层层困住。

搞定这些,才是拍了拍手,之于外面的弥勒佛,他直接不做理会。

青狮白象和金翅大鹏都受了伤,又被沙尘给困住,根本无法脱身。

但是,他们三个人却是四处张望,眼神有些慌张,嘴上却是十分张狂。

“沙尘,你完了,放了我们,弥勒佛就在外面,若是他杀进来,你可没有活路。”

六牙白象厉喝道:“我们都是佛门之人,如今佛门如日中天,你胆敢绑了我们,那后果,你承担得起么?”

青狮厉喝道:“沙尘,你已经打败我们了,讲道理,我们也认输了,你该放了我们,棒我们进来,过分了吧!?”

金翅大鹏最是桀骜,厉喝道:“放了我们,快点,否则你会后悔的,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如来的亲娘舅。”

沙尘拿起酒杯,呵呵一笑,道:“你们都被抓了,还敢如此嚣张,看来,打的对了。”

金翅大鹏还好,他自认为是如来的亲娘舅,又是准圣境界神兽,沙尘不敢打杀他。

故而十分桀骜。

但是。

青狮白象二人却是吓坏了,担心沙尘会把他们给打杀了,故而有些慌张和惊恐。

开始各种扯大旗。

沙尘道:“你们是佛门的人?你们二人不是说,不是文殊普贤的坐骑么,恨不得打杀了他们,怎么现在又说自己是佛门的人了?”

青狮道:“毕竟我们都加入了佛门,怎么都算是佛门之人。”

六牙白象道:“沙尘,你只要放了我们,什么都好说。”

沙尘呵呵一笑,然后拿起了从金翅大鹏手中抢来的阴阳二气瓶。

把玩了一下,道:“放了你们?你们一开始挺嚣张的,现在开始求饶了?要不要我把你们都给收入里面,炼成脓水?”

青狮白象大惊失色,惊恐万分,接连求饶。

显然是知道阴阳二气瓶的厉害,再也不敢端着了,赶紧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求你放了我们吧,是我们不识好歹,是我们不自量力,请河主大人大量,不跟我们一般见识。”

“只要你放了我们,什么都好说。”

金翅大鹏则道:“大哥二哥,不要怕,不要求他。阴阳二气瓶是如来那老小子帮我炼化的,有如来的大意志,他抹不掉,根本无法炼化。”

然后得意笑道:“沙尘,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当着我的面,拿出阴阳二气瓶。我念个口诀,它就能倒把你给收了,信不信?”

然后开始念口诀。

沙尘则是提取系统奖励,正是奖励阴阳二气瓶。

果不其然。

系统奖励的,就是这个阴阳二气瓶。

直接把如来和金翅大鹏的印记都给抹掉,变成了无主之物!

金翅大鹏失去了对阴阳二气瓶的感应之后,整个人都懵了。

一脸呆滞,不可置信。

随后慌张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为何我会失去对阴阳二气瓶的感应了?”

“你把印记给抹掉了?绝对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会抹掉印记?那是如来留下的,他虽然混蛋了点,但是本事还是有的,你不可能做到。”

沙尘淡然道:“没有什么不可能,这个阴阳二气瓶已经是我的了,你们说,我能不能把你们给炼成脓血?”

然后他当着三大妖王的面,直接把阴阳二气瓶给炼化,随后对着他们,就要念他们的名字。

金翅大鹏还是咬着牙,眼神虽然惊恐,却是不肯认输。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三章

那一小撮天火法则前,两人驻足。

宁天手中浮现一道黑气,在洛无情娇躯各处留下足以保护她的死气之后,他才是缓缓走向那一小撮的圣洁烈焰,天火法则…就在眼前。

“呼…”

“如此一来,彻底掌握的天地规则,就三个了吧,死亡,时间,天火。”

宁天看着眼前的圣洁烈焰,长舒了一口气。

生命法则他并没有算在其中,对他来说生命法则只是他领悟死亡法则时意外领悟的,并不算十分的熟练,还达不到掌控别人生命的程度。

所以,就先不算在其中了。

眼前那一小撮圣洁烈焰不断散发炽热光辉,宁天深吸一口气,而后朝着那一小撮的烈焰伸出了手。

可就在这时。

还不等他主动吸收,那一小撮天火法则便主动靠近。

“哦?”

“这么想让我吸收吗?”看到这天火法则的动作,宁天眉头一挑,看来这天火法则也算是聪明,知道跟着谁才能变得强大。

“看来,你果然和我有缘。”

“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愿。”

宁天嘴角掀起一丝笑容,抬起手,手中的天地规则适应之力不断爆发而出,将那一小撮天火收入体内,开始不断运转天神录!

【正在吸收,天火法则。】

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响起。

宁天盘腿而坐,周身之上烈焰爆发而出,周围的火焰宛若见到君王,纷纷臣服。

而一旁,洛无情则是静静的守着他。

数十分钟后。

“呼…”

“终于结束了。”

宁天长舒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而睁眼的那一瞬间,眼中一抹火光也是消散。

【恭喜宿主,成功领悟天火法则!】

“夫君,结束了?”

看到宁天睁开双眸,洛无情那清冷的声音响起。

“嗯…”

宁天微微起身,接着走到洛无情身前,手缓缓摊开,两道圣洁的烈焰浮现而出,其中蕴含着天地规则的领悟,十分强烈。

“老婆,这是我对天火规则的一种领悟,以你的资质,稍加修炼之后定能领悟天火规则。”

他将两道烈焰交到洛无情手上。

“嗯,那另一道呢?”

洛无情看向另一道烈焰。

“也是领悟。”

“这个嘛,你就交给外公吧。”

宁天轻笑了笑,圣阳天神是怎么维护洛无情的,他心中自然是明白,那是一种至亲的情感,他自然不会亏待圣阳天神。

“你为何不自己交给他?”

洛无情看向宁天。

“那不行…”

“就外公那德行,我交给他的话,他肯定又要磨磨唧唧,还不如你交给他,省时又省力。”宁天微微摆手,就圣阳天神那性子,恐怕得和他磨蹭半天。

“嗯行。”

洛无情微微点头,将两道天火的领悟收了起来。

“走吧,事情才完成一半呢,还有一个更大的拆迁工程,正等着我们呢。”宁天轻笑一声,接着拉着洛无情的手,一步踏出这火海。

外界。

“嗯?”

“本神怎么感觉,这地心火的力量似乎平稳了许多?难道,那臭小子已经解决了?”当天火规则被宁天吸收的一瞬间,圣阳天神察觉到了手中的地心火的变化,不由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父亲,你看,熔浆海有了变化!”

这时。

洛泽天的声音,自一旁响起。

“嗯?”

圣阳天神和一群火域强者的目光看去,果然便是看到那熔浆海的变化,从原本的深红,变成了一种更为纯洁的颜色,似乎火焰灵气也更加浓郁了。

“这小子…”

“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