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8 第一章

夜色浓郁,宽敞的江家大宅灯火通明。

空荡荡的大厅没有一丝烟火气息,只有古老的家具和冷冰冰的地板。

江司年颓废地躺在沙发上,桌面上摆放着七零八落的空酒瓶,空气里浓浓的酒精味道。

哐当!

酒瓶跌倒在地上,滚落了好几圈最后停在辛茶的脚上。

她捡起酒瓶摆放在桌面,看着喝的不省人事的江司年,她伸出手摸了摸对方额头的温度。

安静的江司年,刀削般立体的脸庞缺少了冷意,多了些人畜无害的错觉。

辛茶手指轻轻划过他的脸庞,冰凉的触感让警惕的江司年睁开了双眼,措不及防的四目对视。

“我去给你拿解酒药。”

“别走!”

江司年握住辛茶嫩白丝滑的手,叫住她。

十指相扣,辛茶挣脱不开江司年的力道,只能无奈的坐下:“你这样,明天还去公司吗?”

“我什么都能给你,留下来陪我。”江司年坐起身,目光灼灼地盯着辛茶,满是乞求,“求你了,辛茶。”

他真的不能失去她。

这些个日夜,江司年每天都思念地发狂,只能依靠安眠药入睡。

辛茶眉目之间满是复杂的神色,余光瞥到了一个滚落角落的白色药瓶,清楚的印着安眠药。

她伸手去拿,看了一眼撇过头的江司年质问:“你吃安眠药?你是不是疯了!”

辛茶气的胸口上下起伏,狠狠地把药瓶甩了出去。

快要窒息的气氛里,只有药瓶滚落在地板的摩擦声清楚的回荡在耳边。

“你不在,我无法入眠。”

僵持许久后,江司年才开口,声线沙哑又说不出的心酸。

“我去给你找醒酒药。”辛茶站起身,无奈的叹息,“你放心,我今天晚上留在这里。”

得到保证,江司年才松开手。

妈妈的朋友8 第二章

中午,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的霍杳的手机又响起。

成明刚从洗手间回来,听到电话铃声,快步走了过去,迟疑了下,他还是拿起了手机。

看着上面备注为‘闵’的称呼,他指尖微顿,在接电话和挂电话上面犹豫,最后又抬起头看了眼病床上的人,按了接听键。

闵郁要是想找一个人,恐怕也是轻而易举。

文学

通后,成明直接告诉了他医院地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闵郁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成明看到他时,周身的戾气就下意识消敛

文学

,微微颔首,“闵少。”

闵郁客气的点了点头,走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得几乎跟床单一个颜色的霍杳时,眉心就紧蹙成一团,“她一直这样不醒?什么原因?”

成明微垂着头,其他的没多解释,“院长只说是精神力消耗大,休息个两天应该就会醒过来。”

应该?

闵郁眼眸微凝,转而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静看了一会儿,便伸手握住了霍杳那只还在打着点滴的手。

手心温凉,即便是久握也明显感觉低于正常人的体温。

闵郁顿了顿,又起身,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随即他回过头又看了眼成明,“低温也正常?”

成明沉默了一分钟,早上他从护士那得知大小姐体温异常低时,他也询问过院长,“院长说是正常。”

闵郁见此,也没再多问什么,他收回手,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只是紧蹙的眉心始终没有舒展开。

又是一天过去。

霍杳还是没有转醒,和前一天的情况没有任何区别,脸色苍白,体温很低。

妈妈的朋友8 第三章

张文定明白,申巨华消息非常灵通,知道他提了一点级别,这个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甚至于,张文定都觉得,别说自己现在已经定下来职务了,就算是当初还没有出公示的时候,申巨华早就听到了消息。

而听到了消息之后,直到今天,申巨华才借了这么一个机会,来和自己见面,这其中,有没有一些说法,还不得而已。

当然了,张文定并没有把申巨华当成一个普通的商人,所以,也不会对他的祝贺来得比较迟而有什么意见。

“你忙着赚钱,小地方也不怎么来了啊。”张文定笑着应了一句,话说得并不见外。

听到张文定这个话语,申巨华心里就特别放松了。

不管张文定心里是怎么样的,至少在表面上,二人的关系,还是比较亲近了。

“钱也不好赚啊。”申巨华摆摆手,又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张文定,道,“其实最近一直都在外面跑合作,最近蒙你们武总看上了一个项目,这才透了口气。”

这个武总,指的就是武玲了。

张文定和武玲虽然是夫妻,但现在交流得是越来越少了,也不明白申巨华嘴里的项目具体指什么,更不会去过问。

对于武玲的工作,他一向都是不过问的。

所以,张文定就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申巨华也没等张文定接话的意思,自顾自地又说了起来:“你现在级别上来了,又有主政县里的经历,与其在市里这样,还不如到省里哪个厅局呆着,或者干脆使把力,到部里哪个管宏观的司谋个副职,然后扶正,以往再回地方上,直接就是地市二把手了啊!”

这么一个任职思路,倒是很不错的。

张文定认同他的这个思路,但却并不想按这个思路来,最主要的是,一见面,申巨华就冒出这么一番话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毕竟,申巨华并不是普通的商人,他还帮石盘从上面要下来过不少项目呢。

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肯定自有深意啊!

难不成,省里想让自己离开燃翼,但又不好意思通过正常的渠道征求自己的意见,所以,让申巨华来探探风?还是申巨华自己想对武玲表示感谢,然后武玲又不缺钱,所以,把这个感谢用在了自己身上?

颇为疑惑地看了申巨华一眼,张文定很直接地说道:“你这是,开始干起地下……部长的活了?”

“我就那么一说。”申巨华笑了笑,然后又正色道,“不过,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打算,我这儿可以安排,不敢打包票一定能成,但机率也不小。”

能够说出这个话,就证明他确实很有能量。

张文定笑了起来:“就因为你得了个项目,太开心了,所以想跟别人分享一下,所以帮帮我?”

“哈哈……”申巨华干笑了两声,道,“这也是一个原因。”

张文定明白了。

这也是一个原因,那就表示,还有别的不方便说出口的原因,而且,那个不方便说出口的原因,比这个原因更重要。

看来,省里还是不想让自己继续呆在燃翼了!

一瞬间,张文定心里在就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但是,转瞬之间,他又想到,有可能,并不是省里不想让自己留在燃翼,而是某些人不想让自己留在燃翼甚至是留在望柏了。

要不然的话,真的没必要这么大费周折,让申巨华来传话试探口风。

真要是省里有了决议,直接征求自己的意见,自己还能够反对吗?

现在搞得这么曲折,那就表明,这个事情,只是某些人的想法,不能够得到省里大部分人的支持。

所以,要先做通自己的工作,让自己主动提出这么一个要求,然后才好操作。

想通了这一点,张文定心里大定。

“燃翼现在的发展,我还想再多尽一份力。”张文定看着申巨华,轻声说道,“对燃翼,我是有感情了的,暂时还不想离开。”

申巨华明白了张文定的意思,点点头,但还是有点不死心,继续试探:“甚至你到一个更高的位置,对燃翼的帮助会更大。”

“人不在燃翼的话,总有鞭长莫及的时候。”张文定再次表示拒绝,语气很坚定。

申巨华不再试探了。

话说到这个程度上,也没必要多做争取,那样会伤了感情。

“也对。”申巨华点点头,附和了一句,“看得出来,你一直都是想干实事的。燃翼能够遇到你,这一波也该发展起来了。”

……

和申巨华见面结束之后,张文定拿着手机,本来想打几个电话问一下。

可是,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打电话问。

这个事情,最终会不会有什么情况出现,还是要等申巨华回复了背后想试探的人之后,才能知道。

现在乱打电话,于事无补。

就这么等着吧。

次日,张文定继续去市里各部门沟通。

有些部门对张文定还是表面上尊敬实际上滑不溜手,但有些部门,对于张文定那是真的想结识一番,所以,还真的让他获得了一些对于燃翼县里实质上的支持。

这让张文定颇为兴奋。

不管怎么说,市里还是有那么些单位,或者说有那么些实职正处看好他,想提前和他结个善缘或者说烧他一个冷灶。

毕竟,他张文定现在这么年轻,已经成了市领导,本身还兼着县里的一把手,未来如果不调走的话,走到市里二把手甚至是一把手,只是个时间问题。

再说了,就算是要调走的话,很大的可能也是在省里,现在把关系处好了,以后也用得上啊!

带着这样想法的人,还是很有一部分的。

这样一来,张文定在市里就又多呆了几天借着这些人心里有想法,他正好趁机把关系拉得更近一点。

平时的相处和交际,这是很重要的。

另外呢,他也要有意识地培养一下县里那几位,让他们适应跟以前不一样的工作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