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翁熄粗大 第一章

天妖古洞内,无数妖族天骄寻找着机缘。

而作为历代妖族强者的陨落之地,这天妖古洞之内的机缘也的确不少。

而且陨落的强者经常有,故而这天妖古洞内的机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增加的。

随着一个个天骄的出色表现,这洞天之内有不少机缘接连现世,许多顶尖的妖族天骄都有所收获。

某地。

一株金色的仙药现世,昊光冲天,道纹交织,一股炽热之意笼罩了这方天地,大地干涸,赤地万万里!

那一株仙药,宛若一个太阳般弥漫着无穷的光与热。

不少修行火属性之道的妖族来到,看着那金色仙药,眼中流露出炽热之色。

“这是,金阳仙药!”

“传闻此药可以令人塑造出纯阳之体,十分强大。”

“这株仙药,我要定了。”

不少妖族都在蠢蠢欲动。

而此时,远处云层中有金色火光翻涌,一个金色的身影来到。

来人一身金色火焰,浩瀚威能席卷,犹如一尊掌握着无穷火能的神祇般,身上弥漫着的气息并不比那仙药要弱。

“是金乌天山的金乌太子。”

“好强大的气息,据说这段时间,金乌太子得了不少机缘,实力比之以往更进一步了,不仅如此,他身上还具备一株扶桑树,可以动用扶桑之力,十分强大,有人估计他的战力也不弱真仙多少。”

妖族天骄们看着来人,眼神忌惮。

十万大山中的天骄也有三六九等,而金乌太子无疑就是站在顶尖的一小撮妖族。

“这株金阳仙药我要了,还请诸位卖我一个面子。”

金乌太子淡漠说道。

听到他的话,众妖虽然不满,但也没有几个真的敢上去跟他争夺的。

金乌太子的实力太过强大了,根本不是寻常天骄能够比拟的。

“诸位不要,那我就当你们默认了,多谢了。”

金乌太子看向金阳仙药,一把将其抓住,看着手中的仙药,他眼神炽热,“只要我服用了这株仙药,我的金乌火一定能够得到巨大提升,令我向七次血脉觉醒迈出一大步!”

七次血脉觉醒,这在无数仙古凶兽,神兽中都是无比罕见的,甚至可以说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而据金乌太子所知,在妖族中有过七次血脉觉醒的只有龙宫,凤凰巣,麒麟洞这三大妖族巨头中的妖孽界子。

那三个存在,极少现世,都在默默积累着,等待着界子之争的关键时刻来到。

除了金乌天山的金乌太子外。

另一处。

一座山脉中传来了一阵厮杀之声。

只见一头黑色巨猿手中提着一根金色巨棍,每每挥舞便会将一头妖兽轰成血雾,一座山峰砸成齑粉。

神猿奋起千钧棒,万里苍穹风云清!

“哈哈,再来,再来!!”

黑色巨猿战意冲天,哈哈大笑,威势令四周妖兽为之胆寒。

“快,快走,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该死,这斗战圣猿太强大了。”

在场妖族心悸无比,皆是被黑色巨猿的威势所震慑,一时间竟是落荒而逃了。

“切,一群胆小鬼。”

黑色巨猿嗤笑一声,接着他看向山脉深处,在那里有一颗血色的心脏,正在砰砰跳动着,上面道纹交织,每一次跳动都会让虚空动荡一下,这是一颗心,一颗妖族强者的心脏!

这其中,蕴含着那妖族强者毕生的修行感悟以及仙法绝学。

“我能感觉到,这颗心脏是我斗战圣猿一族的强者所留下的,从这颗心脏中蕴含着的威能看,那位强者的实力至少达到了顶尖的金仙,距离大罗可能都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若我能够将其吸收炼化,得到他的传承,那么我修行到金仙层次将再无瓶颈!”

新翁熄粗大 第二章

第555章陈年旧事

钟羽婷仔细回忆了一下:“嗯……以前啊,我们家很穷,特别特别的穷”钟皓天一边开车一边问:“特别特别穷,是有多穷啊?”“恨不得把一块钱掰成三份儿,坐公交车都投游戏币的!”

“那会儿我还没出生,家里又是两个男孩,你爸爸又不爱学习,所以小学毕业之后,就在家里帮忙了”

钟皓天一边开车一边问:“姑姑,不是九年义务教育吗?怎么只读了五年”“书本费和学杂费一年还要几千块钱呢”

“那时候的慕家呢?”“那时候的慕家就更别提了,他们家三个儿子,过得还不如咱呢”

“那几年啊,靠着你太奶奶和奶奶做的松糕,你太爷爷的退休金,还有你爷爷单位的补贴,才勉强让你大伯读完高中”

文学

钟皓天想了想:“姑姑,慕家比我们家的条件还差,他们又是怎么过的?”“那时候你爷爷,和羽馨的爷爷白天在单位工作,晚上就自己做些小雕刻品,白天让你爸和慕叔叔拿去市场买”

“我看我爸平时出口成章的,不像是小学毕业啊”“你爸他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你大伯和羽馨的两位伯父的功劳”“姑姑你说了这么一大堆,还是没说你为什么更疼我们几个啊”

“是你要了解我们家历史的好不好的,还要不要听了!”“听,听,听,姑姑这有雪梨汁,润润嗓子”

钟羽婷将一大杯雪梨汁一饮而尽之后继续说道:“后来嘛,我就出生了,可是羽馨的爸爸不想再摆摊,他要到技术学校学技术,之后没多久你太奶奶就过世了”

“也就是说那时候你还在奶奶肚子里喽?”“对啊,后来你大伯上了大学,你爸爸就在家教我读书写字,一直到我上学之后,白天才有机会摆摊,晚上还要辅导我写作业”

“那当时算上太奶奶,就是五口人,当时住在哪儿啊?”“嗯……当时住在经济适用房,差不多五六十平的样子吧”

新翁熄粗大 第三章

北辰本就打算在此次宗门大比之后,回到家族探望,顺便还可以躲过水剑寒和沐嫣然。

现在又出了这么个状况,那回家之事自然要早些提上日程。

至于究竟何时动身?

那自然是——

“事不宜迟,马上出发!”

北辰蹭的一下从床榻上掠下,刚想用神识扫一眼,屋外是否有人,却听门外传来一道声响。

“听药师堂之人说,

文学

北师兄现在已经可以探望,也不知道他醒过来没有。”

闻此言,北辰吓得惊慌失措,急忙又重新躺会了床上。

开玩笑,如果他苏醒一事被人发现,那他还如何开溜?

吱呀~

木质门扉被轻轻推开,走近来一名男修,赫然是刑忌,而在他肩头,还有一只妖兽来回窜动,可不就是紫尾貂?

啾啾!

紫尾貂看到北辰出声叫唤。

刑忌皱眉道:“小紫!”

紫尾貂脑袋一缩,两只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煞是可爱。

刑忌来到床榻旁,看到仍旧昏迷的北辰,不禁叹了一口气,他轻声讲起了自己的经历,同时也在感激北辰对他的帮助。

北辰听后为之动容,但考虑到自身当下情况,他只能继续装昏,不做应答。

忽然,百无聊赖的紫尾貂掠下刑忌肩头,落在了床榻边,毛茸茸的尾巴来回扫动,不断拂过北辰的左手,让北辰瘙痒难耐,他只能心中祈祷,希望刑师弟早些说完离开。

或许是上天听到了北辰的诉求,刑忌抱起紫尾貂道:“小紫,我们走吧,不要打扰北师兄休息。”

啾啾!

紫尾貂点了点头,蹭蹭爬上刑忌肩头。

无法再忍受瘙痒的北辰,趁着刑忌转身之际,立刻给自己挠了挠痒,却不慎被紫尾貂撞见。

啾啾!

紫尾貂甩动尾巴,拼命叫唤起来,吓得北辰急忙收回了手。

“小紫!”刑忌低喝道,语气中有些愤怒。

紫尾貂颇为委屈,耸拉下了脑袋。

刑忌回头望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推门离去,整个房间又再次安静了下来。

半柱香之后,北辰确认屋外没了动静,再次起身。

“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不行,迟则生变,得赶紧走!”

北辰匆忙收拾了一下东西,刚到门口,屋外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

眼看门扉被缓缓推开,千钧一发之际,北辰急忙施展开飘渺游龙步,重新躺到了床上。

周天昊第一个推开房门,只看到北辰的衣袖缓缓飘落,不禁惊咦出声。

紧跟其后的楚行、水行川等人与其擦肩而过,见后者愣在原地,便轻声问道:“怎么杵在这里不动?”

周天昊挠了挠脑袋,看了一眼房屋窗户,只见窗户不知被何人打开了一条缝,还有轻风吹拂而入。

“难道是被风吹的?”周天昊自语道,然后晃了晃脑袋。

北辰闻言,心中松了一口气。

楚行等人来到房屋探望北辰之后,没有停留多久,便扬长离去,他们本就是想要看一眼北辰是否苏醒,既然后者还在昏迷,他们自然也不好打扰。

只是走的时候,周天昊还特意把窗户关紧,其余人见此,颇为不解。

又是半柱香过去,这一次北辰留了个心眼,没有第一时间起身。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道肥胖的身影推门而入,竟然是金武,而在他身后还有他的那个傻弟弟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