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28篇 第一章

第506章离不开(大结局)

“什么?这件事情我可从来没有传播过,是什么人这么多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还以为是你想了什么办法把事情传出去的,你昨天不是说,如果将军夫人不帮你的话,你就要自己想办法吗?”

裴攸北没想到晏梨竟然对此毫不知情,顿时也有些疑惑起来,开始猜测起各种可能性。

“难道是左相?除了我们和将军夫人以外,唯一知情之人,也就只有左相了。”

“不可能是他,他还想靠着赵靖远生活呢,如果这件事情是他传出去的,那岂不自掘坟墓?”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爷,有客人来访!”

千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下子打断了裴攸北和晏梨之间的谈话,他们在这里是初来乍到,如何能有客人呢?

晏梨的第一个想法是那个守将来了,但又觉得不大可能,毕竟这个时间太早,应该不至于现在拜访吧。

“谁?”

“是将军夫人!”

晏梨连忙起身,随意的套了一件外衣,匆匆起身迎接。

一个时辰过后,将军夫人从晏梨的房间离开,谁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在房间里说了什么,只能看到夫人在离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极为平静的,而晏梨看向郡主的目光,则完全是一种仰望的姿态。

很快,晏梨便同裴攸北一起,回到了小石镇。

一年后,看着襁褓中的小婴儿,晏梨脸上露出了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安详之态,她如今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女本柔弱,为母则刚这几个字。

婴儿的啼哭声传来,身边的晏梨刚要抱起,却被一个男人抢先抱起,口中还喃喃着:

“我的好女儿,你别哭啊,不然非要把你爹愁死不行!”

看起来,裴攸北饱孩子的动作已经很是娴熟,没有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是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的。

看着眼前的一对父女,晏梨想到,自生产以来,裴攸北竟然几乎包了所有带孩子的动作,真是巴不得连喂奶这样只有她能做的事情也包过去,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没想到,一个女儿竟然能让裴攸北变成一个超级奶爸,也真是让他大开眼界,要知道,在这个年代的男人,大男子主义严重,能遇到裴攸北这样一个男人,简直是宝藏啊。

而裴攸北呢,亲身经历了晏梨生产时的大出血,差点就要失去这个女人的滋味让他心痛不已,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裴攸北就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这个女人再受苦了。

慢慢的,裴攸北也体会到了有了孩子的快乐,和孩子在一起相处的快乐,只要看着这个小小的生命,裴攸北就打心眼里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还有一种责任感。

“裴攸北,你讲不讲道理啊,这孩子可不止是你的,也是我的啊,我都没抱过几回。”

晏梨娇嗔道,这对话一旁的锦云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回了,也只能是羡慕罢了。

“锦云,你注意休息,也是有身孕的人了,别总是忙来忙去的。”

翁熄系列28篇 第二章

VIP病房外空旷的走廊,冷小乔背着书包快步走到一间病房门口,紧张的望向站在门口的男子:“爸,你……你回来了?妈现在怎么样了?怎么忽然就……”流产了?

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因为那两个字对面前的男人来说,意味着背叛与耻辱。

记得她刚接到管家的通讯请求时,听到那个消息也震惊的无以复加,没人比她更清楚这个消息传出去后会掀起怎样的狂风巨澜。

三年前皇室大公主嫁给整个银河帝国最年轻的元帅艾伦·比洛多,虽然大公主名声不太好,但也算得上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然而在婚礼当天却爆出新娘竟有个未婚先孕的私生女,这一皇室丑闻瞬间席卷整个帝国,想遮掩都没办法。

如果新郎不介意

文学

,这件事也就逐渐平息了,可偏偏新婚当夜新郎连洞房都没进就被派去了与虫族的战场前线。

官方的、说法是战况紧急,需要帝国元帅亲自坐镇指挥,但民间纷纷猜测这一定是艾伦对这门婚事强烈不满,自请调去了战场,不然为何三年都没回帝都一趟?帝国与虫族的战争已持续数百年之久,什么样的紧急战况让艾伦元帅连洞房花烛都顾不上?

冷小乔也只在婚礼上远远见过艾伦一面,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心里不由有些同情这个男人,新婚妻子附带个拖油瓶就算了,三年不回家,一朝回来发现老婆居然又怀孕了,真想问一问他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艾伦身形高大修长,一身黑色军装将他不容侵犯的凌厉与威严展现的淋漓尽致,璀璨的金色流苏与衣扣又为这份绝对的冷酷增添了几分华美尊贵,他一个人站在宽阔的走廊里,却让整条走廊都显得逼仄灰暗,只因他太过耀眼。

闻言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冷小乔一眼,转头又继续一言不发的盯着那扇门,仿佛门后藏着什么洪水猛兽。

无言的沉默让走廊内的空气更显稀薄,冷小乔活了两辈子都有些受不住了。

她正想活动一下僵硬的双腿,就听到病房的门被打开的声音,一道女子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手术服将她从头包到脚。

看到门口两人,她摘下口罩,脸上神情疲惫而苦涩,眼睛红红的:“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姐姐的身体一直不好,恐怕熬不过这一关了,你们进去看看她吧。”

艾伦与冷小乔脸上都闪过了然之色。

大公主梅琳娜是陛下的第一个孩子,自小骄纵着长大,与一群贵族纨绔玩儿的很疯,甚至吸食一些刺激神经的药物,类似地球上的毒品,当年冷小乔刚穿越过来就是在一个小型的家庭派对上。

一屋

文学

子打扮的奇奇怪怪的男女兴奋的又唱又跳,根据原主的记忆她看到自己的公主母亲只穿着吊带与热裤,几乎赶得上比基尼了,在一群人中大跳艳舞,画面让人不能直视。

翁熄系列28篇 第三章

洛初沉默了一会,“呵,老男人。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她捋了捋头发,“穆瑾沉,我们不一样好吧,你已经三十多了,而我充其量不过一个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年轻人,有人给我送花有什么稀奇的?”

穆瑾沉:“……”每天扎心一百次。

“少夫人,有您的信。”女佣跑上前来。

洛初一愣,看着信封呆了半晌,这年头还有人寄信?

信封上只写了她名字,却没写寄件人,她沉默一会,还是打开。

字迹是她不熟悉的,来人并未落款,也并未在信中提及任何名字,但她知道,这是穆司珩的信。

看完她抬头:“穆司珩说他不会回来了。”

“嗯,理解。”

他在信上说,与穆瑾沉同一日出生,一起长大,从小什么都要和他争夺。

他早就知晓霍华德家族的存在,所以他才选择出国,他在为自己铺路,怕是就是有朝一日穆瑾沉回归家族。

却没想到,他争抢一辈子的东西穆瑾沉并不在意,从头到尾他在意的只有洛初,穆瑾沉要权利要金钱,也不过是为了给洛初更好的生活罢了。

他的世界里,洛初总是排在第一位的。

穆司珩扪心自问,他做不到。

大约这就是他输得理由,他这位哥哥认定了一件事便不会更改,就算舍弃千千万万,他也不会放弃。

穆瑾沉不是聪明人,但也是聪明人,旁人在利益权衡下必将舍弃对自己不利的东西,而穆瑾沉不,他从未因为路艰且徐行,也并未因为顺利而得意忘形。

洛初静静说完才抬头,男人轻笑一下,“也好,既然国内没有他想要的东西,走了便走了,他会是很好的家主。”

每个人都有了安定的结局,洛初不知道叶琉音经历了什么,云逸带着她离开了安城,他的师兄留下转告众人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