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宿玩小雪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校宿玩小雪 第二章

黑川远马信步地走进了大厅内,【最高战斗部】的四位老者,健一郎以及监管者们相继露出凝重的神色。

毕竟眼前的这位,可是全大和国公认实力最强的武士,将黑川居合道磨炼到极致的男人。

更是大和国近代史上,第一个能够释放出剑气的武士!

超强的实力、数十年的经验。

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在座的四位最高战力,没有一个是黑川远马的对手。

唯有两个一起围攻的话,才有些许胜算。

而在黑川远马身旁的那一位,也同样是不简单……

“哟~!老伙计,没想到这么多年没有联系,这一次相聚,原来是叫我来打架的啊?而且还是这种大场面,够可以的啊!”

那位老者,穿着白色和风服饰的男人,脚踩着木履,肩上扛着两把刀,嘴里还叼着一根牙签,看上去很……随意的样子。

宫村井早,是黑川远马的挚友,年轻期时候两人在【和叶学院】相识。

后来共同学习、共同修炼、并肩作战。

最后两人修成正果,百年好合……

咳咳咳……

最后两人双双成名,在那个时代可谓是大放异彩,说是那个时代的传奇也不足为过。

只不过后来,由于不知道是我们原因。

这几年,井早在【和叶学院】的【二刀流剑道】课程中,涌入了一大批学员。

说是什么想要练就那什么什么弃疗斩的,反正就是一大堆入学学员都选他的课程。

人数庞大,所以为了教学,宫村井早也是多年没有和黑川远马相聚了。

而今日,【和叶学院】的学员们都外出历练了,而井早也是闲了下来。

正想泡一杯好茶品味一下休闲人生时,多年不见的挚友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人动了自己的学生,要去找回场子……

于是,他就来了。

……

“别贫嘴了,井早。如果你有与我畅谈的话,回去之后有得是时间。”黑川远马说道。

虽然他信得过自己的实力,能够救出夏浩。

而把宫村井早叫来的话,能多一重保险。

这不,对方一下子出动了四个最高战力,光自己一个人打确实很吃力。

果然把井早叫来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黑川远马和宫村井早穿过人群,走向了黑川辉一所在的地方。

“行吧行吧,那这一次结束后,我再去你家过个夜吧。”宫村井早眯着眼睛说道。

“话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护短了?别说学生了,就算是你当年的那个徒弟出了什么事,也没见过你出面解决的。”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只能说这个学生我很看着他,可不想看着他出事。”

“甚至的话,我还想认他做徒弟呢!只不过……”黑川远马叹了口气。

说到底还是不能违背自己曾经立下的誓言啊。

而听了黑川远马的这番话,宫村井早顿时眼神发光。

“居然还有能被你看好的人?看样子,你说的这个学生可真是不简单啊!”

“要不……要不这样,既然你不收徒,那么……”

能被黑川远马所看好的学生,那质量可不是带假的,绝对是一等一的好货!

而那个学生出了事,黑川远马居然还拉着他过来找场子

乖乖!那个学生到底是都大的面子,才能把黑川远马请动啊!

“你想得美。”

远马知道井早想要说什么,立马打破了他的幻想。

想挖人?得先问问我同意了没有。

“就算我不能收徒,但是夏浩君还是我的学生。想挖我墙角,门都没有!”

“嘛嘛~!消消气,咱们这么多年感情了,我怎么可能会做出挖墙脚这种行为呢。”井早立马打住了想要挖墙脚的念头。

“是你的话,还真不一定。”

“……”

而说到这会,黑川远马与宫村井早也走到了黑川辉一面前。

校宿玩小雪 第三章

一只穿云马,千军万马来相见!

威廉如此的出场方式,让所有马人都是一惊。

“史塔克,这里是马人部落,不是你们霍格沃茨!”

贝恩满脸阴沉,冷得好像被冻僵的比目鱼。

威廉没有理会贝恩,只是双手梳笼着火吻的红发,瞎扯道:

“费伦泽

文学

教授,校长说您可能遇到点麻烦,让我来接你去学校。”

威廉如此目中无人,无视自己,贝恩顿时大怒。

如果按照他以前的暴脾气,肯定是直接下令进攻。

但听对方提起邓布利多……一个史塔克还好,如果再加上邓布利多也来了,嘶!

贝恩果断从心起来,准备逆风讲道理。

“即便是邓布利多,也不该多管闲事。

我们的习俗跟你们的不一样,我们的法律,也跟你们的不一样!

费伦泽背叛了我们,给我们丢了脸……”

“那我偏要带走他呢?”威廉扯了扯嘴角,毫不掩饰他的不屑之意。

临来的时候,威廉已经与火吻聊了聊马人部落的情况。

刚刚又与罗南快速交流了一个眼神。

火并……啊呸,起义就在今日!

既然如此,那就索性不装了!

他早看这个贝恩不顺眼了,整天“禁林是马人的”……是你妹啊!

你怎么不说宇宙都是起源你们家?

看见威廉如此不给面子,贝恩果然大怒,他大吼道:

“那你也留在这里吧!”

“贝恩,威廉救过你,也救过我们!”罗南又开始当老好人,在族人面前刷一刷声望。

你们看呐,贝恩忘恩负义,而我则尽量维护和平。

“再说了,他还只是个小马驹啊。我们马人从来不杀小马驹!”

这话的意思就是: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经典的话术,自然有经典的理由,一下子就引起大多数马人认同。

那年禁林大战,碰到伏地魔,在他大开杀戒的情况下,可是威廉帮助马人。

他还和马人做交易,拿那么多麻瓜日用品,换取最没什么用的魔法材料。

这就是马人的老朋友啊!

贝恩没有注意到族人的表情,只是轻蔑地驳斥道:

“小马驹?我听说史塔克成为霍格沃茨的教授,他可不是学生,更不是小马驹!”

“再说了,巫师擅闯我们部落,还想带走费伦泽,就该……被扣留!”

贝恩本想说死的,不过想了想,他杀不死史塔克。

贝恩对威廉实力的印象,还停留在那年对战伏地魔……即便是那种程度,也不是他能杀死的。

“那就试一试吧。”威廉拔出魔杖。

他正想翻身下马,不让火吻为难,哪知道她踩了踩马蹄,朝着贝恩冲去。

“放箭!”首领贝恩下达命令。

四周的马人面面相觑,那可是罗南的妹妹……

自己马啊,首领?!

玛德!贝恩打得就是自己人!

他可知道,罗南在背后帮史塔克倒买倒卖,还故意挖墙角。

罗南早就想谋取马人首领的位置,当个话事人了。

今天这场因费伦泽引起的冲突,贝恩也是想杀马敬马,巩固地位。

只是没料到史塔克出现了。

族人不动手,贝恩便猛然间挽弓如满月,弓弦崩出砰一声巨响,朝威廉激射出一箭。

马人都是箭术高手,贝恩更是不例外。

那么问题来了,火吻也不例外,同样是个用箭高手。

即便威廉骑在自己上,火吻微微一笑,表示不影响准头,射就完事了。

没有刻意去酝酿,只是拈箭出囊,火吻拉开大弓,一气呵成便射出一支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