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乱h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攵女乱h 第二章

勾陈宫掌天地万灵、二十八宿,东方青龙、北方玄武、西方白虎、南方朱雀为天地万灵之表,又称四灵,四灵各镇七宿,是为二十八宿。

顾佐所封的奎宿天将星君属于西方白虎七宿之一,属狼,掌武库、兵甲、戈矛、风雨雷电诸事,如果从职司上看,应该是兵事。但勾陈宫无主,早已凋零,他这个掌兵事的天将星君不过是徒有其名而已。

放在勾陈宫全胜时期,想要执掌一宿,应当是真仙帝君或者至少是接近真仙帝君修为的大仙方可,但在如今这个时候,被吕洞宾全力举荐的顾佐则打破了这条规矩,以史上最年轻、最单薄的合道资历,成功坐上了一宿星君的宝座。

坐上这个位置后,在地位上直接超越了万千山神土地、水伯河神,超越了大部分监坛将军、功国神祇,以及几乎所有司命仙吏。

这个位置很是清贵,不用劳碌于纷杂的庶务中,还可以委任属于本星宿的司命和仙吏。

如果要做一个对比,放在青华宫中,应当位居南极仙翁、药王真君、普济仙人三位司殿之下,数十位司命神之上,大致与十殿阎罗相当。

如果放在神霄雷府,稍弱于五雷院、驱邪院、万神雷司、雷霆都司和雷霆部司这五大雷部元帅之下,而在各部雷将之上。

比如万神雷司中,顾佐的地位低于毕应元,却高于缚邪将军和蛮雷将军,但就算低于毕应元,也属于同一个大层级中,打起仗来,他见了毕应元要拱手行礼,议事时要叨陪副座,而缚邪、蛮雷二将则要向他磕头。

总之,得了星君之位,顾佐诸天仙众中就算得上一号人物了,地位和新任南天门镇门神将之一的王钦相同。

而令顾佐最满意的是,他头上没有上司,勾陈大帝缺位,勾陈宫只有寥寥几位同事,至于镇压四方星空的四灵,顾佐只需尊敬,却用不着听令,四大灵兽也没心思、没工夫更没职权管他,他任意时刻都可以下界,甚至待在东唐不回天庭也无所谓,就算折算寿元也没关系,想法子捞蟠桃补回来就好。

这是他为八仙立下汗马功劳所得,是八仙对他助夺玉清内相、送出百莽天世界的补偿。刚上任不久,便以玉清内相身份向玉帝求官,对于吕洞宾来说,这种事情做起来也不容易。

顾佐接了旨意,取了印信,成为了奎宿天将星君,也随之享受到了玉帝赐下的一元之寿,能活十二万九千六百岁。

整个西方白虎七宿中,仅他一个在位,听说勾陈宫一片荒芜,他当然也没有着急上天的打算,留在下界踏实过日子就好。

与圣旨一道送来的,还有三元都总管真武帝君发来的撤军令,从今日起,巫江流域终于恢复了安定祥和的美好局面。

春光明媚的早上,在高长江师徒掐动法诀的过程中,东唐大营变化成了法器原貌,被收了起来,最后剩下的一千多名东唐军和数百名战俘集结成队,陆续登上了战云。

这些坚持到最后的,是最早随顾佐来到巫江的东唐精锐,还有其后收编的六百本地兵员,以及决战时向东唐投降且这半年表现积极的两百多名战俘。

顾佐向他们表达敬意:“诸位追随我来到巫江,打下了赫赫威名,为巫江的和平稳定立下了不朽功勋,今日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带着你们的荣耀,带着你们的收获,回去见你们的亲朋……”

军士们都在向顾佐欢呼致意:“太师英明!”

“太师威武!”

“多谢太师带我们来发财!

攵女乱h 第三章

今日海上风小,天气清朗。

除去了芥五郎势力,接下来就是竹下木兵卫了。俞修龙和蛮牛两人站在船头,挺拔如松。

“小龙,咱们若是肃清了倭盗,那可是大功一件呐!”海风凉爽,吹得蛮牛心里头一阵畅快。

俞修龙点了点头,看着海面远方,“能让渔民、商贾安宁,不受倭寇侵害,确实是一件快事。”

蛮牛看出他有心事的样子,以为是在牵挂着他那个妹子阿婷,便拍了拍俞修龙的肩膀,“放心,阿婷妹子有那么多人照料着不会出事的。再说了,你妹妹就是我妹妹,谁敢欺负她我蛮牛第一个不答应。”

“不,我倒不是担心这个……”

其实,俞修龙心中主要是忧心那大烟的事,昨天在海盗老窝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觉得这种东西太可怕了,能让人醉生梦死,让人彻底沉沦,把活生生的人变成它的奴隶。如果这种东西流入到国内各地,大家都来吸食的话,那简直不堪设想。

蛮牛也觉得奇怪,怎么一块小药膏有那么大的魔力,那些人躺在床上吞云吐雾,双眼深陷,一点儿精气神都没有,跟丢了魂似的,可以说称为“行尸走肉”都不为过。“这个东西,等我们除了倭寇之后好好处理一下。”

俞修龙长吸一口气,放眼望去,天色昏沉,海面自然也是一片蓝黑色。恍惚之间,他觉得这片海域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自己什么时候来过这个地方。

“不过说起来,阿婷妹子如何安置也是个问题……”

等清倭结束了,他就要去找封一羽师徒算账,对手强大而狡猾,难以对付,阿婷一个小姑娘跟着自己实在太危险了,而且有她在身边自己未免畏首畏尾,放不开手脚。

蛮牛见他陷入沉思,眉头紧锁,便拍拍他肩膀,“嘿,想什么呢?”

“蛮牛,我问你个问题。”

“直说呗,咱们哥儿俩谁跟谁?”卖什么关子,蛮牛用肘子怼了他一下。

以前在军营里的时候,他们俩关系就特别铁,再加上大熊,他们三人组跟铁链子拴在一起似的,拉都拉不开。

其他士兵都觉得奇怪,这俞修龙个子精瘦,跟这俩壮汉是怎么能尿到一壶去的。

“呃……你觉得阿婷怎么样?”

“好啊,小

文学

姑娘挺好。”

“我不是说这个,就是你……喜不喜欢她?想不想娶了她?”

“啊?”蛮牛倒是一下子被问懵了,眼睛瞪得跟牛眼睛一样圆。

这个问题有点突然,蛮牛跟阿婷姑娘才打过几个照面,并不是很熟悉,只觉得这丫头白白净净看着挺讨喜。

只见他手挠着后脑勺,嗫嚅道:“喜欢倒是挺喜欢,就是……”他从小种地,长大了参军,活了二十多年还没怎么跟女人亲近过。

“那就好。”

俞修龙是这么想的:马荣那小子太不成器,阿婷跟他断绝关系最好。可是她一直跟着自己也不是办法,自己作为兄长,现在没有了父母双亲,长兄如父,自己要对阿婷今后的人生负责。

最好是给她找一个有本事又踏实的男人,能好好爱护她,那自己也就放心了。

蛮牛是自己在军营里认识的好兄弟,大家彼此都熟悉对方,他为人憨厚老实,现在又是一方武将,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我有心把她托付给你。”都是好兄弟,俞修龙也就不绕什么弯子了,“只是这事,还要看阿婷她愿不愿意。”

多年前自己就跟阿婷说过,她自己不愿意的事,谁也不能强迫。

“还没到吗?”

船已经行了有好一阵了,俞修龙禁不住向身后人问道。因为他见天气转阴,海风也渐渐变大,心底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绕过这道海峡,前面就不远了。”

听到回话,他点了点头,扫视着海面四处,刚才还明朗的天空忽然一下子变得非常阴暗,乌云密布。这可不是

文学

一个好兆头,出海之时最怕风浪,万一在海上出了什么事人力是非常脆弱的。

“奇怪,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会儿变成这样了?”蛮牛也皱起了眉头,他握着刀向左右看,由于天色暗沉视线非常受限。

忽然船体一阵猛烈摇晃,水花四溅,有不少人始料未及纷纷摔倒。

“哎哟……”

“摔死我了!”

这一下来的太突然,俞修龙和蛮牛站在船头受到的力道更大,只是他俩下意识互相扶了一把,才不至于摔倒。

“怎么回事,难道撞到暗礁了吗?!”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巡视起来。

“快看!”

“这是什么怪……”

有人话还未说完,便被拖入水中,搅起一阵泡沫。

俞修龙展开双臂高高跃起,风灌长衫,如纸鸢一般扶摇向上,等他立在桅杆上向下一看,发现竟是一个大乌贼做的怪。

只见这大乌贼通体暗红,头似尖锥,下半身潜在海下,一双巨目看着非常渗人。它那八条极长的触手如同铁钩,死死控住了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