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第一章

(未改)

最后一个新章节,明天开始逐步修改,并开始编写番外,具体可入群了解,这段时间造成的不便表示道歉。

“你不该来。”

“可我已经来了。”

“何苦呢。”

“若不来,只怕会更后悔。”

“我意已决,你拦不住的。”

“你若跳,我也跳。”

悬崖边,萧姽婳侧身站在那里,听见周少瑜的话,也只是轻轻摇头并不言语,显然对于这番话,她是不信的。

也不怪她不信,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周少瑜也不可能因为她而选择同生共死,不说周少瑜位高权重,名声满天下,单单那群妹子就足以叫任何男子无法放下。萧姽婳哪怕再自信,也不认为自己能抵那么多厉害的妹子。

如果真这样,周少瑜早就带着势力帮她来打拼了,何必等到现在和她一起跳崖?

在萧姽婳看来,此刻周少瑜不过是一时情急罢了,并不会真的如此。

与此同时,高玉瑶所在。

“太后,是否继续传令?”有部曲询问。

因为周少瑜的忽然到来,众人也有点吃惊不小,而且摆明了周少瑜是奔着萧姽婳去的,也因此暂且所有的命令都被终止,等待进一步指示。

“暂且按兵不动,继续叫人传话,她萧姽婳若敢自寻短见,哀家便叫山上这数千蜀军为她一齐陪葬!”沉吟片刻,高玉瑶依旧道。

如果说先前这般下令是怕萧姽婳当真跳崖,那么现在其实更多是做给周少瑜看,表明她与萧姽婳之间的确因立场而起兵事,但绝不愿见到对方身死。或许将来她与周少瑜之间迟早也会有一战,但高玉瑶可不因为这事而使得私人关系彻底闹僵。

另外从私人感情上来讲,除了理念不一样,其实还是很认可这个曾经的闺蜜的。若可以,当然不希望就如此香消玉损。

总归出发点还是好的,只是若这话能够早一些传达,萧姽婳或许还真就被逼住了,可现在……

突来的传话打断了周少瑜和萧姽婳之间的对话,对于高玉瑶的意思,萧姽婳并不算意外,并且也相信对方真能干出这种事情来,不过此刻的话。

萧姽婳的目光看向了周少瑜,轻笑道:“若你不来,我当真有些骑虎难下,然而现在,你又怎会坐视不理?”

周少瑜一愣,道:“未必会理会,我说过了,你跳,我也跳,绝非说笑!”

这本该是表决心一样的话语,在此刻萧姽婳听来却多了几分恼怒,不由冷声道:“呵,那却要看看,你到底是跳还是不跳!”

说罢,萧姽婳竟是当真扭身一跃!

“不要!”周少瑜顿时惊呼,而同时发出这般声音的,还有不远处的于成英。

喊完之后,两人想也不想拔腿就奔向崖边,然而很快,于成英便停下脚步呆在了原地。

在他的视野里,周少瑜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与犹豫,甚至于最后时刻还猛然发力向崖下一跃,反观自身,方才的确是同时动作疾奔,但那一刻,心里终究还是有几分迟疑的,毕竟,那可是悬崖啊……

是夜,盛京城外。

“还叫不叫人睡觉了。”赵合德哈欠连天,奈何城中不停歇的混乱喊杀声不绝于耳。

对于征战沙场的将士而言,这点声响压根不算事,只要没自家的将令,一个个睡得跟死猪似的。但赵合德这种就很难适应了,出门在外,本就睡眠浅,这般一闹,更是睡不下,那声响,听得心慌慌。

睡不着就睡不着吧,偏生还要跑过来骚扰周少瑜!这也就很无奈了。而且这妮子似乎将周少瑜视作宦官习惯了,各种动作也没个啥防备,猛然又想起这货不是太监,紧接着又脸红,也是叫人哭笑不得。

“你就知足吧,这种仗打得多轻松,非得人家是出城来打咱们你才甘心不成?”周少瑜淡定的拿着一本善怀阁出品的书籍翻阅着,作者是朱淑真,看人就知道书的内容大抵是什么样子,肯定就是才子佳人啥的。

“可就是睡不下呢。”赵合德抿了一口热茶,而后噘嘴抱怨:“你都不怎么理会于我。”

文学

“这书多有意思,叫你看你又不看。”周少瑜挑着眉,这书中男主人公显然是以他为原型,反过来女主自然是朱淑真为原型。只不过后者的出身拔高了好多,然后男主经历层层磨难,两人才终成眷属,其间有泪点有笑点,当真是不错。反正据徐妙锦说,几乎但凡识字的女子,都会买上一本,可谓火热。

“据闻此书主人公是根据郎君你而塑造的,然而郎君你就在眼前,那为何还要看?”赵合德一脸理所当然。

周少瑜大感无言以对,你说的貌似好有道理!

嘛,回头果然还是要先丢回去好生教导一番再放出来。

盛京城内的动乱一共持续了五日,这期间周少瑜一次都没用动弹,大军该吃吃该睡睡,淡定的不要不要。待到第六日,盛京城内乱终于结束,不等周少瑜下令进攻,城门已然自启。

短短五日,金人和奴隶军之间的对耗几近同归于尽。后者人数固然多上许多,但战力实在过于低下,若非是因为困在城中无处可逃,或许早就已经败逃,而不是只能选择苦战。也正因为如此,金人死伤何其惨重。

整个盛京城唯一称得上完好的地方,就只有未被乱军攻破的金人皇宫。然而所剩之兵,已经完全没可能阻挡周少瑜的强攻,最终刚继承金国皇位不过几天的完颜德第五子选择开城投降。于城外跪地高举金国玉玺,彻底臣服。就此,金国结束了短暂的建国时日。

入城之前,兴致颇高的赵合德高立于马车前头,很有趾高气昂的意味。然而待入城之后,飞快就抚鼻躲入车内不敢露面。

无他,城内场景,委实常人难以接受。

对于久经战阵的周少瑜而言,这些并不新鲜。然而不喜金人不假,却也不是完全冷漠之人,少不得几分皱眉,但也仅此罢了,在此之前,终究也只是敌人。

多亏金人皇宫未曾被攻破,而大部分金银财宝皆藏于宫中宝库。这些年金人四处劫掠,除却新罗西南境,其他哪里不曾抢过?宝库之充盈,让人惊叹。

再加之周少瑜本身势力就不缺财力,合并起来,哪怕接下来自家地盘分文未入,也很是能挥霍上几年。真要说可惜,那便是此番战死的人里头,有不少金人掳来的各类工匠,眼下也所剩无几。

“从今往后,当再无金人,废除金人民族、语言、文化,当打散归入大梁,分散各州。”大殿上,周少瑜端坐于金人龙椅之上。论起来,完颜德这把令人特地打造的龙椅,比之大梁的那把还要奢华。“此外,盛京之名当废,改名绥宁,关外地区,立绥州……”

绥者,安抚安定也。绥之以宁,今日起,关东地区将彻底安宁,是以名之为绥。此外,绥亦有旌旗之意。古人有云:礼升车必正立执绥,所以安也。也可意为周少瑜算是在此插旗了。

不管如何,皆为安定之意。

“大王,末将有要事奏禀。”殿中,一名武将迈步而出抱拳朗声道。

周少瑜军中最高层的将领不用提,那肯定是李秀宁、杨妙真她们。这可不是任人唯亲,她们的能力是被百分百肯定和信服的。所以其他武将,大抵都要低上一层,而此人周少瑜到是有印象,属于变革之后军中的参谋官,奈何有李秀宁这等逆天的统帅在,参谋司至今无甚大的作为,但不代表周少瑜不重视。

“孤知你意,此事勿提,且退下。”周少瑜微微思索,却是毫不犹豫否决。

这种时候,盛京一下,整个关东地区已无战事,这时候冒出来还能说什么?看看周少瑜现在身下坐的是什么位置吧,哪怕是异族之国的龙椅,那也是龙椅不是么。

而且在占据此地稳定后方之后,离彻底成势已然不远。这种时刻,底下有人蠢蠢欲动也就自然而然。都知道这时候提出来让周少瑜自己登基为帝不可能会被同意,但最早露脸提出的那一位,哪怕中间因为避讳而故意冷落,但以后还怕没有封赏?

奈何周少瑜连张嘴的机会都不给他,也是没法没法的。

“金人已臣服,但此地之辽阔,绝非金人。参谋司当速遣人四处探查了解,对于当地部族之人,是拉拢是强攻,都要拿出一个具体的方略出来,孤要看到一个完好无事,欣欣向荣的绥州,而不是各方摩擦不断的绥州。这方面,妙锦你多费心。这绥州往后,暂且先交由你负责。”

周少瑜又给出了一个甜枣,最强大的金人已经成为过去,其余的部族已经不足为虑。要处理起来相对还是简单,让参谋司负责,基本就是白捡功劳。

“喏……”徐妙锦带头应下,从她带人前来此地便已知晓,短时间内,是无法离开这里的,是以早有准备。

在治理方面,一手将并州、幽州带入正轨的徐妙锦可谓经验丰富。盛京城很快开始了浩浩荡荡的大清扫,或许仍旧稍显残破,但已然换了味道。三万自愿迁徙的百姓于三日内便分到了房屋乃至田地,一切井井有条,未有任何乱子。

或许这妮子流氓起来周少瑜也要认输,但不能否认她的能力。有徐妙锦坐镇,周少瑜也能放心离去,眼下要解决的,仍旧是新罗以及东倭,二者一定,再将阿史那忽沁解决。

文学

外患完全无忧,海外布局完全,届时便将……

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第二章

@@@@

说实话,从没想过自己有断更的一天,奈何现实差点让我一蹶不振,时隔半年,奢求众兄弟原谅。

另,新书以发,三国类,望兄弟们不弃,能给与一些支持,拜谢

《三国之从枪挑绉氏开始》

原名:三国之从推倒绉氏开始,不给审。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第三章

丁兰尺,夏辉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呢,忍不住细细打量,只见那丁兰尺是用精品黄铜铸造而成,上面刻着“丁”、“害”、“旺”、“苦”、“义”、“官”、“兴”、“失”、“死”、“财”、“两仪”等大格。

而又在每个大格之下下又各有数小格,如:“死”下有“失财”、“退子”、“死别”、“离乡”四格,“财”下有“宝库”、“六合”、“进禄”四格。其余格子也是各不相同。

这丁兰尺制作精美,色泽浑厚,上面的雕刻更是精细,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了。

夏辉越看越是喜欢,忍不住拿出手掌在上面细细摸了一把。

“夏小哥,怎么样?莫非你对这丁兰尺也有所研究?”一旁的贾家主看到夏辉一副爱不惜手的样子,于是问道。

夏辉反应过来,急忙把那摸向丁兰尺的手拿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丁兰尺我从前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所以有些好奇。”

贾家主呵呵一笑道:“夏小哥看来对风水之学也很有兴趣?”

夏辉愣了一下,随即心里有些期待,他装出一副不得志的样子道:“兴趣当然有了,只是没有那份机缘而已。”

贾家主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道:“夏小哥,只可惜你不能加入我们贾家,否则我定然会把贾家风水绝学尽数传授给你。”

尽数传授?夏辉心里猛了一跳,随即又忍不住叹惜了起来。可惜啊,自己已是有主之物,就算想要加入那也是不可能呢。

一个易师,加入了某个世家,虽然不等于卖身,但也是成了利益共同体的了,所以夏辉根本不可能同时加入两个易学世家的。

夏辉叹了口气道:“有些可惜了。”

贾家主也是叹了口气,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度亮光,道:“夏小哥,我是不能够跟你透漏家族秘术的了,但是那些不相关的风水常识,那倒是可以的。”

原本夏辉还在无限的叹息之中,但是听了贾家主的说话之后,欣喜得差点跳了起来,他激动的道:“真的,贾家主,你说的是真的?”

“不错,夏小哥,你可愿意听?”贾家主似笑非笑的道。

“愿意,我愿意!”夏辉急忙说道,脸上掩饰不住惊喜,尽管这贾家主只会跟自己讲述一些风水学的常识,但是这也足够让人激动了。

见到夏辉如此激动,贾家主脸上也忍不住微微一笑,眼中察觉一道谁也没有留意到喜色。贾家主之所以有这打算,那可不是闲得无事做,所以如此为之,而是因为他对夏辉有足够的重视,所以才会如此的。

不错,他就是想夏辉承他的人情,越大的人情越好,日后如果夏辉真的成了三品易师,乃到二品易师,那么这人情可就有价值了。

他可是没有亏的呢,毕竟只是一些风水学的常识而已,没有涉及家族秘术,以自已对风水学的了解,这些不算得什么,但是对于像夏辉这种不了解风水学的人来说,那就是如获似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