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把老师玩到怀孕 第二章

无人能够想象,持续了半年多的九州乱局,居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重新趋于稳定。

待秦王赵政率军突袭靖安,截断大骊南征大军的粮道之后,大骊入侵大行的计划便不得不就此中断,退兵撤军也不过是迟早而已。

这一消息传至大行时,可真真是令大行朝野上下大松口气,最起码大骊后继无力,是绝无可能攻破豐墉防线,进入大行腹心之地的。

而大行原本摇摇欲坠的亡国之危,却也就此暂时解除,终于能够缓一口气了。

不过大骊南征统帅即便断绝粮道,也并未放弃继续占领济州全境的战略目标,粮道断绝,他便选择了强征暴敛,从济州当地强行募集粮草,供给大军所需。

一开始济州本地的世家豪门都还非常配合,尽管肉痛无比但为了家族延续,仍旧为骊军献上储量,以换的暂时安宁。

可渐渐的,习惯了这般强取豪夺的骊军上下,却开始逐渐有些变味了。

从一开始的征粮,再到随后的掠财,乃至于开始抢人,直至最后的奸淫掳掠!

这群血气方刚的青壮士卒,一旦被放开了身上的那道军令枷锁,且又是在敌国境内之中,却又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呢?

不过短短月余时间,整个济州大地便彻底陷入了一片火海之

文学

中,骊军所到之处,强征暴敛,奸淫掳掠,简直无恶不作!

最终,大骊毫无悬念的占据了济州全境,但济州一十二郡,上至官吏豪绅,下至平民百姓,却无不闻骊色变,视若仇敌!

对于这一局面,即便是身为南征统帅的敖湃却也有些无能为力。

就算是他命令全军将士,只可抢粮不可劫财更不能奸**女,但问题是这可能吗?

这现实吗?

上百万人撒在十二郡中,一旦放开枷锁,却又如何能约束的住?

最终,敖湃也只能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先完成占领济州全境的战略目标再说。

这对于已经被大行彻底放弃,基本已经无力抵抗的济州来说,彻底占领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敖湃此时已经开始调兵遣将,在济州要害之地布置了三十万大军防备大行反击之后,便开始陆陆续续的召回兵力,大军开拔赶赴国中。

而赶在敖湃率大军赶回大骊之前,秦王赵政已率军退出靖安,并与公孙疾顺利会师,两军浩浩荡荡,押送着从大骊掳掠来的钱粮人口,就这般大张旗鼓的回返秦国。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的柱国大将军韩新,却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眼睁睁的望着敌军在自家后院周游一圈之后,而后又耀武扬威般的潇洒离去!

而他这位陛下亲命的柱国将军,因摸不准敌军究竟有多少兵力,却只敢守在城中以防生变,根本都不敢出兵追袭对方。

毕竟,谁敢保证这其中……是否有诈呢?

万一是敌军故意引诱自己出城一战呢?

韩新不敢赌,也不愿去赌,眼看着御守国门的重任即将完成,他可不愿在最后时刻再节外生枝,以至于功亏一篑!

于是,当大乾也从大骊境内彻底退兵之后,已被战火燃烧了半年之久的九州大地,却又一次陷入了难得的平静之中。

大骊奇袭大行,致使济州沦陷,而大行屡屡战败,只得困守于豐、瀛二州之地,将整个济州拱手让人!

如此一来,大骊豪夺四州中原之地,雄视九州,俯瞰八荒,看似成为了此次战乱的最大赢家。

把老师玩到怀孕 第三章

巴帝神躯雄伟,宏大无匹,屹立在横断宇宙的起源之墙上。

无量的神光从他的神躯肌肤中喷发,把他映得神圣光明,神量霞光通天而起,照耀通透这一处,像是一个无上的光明天使一般圣洁。

血红的起源之墙沦为他的口粮,为他的强大作神能。

他成为永恒的耀光,在血红的起源之墙上,展现出通天的光芒,伟岸身影映在每一个惊骇心神的唯一神当中。

“他可以在起源之墙上行动!!!”

有唯一神依旧震撼,看见巴帝能够咬动起源之墙,已经是恒古,自起源之墙拥有,把唯一神困住,令这里成为唯一神的坟墓开始,就没有出现过这么惊天动地,骇神身心的事情。

而现在,能够咬动起源之墙的源,把源吞噬化作力量,从起源之墙上挣脱出来,这是比成神更加具有难度的事情,没有神能够做到。

他们期待无数岁月,恒古横断时代,宇宙的起源之墙,终于有一个神,能够在挣脱起源之墙。

“哈哈哈哈!!!”

“我们期待了无数的岁月,终于证明起源之墙不是唯一神的坟墓。”

“报上你的名字,完成恒古未有创举的唯一神。”

“你将会是我们追逐的目标,是我们被困唯一神的希望,是我们唯一神的指标。”

“总有一天,我也能脱困!!!”

有古老,不知道存在多少岁月,状态恐怖,皮肤紧贴着骨骼,形如骷髅的古老唯一神说话,其声音恐怖巨大,声嘶力竭,狰狞吼叫。

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前路仍没有断绝!

起源之墙上,并不代表是绝望。

“不,他并不是第一个在起源之墙上行走的人!”

有唯一神不同意,想要成为他们唯一神心中的指标般的存在,那样的存在,是极其难的一件事。

并不是普通人那种信仰,敬佩,简简单单的说两个客套的字。

而是一种莫名的伟力,将会得到这里所有被困唯一神的莫名伟力承认。

因为你被他们承认了,承认为先驱,承认为第一人,在唯一神心中有一种向心力,令他们朝着这个方向走。

这个方向就是,挣脱起源之墙。三个时代以来,无数岁月都没有唯一神做到的事情。

其实在巴帝咬动起源之墙,展现出来进化神躯,就已经有一些毫无节操的唯一神,向心力倾向于他,因为这是前所未有,没有神能够做到的,令他们看到希望。

而到了现在,他能够在起源之墙上站了起来,就连远古,第一批被困在这里的唯一神,都苏醒,承认他为先驱,是第一神,是第一个神在起源之墙上行走,给他们无尽时光中带来了一丝的希望。

他能,我也能!

“哈哈哈!你是说由迦可汗那家伙吗?”

“是,没错,由迦可汗才是第一人,成为我们的先驱,凝聚起唯一神向心力的指标。”

“理论上是这样的,没错。”

“你说的的确没错。”

有唯一神郑重的讨论,因为在接下来的时间,他们需要利用唯一神的各种特性,众多唯一神的向心力,立起一个挣脱起源之墙的模板,指标,通道,力量,目标等等。向着第一人学习,向着先驱学习,成为先驱,一切能够挣脱起源之墙的办法,都会在他们向心力下汇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