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一章

第186章大结局

吕布降服须卜骨都侯单于分裂匈奴,把匈奴各部大人皆封为单于,各单于推荐吕布为匈奴可汗。

吕布从匈奴中抽取精兵十万以待天变。

而朝廷那边,董太皇太后有了董旻撑腰越发膨胀,先升刘协为陈留王,后与何太后共同垂帘听政,引发了两宫之斗。

何太后鸩杀董太皇太后,逼死骠骑将军董重,董旻以此为借口逼迫何太后,何太后臣服在董旻淫威之下,下旨废帝还政刘协。

董旻自称太师,绞杀何太后母子两人,袁绍、袁术、曹操等人逃出京城,号召十八路诸侯讨董。

董旻召皇甫嵩进京夺其兵权,下狱处死,昔王允救有一女,得如其名貂蝉,便以此要挟吕布,吕布率军击败十八路诸侯。

董旻迁都长安,以王允为司徒,然王允狼子野心,勾结朝臣欲杀董旻总领朝政。

吕布杀董旻,放李傕、郭汜入城,王允被追跳楼自尽,从此朝政皆归李、郭两贼,吕布携美返回并州,与公孙瓒塞外演武,命鲜卑各部前来观看,不来部落全部诛灭,从此鲜卑衰败无力南下。

刘协密派使者封吕布为左将军,假节,仪比三司,命吕布前来救驾,吕布攻克司隶各郡县,围李、郭于长安城而不攻,刘协望军而泣。

吕布抹书离间韩遂、马腾,败西凉诸将,韩遂死,马腾降,吕布偷渡阴平,刘焉受惊吓导致背疮迸发而亡,吕布兵围成都,刘璋献城而降。

曹操为报父仇挥军屠徐,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陈宫趁机游说陈留太守张邈,兖州从事中郎许汜、王楷等人,张邈等人迎接吕布入兖,曹操闻之大怒撤军争夺兖州,刘备毒杀陶谦自称徐州牧。

袁绍命颜良、文丑率军十万协助曹操,吕布斩颜良,赵云诛文丑,袁曹联军大败,曹操败投刘备,刘备使曹操驻扎小沛。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文学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三章

父子二人因为这个故事就这么沉默了良久,看着儿子渐渐冷静下来,李二接着道:“说了这么多,你应该明白了吧,今日所做一切都是在给你铺路,只有将所有权利全都集中在皇帝一人手中,今后才永远不会出现受制于人的困境。”

“可是杜少清是我妹夫,从未有过丝毫野心,如此下场何其无辜?

父皇难道要连长乐妹妹也一样杀掉吗?”李承乾回过神来,仍旧忍不住分辨了一句,语气一句没有那么强硬了。

“混账,虎毒不食子,老五造反朕都没杀他,又岂会连你妹妹都不放过?你没看到这些天来长乐都被你母后捆在身边吗?

除了她之外,杜家别的人都是需要清除的隐患了,杜家说破天也是外姓人,是我们的臣子!”李二训斥道。

李承乾追问道:“两个孩子呢?那可都是妹妹亲生的。

谁都知道我们最疼爱小萱萱了,还有小杜仲,您的亲外孙,听说已经被舅舅害死埋在乱葬岗了,您真的忍心?”

李二认真的看着儿子李承乾说道:“斩草要除根的,将来的你一定要学会心狠,我再喜欢他们,可他们也是外人,终究不姓李。

仲儿这孩子是你舅舅为了泄私愤擅自处置的,我装作不知,但即便知道也不会说什么,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二十年前玄武门那天晚上,我也曾下令处决了你的一群堂兄弟,都是我的亲侄儿,反正已经计不清的仇怨了,不在乎多这一笔。

萱萱如果是个文弱的普通女孩子也就罢了,可偏偏她太优秀了,同代少有人及,哎……”

一声长叹,足以看出李二心中对小萱萱的喜爱,可权利的巅峰这件事,容不得半点马虎,只能无奈忍痛了。

李承乾眼神痛苦的往后退了两步,有些悲哀道:“父皇,今天您让孩儿觉得前所未有的陌生,如果有可能,将来我不会效仿您这般不择手段,如果父皇觉得我这般性格不适合上位,儿臣请辞储君之位,愿意归隐山林。”

李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伸出右手忍了几忍差点直接一巴掌抽过去,良久之后复归平静道:“我刚刚都白说了不成?也许把你放到杜少清门下本就是个错误。

罢了,你已经是快三十岁的人了,父子一场没什么说不得的,你能在我活着的时候明告此事,说明你心志坚定不可动摇。

这江山早晚要传给你的,将来的事,朕管不了了。

我只管现在,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会给你扫平障碍。

恶人我来做,好处都归你,当爹的养儿子不就是干这个的吗?这话还是杜少清教给我的。”

李承乾听完这话,整个人再无半分力气,直接坐倒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此时他只想说一句话,“大唐基业压给我也不觉吃力,可今日之事却该如何担负?”

李二十分理解,他也不想儿子跟自己当年一样,因为玄武门留下一辈子的噩梦,所以劝解道:“造化弄人,只可惜他姓杜,如果他是你的亲兄弟,那一切就不再是问题了,所以认命吧。

连日奔波你也累坏了,我让人送你回去,等处理完一切,你还有重任要担,杜家商会不能因为没了头就倒下,还需要你去接手。”

什么??我接手?

李承乾先是惊愕,旋即又释然了,看来这一切都是皇帝老爹算计好的,自己只是个没实权的太子,认命吧。

想到这里,他强撑着告退,可是刚走到门口,就迎面撞上了疾步冲进来的内侍老高,李承乾直接被撞翻在地。

“废物,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天塌了吗?”一边去拉起儿子,一边怒斥道。

内侍老高这次连请罪的话都没有,着急道:“陛下,不好了!杜家出事了!”

……李二真想一脚踹死这个老东西,还用得着你报告?我分派任务的时候似乎没有瞒着你吧。

“手下人失了手,搜遍了整个杜家,也找不到二夫人武氏母女,连刚刚进城回来的将军杜荷、小将杜少明也不见人影。”老高急禀。

什么???

长安城早就封了,杜家全在监视之中,她们能插翅膀飞了不成?李二惊愕道。

老高掏出了一封信,上面写着皇帝亲启四个娟秀的字迹。

“派去的人不及动手,杜府管家送上了这个,说是二夫人武氏呈给陛下的,怕出变故,所以只是围住搜家,没有动手就急报宫里。”

李二连忙拆开信件,寥寥几语却让他连退三步,整个人跟儿子李承乾一样,浑身像抽去了骨头一样,直接坐在了地上,脸色差到了极点。

老高跟李承乾二人慌忙去拉,李承乾还知道夺过信件去读,上面写着:“不用费心机寻人了,这长安城是我夫君重建的,想出城太容易了。

我武照在长安城长大,可不像夫君那样忠厚老实好欺负,早就防着你恩将仇报这一招。

无义暴君,你如果敢动我夫君和我杜家人一根汗毛,五十万斤火药送你跟长安城陪葬!”

嘶……李承乾睁大了眼睛呆立当场,他没有怀疑信里的说法,杜家的二夫人武照能掌握诺大一个商会,几乎抵得上一个商业王国,绝对是杀伐果断的人物,定然会说到做到。

事已至此,他也看明白了父亲李二为什么会这般反应,整场谋划都是为了将杜家的人一网打尽,只要有一个漏网之鱼,那么就是满盘失败。

现在倒好,掌握杜家商会实权的武照没抓住不说,精通兵法可以领兵的杜荷也逃了,且不说火药的威胁,单是这两个人合在一起,花钱招兵买马加上杜少清的名声,大唐一个月不到就是战火四起,说不好又是一个二世而亡的前隋。

“父皇,事到如今,还是立刻停止一切行动,给妹夫认个错兴许还不至于闹得太僵。”李承乾劝解道。

李二眼神无光道:“呵呵,拔刀见血的生死大事,回不了头了。”

“妹夫心善,就算会仇恨您个人,也不会让杜家挑起天下大乱的,看在妹妹和孩子面上……”李承乾说到这里,有些说不下去了,他想起了‘被杀的’外甥小杜仲。

随后长叹一声,“罢了,我去立政殿寻妹妹来。”

“站住!”李二断喝一声,叫住了儿子。

李承乾不明所以,“父皇有何吩咐?”

“这次困难,怕是过不去了,往后这江山,交给你了,我会给杜少清一个满意的交代。

你去吧。”李二心中百感交集,他没想到这次行动还有失败的可能,同时也庆幸,这一切大儿子李承乾都没有参与。

“父皇,这怎么……”

“够了,朕只有安排,你去吧!

来人,送太子去立政殿。”李二强撑着一口气下令说。

眼看着侍卫带走了儿子,李二让内侍老高搀扶着自己坐回龙椅上,提笔很快写了一份圣旨。

“把这份圣旨送到宗人府,命人拿下小九,打折两条腿流放岭南隐姓埋名做个寻常百姓吧。”

内侍老高一句话没说,平和的接过圣旨放入了怀里,重新铺上了一份圣旨,伺候李二再写一份。

所谓的小九,其实就是九皇子李治,这小子不老实,其他皇子都去封地做事了,他留在长安仗着父母的宠爱,跟舅舅长孙无忌勾结,想要暗中取代李承乾。

而这次事情里面,李治也参与了,李二的计划里,如果李承乾不懂事执意跟杜家站在一起,那李治就是取代他的人。

看了一眼跟了自己二三十年的老伙计,李二不禁有些释然,“呵呵,这么多年了,还是你最了解朕。

去把朕的宝剑取来吧……”

内侍老高跪下恳求道:“陛下,驸马爷心善……”

“糊涂!

朕杀了他的儿子,只有一命抵一命才能还上。

莫非你想让朕欺负杜少清心善而苟活?

哎……仲儿也是我的外孙,就算活着,以后也再没脸面对丽质跟萱萱了。

去拿剑吧,如果让杜少清亲手杀我,那以后他跟承乾和丽质徒生嫌隙,何苦来哉?”

李二倒是看得清楚,内侍老高不再多劝,起身去取宝剑。

于此同时,杜少清带着女儿跟徒弟也走到了宫门口,让狄仁杰去立政殿求见,把师娘长乐公主接出来,杜少清拉着女儿的手走向了议政殿。

“我在外面等着,你去告诉你外公,说他累了,该歇一歇了,今后就跟我们去乡下养老吧。”杜少清支使女儿说道。

“我不去!

我听明白了,今天的一切都是外公做的,弟弟也是外公害死的,他不是我外公,是个冷血无情的恶人。

爹爹我们走吧,萱萱再也不想见到他。”小萱萱噙着眼泪倔强道。

杜少清俯下身子给女儿擦去眼泪,温声道:“傻孩子,他只是一时糊涂,终归是你外公……”

“不要,我要弟弟,爹爹你别说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什么都懂。”萱萱打断道。

杜少清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不愧是我的宝贝女儿,如果说,你弟弟没死,你会不会原谅他?”

“什么??怎么会?那老胖子不是说……”小萱萱惊呼道。

“他说你弟弟的被麻袋闷死的。

你忘了?你弟弟带着假死丹,怎么会被闷死?肯定是吃了假死丹假死骗过了坏人。”

“啊,对对,不对,不是说被埋在乱葬岗了吗?埋都埋了恐怕……爹爹,你别哄我。”小萱萱捂住嘴巴害怕道。

“怎么会哄你?大虎传信你也听到了,说孩子已经平安找到,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找到的,但可以断定是你弟弟被救下了。”

小萱萱长出了口气,已经信了八分,捂着胸口道:“还好还好,吓死我了。”

“你替弟弟报仇的一幕也吓了老爹我一跳,传出去了以后谁还敢娶你?”杜少清打趣道。

小萱萱瞬间羞红了脸,跺着脚撒娇道:“爹爹就会取笑人家,那老胖子死不足惜,那会儿只想着报仇了,还管什么淑女不淑女吗?一路上我都在纠结,罪魁祸首是外公,我要不要找他报仇呢?”

杜少清抚掌赞道:“……好一个快意恩仇的杜家女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