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一章

“放心,我有分寸,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一次若是错失了机会,怕是我这黑莲棺橔之中的白玉尸骨,永远也无法凑齐在一起了。”

林轩主意已定,姑苏琴心也是点点头,他要去搏一搏,自己还有什么不能够做的,陪他一起便是了。

“走吧”

林轩从这其中取出了一截玉骨手指,轻轻的放在手中,随后将黑莲棺橔盖上,送入储物空间之中,那手掌之中的白玉手指散发着莹莹玉光,温润的很。

“现在也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方向是正确的,所以我们只有尝试,我们也往北方吧。”

两人往北方飞遁,但是林轩仔细的观察了那玉骨手指,却是发现根本没有丝毫的变化,林轩他们翻越了数个山峰,却是发现这莹莹玉光竟然有了一丝减弱的趋势。

“哈,那么我们往南去便是。”

两人随即调转方向,朝着南方而去。

一座山峰又是一座山峰,林轩与姑苏琴心直接往着南方飞遁,那山腹之间,也是有着一座座遗迹,这些遗迹虽然残破,但是林轩与姑苏琴心岂会放弃这种探查的机会,只要看到有遗迹出现,不管是残壁断崖,看到洞府也是踏入其中搜寻一番。

“可惜了,什么都没有发现,甚至是一个沉睡的妖物都未曾发现,这些妖物都在什么地方?”林轩与姑苏琴心在这些遗迹之中,不断的探查收缩,却是发现空无一物,显然这些地方都是曾经被收刮过了,也难怪,就算是万年开启一次,那也是数十万年之前的事情了,这里被搜寻一空,也是正常的事情。“

“走吧,至少这一刻,这白玉指骨,丝毫没有变暗。\’

林轩与姑苏琴心在这里不断的飞遁,而另外一侧,那司连六人则是深入山腹之中,这些山腹之中,有着一道道洞府。

“葬仙谷,血魂池,天魔峰,地藏涧,我们如今应该是在葬仙谷的位置,那几个修罗王与鬼母肯定是要去血魂池的,林轩他们也不知道此刻到了那里,不过这些腹地之中的洞府,还是要搜寻一番,毕竟是靠在葬仙谷之外,当初,师尊他老人家能够在这里面得到机缘,若是我们也可以在这里寻找到机缘,却是真的再好不过了。“

“这连绵山脉,一共十二座山峰,有着十一道山谷,葬仙谷在第六峰与第七峰之间,那里是最大的一处远古战场,无数仙人尸身在那里,万年之前,我们来这里之时,便是远远的躲在第六峰之上,看着那下方的葬仙谷之中,无数的仙人尸身,化作铁血洪流疯狂的冲杀,走吧,这次,倒是极好的机会,看看那些尸身之下,能够发现什么好东西。”

一行六人直接飞遁而前,朝着那第六峰与第七峰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二座山峰之外,便是一片延绵不断的平坦之途,只不过这平坦之途倒是有些短了,不过区区数千丈,数千丈之外,便是一条天堑,那天堑好像是被人一剑劈开的,那原本也是坦途,却是被人从中间一剑斩成了两截,那天堑之下,不知道有多深,裂开了数丈宽的宽度,那天堑之下,一道道仙灵力疯狂的涌出。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二章

“你给我出去,罚站”高数课堂上,唐老鸭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整个教学楼。

子柏风缩了缩脖子,乖乖走出去,走出去之前,还回头挥了挥手,一脸的潇洒惬意。

“你,以后我的课你就不用上了”高数老师还在后面咆哮,子柏风咧嘴笑了笑,不在乎地走了出去。

回来了。

算是一个告别吧。

虽然……对他来说,回来并不是难事,但日后御界行者的生活,恐怕并不会给他太多轻松的时间。

当日高数课堂上的一场大梦,再醒来时,就已经是院试的考场。

然后,先生、父亲、小石头、子吴氏、燕老五……

真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但那无处不在的排斥感,却让他真切地感觉到了,他确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哪边是真?哪边是假?

真真假假,有谁能完全看透?

想当初一块青瓷片,把他和另外一个子柏风连接到一起。

而后来,又是因为那青瓷片,他和其他千千万万个世界的自己联系在一起。

这个世界的一切……真怀念啊,但注定,这里只是内心深处的一个梦境。

当他离开之后,这个世界的子柏风还会继续。

希望他高数能过,阿门。

站在教学楼的窗口,子柏风抬头看过去,青春真好啊。

他闭上眼睛,伸出手去,轻轻点在了自己的眉心。

澎湃的力量涌入,一道道的波纹,扩散开去。

这就是他向这个世界发出的讯号。

他子柏风,从今天开始,正式成为御界行者。

睁开眼,眼前已经是一片虚空。

再回过头去,青翠的瓷片在不远处漂浮,他反手抓住了青瓷片,收入了怀中。

青瓷片现在还和他紧密联系在一起,因为现在青瓷片的主人是青石叔。

等到青石叔用青瓷片创造出了自己的世界,会有其他人来接替青石叔。

而这些人,将会成为他最大的助力。

青瓷片就像是一棵郁郁葱葱的老树,尽管老了,却依旧生机勃勃,可以不停诞生更多的御界行者。

而他眉心的那块碎片,却还没有完全成熟,子柏风还不曾考虑过,将其交给其他人。

这些天来,子柏风最纳闷的事就是,空有一去不复返,子柏风枕戈待旦,等了许久,也没见到他带人回来。

“许是御界行者的时间观念和我们不同吧。”先生这般说。

这倒是正常,就像是凡人和仙人,仙人和真仙,时间观念就有所不同。

永无极限的寿命和漫长的路途,让一切都被拉长了。

但真的是这样吗?

子柏风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了身侧。

一道流光从远方飞奔而来,这光芒子柏风太熟悉了,那是白驹

师兄?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三章

大雨倾盆,狂风大作,就算千料战船也顶不住如此天象。好不容易从海寇联盟的包围中突围而出,又闯入了妖煞地狱海,整艘战船的军士都在向着老天祷告,祈求平安。

在一整天的狂风巨浪颠簸之后,战船幸运的没有被掀翻,然后,又钻进了一片大雾之中。

这片大雾的范围是如此广袤,连续一个月都没有走出来,战船上的淡水渐渐喝完了,粮食也几乎消耗殆尽。只能依靠捕鱼勉强维持,但在妖煞地狱海中,捕鱼也是危险活,常有水手被忽然跃出水面的海兽吞吃。

船上的伤兵首先死去,然后是其他水手、敢站队员,黎大隐将手下一个个披上布单,送进大海长眠,心里满是悲伤和哀痛。

当整艘战船还剩十九人的时候,他们再次遇到狂猛的风暴,风暴将浓雾驱散,却又将战船推进了如群山般的巨浪惊涛之间。

战船是如此的渺小和脆弱,随时都将被卷入海底,不时有水手被抛入大海,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黎大隐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然而……

天亮时,战船搁浅在了一座岛屿的海滩边。这座小岛方圆数千亩,有一座数十丈高的山崖,岛上生长着各种黎大隐从来没有见过的绿树和花草,还有一些灵果和野兽。

黎大隐带着船上剩下的八个人,开始了漫长的孤岛求生之旅。

起初,他们砍伐了一些树木修补船只,积储了不少果子和兽肉,然后启程出海,希望能够找到返回大明的路。可惜他们遇到了风暴,不得已迅速返回岛屿。

躲过风暴之后,他们第二次启程,很快便在海上迷失了方向,最后侥幸依靠海鸟的指引,回到了孤岛。

接着是第三次,他们陷入了浓雾,耗尽了淡水和粮食……继而再次幸运的等到了迷雾散去。

然后是第四次……

当努力了数十次后,所有人都不得不放弃了,包括黎大隐,大家都认为,这是一座囚牢之岛,只要进来了,便永远别想出去。

九个人在小岛上生活,渐渐的,没有修行天赋的四个人慢慢有了修行天赋,黎大隐将他们收为弟子,传授三茅馆道法。

岛上灵力特别浓郁,又有大量灵药灵草,修行效果很好,十年之后,黎大隐破境成为了炼师,神识化生了元婴,其余八人进境迅速,成就了两位大法师、两位金丹和四位黄冠。

到了第二十八年时,黎大隐再次破境,养出阳神,进入大炼师境,其余人等也各自修成了炼师、大法师和金丹不等

文学

第三十年,就在黎大隐以为这辈子再无回归可能的时候,岛屿开始了越来越剧烈的震动,大家猜测,或许这座岛屿要沉没了,于是纷纷采集灵果、储备淡水。

他们目睹了修行三十年的小岛沉入大海,然后扬帆驶向远方,而这一次,他们出奇的顺利,没有遇到风暴、浓雾、漩涡,没有迷失方向,就这么闯出了妖煞地狱海!

船行向西,九个人喜极而泣,大家归心似箭,找到海岸后直奔长江入海口。

松江大营依旧在原地,但空中往来穿梭的各种奇形怪状的飞行法器让他们很是迷惑,接近港口时,他们看见了一艘艘巨大的战舰,其中最大的一艘,犹如一座海上城市,上面停系着几十架古怪的飞行法器。

一瞬间,黎大隐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另一个莫名的世界。